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尾声

  刚才杨枭一路追下去,一直追到沙漠里面。他和那个人影都是操纵鬼神这一路的,在日光之下,本事都打了折扣。但是就这样,那个影子也不是杨枭的对手,眼看他已经精疲力竭的时候,突然就像发了疯一样回头和杨枭拼命。

  杨枭已经加了小心,加上人影之前已经受了伤,虽然不致命,不过也限制了他的身手。不过在动手的时候,杨枭发现人影的术法越来越熟悉,到后来竟然完全就是鬼道教另外一个教主陶何儒的手段。杨枭早就吃透了陶教主的术法,人影的攻击完全就是徒劳无功。不过心中困惑之余,杨枭再下手之时对人影留了情。但是他没有想到,人影在最后竟然改了陶何儒的术法,打了杨枭一个措手不及,杨枭在后退的时候,竟然身陷一个早就布置好的阵法之中。

  杨枭这时才反应过来,人影这是留了杀手锏,早就在这里布下了阵法。之前用陶何儒的术法只是为了吸引杨枭的注意力,才让他吃了这个大亏。这个阵法夹杂着蚀魂术,杨枭虽然警觉得早,马上抽身出离了阵法,但是他的下半身已经被蚀魂术侵蚀。好在那个人影之前中了杨枭几根铜钉血流不止,他自保要紧,趁着杨枭被蚀魂术缠上,人影才彻底逃离杨枭的掌控范围。

  沙漠的阳光限制了杨枭的能力,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影逃走。之后杨枭忍受着蚀魂术的煎熬回到了教堂。就是由于李江河感应到他的气息,才仓皇逃走。这种情况之下,杨枭也没有心情和妖灵较劲,他将门口的阵法撤了之后,才进到教堂。别看他将蚀魂术拔出去的时候好像很轻松,其实杨枭几乎就在崩溃的边缘,好在无惊无险地过了这一关。

  事到如今,人影的事情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了。不过李江河就难办了一点,他现在已经混成妖灵了,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不应该在阳世间继续游荡。孙胖子拉着杨枭到一旁小声嘀咕了半天之后,杨枭什么器具都没用,直接对着空气中大声呵斥道:“李江河,我给你一次机会,快出来吧!”

  他喊完之后,并不见教堂里面有什么异动,就在杨枭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雾气顺着地板的缝隙之中冒了出来。雾气在杨枭的面前凝结成了人形,已经化成妖灵的李江河在杨枭面前竟然有些恐惧,他生前是宗教委员会的第二把手,身份再显赫,现在成了妖灵,竟然发自本能地对杨枭充满畏惧。

  李江河出现之后,孙胖子从杨枭的身后走了出来,他笑眯眯地说道:“老李啊,不是我说你,你人已经走了,还对尘世间的俗物迷恋什么?天理图再好,和你也没有关系了。听我一句劝,天理图让我们活人争吧,你就安心转世投胎。天理图我们替你看着,也许等你下辈子长大之后,有缘还能得到它。”

  说到这里,孙胖子回头看了一眼黄然,他再和李江河说话的时候,声音低了很多,“再和你说一件事情,宗教委员会的闽天缘会长不久之前也已经离开了人世,你和他有什么恩怨就自己解决吧。当初天理图也是个由头,你也别把正主给忘了。”黄然听了他的话有些不忿,但是碍于杨枭就在旁边,他也只能咬牙忍了。

  孙胖子说完,李江河回头看向他孙子李祁木。孙胖子点点头再次说道:“小五的事情你放心,他的债我替他还了;而且要是小五愿意回国的话,我在民调局给他找个事由儿。保证他下辈子过得妥妥帖帖的。”

  孙胖子的这番话说完,李江河身上的雾气猛地一收紧,随后就像被一股强大的气流吹过去一样,瞬间消散在我们的眼前。李祁木知道这是和爷爷的诀别,当时跪倒地上放声大哭。孙胖子又劝了一阵之后,他才止住了悲声。

  “好了,看来这次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看我们也可以离开这里了吧?”黄然这一次一无所获,又有些惧怕杨枭,当下提议离开。孙胖子转头冲着他龇牙一笑,说道:“到现在了,你着什么急?老黄,那把剑是你的吗?你还不撒手了。不是我说你,壮完胆就把宝剑还给人家小五吧。”

  “孙德胜,你不能什么好处都占吧?”黄然这时有点急了,我能明白他的心情,黄然以前也有一把吴仁荻的短剑,但是妖塚之后,就被高亮收回了民调局,好容易又找到一把不错的家伙,还没热乎够就又成了过眼云烟。

  “谁说我占了,这些东西都是人家李祁木的,是吧,小五。”孙胖子也不避讳黄然,当着他的面公然向李祁木挤眉弄眼的。李小五也不是傻子,接着孙胖子的话茬说道:“这是我爷爷的遗物,我有权决定怎么分配。”

  “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委员会的好不好?”黄然有些失态地大声喊道,“就是李江河当初从我们委员会偷走的,天理图我没有本事拿,你总得给我留一件吧?”“那些东西……你倒提醒我了。”孙胖子重复了一遍黄然的话,突然笑了一下,回头看着我说道,“辣子,你受累再上去一趟,把上面李江河的遗物都拿下来。”

