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噩梦(一)

  赤霄?我的脑袋里闪过了一个从头红到脚的“人”。我在肖三达的记忆里见过它,好像最后被濮大个一剑削掉了脑袋。资料室里也有关于赤霄的记载,赤霄是一种凶恶而稀少的山魅,“皮坚如铁,心奸似魅”,这是资料里面对它的评价。

  赤霄有一个特性,早期的赤霄是杂食的,基本上是不会主动伤害人类的。不过一旦机缘凑巧之下,吃了第一口人肉,它以后就只能以人肉为食,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食物链当中。赤霄吃得人越多,它身体表面的皮肤就会越红,面貌、骨骼也会随之发生变化。传说当赤霄皮肤红到一定程度,会招惹来天雷劈死它。但是这个时期的赤霄就不是一般的赤霄了。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高局身后屏幕上已经换了一张图片。现在显示的是一具残破不全的人尸。这具尸体被开膛破肚,肚子里面的内脏被掏得干干净净,胸口和大腿肉厚的部位也被咬得残缺不全。不过在距离尸体不远处还是发现了有价值的物品——一个单反照相机。

  “尸体是昨天早上发现的,距离死亡时间不超过十二个小时。”高亮回头看了一眼屏幕上面的尸体照片之后,接着说道,“死者是附近学校的美术老师,也是一个业余的摄影爱好者。推测他是到这座山上拍摄摄影作品时遭遇的不幸。”

  高亮向台下的王璐做了一个手势,屏幕上又换成了一张模糊的照片。照片拍得实在太模糊,只有一团粉红色的影子,根本看不清拍的是什么。这时就听见高亮说道:“这是照片里面最后一张照片,看起来这个人是拍照片的时候,才丢了命的。”

  高亮说到这里,喝口水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局里分析过照片,现在可以断定就是赤霄,但是还不能肯定这只赤霄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赤霄吃人之后会像瘾君子一样,对人肉产生类似毒瘾一样的依赖,好在赤霄进食的间隔时间很长,二十四小时之内它不会因为进食而再次伤人。

  “现在现场已经被当地的警察和武警封锁了,除了我们之外,一般人禁止上山。但是这座山的面积太大,不是我们单独一个调查室能处理得了的。这次我们是全局行动,争取在最短时间之内将赤霄控制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高亮说完之后,环视了一遍台下众人,他接着说道:“下面说一下分工,文职人员配合当地的武警封锁所有能出山的道路。调查员连同各室正、副主任全部上山,按着各室分,五人一个小组,副主任两人为一组,主任单独行动,呃……六室的杨军和杨枭负责支援。”

  高亮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手表,继续说道,“所有人五分钟之内在停车场集合,具体细节上了飞机再说。”

  半个小时之后,民调局的专属飞机已经飞在了空中。在飞机里,孙胖子又详细地讲了各室的分工,又给了每组一张山上的地形图。看他似模似样的,不知道孙胖子底细的还真以为他干了多少年的行政工作。只是这一套办完之后,他的脸上又出现了那副贼兮兮的笑容。

  孙胖子晃晃悠悠走到我身边,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辣子,对不住了。看来咱哥俩要分开一段时间了。这次的事件我不能参与到第一线,你要多加小心。不是我说,这次你和大军一组,你们俩都是新晋的副主任,你俩的身手我不担心,不过也小心点别大意。”

  孙胖子说到这里,在衣服里掏出来一个细长的布包,“你把这个带上,我现在是基本用不上这个东西了。”孙胖子说话的时候,已经打开了布包,露出来里面一副折叠好的弓弩。这个算是他看家的宝贝了,想不到孙胖子会这么大方将吴仁荻的弓弩送我。

  “大圣,不至于吧?”我没接他的弓弩,看着孙胖子说道,“这次的行动看着挺咋呼的,细品品也就那么回事儿。赤霄的样子虽然没有拍清楚,但是也能看见才是粉红色的,粉红色的赤霄没有什么道行,用不上你的这把家传之宝。”

  本来以为孙胖子会就坡下的,但是没想到他还是将弓弩推给了我:“辣子,给你就拿着。不是我说,这个可不是送你的,完事了还得还给我哪……”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到达了事发现场——位于湖南和江西两省交界的门板山山脚。这座门板山的山形怪异,东向山脉看着和一般的山形无异,但是在最高点突然急转直下,西向山脉是像门板一样的悬崖峭壁。大概这门板山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吧。

  高局长先和当地武警领导了解了一下最新的进展,得知我们到达之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我们分成了若干的小组,根据地图上已经划分好的区域,去寻找赤霄的踪迹。

  我和破军分在一组,在民调局除了孙胖子之外,就属和破军最熟。破军人高马大的,他在前面开路,省了我很多的麻烦。这座门板山看着不大,但是一直走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到达我们指定的位置。

  我和破军先围着指定的位置里外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破军找了一片干净一点的地方,在泥地里挖了一个小小的洞,然后在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支试管,试管里面是小半管黑糊糊的黏稠液体。

  破军看着手里的试管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试管里的液体倒进了小洞里面。顿时,一股极重的血腥之气瞬间弥漫在空气当中。这是在飞机上,欧阳偏左给我们正副主任每组一个,用来吸引赤霄用的混合血膏。

  我屏住呼吸后退了几步,将喉咙里面隐隐作呕的感觉压了下去,稍微习惯了一下之后,才敢张口对破军说道:“大军,欧阳偏左给的这是什么血?黏糊糊像鼻涕似的,这点血就能把赤霄吸引过来?”

