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噩梦(三)

  肖三达亲眼看着林枫收好了那半幅天理图,微微叹了口气之后,才抬头看着林枫说道:“我走之后,你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之前你和我走得太近,高亮难保不会找机会整治你。要是高胖子给你小鞋穿,你就去找萧和尚。和尚看着我的情分,拉你一把还是不成问题的。和尚的面子,高亮还是不能不给的。”

  林枫面无表情地接着肖三达的话茬说道:“萧科长已经四五天没回来了,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说到萧和尚这几天没了踪影,肖三达脸上的表情低沉了起来,半晌之后才说道:“和尚不至于出事,高亮是想踢走我。他跟和尚的关系还说得过去,不会把他怎么样。”

  说到这里,肖三达顿了一下,看着林枫,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天理图你要小心看管。要是我猜得没错,高亮已经联系到了吴勉。不久之后吴勉就会来这里。到时候特别办就是他俩说了算了。林枫,你记住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夹起尾巴做人,千万不要主动去惹吴勉。就算上、下两部天理图都被你得了,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肖三达说话的时候,林枫就一直低着头没有接话。等到他说完之后,林枫才抬头说道:“特别办我帮您看着,香港之行如果受阻,您就回来,说到底这里才是您的地盘。就算吴勉来了那又怎么样?吴勉的资料我看过,他每三年就有几天的衰弱期。那个时候就连个小孩子,只要手里有把刀就能把他…….”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肖三达突然举起巴掌,对着林枫的脸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打得林枫倒退几步,脸上瞬间就出现了五道指痕。肖三达对林枫说道:“把我的话当放屁吗?我刚刚让你夹起尾巴做人,话还沒凉透你就惦记上吴勉了?你也不想想吴勉他活了多久?他每三年就会出现一次衰弱期,我们能知道,别人就不知道了吗?这么多年都活过来了,你以为吴勉就没有办法在衰弱期自保?如果你没有干掉他,只要吴勉缓过来,以这个白头发睚眦必报的性格,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也早晚死在他手里。”

  林枫虽然挨了肖三达一巴掌,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怨恨的表情,吐了口血水之后,还是依旧恭恭敬敬地站在肖三达的面前。肖三达看着他喘了口粗气,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盒皱皱巴巴的烟盒,在里面抽出来两根没有过滤嘴的香烟,分给林枫一根之后,自己又点上一根。

  肖三达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看着林枫再说话的时候语气平稳了许多:“林枫,你是我在特别办里最后的希望,如果你也出了事,那么我在这里最后的根基也就没了。你我不在这里,特别办早晚要毁在高亮的手里。”

  肖三达说完之后,林枫的表情有些黯然,他好像要说点什么,但是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将要出唇的话又咽了回去。

  肖三达看了林枫一眼,接着说道,“你是我在特别办的底牌。换句话讲,我也是你在特别办之外的希望。”说到这里,肖三达顿了一下,他的目光从林枫的身上挪开,转到了身边放在桌子上的一枚铜钱上面。

  肖三达将铜钱拿起来,在手里把玩着。就在林枫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肖三达又接着说道,“年前,我在缅甸办事的时候见到了香港的金瞎子。他为了巴结我,主动给我占了一卦,卦象显示我即将会有一笔惊人的意外之财。我之后的三十年都会守着这笔富可敌国的财富。”

  说到这里,肖三达将手中的铜钱抛到了林枫的面前,林枫伸手将铜钱接住。就听见肖三达看着他继续说道,“如果金瞎子这次没有打眼,这笔财富就是我重返特别办的资本。到时候有你在内部策应,我再找上几个帮手。只要除了高亮,吴勉自然就待不下去,特别办就还是我们的了。”

  肖三达的话说完之后,林枫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发生了变化,我在恍惚中一激灵,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场景又变成了山洞里面的洞室,我看着还在燃烧的柴禾发了呆,想起来林枫就是肖三达的接班人,似乎之前那个影子的身份也要马上揭晓了。

  就在我被刚才的画面弄得头昏脑涨的时候,前面的洞室里多了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听见这人还算熟悉的声音,我的心中就是一紧,探头望过去的时候,正看见本来围着三人的火堆旁边,又多了一个人。

  这时王子恒正对着这人说道:“林主任,你也别太谦虚。谁不知道民调局里面真正干活的就是你和我们丘主任了。论资排辈,这个副局长不是你,就是我们丘主任来做。什么时候轮到那个胖子了?”