  等我将阁楼上面李江河的遗物拿下来的时候,本来在黄然手中的青铜剑现在已经在孙胖子的手上了。只不过黄然的脸色不太好看,而一旁的杨枭正斜着眼看他。看样子黄然是受了杨枭的胁迫才就范的。

  黄然盯着孙胖子手中的青铜剑喘了口粗气,说道:“便宜都让你们民调局占了!这里没有我的事,我就先走了。”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但是没容他走出去几步,身后的孙胖子又说话了:“老黄,你先留步。”

  黄然回头看了孙胖子一眼,就听见他接着说道,“刚才我一直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但是被你最后几句话这么一提醒,好像我又想通了。”孙胖子歪着脑袋看向黄然,接着说道,“还记不记得在妖塚那次,我们高老大让你做过什么事?”

  “妖塚?”黄然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他后退了一步,有些警惕地看着孙胖子说,“好好的,你提妖塚什么意思?”孙胖子笑着摇了摇头,他也后退了一步,不过是站到了杨枭的身边,说道:“老黄,不是我说,你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正好这里的天气热,照上次妖塚时那样,把衣服都脱了凉快凉快吧。”

  这时候黄然的脸色由红变白,他直勾勾地看着孙胖子,说道:“你这是想让我难堪吗?上次已经让你们羞辱过一次,这次还想再来一次?”“呵呵。”孙胖子笑了一声,说道,“老黄,这次我也不占你的便宜,你脱一件我就陪你脱一件,看谁先脱光了为止。”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已经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扔到了地板上。

  “怎么说这里也有女人,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女性?”黄然指着一直没有说话的蒙棋祺说道:“棋祺还在这……”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蒙棋祺已经摆了摆手,抢着说道:“黄胖子,别拿我说事,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刚才杨枭都脱了,我什么没见过?有杨枭打底,你的身材还能比他更好吗?”看蒙棋祺的样子,似乎她也看出了点什么名堂。

  黄然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叹了口气,解开自己的衣扣,却没有脱下衣服。他将手伸到身后,在背后掏出来一张皮革,看着正是那半幅天理图,不过刚才他明明扔给了孙胖子,现在怎么会又出现一张?

  孙胖子拿到第三幅天理图之后,看都没看,还是一脸笑呵呵地看着黄然,说道:“老黄,不是我说你,现在你不脱光证明一下,我……杨枭会死心吗?”

  黄然看了一眼正瞄向他的杨枭,沉默了片刻之后,对蒙棋祺说道:“你把脸转过去。”

  “切,就像谁爱看似的。”蒙棋祺虽然嘴上不依不饶的,但还是转过身。黄然这才一件一件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一直脱到内裤的时候,他才对着孙胖子说道:“孙德胜,差不多了,用不着我脱干净了吧。”

  这时的黄然身上没有可以藏东西的位置,但是孙胖子还是走到黄然的身边,他手里握着的天理图并不着急收好,就这么握着天理图蹲在地上,仔细地翻看了一遍扔了满地的衣服,确定了没有夹带之后,他才将裤子捡起来,递给黄然:“老黄啊,你也太实在了,我就是让了随便脱两件衣服,意思意思就完了,你怎么还脱到底了。不是我说,怎么说这里也有女人在场,你就不能尊重一下女性吗?”

  黄然已经顾不得孙胖子的挖苦,他飞快地将衣裤重新穿好。虽然刚刚现了眼,但是他就像没事人一样,看了一眼孙胖子,又看了一看一旁的李祁木,对着孙胖子说道:“你们当初是说好来买天理图的,现在这样算什么?孙副局长,你们是不是也要给祁木兄一个交代?”

  “这个不用你操心。”孙胖子和他对视了一眼,顿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李祁木说道:“小五,你欠的钱不管多少,都由我们民调局来还。只要你愿意,我就在民调局给你安排一个位子。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孙胖子在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李祁木,说道:“这是我们高局长的一点意思,希望你能将你爷爷李江河的遗物转交我们民调局。”李祁木打开信封,只看了一眼,眼珠就瞪圆了,他抬头看着孙胖子说道:“我的欠账不是从这里出吧?”

  孙胖子笑了一下,将手上的天理图收好,说道:“两码事。你的欠账走另外的途径,和支票没有关系。”就在李祁木答应孙胖子话的前一刻,黄然突然说道:“等一下,他们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老黄,你不是放弃了吗?”孙胖子斜了一眼黄然,接着说道,“不是我说你,说了不算,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黄然就像没有听到孙胖子的话一样,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为了表示诚意,我这里有一张没有设置上限的支……”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伸进了衣服口袋里,可是支票没有拿出来,他的脸色已经变了,猛地扭脸瞪着孙胖子,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在场所有的人这时都看出来,黄然所说的支票,应该在刚才孙胖子检查他衣裤的时候,随手带走了。现在碍着杨枭在场,翻脸绝对没有好果子吃,黄然有苦说不出来,半晌之后,他一跺脚,转身离开了教堂。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