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噩梦(四)

  林枫的这几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开始动手了。林枫说出最后几句话的时候,距离他最近的王子恒和老易已经听出来不对头,想要退到后面已然来不及了。

  就见林枫的两只手向着两人分别虚划了一下,一片血光闪过,老易仰身栽倒。他倒地的一瞬间,脑袋从他的脖子上分离开,腔子里的鲜血喷出来,喷得后面整面墙壁上都是一片血红。

  王子恒的人性虽然差点,但是论身手是不输几个主任的(吴仁荻除外)。在林枫动手的同时,他已经从地上跳起来,倒着向身后窜过去。但是就这样,王子恒的胸口、前襟也是“刺啦”一声,他胸口的衣服上出现了一道齐刷刷的口子,就算是里面贴身穿的护体衣也被割开,里面的鲜血不停地渗了出来,王子恒摇摇晃晃地眼看就要倒地,破军急忙过去一把扶住了他。

  就在这时,我已经将孙胖子给的弓弩挂好了弓弦,上好一支弩箭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对着林枫的脑门就扣动了扳机。弩箭电闪一样射了过去,眼见就要往他的脑门来上一箭的时候,林枫伸出右手在面前晃了一下,本该射中它眉心的弩箭凭空消失。林枫看着我冷笑了一声,说道:“这把弩是好东西,可惜在你手上糟蹋了。”

  说话的时候,林枫对我伸出了右手,露出来手心里那支小小的弩箭,他继续说道,“这把弩你和孙德胜对我用过一次,那时都不能把我怎么样,现在就伤得了我?”说着,他的手腕子一翻,那支弩箭对着我的脑门甩了过来。

  林枫手上的力道并不次于弓弩,好在刚才一击不中之后我就扔掉了弓弩,两只手同时将短剑和手枪拔了出来。在林枫弩箭出手的同时,我的枪也响了。“啪”的一声,在空中就将射过来的弩箭击落。一枪击中之后,我对着林枫接连扣动扳机,但是林枫还是稳稳地坐在地上,任由子弹打在身上。

  子弹射中林枫之后,就像泥牛入海一样,没有掀起任何波澜。等到我一梭子子弹打光,林枫才看着我笑了一下,说道:“不错嘛,会用脑子了,知道用枪声向山下报警。不过你以为打几枪,山下的人就能听见上来救援吗?实话和你说,我进来的时候,就给山洞口下了噤声的禁制,就算你把这个山洞炸了,山下的人也不会听到。”

  林枫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浮土,看着我再次说道,“本来我只是想让你去地下五层替我拿点东西的,看来现在我要另外想办法了。你们这样的人虽然稀少,但也不是找不到。小家伙,要怨就怨吴勉吧,谁让他非得把肖三达的魂魄碎片埋在你的身上,有些事情……知道了就得死。”

  林枫的话刚刚说完,还没容他做出下一步的举动,在旁边扶着王子恒的破军就已经对我喊了出来:“辣子,林枫就是那个影子吗?”虽然林枫两次另类的出场,破军都没有见到,但是孙副局长没拿他当过外人,类似那两次的事件自然瞒不了他。

  这时的破军一手扶着王子恒,另外一只手也掏出了手枪对着林枫。等他听到我肯定的回答之后,破军喘了口粗气,顺手将手枪掖在了王子恒的裤腰带上,腾出来一只手在自己的腰后也抽出来一把短剑。

  这把短剑看着古里古怪的,像是一把长剑折断之后改成的短剑。不过看着剑柄和吞口,又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林枫见了破军手中的短剑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黯然。他叹了口气,对着破军说道:“想不到这半把吞天在你的手里,我还以为它跟你大伯一起埋了。当年你大伯走了之后不久,这把吞天就自己断成两截。肖科长还说这是你大伯通了剑灵,要将这两截剑给你大伯合葬,想不到最后还是落在了你们姓濮的人手里。以前没见你用过,这是最近高亮才给你的吧?”

  林枫说完,我才看明白,破军手中的短剑就是当年濮大个手里使得那把大宝剑的缩小版。破军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将短剑剑尖对着林枫。这时王子恒好像撑不住了,他的头无力地搭在破军的肩膀上,嘴巴一张一合的,却发不出来一点声音。

  林枫并不着急动手,他反而后退了几步,堵住了山洞的出口。掏出口袋里面一把好像香灰一样的粉末撒在洞口外面的地面上。

  这些香灰一样的粉末散在地上之后,被雨水浇到马上扬起一阵淡黄色的烟雾。这股烟雾在大雨之中竟然不灭,还越来越浓;片刻之后,这股淡黄色的烟雾竟然将整个洞口都封了起来。好在这黄烟只是在洞口外面喧腾,却没有向洞内涌进来。

  看到黄烟封了门,林枫向前几步,让出了洞口的位置。随后慢慢地向我们走过来,我和破军手上两把短剑,却没有上去和林枫一战的本事。只能按着林枫的节奏,慢慢向后退着。他向前一步,我和破军就要搀着王子恒向后退一步。几步之后,我们就退到了里面的洞室。

