第四十五章 噩梦(九)

  从这一次之后,每次恢复意识,都明显地感觉到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除了孙胖子和房间里看着我的那个人之外,已经没有什么人来看我了。而且,孙胖子虽然是天天都来,但是他的话也少了很多,聊了没有几句,不是有人来将他叫走,就是他自己想起来有什么事情没办,慌忙起身走了。

  就这样,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我被一阵无名的心悸扰得恢复了意识。这时,孙胖子就坐在我病床前的椅子上。房间里面看着我的那个人很难得不在屋里,只有孙胖子自己,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要不是他偶尔咳嗽一声,我都不敢肯定这个一直抽烟的人是谁。

  他不说话,我就很难提起来精神。时间久了,就在我意识慢慢衰弱的时候,突然,明显感觉到有一个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没有开门的声音,他是怎么进来的?而且孙胖子好像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还在一口接一口地抽烟。

  从我恢复意识之后,只能靠听觉来感知外界事物。但是这一次,随着这个人越走越近,我竟然“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他俯下身子看了我一眼,说道:“看来消化得差不多了……”

  吴仁荻……自打我昏迷以来,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过来看我。似乎知道我可以“看”到他,吴主任慢慢将目光聚拢到我的脸上,慢悠悠地说道:“你也算是因祸得福了,睡了两年,竟然做着梦就把药丸消化了。还真是傻人有傻福。”

  这时的孙胖子还是好像没有看见吴仁荻一样,继续抽着烟对空气发狠。吴仁荻也不理他,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我说道,“不过就这么消化,还是有点可惜了……”说完这句话,吴仁荻突然嘴角上翘,做了一个笑的表情。

  看吴仁荻笑了一下,我的心里反而不踏实起来,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被他算计了。不过现在我躺在病床上,连眼皮都张不开,就好比鱼肉,任他宰割了,现在我只求快点再次回到黑暗当中,他想怎么折腾这副皮囊,就随他的便吧……

  果然,吴主任继续说道,“很多年以前,有人送了我一颗种子。它在我的身体里面生根发芽,一直到长成了参天大树。现在这颗种子对我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我把它转送给你。不管它是长成连我都要仰视的巨树,还是只发芽变成一根杂草,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什么又是参天大树,又是一根杂草的?我正莫名其妙的时候,吴仁荻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件散发着五彩流光的物品。这件物品在他的手中,我竟然连固体还是液体都分不清楚,甚至就连这件事物是怎么出现在吴仁荻手上的,都不知道。

  吴仁荻看了一眼手中的物品,又看了看我,说道,“这个过程可能稍微有点痛苦,不过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他说完,就将手中那件散发着流光的物品对着我的胸口按了下来。就在和胸口接触的一瞬间,一股我无法形容的燥热顺着胸口直插到我的心脏部位,然后随着血液的流动,这股燥热在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流淌起来。

  这哪里是咬咬牙就能挺过去的痛苦!如果说刚开始这股燥热进入到胸口,我还可以忍受的话,那么现在这股燥热在我的身体里流淌起来的感觉,就像是一锅刚刚烧化的铁水,我感觉浑身的血液已经被烧得沸腾起来,有一股无名之火找不到宣泄的通道,眼看我的身体就要被这股无名之火烧成灰烬。

  这种煎熬到达了顶点,突然之间,这股燥热在我七窍里面像是找到了宣泄的途径,顺着眼耳口鼻向外喷涌而出。就在即将喷涌出去的一瞬间,我“嗷”的一声,从病床上跳了起来。

  这个动作实在太大、太突然,让病床前面的孙胖子猝不及防。他刚抽了一口烟要吐出来,竟然惊得吐错了烟道,就看见有两股烟雾顺着他的耳朵喷了出来。孙胖子也没心思管这个了,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虽然坐在椅子上也还是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孙胖子连同椅子都摔倒在了地上。

  孙胖子倒地之后,就像是被定格了一样。过了两三秒钟之后,才眨了眨眼睛,但是他并没有从地上爬起来,而是“啪”的一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下手狠了点,疼得他直咧嘴。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孙胖子才从地上跳了起来,扑过来一把抱住了我,边哭边笑道:“辣子……我他妈的还以为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醒来之后,刚才身上那种灼热的感觉瞬间消失,要不是刚才的感觉太过强烈,我可能自己都会以为是一场梦。趁着这个时候,我在病房里看了一圈,哪里还能找得到吴仁荻的影子。“吴仁荻……吴主任呢?他又哪儿去了?”

  “吴仁荻?”孙胖子松开我之后,也在病房里面找了一圈,“哪有?辣子,你是做梦了吧?不是我说,自打你昏迷之后,大大小小的都来了,就是那个白头发没来……”

  我没等他的话说完,就要下床去门外找吴仁荻的身影,但是当脚刚刚踏到地上的时候,就像踩到了棉花一样,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直接摔到了地上。好在孙胖子就在我的身边,他吓了一跳,赶忙将我扶了起来。

  现在的我就像瘫了一样,浑身下上使不上劲。虽然被孙胖子这么扶着,但是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倒,只要孙胖子一松手,我就能再次摔到地上。

  孙胖子见到我的样子也蒙了,刚才还能从病床上跳起来,就是转眼之间的工夫,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孙胖子一边将我重新扶到病床上躺下,一边对着门口大声地喊道:“来人啊!大夫!护士!还有喘气的吗?都给我过来!”