  是林枫,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内,我竟然能看到两个版本的林主任。不过他是怎么进来的?不是说他们主任级别的人马还在外面淋雨吗?我静了静心神,没敢作出什么反应,继续装睡,眯缝着眼睛偷偷看着林枫,看他进来的企图。

  王子恒这几句话说得破军和老易脸上都不太自然,他的眼里除了丘不老就没有别人,这还是林枫在眼前才奉承着说的。破军是新晋的副主任,他不想去生什么事端,笑了一下也没说什么。

  但是老易可是老牌的副主任,论起资历来,除了几位主任之外,就属他的资历深了。再加上老易的后台老板是欧阳偏左,看二室的人不顺眼,自欧阳偏左以下,都是有渊源的了。老易古怪地冲着王子恒一笑,说道:“子恒啊,有件事情忘了和你说了。我们欧阳主任让我给你们丘主任带个话,为了你们主要办事人员的安全着想,你们二室的调查员以后在每次处理事件之前,都要主动到我们五室去重新做一次本命符纸,为了确保准确性,可能在采集血液的量上稍微多一点。不过你放心,多也多不到哪去,最多也就是和几年前那次持平……”

  老易的这几句话立刻让王子恒闭上了嘴,王副主任就像脸上被人打了一拳似的,有苦说不出,想发作还得罪不起五室的欧阳偏左,只能生生地把这口气咽了下去。

  这时林枫笑嗬嗬地打了圆场,他岔开了话题,说道:“还是你们有福气,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我们几个老家伙在外面淋雨,你们还能在这里面烤火聊天。对了,沈辣在里面干什么呢?这么长的时间都不说句话。”

  听到林主任说到了我,破军向我这边大声喊道:“辣子,醒醒,别睡了!林主任来了,过来一块聊聊。”

  听见破军喊我,我明白不过去是不行了。只能装成是刚刚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有了刚才肖三达的记忆,我没敢坐在林枫的身边和对面。看了一下地形之后,我坐在破军的身边,冲着林枫点了点头,说道:“林主任,好久没见了。你的伤这是好利索了?”

  林枫冲着我笑了一下,说道:“好了七七八八了,不过塞翁失马,要不是我这伤还没好利索,也不能来沾你们的光。”我这才明白,是高亮体恤他的伤势,才让他也来山洞凑热闹的。

  林枫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他看得我心里直发毛。虽然我明白他不可能知道刚才我在梦里见到了什么,但是做贼心虚,我没敢和他对视,有意无意地错开了林枫的目光。

  听着王子恒他们的聊天,我心不在焉地应酬着。他们说的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是我的脑中就像看电影一样,又将之前肖三达的三次记忆片段,还有杨枭老婆投胎时候的影子,以及最近一次在拉斯维加斯的经历又重新过了一遍。

  突然,林枫在三人说话的间歇对着我说道:“沈辣,听说你和萧顾问、孙局长他们去年在东北清河那边找到过肖三达?当时我不在局里,是怎么个情况?你能不能仔细说说?”

  破军也是当事人之一,他不问破军,却舍近求远来问我,这是什么意思?“肖三达那次啊……”我装作在回忆当时情况,生怕哪句话说错了,引起林枫察觉。如果他真是那个影子的话,山洞里面我们这四个副主任加起来也斗不过林枫。

  好在破军就坐在旁边,他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也隐约发现了一点不对的苗头。破军先是看了我一眼,随后扭脸对林枫说道:“林主任,那次的事件我倒是也参与了。除了找到了肖三达之外,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破军算是给我解了围,林枫看了我俩一眼,再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这时外面的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一瞬间将外面的雨天照得如同白昼一般,随之而来的是“轰隆”的奔雷之声。山洞中的众人都被这雷鸣闪电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望向洞外。

  我的位置在最里边,当所有人都已经转头看向外面的时候,林枫突然将头又转了过来,一双漆黑且妖异的眸子盯着我,他现在明明是满脸的死气,却感受不到丝毫阴邪的气息。在又一次闪电光芒的照耀下,他的面容显得更是诡异无比。

  林枫的眼神在我脸上掠过,一丝冰凉刺骨的寒意顺着他的目光直达我脑中。打了个激灵之后,我条件反射一样地站了起来。林枫这是发现我知道他的秘密了吗?难不成现在就要翻脸动手?

  想到这里我已经伸手向腰后的短剑摸去,就在这时,外面的雷鸣闪电已经暂时结束,破军他们三人回头的时候,林枫的脸上瞬间又恢复了平常的容貌。倒是我站起身来,手还探到腰后,显得有些尴尬。

  “辣子,你这是这么了?”破军看着我的样子愣了一下,他顺着我的目光看了林枫一眼,然后才回头对我说道,“你没什么事吧?”看着他和王子恒、老易三人都是一脸不解的样子,我想向破军使个眼色,但是林枫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我,实在是没有机会。最后只得装作脚抽筋,一瘸一拐地向后退了几步,说道:“没事,可能是刚才睡觉的时候,腿上受了点凉气,坐了一会儿就抽筋了。”

  我一边说一边向后退,等退到里面的洞室门口,才反应过来似乎是走错了方向,这不是自己往死胡同里面走吗?

  局里给的通讯工具,包括手机在这个山洞里都没有信号,基本就是个摆设。就在我犹豫是不是找个借口出去,先给孙胖子和高亮送个信的时候,林枫突然没来由地笑了一声,看着烧得噼里啪啦的火堆,自言自语道:“以前我就听说,好像吴勉把肖三达的魂魄碎片融进了你的身体里。现在看起来那么荒谬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说着,林枫的头慢慢地抬了起来,他的眼睛再次直勾勾地盯着我,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我只想请你帮我一点小忙的,不过你似乎是知道了一点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唉……恐怕你们几个,我要提早解决一下……”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