  眼看着退无可退的时候,破军扶着王子恒的手突然轻轻碰了碰我。我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他一眼,就见破军还是眼睛盯着林枫,不过已经看似不行了的王子恒却微微张开眼睛,好像回光返照一样冲着我做了一个决绝的表情。

  还没等我明白他想做什么的时候,破军突然动了!就听见他手中的短剑“嘎巴”一声响,一道寒光射向林枫的胸口。林枫没有想到破军会有这一手,加上这道寒光实在太快,他来不及反应,被这道寒光钉在胸口。

  这时我才看清,钉在林枫胸口上面明晃晃的竟然是半截剑身。林枫闷哼了一声,刚才子弹都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却好像忍受不了这支短剑带来的痛苦。林枫连退几步,让出了里面洞室相接的位置。再看破军手中的宝剑,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剑柄。敢情这段短剑是当作暗器用的。只是有点不明白,剑身已经射出去了,破军反而顺势将空剑柄放到了王子恒的手里。

  破军一击得手之后,对我大吼了一声:“冲出去!”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手上已经发力,将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王子恒对着林枫推了过去,同时拉着我向洞外跑去。

  王子恒被推出去的一刹那,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眼睛突然睁开,本来已经煞白的脸色也变得通红。借着破军这一推之力,王子恒竟然跳了起来,疯了一样挥舞着手里的剑柄对着林枫的脑袋劈了下去。

  眼见空剑柄就要劈到林枫脑袋的时候,王子恒不知道触动了剑柄上的什么机关,“啪”的一声脆响,又是一支三寸多长的短剑剑身好像弹簧刀一样从剑柄里面弹了出来。林枫没有将垂死的王子恒放在眼里,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我和破军的身上,一时之间对王子恒的暴走显得反应有些迟钝。

  等他发现明晃晃的短剑已经到了自己面门的时候,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王子恒用尽他最后的气力,将短剑当斧头用,狠狠地剁在林枫的面门上。这时的王子恒也是强弩之末,一击即中之后,他喷了一口鲜血,带着林枫一起栽倒在地。

  这时我和破军已经窜到了外面的洞室,看到王子恒得手倒地,我本想回去将王子恒架出来,没曾想破军一把攥住我的衣服:“林枫还没死……”这句话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他下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语气有些失落,“老王没救了。”

  破军说话的时候,已经拉着我跑到了老易的尸体旁。几分钟之前,我们四个人还有说有笑的,但是现在一个脑袋掉了,另外一个八成也断了气。不过现在也没有时间唏嘘了,破军站到老易的尸体前,他一咬牙,将没有脑袋的老易尸首从地上抱了起来。

  破军两米多的身高,将老易的尸首抱起来并不吃力。就在我疑惑他想干什么的时候,就见破军走到洞口,他的两臂一晃,将老易的尸首顺着黄烟封住的洞口扔了出去。这种不知道是什么的烟,瞬间将老易的尸首裹住。老易被扔到洞外之后,尸身上开始起了密密麻麻的黄色水泡,只是片刻之后,水泡迸裂,冒出来黄色的黏稠液体,这种黏液越冒越多,最后老易的皮肉竟然都化成了这种黏液,可怜的老易最后竟变成了一副骨架。

  本来被浓浓黄烟封住的洞口,被老易的尸首一冲撞,竟然显得淡了许多。不过就连这种程度的黄烟也不是我们能受得了的,而这时,里面的洞室又传来了一阵“嘎巴嘎巴”的响声,似乎真的如同破军说的那样,林枫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

  看着洞口的黄烟又开始慢慢变浓。黄烟的威力比破军想像的要强得多,看来老易的尸首是白搭了,他只能瞅着洞口的黄烟发狠,却没有任何办法。

  “这不是你在郝文明那里见到的西贝货……”林枫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这种噬魂狼烟本来是为杨军预备的,他进来都出不去,更何况你们俩?”

  林枫已经从里面的洞室里面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一道新鲜的疤痕顺着他的眉毛直达嘴角,伤口外翻,露出里面的血肉,不断有黑紫色的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下来。林枫手里提着破军交给王子恒的短剑,现在他的这副面相显得狰狞无比。

  更让我感到惊愕不已的是王子恒趴在林枫的背后上。他的双手双脚绕着林枫的脖子和腰部,紧紧地相扣在一起,就像是一道人形的绳索将林枫捆住。

  林枫有了这个负担,每走一步都显得艰难。再看王子恒手脚相交的位置纵横交错着几十道伤痕,应该是林枫留下的,但就是这样也没有让王子恒手脚的力道松了分毫。要不是有他缠住了林枫,恐怕现在这洞里已经尸横遍地了。

  而这时王子恒的目光也已经僵直,已经不能算是活人的眼神了。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