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狡猾的黄然

  黄然没有时间搭理我,他将流下来的鲜血接到了小瓷瓶中,好在黄然需要的鲜血不多,少许的血液流进瓷瓶之后,黄然直接将食指伸进瓶口,在里面搅拌起来。

  随着黄然的搅拌,瓷瓶里面冒出来一股浓烈的鱼腥气味。孙胖子干呕了一声,盯着黄然手中的瓷瓶说道:“老黄,不是我说你,这是什么东西?快跟尸油一个味儿了,你不是打算把里面的东西抹在弩箭箭尖上,让辣子射出去,熏死那个妖灵吧?”

  “你猜错了,”黄然将沾满青绿色黏液的手指头拔了出来,伸到自己的鼻子底下闻了闻。我以前闻过尸油,有那次的经历垫底,这个气味也能忍受住,但是这个动作已经引得孙胖子又是一阵干呕。黄然看了孙副局长一眼,说道,“我们委员会有一句话,看不见的东西最可怕,只要眼睛能看见,就有办法能对付它……”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将手指上面的黏液轻轻地涂抹在眼皮的表面。等到黄然再次睁眼的时候,眼睛的焦距已经对准了对面门口的妖灵。黄然确定了妖灵的位置之后,随手将瓷瓶向着孙胖子递了过去:“来一点?”

  孙胖子接过瓷瓶,用小拇指尖挑了一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指尖上的黏液,问道:“不是我说,这个东西要是不小心抹到眼里,眼睛不会瞎吧?”说归说,孙胖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小心翼翼地将黏液抹到自己的眼皮上。

  孙胖子再次睁开眼睛之后,和黄然一样,马上就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妖灵的身上,但是随后又扫了黄然一眼,说道:“老黄,你们宗教委员会怎么说来着?只要眼睛能看见,就有办法对付它。现在能看见已经完成一半了,就差对付它了。你是不是该表演一下了?不是我说,你不会是想拖到杨枭回来,把这活留给他干吧?”

  黄然干笑了一声,说道:“敌不动我不……”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的妖灵突然一声长啸,紧接着它四肢着地,一张嘴,对着我们的方向又是一声长啸。尖厉的声音已经不能用刺耳来形容了,一股凉气冒上来,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就在这一愣神的工夫,黄然突然一把将我推开,同时拉着孙胖子和李祁木也倒在地上。

  就在我被推开的瞬间,一阵刺骨的凉意从我的身边掠过,虽然没有正面撞到,但是这股凉意已经让我的全身开始发抖。刚才我站的位置身后,一面木质的墙壁已经冒起了黑烟,整面的墙壁都开始变黄,随后由黄转黑。虽然没有着火,但是没过多久,这面墙已经开始炭化,直到坍塌下来。

  刚刚明明是凉气,怎么会变成这种效果?这种情况之下已经来不及细想,黄然对着我大叫道:“射它!别让它凝聚成形!”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对着妖灵射出了一根弩箭,和刚才那几箭一样,在弩箭射中妖灵之前,它已经再次化作烟雾消失在原地。

  妖灵化雾的同时,黄然猛地从地上蹿了起来,别看他身躯肥大,却显得异常灵活,趁着妖灵还没有凝聚成形,黄然已经跑到了教堂门口,将射在墙壁和窗框上的弩箭都拔了下来,然后又飞快地跑了回来,他回来的时候,妖灵已经再次凝结。黄然将手中的弩箭塞给我:“等它彻底凝聚之后,再给它一下子。”

  黄然刚才动手回收弩箭的时候,孙胖子已经将瓷瓶里剩下的黏液涂抹在李祁木的眼皮上。不过李祁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一脸的迷茫,看来黄然瓷瓶里面的黏液也并不是对什么人都有作用。

  妖灵差不多再次凝结成人形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再次一箭将它射散。孙胖子盯着妖灵化作的雾气,嘴里对着黄然说道:“老黄,你这真是要拖到杨枭回来的节奏啊。上次在妖塚里那次也是这样,你怎么说也是宗教委员会的法人,就这么缩着,和你的身份不相符啊。不是我说,你倒是雄起一回啊。”

  黄然也在盯着那一团雾气,趁着妖灵还没有凝结,他向着孙胖子回嘴道:“孙德胜,像消除邪祟这样的事情,一是要靠本事,我本事虽然不多,但是比起你来,多少要强十几二十倍。二是要依靠阵法以及法器。我们这次来加斯维加斯也不是奔着妖灵来的,能走起这点东西已经算不错了。再说了,要不是刚才被那个人影子缠了一阵,现在我们已经拿了天理图回到酒店了。这妖灵只能在这一带活动,根本不可能在市区里面找到我们。”

  孙胖子斜着眼睛看了看黄然,说道:“那么,现在怎么办?”黄然迎着孙胖子的目光,没有半点尴尬的意思,理所当然地说道:“等杨枭回来!”

