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噩梦的开始

  就这样,我糊里糊涂地做了六室的副主任。本来还想低调一点,等下个月高亮开大会宣布的时候再冒出来,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还是西门链、熊万毅和老莫把我堵在了一室的大门口。

  这三人都是笑嘻嘻的,将我拉到了没有人的地方之后,熊万毅第一个说道:“辣子,哥儿几个听说你高升了,怎么样,沈副主任,赏个脸晚上和兄弟们坐坐,还是上次那家清真馆子?也让兄弟们沾沾你的喜气儿。上次和孙胖子吃了一顿你就高升了,再去可能就是我们几个里面谁能升个班长、组长什么的。”

  被熊万毅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不自在起来:“我说你们的消息倒是够快的,昨天高局长才通知我的,过了一宿你们就知道了?吃饭没问题,我请都行。不过得先透个底,是谁告诉你们的?”

  我的话刚刚说完,他们三人的身后就有人说道:“还能有谁?不是我说,做好事不留名……雷锋叔叔呗。”一张笑嘻嘻的胖脸从熊万毅三人身后转了出来,和孙胖子一起出现的还有我爷爷的那位拜把子兄弟——老道萧和尚。

  这一老一小的感情倒是好,孙胖子说完之后,萧和尚马上接口道:“小辣子,有出息了,年纪轻轻的就是副主任。我昨天晚上就给你爷爷打电话了,说你连升三级成了大干部。你放心,最多后天早上,你们全县差不多就都知道了。”

  看着萧和尚说得唾沫星子乱飞,我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脑子有些乱,具体什么地方不妥又说不出来。萧和尚在民调局里也是传说般的人物,熊万毅赔着笑脸说道:“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萧顾问,您赶上了就一起吧,人多了还能多吃点,说好了。”

  论起吃喝来,萧和尚就没拿自己当过外人,他笑嗬嗬地看着熊万毅三人,说道:“今天晚上就吃你们了,等你们升职的时候,我让辣子请客,让你们吃回来。不能让你们亏了,到时候让辣子在王府饭店请,他都连升三级了,当然档次也要上去。”

  突然之间,我终于想明白是哪里不妥了,我拦住了萧和尚,说道:“老萧,先等一下吧。你之前和我爷爷说我是处长吧?又连升三级了,现在老家那边我是什么级别的干部了?”

  这个问题孙胖子回答了我:“三级……副局级,局级,副部级!哈哈哈哈,辣子,你这是一步登天了!”他的话刚刚说完,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我亲爹的。我哪里敢接?想都没想,直接将电话扔给了萧和尚:“老萧,你办的好事,自己收尾吧。”

  萧和尚也不知道怎么办,他刚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孙胖子从他手上将电话拿了过去。接通之后,压低了声音对着电话说道:“沈叔啊,我,小孙,对对,就是我。那什么,辣子在开会,他主持会议不方便接电话。嗯,是,是,是,他是主要领导。哦,我明白了,一会儿我让他给您回个电话。沈叔,不能和你聊了,下面该我发言了,先挂了……”

  孙胖子将已经断线的电话递了过来。我看着他说道:“我爸怎么说的?”孙胖子没有直接回答我,先是嬉皮笑脸地看了一眼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现在老沈家炸锅了,他们县里的县长和书记都到了,正吵吵着要建祠堂呢。”

  “建什么祠堂?他们老沈家祖辈都是东北人,又不是南方人,他们老沈家祖坟都没有,建什么祠堂?”萧和尚知道替我吹破了牛皮,要只是对着我和孙胖子,他恬着脸随便说几句可能就混过去了。但是旁边就是熊万毅他们,又不好意思在他们面前失面子,老萧大师这是硬着头皮找台阶。

  进了民调局就没有笨人,熊万毅三个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西门大官人脸上赔笑说道:“几位领导都挺忙的,那什么,我们就不打扰了。今天晚上下班之后,我们来接,几位领导一定赏脸……”

  等到熊万毅他们三个人走了之后,我才对萧和尚说道:“老萧,这事儿你说怎么办吧?牛你帮我吹了,这窟窿你也得帮我补吧?”

  萧和尚干笑了一声,说道:“要不就说你犯了点错误,让纪委查了,把你的官撸了。”萧和尚好像越说越兴奋,他顿了一下,咽了口吐沫接着说道,“就说你犯了点儿生活作风错误,和几位妇女长期保持不正当关……”

  他的话没有说完,我就实在是忍不住:“那是你!老萧,你差不多一点儿。你是嫌我爷爷活得久了,想找点事情刺激刺激他是吧?我家里什么情况你都知道,我爷爷要是知道了,能带着菜刀来首都大义灭亲!到时候别怪我拉你挡在我前面。”

  一旁的孙胖子听得哈哈大笑,他一口气没喘好笑岔了气,蹲在地上咳嗽了起来:“咳咳……不是……我说,咳咳,辣子……算了吧。”缓了一口气之后,孙胖子说道,“就你这年纪,说你是副部长也没人信。哥们儿给你出个主意,就说你现在负责保密单位,身份职务进入了保密程序,不能对外泄露。现在打个电话给你家里,说明白之后,糊弄县里的瞎话,咱家里就给你编圆了。”

  孙胖子说完,我犹豫了半天,对他说道:“大圣,行吗?不会编漏了吧?”孙胖子笑了一声,说:“把心放肚子里,只要咱老家没有来找你上访的,这件事情就没人捅得破。”

