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回国

  在我的印象当中,黄然都是以一个老奸巨猾笑面虎的形象出现,似乎也只有高老大能压他一头,但是看他在孙胖子的面前就那么赤裸裸地差点脱光,现在看来,孙胖子能坐上民调局副局长这个位置,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看着黄然离开了教堂,孙胖子才转头对着李祁木说道:“小五,你要是没有意见,东西我们就带走了。至于来不来民调局,也不要着急,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一下,成不成都给我一个信儿。”说完,孙胖子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李祁木。

  李祁木倒是没有不同意的意思,他将信封和名片收好之后,看着我怀里李江河的遗物,对孙胖子说道:“说是爷爷的遗物,其实爷爷生前,这些东西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也没什么用,对我来说还不如照片更有价值。你们想要就拿走,反正对我也有补偿了。”

  李祁木对他爷爷的遗物不怎么上心,要不然之前也不会找买主卖掉。不过这也算给天理图归入民调局名下扫清了理论上的障碍。

  差不多都安排好了,在离开教堂之前,孙胖子对着蒙棋祺说道:“蒙大小姐,这里的事情差不多也办完了,就不耽误你回巴黎了。那什么,记得帮我们向法国人民问好……”

  孙胖子的话刚刚说完,蒙棋祺就已经一脚踹在孙胖子的大腿上。她可不是黄然,蒙大小姐明显不吃孙胖子的这一套,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拉了孙胖子一把,这一脚再往上几寸,孙胖子这辈子就算是提前为计划生育作贡献了。

  就这样,蒙棋祺还是不依不饶的:“孙胖子,放你的臭屁!你这是卸磨杀驴啊。上次在妖塚我就吃了黄胖子的一次亏了,这次你还算计我?信不信我把你也扒光了扔沙漠里?”她一边骂一边继续向孙胖子推推搡搡的,而孙胖子也完全没有了刚才对黄然那种游刃有余的本事。要不是我挡在他俩中间,孙胖子现在已经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

  孙胖子知道我的性格对付不了女人,他索性对着杨枭喊道:“杨枭,不是我说,你就这么干看着吗?!”谁知道他喊完之后,杨枭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竟然将头扭到了一边,看着天棚顶上的耶稣受难像,嘴里还哼哼唧唧的说道,仔细听上去,竟然是:“我……要是……你……就……别惹……她……”

  孙胖子本来是想和刚才一样,依仗着杨枭让蒙棋祺就范。但是看到杨枭的态度之后,他马上察觉到什么,立即也变了态度:“大小姐,你倒是听我说完。我是说,要是你不着急回巴黎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回国。高胖子许诺给你什么东西……”孙胖子顿了一下,拍着自己的胸脯继续说道,“我孙胖子帮你要!”

  事到如今,拉斯维加斯的旅程似乎就要结束了。只不过最后还有一个小插曲,在我们即将要离开的时候,国土局的两位探员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杨枭的身份尴尬,在两人出现之前已经先一步离开教堂。问到黄然的时候,孙胖子推说黄胖子刚才驱魔的时候,脑袋碰到了门框上,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已经先一步回酒店了。

  之前黄然给的清单里,有用没用地列了一大堆的东西,也难为赫亦杨和马丁内斯他俩了,几乎将整个拉斯维加斯都翻遍了,才在短时间之内把单子上的东西凑齐。现在听到事情已经结束了,郝亦杨还好,但是马丁内斯看着教堂门口的两车物资,脸上出现一种奇怪的表情。马丁内斯探员直接就用中文对孙胖子说道:“我代表美国政府感谢诸位,不过为了确保各位离开之后,这里不会再发生意外,我们是不是再做点什么?”

  “再做点什么?”孙胖子瞟了他一眼,转眼看向马丁内斯身后车子里面的东西,接着说道,“不是我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孙胖子刚刚说完,马丁内斯已经回到车子的旁边。他打开车门,将里面分成大小十几包的东西都捧了出来,走到孙胖子的面前,说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你们还是再辛苦一次吧?”

  这时,赫亦杨看出了点什么,她用英语对着马丁内斯说了几句什么。马丁内斯纠结了一下之后,才重重地叹了口气,将怀里抱着的东西又扔回到车后座上。

  孙胖子直接对着赫亦杨说了几句英语,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懂,但是就看见这位有些夸张地摊开双手,和孙胖子用英语交谈。几句话过后,孙胖子再看向马丁内斯的时候露出来几分古怪的笑容。

  之后马丁内斯就像被抛弃了一样,改成孙胖子直接和赫亦杨对话。看孙胖子连说带比画的,应该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加工又说了一遍。赫亦杨和马丁内斯两人的眼睛越睁越大。虽然孙胖子说的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隐约之中听见了几个熟悉的名字:太上老君、孙悟空和王母娘娘……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孙胖子这是八成来了一个拉斯维加斯版的大闹天宫……

  孙胖子的神话故事说完之后,又在赫亦杨的强烈提议之下,我们几个人带着两位探员围着教堂里面都转了几圈,直到这两人才找不到任何问题,才将我们这几个人放回了酒店。在回去的路上,孙胖子就已经订好了第二天一早回国的机票。