  他这句话刚刚说完,人影逃跑的窟窿里面突然探出来一个脑袋。这个突如其来的脑袋吓了我们一跳,不是白发就不是杨枭,我手中的弓弩急忙转换目标,匆忙之中,好悬没有对着这个脑袋一弩箭射出去。不过细看之下,也不是刚才的人影,而是应该在教堂门口守着的蒙棋祺。

  看到是蒙大小姐之后,我再次将弓弩对准已经慢慢成形的妖灵。这时黄然和孙胖子几乎同时对着蒙大小姐说道:“你从哪里进来的?”

  “废话,你们这是眼瞎的节奏吗?我不就是从这个窟窿里进来的吗?”蒙棋祺白了这二人一眼,她的眼神顺着我手中弩箭对着的方向扫了一眼,说道:“什么东西,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你们说门口有杨枭的阵法,杨枭什么时候来的?还有那个天理图你们到手了没有?”

  “一言难尽,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说吧,先来点正事儿。”孙胖子从口袋里掏出黄然的小瓷瓶,对着蒙棋祺说道:“不是我说,蒙大小姐,介不介意画个眼影?”

  蒙棋祺比我和孙胖子识货,她看到瓷瓶之后就立即认出了来历。蒙大小姐看了黄然一眼,看他没有什么表示,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让孙胖子将里面的黏液涂抹在她的眼皮上。

  看来只有开天眼的人,才能发挥出来这种黏液的效用。蒙棋祺再次睁眼的时候,正好是我再次射散妖灵的当口。场面的震撼力让蒙棋祺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说道:“这就是妖灵?黄胖子,你以前不是对付过妖灵吗?就算棘手一点,但是像这样级别的应该难不倒你吧?你这是还在等什么哪?”

  蒙棋祺的这句话刚刚说完,孙胖子已经眯缝着眼睛紧盯着黄然,学着蒙大小姐的语气说道:“是啊,黄胖子,你还在等什么?”

  后来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才知道,敢情刚才孙胖子警告过门口有阵法之后,蒙棋祺就在周围转悠,她小时候在这座城市长大,虽然因为宗教传统,没有亲身来过这座教堂,但是她也听说过当年类似这样沙漠中的建筑,因为空气炎热都有一个存放食物的地窖,有的建筑为了搬运物品方便,甚至会为了这个地窖再开一个出入口。

  蒙大小姐围着教堂转了一圈之后,终于找到那个地窖的入口,只是入口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等到她走到底部的时候,就看到了头顶上的人形窟窿。

  再把镜头拉回来,现在门前的妖灵被打散之后,久久没有凝聚起来,几股淡淡的雾气既不凝结也不消散,在原地飘来飘去的。我们四个人(李祁木除外)八只眼请一直在盯着这几股雾气,但是雾气一直没有凝聚的意思,还变得越来越淡,慢慢地向四外消散。本来就是接近于透明的,现在就更难看到了。

  黄然对这种情况也是有点准备不足,他看着越来越稀薄的雾气发愣。直到孙胖子说话才让他回过神来:“不是我说你,老黄,再不动手就真没有机会了。”孙胖子这句话说得我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不动手就解决问题不好吗?

  就在孙胖子胡说八道的时候,雾气越来越淡,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黄然扭头冲着我喊道:“你能看到它吗?”他说话的语气隐隐有些发颤,好像要大祸临头了一般。我瞪大了眼睛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一丝妖灵的踪迹。

  这时蒙棋祺说道:“黄胖子,你这是什么节奏?不就是妖灵吗?”蒙大小姐说话的时候,孙胖子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黄然,然后突然拉了我一把,将我拉到他的身边,和李祁木一起退到墙角。我虽然不明白孙胖子是什么意思,但是看他脸色少有的正经,应该是看出来马上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们刚刚退到墙角,突然背后没来由地一阵发凉,这个感觉刚才已经经受过一次,就在我回头的时候,从背后的墙壁里面冒出来几缕雾气,雾气出来之后瞬间就再次凝结成了人形。妖灵几乎就是贴着我们三个人的身体从墙壁上出现的,我的手中虽然握着弓弩,但是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不管我从哪个角度发射弩箭,都要伤到后面的孙胖子和李祁木。就在我准备扔了弓弩,腾出手拔短剑的时候,妖灵已经转到李祁木的身前顿了一下。这时的李祁木也像有了感觉一样,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眼前,说李祁木看见了妖灵,但是他的眼神又很是空洞。

  这时黄然也发现了妖灵,他对着我们这边大吼道:“你发什么呆?短剑呢?拔出来给它一下子啊!”本来我已经将短剑拔出来一半,但是孙胖子突然凑过来,按住了我握着短剑的手臂,他拉着我退了一步,盯着已经开始不断颤抖的李祁木,说道:“先等一等再动手,不是我说,辣子,这件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孙胖子拉开我之后,扭脸看了黄然一眼,说道:“老黄,你现在还不介绍介绍吗?”黄然看着李祁木和妖灵咽了下口水,说道:“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他刚刚说完,还没等孙胖子回答,就听见“扑通”一声响,李祁木已经昏倒在地。妖灵盯了李祁木一阵,再次化作雾气消散在我的眼前。

  这次离得近了,我看得清楚,妖灵化作雾气一点一点消散在空气中。我身边空气中竟然隐隐显得厚重了起来。黄然看了一眼妖灵消散的位置,一咬牙,转身向着人影陷落的人形窟窿跳了下去。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