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噩梦(七)

  听到他突然转了话题,好像对这件事情相当的费解,似乎不把这件事情弄明白,就不会轻易地结果我的小命。我迎着他的目光说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我有危险,吴主任他马上就会到?”

  林枫沉默了一下,随后嘿嘿地一阵冷笑,说道:“你以为我会把他算漏了吗?实话告诉你,吴仁荻现在顾不了你这边,我给他在南京找了点事情做。”

  “南京……”我猛地想起来邵一一就是南京人,当初他讹了我和孙胖子卖夜明珠的钱,就是打到南京的银行账号,“你去找了邵家的麻烦。”

  林枫没有回答,只是嘿嘿地冷笑。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冷笑的时候,在林枫的身后,本来还在地上抽搐的破军已经静悄悄地站了起来。

  林枫的注意力都在我的身上,在他的眼里,破军跟死人已经没有什么分别了,万万想不到破军还能站起来。林枫只防着我手中的短剑,加上现在的雨下得很大,就算破军发出了点声响,林枫也只当是雨点打在树木枯草上发出的声音。

  为了不让林枫注意到身后的破军,我想尽办法也要扰乱了他的注意力。看着林枫向我这边走了几步,我突然站住脚步,看着他说道:“林主任,这次的赤霄事件是你一手造成的?赤霄吃人……应该是你喂它们吃的吧?不过林主任,这次玩得有点过了吧,自己训的赤霄,差点要了你的命。对了,说到赤霄,它现在怎么样了?”

  看见我突然站住不动,林枫反而犹豫了起来,他也停下脚步,眯缝着眼睛看着我说道:“别拖延时间了,这个地方除了你我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会出现。”

  他这句话刚刚说完,脸色突然一变。就在这时,破军已经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按着林枫的脑袋向右边使劲一扳——“咔”的一声响过,林枫的脑袋十分别扭地转了一百八十度,随着破军松手,林枫的尸首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看到林枫倒地,我快步跑过去,扶住了在原地打晃的破军:“大军,你没事吧?”破军有气无力地看了我一眼,说道:“都这样了……还能没事吗?”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才继续说道,“辣子,你过去给林枫补一刀,他就这么躺着,我还是不放心。”

  说实话,林枫死得实在是太脆了。我也不敢相信他这样就死了,将破军扶到一个树下休息之后,我慢慢走到林枫的尸首旁边。这几步我走得小心翼翼,只要林枫那里稍有异动,我就全力退回去。

  走到林枫的尸首旁,看见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犹豫了一下之后,我用短剑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地抹了一下,割断了林枫的喉咙。看着里面的喉管被割开,就像是割断了一个蛇皮管。

  看着林枫喉咙被割开,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来,我的心里更加发虚,还是不敢肯定这样一定会要了他的命。最后一咬牙,我将手中的短剑直插他的胸口——短剑毫无阻力地插进他心脏的位置。将短剑拔出来之后,一股黑紫色的鲜血顺着伤口喷出来一米多高。

  我急忙闪身避开了黑血的喷溅,如果这样他还不死,那就只有将林枫的头砍下来了。不过那样重口味的事情我实在是做不来。确定这次林枫死了之后,我才回到了破军的身边。

  这时的破军还是萎靡不振,他全身的绿色没有丝毫的减退。我将破军扶了起来,慢慢向山上走去,反正也快到山顶了,倒不如绕一下,走二杨看守的道路,起码林枫没有胆子敢在那里做什么手脚。

  我扶着破军一边向山上走,一边说道:“大军,刚才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就那么过去了。”

  破军缓了几口粗气之后,才说道:“别说你了,刚才我也以为自己就那么过去了。”

  具体破军怎么没死,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破军中的是一种尸毒,本来这种尸毒早就应该毒气攻心了,但就是不知道破军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反正他还活着,至于怎么没死已经不重要了。

  我和破军到达了山顶,雨也慢慢停了下来,一阵阵的冷风吹过来,冻得我和破军直打哆嗦。山顶的那一边就是万丈悬崖,我站在上面往下看,悬崖下就像是大理石面一样,光秃秃的,别说树木了,就连杂草恐怕都没有几根。

  想要绕到山那边去,就要从悬崖上面的小路走过去。这条小路将将够一个人走,而且稍有不慎就有坠落悬崖的危险。尤其现在刚刚下完雨,这条小路异常地泥泞湿滑。看着破军摇摇晃晃的样子,我真怀疑他能不能从这条路上走过去。

  果然,破军在小路边上比画了一会儿之后,摇了摇头退回来,看着我说道:“辣子,还是辛苦你吧。你先绕下去,让高局长他们想办法撤了下面的阵法。我还是从正面下去稳妥点。”

  现在也只能按着破军说的办了。我先扶着破军找了棵枯树,让他靠着休息。就在我转身向悬崖上面的小路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的破军“啊……”的一声,随后一阵刺骨的寒意席卷而来。

  当我回头向身后看去的时候,就看见破军的身边站了一个人。这人赤身裸体,满身的伤痕之中,最明显的就是脖子上伤口的皮还外翻着,胸口心脏的位置上还被捅了个窟窿。

  我的头发一下子就奓了起来,林枫他竟然还没有死:早知道我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了!