  破军也退了几步,他看着我说道:“这是人血发酵之后,再加上蛇血、鸡血的血膏,混合了水银之后就不会凝固。这种血膏最能吸引赤霄之类的嗜血山魅了。”

  我还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对破军继续问道:“大军,蛇血和鸡血我能理解。但是欧阳偏左从哪里搞来这么多的人血?总不会是医院定时给他供血吧?”

  破军看了我一眼,突然没来由地笑了一声。我被笑得莫名其妙,就听见破军说道:“和医院没关系,这都是欧阳主任平时攒的。你知道丘不老和欧阳主任不对付吧?欧阳主任恨屋及乌,时不时地要整二室一把。有一次要二室的人一个星期就去他那里献二百cc的血,说是来制本命符的。这一献就是小一个月,高局长也不管。后来林主任拉了咱们郝头说情,这件事才那么算了。”

  说到这里,破军回头看了一眼四周,确定了没有二室的人在周围,才继续说道,“欧阳主任是个过日子的人,那些血他都存着。拿他的话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你看这不用上了吗?辣子,这件事情你知道就得了,千万别传出去。小心丘不老知道了找欧阳偏左拼命。”

  我和破军虽然一问一答地聊个不亦乐乎,但是我们俩的耳朵都支棱着。破军说话的时候就掏出了手枪,打开了保险,一边说话一边向四周张望。我也已经将弓弩的弓弦搭好,装上弩箭,只要赤霄敢露面,就招呼它一弩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和破军悬着的心也开始慢慢地放松下来。眼看着太阳已经偏西,天上还凑趣地下起雨来。现在虽然是早春时节,雨下得也不大,但是淋在身上也是阴冷阴冷的。这片山头上的树木还没有发芽,根本就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

  眼看着再有不到一个小时太阳就彻底落山了,通讯器里面终于传来了高亮的声音:“调查员下山休整,几位主任继续在山上巡查。副主任到地图上标注的山洞避雨,雨停之后继续在山上寻找赤霄的下落。”

  刚开始我还以为可以下山了,但是听到后面,心就和雨水一样凉了。我自言自语地抱怨道:“雨停了还要出来,大半夜的,这刚下完雨的山地还有法走吗?”

  我抱怨的时候,破军已经掏出了地图,他倒是习以为常了,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说道:“知足吧,想想丘主任、欧阳主任,就连刚下轮椅的林主任都在山上淋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们这样就算不错了。”看到破军手里被塑封好的地图我才反应过来,地图都被塑封了,这是早有准备。山下的那两个胖子不是连这个都算到了吧。

  破军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了山洞的位置,山洞距离我们的位置并不远,但是这山路被雨淋得太湿滑,走了二十分钟之后我们才赶到山洞洞口。山洞之前被其他的调查员查看过一遍,我和破军才敢放心地走进去。

  这个山洞从外面看起来并不大,但是没想到山洞里面是个葫芦形,里面是两个相连的洞室,外面洞室的面积只有五六米也还倒罢了,里面的洞室就像一间中学教室般大小,但是高度就多少有点夸张了,我目测了高度,少说也有将近十五六米的高度,完全就是一个筒子的形状。

  这还不算,难得的是这里面有人住过,外面洞室的角落里还有一大堆用油毡布包裹着砍成一段一段的劈柴。里面的洞室里齐墙包裹着一人多高、厚厚的毛毡,墙角还有两个塑料桶,桶里面装着清水。转了一圈之后,在里面的洞室里还找到了一小壶煤油、引火用的木屑和锅碗瓢盆之类的家什。

  我和破军在里外洞室里面都转了一圈,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我对破军说道:“大军,你说谁能在这里住?”破军看着角落里杂七杂八的物件,想了一下说道:“可能是看山的吧,防止有人在这山上乱砍滥伐的。”

  我说不出来破军说的哪里不对,但心里隐隐觉得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没有更好的答案,索性也就不往下想了。不过外面的雨一时半会儿没有要停的迹象,冷风顺着洞口吹了进来,吹得我一缩脖子,打了个激灵。

  破军比我也好不了多少,他冻得哆嗦了一下,说道:“辣子,咱们也别客气了,来个篝火晚会吧。”他说话的时候,已经从旁边的劈柴堆里卸柴禾了。

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