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噩梦(八)

  林枫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站在悬崖边上掐着我的脖子,将我提到了半空之中。

  这时的我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条件反射地抓住了林枫的胳膊,挣扎了几下。就在挣扎的时候,藏在袖口里被诡丝绑着的药丸露了出来,在我嘴边晃晃悠悠的。好在林枫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他看着我慢慢说道:“给白头发一个面子,我让你留个全尸。掉下去的时候选个好位置,你自己摔散架就怪不得我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同时,他的手指突然松开,我的身子一沉,顺着悬崖栽了下去。

  就在林枫松手的一瞬间,我已经张嘴咬到了那颗小药丸,将它从诡丝上扯到了嘴里。在掉落悬崖的同时,我将手指塞进嘴里,将药丸生生捅了下去,伴随着“嘭”的一声,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有了一丝模模糊糊的意识。我好像到了另外的一个空间,周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在我的身边,隐约有两团朦朦胧胧的光影。这两团光影在我的身边飘来飘去的,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那两团光影突然开始兴奋起来,先是围着我转了几圈,最后在我的头顶停住。两个光影慢慢地变成了人形,其中一个稍微矮点的人影说道:“好了,你的大日子到了,跟我们哥儿俩下去享福吧。”

  这道人影的声音似乎有一种奇怪的磁力,我晕乎乎地,不由自主地向着这道人影走过去。

  走了还没有几步,突然在空气中传来一个多少有些刻薄而又熟悉的声音:“他的日子还没到,你们俩自己回去享福吧。”

  听见这个声音,我身边的两道人影有些急了。刚才那个对我说话的人影尖着嗓子喊道:“你不能这样!我们之前早就说好的,你管不到下面的事情!上次你开了道后门,把人塞进来的账还没有算,现在又要拦着我们带人走,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人影说完之后,只寂静了片刻,空气中又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你们俩听不懂我说什么吗?是不是要我再说一次?”

  场面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最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人影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这件事情不算完……”说完之后,两道人影重新变成两团光影,随着光亮越来越黯淡,这两团光影慢慢地消失在我的面前。

  眼前漆黑一片,我晕晕乎乎地站在原地,等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话。就这么一直傻呆呆地等着,那个声音却再没有响起来。时间久了,我又慢慢地失去了意识。

  又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一阵嘈杂的声音让我再次恢复了点意识。我好像是在梦里一样,周围有很多人乱七八糟在喊我的名字。这些人我似乎都很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他们都是谁。我被他们吵得心烦意乱,想要呵斥他们,却无论如何都不能从睡梦里清醒过来。不过时间久了,我也开始习惯了这种嘈杂的声音,随着一阵强烈的无力感袭来,我再一次丧失了意识,沉寂在无边的黑暗当中。

  “去你妈的!谁说他死了!”突然,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强烈的消毒药水味道,将我从黑暗当中拉了回来,“不是我说,你再胡说八道的话,信不信现在我就让你死在他的前面。”这句话说完,我就听见一阵拉动手枪套筒的声响,随后“啪”的一声,一个女人的声音尖厉地喊道:“杀人了……”

  杀人了吗……我怎么听不到有人中枪倒地的声音?倒是有一股尿骚味特别明显。这时,刚才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再瞎喊我就真杀人了,第一个先杀你!”女人尖厉的叫声立马停了下来。

  那个声音顿了一下之后,咬着牙对另外一个方向说道,“大夫,这个人死没死我比你清楚。不是我说,就算他变成了一堆骨头,只要我没喊停,你就要继续抢救他。不是吓唬你,只要你敢放弃抢救,我就敢让你死在他的前面……”

  这时,又有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对着刚才喊叫的女人说道:“准备再次电击复苏,提到四百……再给我拿条裤子。”随着胸口一阵剧烈的电流通过,我的意识瞬间消失在黑暗当中,最后听到的一句话:“我是让你救他,没让你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从黑暗当中恢复了意识。还是好像在睡梦之中,我似乎是躺在床上,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让我憋得喘不上来气。正难受的时候,突然伴随着一股腥气,脸上一阵湿热,好像是什么动物舔了一下。

  “下来,不是我说,鸡腿在我这儿,你去舔他干什么?”这个说话的声音听着极为熟悉,应该就是之前开枪的那个人。

  这人说完之后,我的胸口顿时轻松了不少。床下响起来一阵咬断骨头的嘎巴嘎巴声音。过了片刻,那个人又说道,“辣子,差不多了,躺了两个月该起来活动活动了吧。”