  再看破军,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眼睛里慢慢淌出来两道血流,随后是耳朵、鼻子和嘴角,最后破军的七孔都有鲜血慢慢流淌下来。他想要对我说点什么,但是他的嗓子一个劲地抖动,没听到有话说出来,却不停地有鲜血吐了他满身。

  林枫只看了我一眼之后,就将目光转移到破军的身上,说道:“本来我还想看在你大伯的面子上,给你留个全尸的。不过现在发现,只要稍微对你们心慈手软一点,你们两个就要翻了天……”林枫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掌盖在了破军的头顶。这个手势和刚才让王子恒化成血雾时的手势一模一样。

  我的心里一揪,当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对着林枫大声喊道:“你别动他!你不是想让我去偷天理图吗?我去!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偷来!”

  林枫转头看了我半晌,突然冷笑了一声:“晚了……”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唇,林枫的掌力一吐,“嘭”的一声,破军消失在一片血雾当中……

  我的脑中空白一片,张大了嘴却什么都喊不出来。当时什么都顾不得,我冲到了林枫身边,举着短剑对着他的脑袋劈了下去。

  眼看我这一剑就要劈开林枫脑袋,他还是不躲不避,只是在短剑即将要砍到他脑袋的一瞬间,林枫才用手臂挡了一下。

  我是本着同归于尽的心思劈去的,现在就算他同时让我也血爆一下,这一短剑也要砍下去。更何况林枫现在是用胳膊挡我的剑锋,我没打算这一下子能要他的命,就算能砍掉林枫的一只胳膊,也算是非常不错的结局了。

  短剑毫无悬念地砍在了林枫的手臂上,但是却不是我想像的那样瞬间砍掉他的胳膊。短剑只是砍进林枫的肌肉组织中就无法再进一步,以我现在的力气,别说是人骨头了,就算是铁棒也一起砍断了,却对他的胳膊无能为力。

  短剑像是卡在了林枫的肉里一样进退不得。这时,林枫的反击也到了,他另外的一只手已经抬了起来,对着我就是一拳。这一拳实实在在地打在我的脸上,顿时一阵金星在我的眼前乱晃,我就像断线风筝一样,被打得飞出去七八米远,被一棵树挡住之后,反弹到了地上。

  “下次记住了,想我死就直接砍断脖子。”林枫从胳膊上将短剑拔下来之后,对我说道,“机会你只有一次,现在就轮到我了。”说完,他慢慢地向我走过来。

  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我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那一拳打得我有点脑震荡,现在看林枫都是双影的,我试了几次想站起来,但这双脚就像不是我的那样,刚起来一半,两只脚就没有规律地乱颤起来。接连几次摔倒之后,看着越来越近的林枫,我索性坐在地上,拼命地甩头眨眼,调整好眼睛的焦距。

  好在双手还听我的指挥,我飞快地将身边的石块都聚拢到一起,然后抓过一个石块,对着已经清晰起来的林枫打了过去,但是另一只手却向腰后别着的甩棍摸去。林枫任由石块打在自己的身上,他的手里握着我的短剑,只要再有两三米的距离,林枫的短剑一挥,就能斩断我的脖子。

  就在这个位置,林枫却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就在我的身前蹲了下来,盯着我的脸,看得竟然有一些失神。他看得我心里直发毛,不过趁着这个机会,我双手抓起身边的四五个石块,向着他的脑袋扔了过去。

  在石块出手之后,我双手撑地一使劲,将身子向前窜去。身子窜到林枫的脚下,我已经抽出腰后的甩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甩棍。

  甩棍挥出去的同时,林枫手里的短剑也挥了过来,就像切豆腐一样,将甩棍斜着削成了两截,里面的几层套管掉了出来,我的手里只剩下了一个半截的钢管。

  这种情况我是没打算活下去了,握着这半截钢管,将前面被削尖的茬口对着林枫的脚面直插下去。半截钢管插进林枫的脚面就像是插进了一团死肉当中,无声无息地没有任何效果。林枫就像没事人一样,将另一只脚抬了起来,对着我的胸口猛踢了一脚。

  这一脚又将我踢出去十多米远。落地之后,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胸口就像被堵住一样,每喘一口气都变得艰难无比,都不知道肋骨被踢断多少根了。我瘫软着躺在地上,无力地看着林枫再次走到了身前,将他的手掌按在了我的头顶上。

  这就是要死了吗?一瞬间我的心反而静了起来。闭着眼只等着林枫的掌力一吐,我和王子恒、破军一样化成一片虚无。但是这个时间等得长了点,我的胸口就像被绞断一样,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等了半天,但林枫偏偏就是不动手。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的心里开始变得急躁起来。最后我睁开眼睛瞪着林枫,说道:“你到底是想拍死我,还是要吓死我?”林枫也在盯着我,好像是在为什么事情纠结。听到我的话之后,他竟然将按在我头顶的手撤走:“我给你换个死法。”就在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的时候,林枫突然抓住我的左脚,像拖死狗一样将我拖到了悬崖边。

  “你不能给我个痛快的吗?”我一边忍受着颠簸给胸口带来的剧痛,一边对着林枫大喊道。

1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