  当赶来的医生、护士给我做了检查之后,初步的结论出来了。由于我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两年多,随着肌肉萎缩和钙质的流失,身体的机能已经退化,才会出现使不上劲的情况。不过刚才能从病床上跳起来,已经算是相当另类了,一般人就连翻个身都做不到。

  检查完身体之后,几个医生又给我先制订了一套为期一年的康复计划。按着当中一位六十多岁老大夫的话讲:“小伙子你还年轻,虽然当初的伤重了点,不过只要恢复个三年两载的,正常的走路、上下楼梯是绝对没有问……”

  老大夫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看到孙胖子正在瞪着他发狠,孙副局长当初干了什么,他还记得。当场就把这个老大夫吓得一哆嗦,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原来我伤得那么重……我重重地喘了口气,看着孙胖子说道:“大圣,我到底伤到什么程度了?”

  “也没有多严重,你别听这个老家伙瞎说。”孙胖子有些夸张地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辣子,不是我说,怎么说你也是从几百米的悬崖上面掉下来的,摔断几根骨头总是免不了的。”

  孙胖子的话说得恳切,可惜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他:“断了几根骨头?”孙胖子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也就是七八根肋骨,有两根插进到了肺里。两只胳膊和两条腿,骨盆……碎了一点点。脊椎骨和颈椎骨绝对没断,就是错位了,头骨裂了个小纹……辣子,你放心,这些骨头早就接上了。”

  孙胖子的话听得我心里直颤,我这副身子骨还能要吗……

  他刚刚说完,刚才说话的老大夫接着他的话头说道:“你送来的时候心脏已经不跳了,血压和脉搏也没有了,除了没有尸斑,你和一具尸体没有任何区别……”

  “用你替我说吗?”孙胖子跳起来,揪着老大夫的衣服领子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还想换条裤子?”

  确定了我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孙胖子将医生和护士都撵了出去。不知道为什么,孙胖子没有将我苏醒的事情向民调局通报,以致我醒过来后的第一天都是冷冷清清的。

  不过还是有件事情“震撼”了我一下,就在我被孙胖子推出病房,准备去做CT的时候,在医院电梯里那面像镜子一样的不锈钢板墙上,我清晰地见到了一个歪在轮椅上的白头发男人,我在看他,他也在看我……

  足足过了十多秒钟,我才反应过来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就是我。一直到出了电梯被推进CT室里的时候,我还是没有适应已经进入六室白发大军的行列,倒是陪着我一起的孙胖子看出来了,在我做完CT再次进入到电梯里面的时候,孙胖子看着不锈钢板墙里面映出来的白头发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也吓了我一跳,不过看了两年也习惯了。说实话,白头发还挺适合你的,以后你们六室的着装就算统一了。”

  说到六室的时候,孙胖子突然回头冲着我龇牙笑了一下,说道,“不是我说,辣子,吴主任对你还真就是不一样。”

  我没打算这件事情能瞒着孙胖子,回到病房把几个医生护士打发走之后,我将从吴仁荻那里得了丹药的事情和孙胖子讲了一遍。孙胖子听到之后倒抽了口凉气,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我也猜到了吴主任给了你什么保命的好东西,不过没想到东西能这么好。辣子,不是我说,你就算是长生不老了吧?”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掏出烟盒,抽出来一根香烟递给我。见到我犹豫的表情,孙胖子说道,“没事儿,抽根烟没什么大不了的。杨枭一天最少两包烟,现在还把杨军带下水了。过不了几天,弄不好就连吴仁荻也带着抽上了。”

  突然间看见孙胖子抽烟,让我想起来孙胖子已经抽了一晚上,现在孙胖子虽然有说有笑的,但是眉宇之间还是显露出一点愁容。我将香烟接了过来,却没有让他点上,只是将香烟在手里把玩着,同时对他说道:“大圣吗,你是不是该问问我,是谁害死的破军他们几个?又是谁把我害成这样的?”

  我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就一直在盯着我看。等到我说完,孙胖子沉默了片刻,突然咬牙对我狞笑了一下,一口将嘴里的烟雾喷了出来,说道:“是林枫吧……”

6条评论

  • ╮(╯▽╰)╭说道:

    从两耳认出来。哈哈~L(^o^)」 加入白发大军行列~哎╮(╯▽╰)╭圆了杨枭的梦 以后六室可以投票了。

  • jbw说道:

    激动

  • 说道:

    其實胖子才是真愛

  • 不错说道:

    孙胖子这段差点给我看哭了,真感情那,别看平时嘻嘻哈哈的,一直守了辣子两年!

  • 西红柿说道:

    吃了无数次不砍怪物脑袋的亏了,为了拖文,永远都不砍怪物脑袋!这就有点恶心了,明明早就到绝境了?为什么不早吃药?非得破军都死了,才吃,能不能情节不设置的跟二逼电视剧似的?作者技穷了

  • 胡八一说道:

    好辣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