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又见前物

  后来的事情我也知道得差不多了,天理图被鬼道教的陶何儒得到。但是不久之后,陶何儒又被宗教事务委员会的人抓到,陶教主也是个人物,他竟然在委员会的眼皮底下,将天理图一分为二,用半幅天理图换了自己的自由。等到委员会的人察觉到之后,陶何儒已经隐遁起来,一直到1975年,才死在高亮、肖三达和萧和尚三人手上,但是也为这三人的分崩离析埋下了伏笔。

  这些事情在民调局的一般档案里都没有记录,只有到了主任级别才有权限查阅。孙胖子是副局长,不瞒他还可以理解,但是现在拿我也不当外人,高亮也有些太大方了吧?

  高局长说完之后,孙胖子打了个哈哈,说道:“高局,不是我说,你说了小两千年,也没说明白这个天理图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不在乎它怎么来的,也不在乎它是怎么没的。就想知道它是什么东西?那什么……高局,您老人家不是也不知道吧?”

  “废话,我这不是一直在想你能听懂的话吗?”高亮斜了孙胖子一眼,继续说道,“孙德胜,怎么说你也是民调局的副局长了,找点时间学一点专业知识不行吗?”

  孙胖子听了嗬嗬一笑,说道:“局里那么多的人,也不差我一个……”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高局长已经没了和他说话的耐性,转眼看着我说道:“沈辣,从你的角度来看,天理图是个什么东西?”

  “天理图是吧……”我没想到高亮突然将话题转到了我的身上,一时之间没什么准备,但是马上回想到之前肖三达的回忆,还有那个神秘的人影,他们之间和天理图的联系,以及吴仁荻对它不屑的态度,顿了一下,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之后,我继续说道,“这个东西应该不是什么修仙的功法,不过它应该能提升修炼者身上的某种能力。但是天理图上面的东西太古怪,有一定的概率会反扑修炼者。还有就是……”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我看这天理图更像是一种能操纵别人生死的功法。”

  我说完之后,高亮停住了脚步,他的眼睛看着前方一动不动。我和孙胖子也跟着停住了脚步。我不好插口,但是孙胖子不管这一套,他看了看前方,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扭脸对着高亮说道:“高局,不是我说,辣子说得对不对的,您倒是给句痛快话啊。”

  高亮转头看了我们俩一眼,突然有些没头没脑地问道:“德胜,你怎么看?你看他说的怎么样?”孙胖子愣了一下,喃喃道:“要是我知道还问……”

  “我说的不是你,”高亮打断了孙胖子的话,他转头对着前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早一步下来了,出来吧,天理图的事情,你来说效果要好一点。”

  这里还有其他人……我顺着高胖子的目光看过去,前面还是空荡荡的,别说人了,就连一个影子都没……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眼前正前方的景象突然扭曲了一下,随后一个人像是从空气中突然冒出来一样,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要是在我进民调局之前,刚才的景象能让我一屁股坐到地上,现在已经都不算事儿了。不过我还是条件反射一样地后退了一步。

  这人白衣白发,对着我们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除了传说中的吴仁荻吴主任还能有谁?不过这地下四层不是主任级别来的地方,吴仁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高亮见到吴仁荻,没有一点吃惊的样子。他微笑着对吴主任说道:“天理图的事情你比我们都清楚,还是你来说的好。”

  “我说……”吴仁荻看了高亮一眼,嘴角微微地上扬,算是给高局长面子“笑”了一下,但是说出来的话又不是那么回事了,“你干嘛不让我讲讲物种的起源?天理图那种不生不死、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值得一说?”

  高亮早就习惯了吴仁荻的说话方式,他微微笑了一下,说道:“你不说,他们怎么知道是不生不死、乱七八糟的东西?天理图这种东西,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说法。想明白就要找看得最透彻的人请教。吴主任,你说在民调局里面,我不找你还能找谁?”

  高局长已经说成这样,吴仁荻多少要给一点面子。他看了我和孙胖子一眼,说道:“你们运气好,我现在有时间……”说话的时候,他转过身去,伸手向前一推,竟然在空气中推开了一扇门。乍看之下,我以为这又是吴主任凭空变出来的,但是细看一下,在吴仁荻的背后居然有一面和周围景色融会贯通的墙,要不是吴仁荻突然推开的这扇门,就算撞到这面墙也不会发现。我不知道还说得过去,但是看孙胖子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他这个副局长也不知道就有点说不通了吧。

  “进来再说吧……”吴仁荻慢慢地走进了门里,高亮笑嗬嗬地跟在后面。我和孙胖子跟过去的时候,在孙胖子的耳边低声说道:“这一层你不是来过吗?你不知道这里还有个暗门?”