  虽然酒店里有再次化身萧金彤的杨枭坐镇,但是怕黄然再搞什么小动作,这一晚上我和孙胖子都没合眼,换着班地轮流看着天理图。天刚刚放亮,我们就直奔机场。一直到我们乘坐的飞机上了天,我和孙胖子在机舱里面转了个来回,没有发现黄然的人影,才算安下心来。

  孙胖子天生就不是闲得住的性格,刚刚安静下来,他就看了一眼不远处在闭目养神的蒙棋祺,扭脸对着杨枭说道:“杨枭,你给我交个实底吧,蒙棋祺这个丫头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杨枭说话之前先看了一眼蒙棋祺,确定她没有在装睡偷听,才扭脸看着孙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自己去问吴主任吧。”

  和吴主任有关系,这个话题马上把我也吸引住了。好在这次航班的乘客不多,这一圈就我们三人,也不用担心话题会漏出去。就听见孙胖子再次说道:“杨枭,我明白你的心思。不用你说,我替你说,你只要回答是不是就成了。”

  听见他这么说,杨枭也有些意外。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孙胖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孙胖子继续说道,“老吴在妖塚那次之前,就见过蒙棋祺?”杨枭顿了一下,他歪着头想了想,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看到杨枭没有言语,这不上不下地最折磨人,我替孙胖子说道:“杨枭,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管是不是,你都得给句话啊。”没想到的是,孙胖子学着杨枭的样子,歪着头眨巴眨巴眼睛,慢悠悠地看着杨枭,说道:“不是我说,辣子,杨枭不是没说,是没法说吧?”

  说着,他冲着杨枭一挑眉毛,说道:“我换个说法,老吴是不是以前就见过蒙棋祺?不管那个时候她是不是蒙棋祺?”孙胖子的话把我绕进去了,但是杨枭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虽然看着孙胖子淡淡地笑了一下,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杨枭证明了他的答案,但是孙胖子脸上的笑容却收敛了不少,他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还在闭目养神的蒙大小姐,回头再对杨枭说话的时候,声音自觉不自觉地又压低了几分:“老吴……和蒙棋祺的前世,或者是前世的前世有血缘关系?”

  杨枭听了他的话之后,轻轻地摇了摇头,再没有任何的表示。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但是孙胖子的小绿豆眼已经瞪大了,他张了半天的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缓了好一阵之后,孙胖子才喘了口气粗气,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蒙棋祺,再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就是我们三个能够听清:“蒙……上辈子,或者是上上辈子,可能……也许和吴,有点什么关系?”

  杨枭看了孙胖子半晌之后,低声说道:“这是你猜的,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一时之间,我们三人都没有说话,都在盯着已经睡过去的蒙棋祺。一时有些冷场,最后还是我打破僵局,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你说昨天那个老外是什么意思?非要再驱一次魔,太执着了吧?”这时孙胖子才缓和地笑了一下,像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看着我说道:“那个哥们儿有轻微的强迫症,他一般时候能控制住自己,但是这几天的事情太多,黄然又给他安排了那么多高难度的物件要找,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东西,最后用不上,一时没有别过这股劲儿,才又犯了强迫症。”

  被这么一打岔,再没有提到蒙大小姐的事情。现在是将近一万米的高空,又有杨枭在旁边守着,我们一直悬着的心稍微安稳了一点,又过了十二三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首都机场。

  高亮已经安排了人将我们连同蒙棋祺一起接到了民调局。进了民调局,孙胖子将李江河的遗物都放到了高亮的办公桌上,我们这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来。这时已经没有杨枭什么事了,他走了之后,就留着蒙大小姐说话了。

  蒙大小姐对天理图的兴趣并不大,她就在高亮的桌子上拉了一张清单递给他:“高局长,都是说好的东西,你也别磨叽。”说完之后,她有意无意地看了看孙胖子,孙胖子目不斜视看着高亮,就像没有感觉到一样。

  高亮将李江河的遗物收好之后,才拿起蒙棋祺的清单看了一眼,除了之前说好的东西之外,里面还加了几样蒙大小姐临时加的物品。高局长微微笑了一下,将里面几个物品用笔划掉,就在蒙棋祺发作的前一刻,高亮又填上了几件物品的名称。

  蒙棋祺看清高亮新加上的几件物品之后,她的脸瞬间微红起来,就连呼吸都变得有点急促:“高胖……高局长,吴道子的《游仙图》和无名道的《兵困群山志》……都是给我的吗?”

  高亮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你对历史文物特别感兴趣,这几件古画和字帖我们民调局也没有什么用处,但是那几块木符和鬼道的札记我不方便拿出来,我们来个交换怎么样?”他的话刚刚说完,蒙棋祺就连连点头,看得出来,高亮新加上的东西远远大于她的期望,但是蒙棋祺还是嘴硬说道:“就这一次,下不为例。”高亮又是微微一笑,喊过大秘书王璐,带着蒙大小姐离开了办公室。看这意思,应该是去取清单上最终确定的物品了。

1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