  孙胖子的这个法子虽然不靠谱,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最后我按着他说的那样,给我亲爹回了电话,电话没说几句就被我爷爷抢过去,想不到爷爷丝毫没有怀疑孙胖子替我编的瞎话,我都没怎么解释,爷爷就已经听明白了,还连连叮嘱我,要我时刻小心,身份不要暴露……

  升职的喜悦消失在一场荒唐的闹剧之中。我挂了电话,苦着脸对萧和尚说道:“老萧,我也知道你也是为我好,但是咱们就适可而止吧。你再这样替我吹下去,不用两年我就能进政治局,三十岁不到你就能把我吹成国家领导人……”

  萧和尚虽然给我捅了这么大的娄子,但是却一点都不影响他去吃饭的心情。下午他就一直泡在孙胖子的办公室里,还不到下班的时候,他就拉着孙胖子到了一室找我。本来还想拉上破军的,但是这几天高局长要他整理几年前郝文明留下来的一份文件,这件事情我帮不上忙,高亮又催得紧,破军没有办法才推了这顿晚饭。

  还是那家清真馆子。我们就坐在上次的包间里,除了多了一个萧和尚之外,这简直就是孙副局长那次荣升宴的翻版。不过熊万毅哥儿三个对萧和尚有些刻意地巴结,不客气地说,就像是几个小粉丝在招待他们的偶像,不停地给萧顾问斟酒夹菜,反倒是把我和孙胖子晾在了一边。

  我和孙胖子与萧和尚混熟了,越发拿他不当个人物。不过现在看着熊万毅他们这样不要脸地巴结,心里又开始有些恍惚,看起来这个萧和尚在这些调查员心中的位置不是一般的高。我以前也问过他在“特别办”的风光事迹,但是没想到的是,萧和尚不是插科打诨地混过去,就是胡说八道他凌云观影视文化公司的事情,这也就难怪我拿他不当回事了。

  我和孙胖子自斟自饮,看着萧和尚在三人围攻之下,还能从容不迫地喝酒吃菜,也有些意思。但是没有了熊万毅找孙胖子的事,也没了鬼故事下酒,虽然菜肴还是相当的丰盛,但是还是感觉不如上一次。喝到了晚上九点半左右,萧和尚终于坚持不住,让熊万毅和老莫扶着去吐了一次。他毕竟也是小七十的人了,回来之后,不敢再和他喝下去,这顿“为我”办的荣升酒也就到此为止了。

  第二天是周六,本来想睡到中午的,但是不到九点就被电话的铃声吵醒。电话里面听到高亮大秘书王璐的声音:“沈辣,通知你们六室的人,二十分钟之内到大会议室报到,有突发事件需要处理……”

  王大秘说得比较急,没容我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就已经挂了电话。这下我的睡意全无,心里嘀咕了一句,谁们六室的人?下床洗把脸清醒了一下之后,突然反应起来,我没有六室那三个白头发的联络方式,怎么联系他们?

  就在我准备去六室撞撞运气的时候,孙胖子的电话也打了过来。他也是催促我赶紧带六室人马到会议室的,听到我这边有可能找不到吴仁荻和二杨,孙胖子在电话里顿了一下,说道:“那你自己过来就行了,他们几个我去给你联系。”

  十分钟之后,当我进入大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本来我以为就是六室的事,现在看起来这次的事件比我想像得更大,几乎在民调局里有名有姓的,就连白天大楼里面撑门面的文职人员也坐在了靠后的位置上。

  有些出乎我意料的是,杨枭和杨军已经坐在了角落里,看来他俩也知道我新晋了六室的副主任,两人看见我之后点了点头,杨枭还招手示意我过去坐。就在我准备凑过去的时候,主席台前的孙胖子突然叫住了我:“辣子,坐这儿。”他手指着前排丘不老身边的位置说道。

  看着丘主任翻白眼的样子,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第二排破军的身边。又过了十分钟,王璐让各室主任清点自己的本部人马,这种粗活吴仁荻大概也不屑去做,我下意识地转头在人堆之中找那几个白头发。

  除了破军之外,就是我的活最轻松。找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吴仁荻的影子,我回头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主席台上孙胖子。孙副局长轻微摇了摇头,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

  包括破军在内,每一位主任都说出自己室里到了多少人。除了郝文明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到了。一直快到六室的时候,我犹豫站不站起来,我副主任的任命下个月才开始,现在还是一室的小调查员,现在出头有些冒失了。

  还是孙胖子替我解了围,他主动说道:“六室除了吴仁荻主任事先请假外出之外,其余的人都到了。现在请大家保持安静,请高局长来讲解这次突发事件。”

  孙胖子做了副局长也还是不着调的,但是上了主席台就像换了个人。不过他将主席台让给了高亮,走下来坐到我身边的时候,又开始挤眉弄眼地冲着我笑了起来。

  台上面高亮说道:“今天有两件事情。第一,一室的调查员沈辣即日起担任六室副主任的职务。”虽然我升六室副主任这件事已经在民调局内部传开,不算是什么秘密,但是从高局长的嘴里说出来,还是惹得会议室众人的目光向我这边看过来。

  本来以为高亮会多说两句,但是没有想到接下来高局长的话锋一转,直接转到了下一件事情上:“下面是今天的重头戏。”高局长说到这里,他身后的屏幕上已经出现了一幅地图,就听高亮继续说道,“在湖南和江西交界的一座山上,发现了赤霄的踪迹……”

9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