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噩梦(六)

  在浓烟之中,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嚎叫声,还掺杂着林枫的闷哼之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抓住了他,里面乒乒乓乓的,应该已经动了手,而且林枫好像还没有占什么便宜。

  趁着这个机会,我和破军二人靠在洞口的墙壁上缓了口气。虽然是短暂的缺氧,但我看周围的事物还是有些发花,好在这个时间并不长。片刻之后,我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就见浓烟之中,除了林枫的身影之外,还有一个全身赤红色的怪物——赤霄。

  不是说这次的赤霄是最低等级的吗?眼前这只赤霄赤红赤红的,红得就像火烧云最深处的晚霞一样,比我在肖三达的记忆中见到的那只赤霄还要红上几分。现在林枫已经被赤霄压倒在了身下,他死死抵住赤霄张开的大口,才没有让赤霄对着他的脖子咬下去。

  虽然我和破军暂时没有大碍,但是时间久了,那边分出了胜负,不管他俩谁输谁赢,下一个倒霉的都是我和破军。

  “辣子,过来帮忙!”破军说话的时候已经再次到了洞口处。他先是咬破了舌尖,一口含着口水的舌尖血对着黄烟喷了上去。黄烟被喷到之后,竟然略微稀薄了几分,但是瞬间又恢复了原本的浓度。破军就像没有看到一样,一口一口的鲜血快速喷上去,黄烟来不及恢复,变得稀薄了很多,但是破军哪一口的舌尖血要是跟不上,黄烟就又浓稠了几分。

  看这样的架势,没有千八百cc的鲜血,很难将黄烟稀释到我们可以出去的程度。破军倒不出嘴和我说话,他一边向黄烟喷血,一边向我使着眼色。看他的意思是想让我学他向着黄烟喷血。

  当下我没有犹豫,一狠心咬破了舌尖,张嘴对着黄烟喷了出去。就在我这口血喷出去,准备再来第二口的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怪叫,随后一阵破风之声响起来,有一件什么东西从我的脑后飞了过来。

  我和破军现在的神经已经绷得满弦,感到有恶风扑来的瞬间,几乎同时向左右一退,让出了洞口的位置。

  就见一道赤红色的影子飞了出去,它将黄色的噬魂狼烟带出去不少,洞口的黄烟顿时稀薄了很多。破军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跟着出洞口。刚才飞出去的影子是赤霄无疑,只是想不明白林枫那边的情形怎么会突然急转直下,刚才他还被赤霄压在身下,突然之间就能扭转局势将赤霄扔出洞外。

  这时的林枫也到了我们面前。他的身上满是被撕咬过的痕迹,诡异的是,数不清的伤口里却没有鲜血流出来。当时也顾不得喷血了,我和破军举着短剑和甩棍就要上去拼命。洞外再次传来了赤霄的吼声,随即刚才摔出去的赤霄再次返回到洞内,它的全身都冒着黄烟,几乎整个背部的皮肉都被噬魂狼烟烧掉,后背就像糨糊一样,还在不停地滴淌着黄色的黏液。

  也不知道赤霄到底跟林枫有多大仇,就像没有看到我和破军一样,直接奔着林枫去了。一声怪叫之后,赤霄又一次将林枫扑倒,他俩一边厮打,一边翻滚着,直至打到了里面的洞室之内。

  经过赤霄连续的出入,洞口黄色的噬魂狼烟被冲淡了许多,现在几乎用肉眼都看不清楚了。我和破军对望了一眼,一前一后跑出了山洞。在冲出去的一瞬间,我感觉到皮肤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就像是被腐蚀性的液体泼到一样。

  冲到洞外被雨水淋过之后,被灼伤的感觉好了许多,只是衣服已经被侵蚀得破烂不堪,就像渔网一样挂在身上。这时,山洞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又是一声赤霄的惨叫,伴随着这声惨叫的是,一股浓烈的死气顺着洞口喷发了出来。

  山洞中传出来异响的时候,我和破军就已经开始顺着山道向山下跑,一边跑着一边掏出别在腰后的通讯器,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对着通讯器喊了半天,里面就是没有回音,也不知道孙胖子他们收没收到。

  我和破军慌不择路地向下跑了百十来米,破军跑在前面突然“啊”了一声,随后一把拉住我,想要停下脚步。由于受不住惯力,我和破军双双栽倒,一起向下滚了几圈,被树木挡住,才好不容易停了下来。破军起身之后,拉着我重新向山上跑去:“下不去了,林枫设了阵法埋伏!”