  “辣子,不是我说,你也太给我面子了。我才当几天副局长?”孙胖子等到吴仁荻和高亮进了门里,才继续说道,“这里面我就来过一次,也就是下电梯走了一圈,就被高胖子领了回去。要不是老吴出来,我都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道暗门。”说完,我俩一前一后进入了门里。

  门内简直就是另外的一个世界。我和孙胖子进来之后,眼睛就不够用了,这里面满满当当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物品,从造型上看,这些东西的年头都不短了,不过保养得非常好,这些物品都存放在一个个玻璃罩子里面,一组一组的,每一组物品前面都简明扼要地标注着这些物品的出处。

  这就是民调局地下四层的宝贝了,孙胖子还好,走马观花看一眼也就完了。但是这些东西看得我心惊肉跳,这里面的不少物品我都在欧阳偏左的资料室里见过手绘的图本,但是图本上面几乎都是写着最后出现于某某年某地,落入何方不详。

  吴仁荻就这么一直向前走着,他也不提天理图的事情,不过看高局长一副老狐狸的表情,像是吃定了吴主任。局长不说话,我和孙胖子也不好多说,只能跟在他俩身后,就不相信看在高局长的面子上,吴仁荻能一直忍着不说。

  又往前走了不久,孙胖子突然停住了脚步,我没有防备,撞到了他的身上。没等我开口,孙胖子已经指着不远处的一组物品,对我说道:“辣子,我没看错吧……”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前面是一个巨大的白玉石台,这座石台就是大半年前我和孙胖子在沙漠地下发现的——古雉国的抱月玉棺……

  现在的抱月玉棺已经被打开,里面虽然空荡荡的没有东西,但是它旁边竖立着几个玻璃壳子,里面好像是人体标本一样,摆放着一个蓝瓦瓦、栩栩如生的人类尸体。这具男性尸体和我在定尸铜棺旁中了走魂香时见到的蓝脸国王一模一样,再旁边还有一些造型古怪的玉人、玉兽,现在看起来应该都是这人的陪葬。在这组物品的外围是一个大玻璃柜,里面摆放着百八十颗鸡蛋大小的宝石,这些宝石我也熟悉,有三颗一模一样的让孙胖子以白菜价卖给了马晓林。

  “高局、吴主任,你们两位老人家留步……”孙胖子叫住了高亮和吴仁荻,指着旁边的抱月玉棺说道,“你们把沙漠地下的那点东西都搬过来了?我们当初可是差点死在里面,东西拿回来无所谓,你们看看是不是把沙漠地下的事情说清楚?不是我说,我有这个权限吧?”

  吴仁荻没搭理他,但是看了高亮一眼之后,很难得地停住脚步,等着高局长的反应。高局长回头看了看孙胖子,又瞅了一眼抱月玉棺和那个蓝色人尸,向着我和孙胖子微微招了招手,说道:“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一边走一边说吧。”

  沙漠地下讲述的算是一个悲剧故事,抱月玉棺里面的蓝脸人就是古雉国的百节王。当初他的女儿和卓公主和亲嫁给商宣王子辩,但是公主到达朝歌之后,她家族特有的脸色、皮肤被当成妖孽转世,商宣王听信巫师的谗言,命殿前武士将和卓公主斩杀于宫门之外。

  百节王得知女儿的死讯之后,不顾一切举兵反商。但是无奈他和商朝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商朝大军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地连破古雉国数城,直达王城之下。

  百节王看到倾尽全国之力还是难以撼动殷商分毫,看到给自己的子民招来的无穷的灾祸,百节王以自身为祭献,开启了迷术,在商军攻破王城的同时,一场巨大的龙卷风将古雉国王城连同商军埋在了沙漠地下。

  千百年后,统治这片沙漠的已经换成了大月氏国。一次大风暴过后,古雉国的遗址再次显露出来。但是噩梦也再次开始。

  当年古雉国王城里成千上万人被活埋在里面,经过沙漠地下千百年的发酵,怨气已经冲天。突然重现天日之后,每到夜晚,附近的大月氏国子民都听到数不清的厉鬼的哀号之声。大月氏的巫师查看多次,都没有一个可以化解这冲天怨气的办法。

  最后,还是一个从汉朝过来的年轻术士想了一个办法。先是仿照古雉国的风俗修造了一片王族陵寝(所以丘不老一开始才会认为那是大月氏国的遗迹)。

  陵寝修造好之后,他带着一众胆大之人,趁着每天午时阳光最足的时候进入古雉国王城遗迹,将里面所有的尸体和一些被当作陪葬物品的器具都抬到了陵寝之内。

  这名术士做了一个假的百节王遗体,他将假百节王安置在定尸铜棺里,然后又挑选怨气最重的商军士兵遗体安置在外围的墓室,形成了一个针对假百节王遗体的法阵,来化解众商军的怨气。

  真的百节王遗体被安放在假陵寝之下,这里本来就是某位沙漠古王的墓室。术士来了个鹊巢鸠占,他将本来安葬在夜明珠下的古王遗体取出来,随便找了个地方一埋,然后又不知在哪里找到一座古雉国王室陵寝特有的抱月玉棺,将百节王的遗体安葬在里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