  我的脑海里面出现了一个二百六十斤的胖子——孙大圣。我这是怎么了?之前竟然连他都想不起来了。这时就听见孙胖子在我的耳边继续说道,“不是我说你,辣子,真没有你这样的。睡了两个多月还不起来,你是舒舒服服地睡着了,六室副主任那摊活没人愿意干,高老板都推到我身上了……”

  孙胖子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起来个没完,一直说到了死去的破军三人的身上:“大军也走了,真他妈的!到现在也没个头绪。只找着老易的脑袋和身子,要不是欧阳偏左那边的本命符自己点着了,可能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林枫、大军他们哥仨已经不在了……”

  林枫!我脑海中的意识空白了片刻之后,马上浮现出这个人的样子。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就像放电影一样重现在我脑海中。这一切都是林枫干的,他怎么也死了?是吴仁荻给我们报的仇?还是那只赤霄回来和他拼命了?我拼命地想,却怎么也想不出结果。

  孙胖子在那边继续说道,“本来我还以为林枫是上次整治杨枭的幕后黑手,在火车上那次也是他故布疑阵。现在老林的本命符也烧了,人都死了也掀不起风浪。不是我说,辣子,快点醒吧,我现在就指望你了……”

  孙胖子完全就是在自言自语,他就像祥林嫂一样唠唠叨叨。说了半天之后,孙胖子突然叹了口气,说道:“辣子,我天天都来你这儿胡说八道的。也不知道你听烦了没有,要是听烦了就起来,哪怕是起来骂我两句也成,我保证不还嘴……”

  孙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床下传来了一阵动物“呼呼”的叫声。孙胖子的声音离我远了些,对着另外一个方向说道,“大白,不是我说你,吃两口差不多就行了,就你那胃口,管饱我可管不起。”

  他这话刚刚说完,就听见那个动物的叫声低沉了很多,听上去似乎就是要翻脸的节奏。孙胖子好像是后退了一步,他接着说道,“你还别吓唬我,大白,不是我说,要不是我把你带到医院里来,让你守着辣子有吃有喝的,现在你还在局里啃吴主任的萝卜呢。你要是不想待在这里也成,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去。鸡鸭鱼肉你是别想了,回去接着啃萝卜白菜吧。”

  孙胖子说完,那个动物的声音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孙胖子好像捋顺了几下它的毛发之后,回到我身边说道:“辣子,你放心,有尹白在这里守着你,除非是吴仁荻来,要不谁都伤不了你。你好好再养几天,等你醒了之后,告诉我是谁害得你这么惨,哥们儿我替你报仇……”

  这时,又响起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孙胖子答应了一声之后,门开了,又有一个声音说道:“孙局,差不多十二点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孙胖子没理进来的那个人,他继续对我说道:“辣子,你再睡一晚吧。我明天再来看你,说好了,你明天他妈的必须给我醒过来……”

  孙胖子走后,我的胸口紧了一下,好像是又有一个重物压了上来,一条湿漉漉、伴随着烤鸡香味的舌头,又对着我的脸舔了起来。舔了一阵子之后,尹白就那么趴在我的胸口,一动不动地,似乎是睡着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对周围事物的反应变得迟钝起来,最后又一次沉入到无边的黑暗当中。

  自打这次以后,我时不时地都会“醒”过来一次。虽然还是不能恢复对身体的控制,但是对周围事物的反应却越来越敏感起来。

  而且经常会遇到很多人来医院看我,虽然我的思维还是有些混沌,只记得孙胖子,但是也大概知道这些人都是我以前的同事和朋友。就连一个被叫作“高局长”的人都过来待了一段时间。

  甚至又一次,当我再次恢复了意识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我的床边坐了一个人。而尹白对这个人也没有丝毫的兴趣,它还是趴在我的胸口,睡了个不亦乐乎。

  这人也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他一动不动地,幸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否则根本无法知道还有这样一个人就在我的身边。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直到门外有了点嘈杂的声音(好像是隔壁病房在抢救病人),那个人才慢慢地从病床上站起来,好像想对我说点什么,但是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也没见他说出来。

  这个人给了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就是偏偏想不起来他是谁。我拼命想睁开眼睛,但是我越是挣扎,对周围事物的反应就越迟钝。最后我竟然“努力”回到了黑暗当中。

  等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好像是被换了病房,现在不光是尹白,房间里好像还多了一个人。这个人平时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要不是有几次有人进来找他,我都感觉不到病房里面竟然多了一个人。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