  破军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他的身体有些不自然。当时慌乱之下没有仔细看,以为他刚才栽倒的时候撞到了哪里。回头再看我和破军栽倒的位置,有一大片枯草当中竟然插着几根不知道什么动物的骨头,这几根骨头露出来的部位被削尖,隐隐散发着淡绿色的光芒。

  “绕开不行吗?”我看着那几根骨头说道,“小心点儿走,碰不着阵法。”

  破军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苦笑了一声,说道:“晚了……”说罢,他靠在树旁抬起脚。我才发现破军的鞋底被戳了一个窟窿,里面缓缓地有血流出来。刚才他之所以拦住我,是因为他已经中招了。

  破军看着我继续说道:“辣子,这上面都加了障眼法,如果不是我中招,根本发现不了。”说完,他弓着腰一瘸一拐地走了几步,指着左边说道:“我记得老丘在那边转悠,找到他就好办了。”

  我过去扶着破军,看着他说道:“大军,你肯定老丘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在民调局里,老丘和林枫可是好得能穿一条裤子。”

  经过刚才的事情,我和破军已经是杯弓蛇影了。破军看了我一眼,沉默了片刻,他深吸了一口气,身子一转,改变了方向说道:“找杨枭和杨军去。不管怎么样,他俩绝对没有问题。由他俩保着咱们先下山报告高局长。”

  二杨本来是负责支援的,但是下雨之后,山上的调查员被撤出,为了预防赤霄趁着这个机会逃走,孙胖子就把他俩安排到山侧面和旁边的山脉接壤的位置。现在只要找到他俩,我和破军的危机就算是暂时解决了。

  只不过要走到二杨那边的位置,还要从山顶上绕过去。我扶着破军远远地绕开山洞那边,好在现在的雨越下越大,大雨掩盖了我们俩的踪迹,就算林枫能解决了赤霄追出来,也很难发现我和破军的踪迹。

  眼看就要走到山顶的时候,破军突然把头一歪,张嘴吐出来一大摊黄绿色的汁液。随后他一翻白眼,一把推开我,倒在地上抽搐起来。就见倒地之后的破军脸色瞬间绿得就像菠菜一样,嘴角不停地有绿色的泡沫被吐出来。

  刚才他中招的时候,我心里就感觉不会是刺穿鞋底那么简单。但是破军克制得好,加上着急赶到二杨那里,也就没有太在意。

  我按住破军的头,扒开他的眼皮,就见现在破军的眼球就像蒙了一层绿色的蜡皮一样。他此刻全身都是墨绿色,而且还开始慢慢肿胀起来。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中了哪种术法会有这样的反应,当下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按着鬼上身的来了。我使劲一抿舌尖,本来已经止住的鲜血又重新流了出来。我攒了一大口混合着唾液的舌尖血,对着破军的脑袋喷了出去。

  这一口血喷得匀实,喷了破军满头满脸,但是却没有什么效果,破军的症状并没有丝毫减轻。就在我犹豫是不是再喷一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就算把全身的血都喷出来,他也没有救了……”

  听了这个声音,我的心脏一个劲儿地狂跳,不用回头,已经知道是谁站在了我的身后。那个声音顿了一下之后,再次响了起来,“想不到你们两个还有胆子再往山上走,还以为你们能去找丘不老他们。我为了找你们俩可是走了不少的冤枉路……”

  他在说话的时候,我已经静悄悄地将破军腰上的甩棍抽了出来,也不回头,反手将甩棍顺着声音的方向砸了过去。甩棍出手之后,我的身子也转了过来,同时将短剑拔出来。

  林枫几乎一丝不挂地站在我的身后。他的身上横七竖八全都是伤口,粗看上去血淋淋的,但是仔细再看,这些血却都不是从他的伤口里流出来的。

  林枫没有躲避,任由甩棍打在他的身上之后掉落在地上。他冷冷一笑,说道:“还不死心吗?是不是要像王子恒那样死无全尸的,你才会满意?”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抬脚向我这边走过来。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一手握着弓弩,另一只手握着破军的短剑。

  本来我还想拖着破军一起后退,但是破军就像长在地上一样,无论我怎么拖拽,他都纹丝不动。眼看着林枫越来越近,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向后退去。

  我向后退了几步,看着林枫说道:“杨枭和杨军就在上面,有胆子你现在就动手,反正我左右也是死,死前也要拉你垫垫背!”对着林枫说完这几句话之后,我扯嗓子对着空气喊道,“是林枫!林枫杀的老易!林枫弄死的王子恒!天理图在林枫的手上!杨枭!你老婆投胎那次要你命的也是林枫!”

  林枫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我,他只是冷冰冰的看着,没有一点要阻止我的意思。等到我喊完,他才慢悠悠的说道:“别费力气了,那两只羊现在和丘不老他们一起,在山那头抓赤霄玩呢。”

  “赤霄?”我很是惊讶地说道,“你把赤霄引到他们那里去了?”林枫看着我冷笑了一声,说道:“谁告诉你只有一只赤霄的?”说话的时候,他连续又向我这边走了几步。林枫每进一步,我只能后退一步,和他保持了相应的距离。

  “我一直都很好奇,吴仁荻为什么对你那么感兴趣?甚至对你的兴趣都超过了那两只羊。”林枫突然停住了脚步,盯着我的眼睛说道,“看你的资质,除了眼神好一点之外,其他的还不如破军和王子恒。就算你是他那种体质,吴仁荻也不至于那么上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