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黄然的本事

  人影看着他一言不发。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黄然突然开口说道:“等一下,你们这是把天理图当诱饵啊?早就算好是这样的结果吧?不好意思,这是你们民调局内部的事情,和我们委员会可没有关系。”说着他侧身后退了几步,将自己身后的空当让了出来。

  就在他后退的同时,人影突然动了,他一个急转身猛地向身后蹿过去。没有了黄然的压力,人影这是打算孤注一掷,从身后找到出路。孙胖子这时已经将弓弩举了起来,只是人影的身形实在太快,他找不到射击的空当。等他将弓弩塞给我的时候,场面又出了新的变化。

  人影动身的同时,杨枭也已经动手了:他的右手一甩,一根铜钉电闪一般向着人影的大腿飞去。“噗”的一声,铜钉准确无误地钉在人影的大腿上。人影都来不及出声,身子一侧歪,整个身子扔在了地板上。论起他和杨枭的本事,本来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上次是他偷袭占了先手,加上阴司鬼差无意帮了人影的忙,杨枭的心又悬在他老婆的身上,才那么狼狈,差一点命丧在人影的手下。

  对那天的事情,杨枭深以为耻,除了吴仁荻和他舅舅林火之外,他还没有在谁的面前这么狼狈过。要不是高局长提前有话,刚才他根本用不着废话,直接出手就把人影撕扒了。

  现在看到人影倒地,杨枭微微地一阵冷笑,脸上又恢复了当初在麒麟十五层大楼上见到他时的样子。杨枭慢悠悠地向人影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如果你还不老实,我不介意在你的四肢都来上这么一根钉子。”

  人影看起来像是认命了,他趴在地板上一动不动。杨枭越走越近,眼看还有几步就要走到人影身边的时候,杨枭突然停住脚步,他冷笑了一声,随后手一扬,又是一根铜钉钉在人影的右手上,铜钉将人影的手掌钉在地板上,强烈的疼痛让人影也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身子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

  同时,一颗小小的药丸从他受伤的手心里掉了出来,这颗药丸刚刚离手,突然“呼”地一声着起了火,一边着火还一边滴落着火红的液体,看着就像是炼钢的铁水一样。只是片刻的工夫,燃烧的药丸就将地板烧成了一个圆圆的小洞。

  杨枭走到他的身前,看了一眼地板上的小洞,对人影说道:“这是利息!话说在前头,你还有什么小动作就都使出来,反正每一次我都会在你身上钉上一根钉子当作纪念。我倒是希望你的小动作能多一点,只要把你带回民调局的时候,你还没断气,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说到这里,杨枭顿了一下,冷笑了一声,继续对着人影说道,“顺便说一句,我可不认同让你活着回去有什么好处,你知道我的出身,让魂魄说话,我的本事可多着呢。”

  杨枭刚刚说完,一直在冷眼旁观的黄然突然说道:“天理图我放弃了,你们民调局的事情,我们委员会也不好参与。如果方便的话……”黄然手指着教堂的大门口,继续说道,“是不是先把门口的阵法撤了,这里交给你们,我回台湾。”

  “不是吧,老黄,你这就走……”孙胖子笑嘻嘻地说道,但是他还没有说出下面的话,就听见杨枭抬头看着黄然,冷冷地说道:“你在那里老实待着吧,一会儿我还有话要问你。”说完,也不管黄然,再次将目光对准趴在地上的人影,“好了,露个脸吧,让我看看是哪位老朋友。这个就不用我亲自动手了吧?”

  人影趴着的方向正对着我,这时我隐隐感到人影的身上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到底哪里不对劲我又说不明白。他还是趴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但是身上的雾气开始变淡,他脸上的容貌慢慢显露出来。

  在我们等着他的庐山真面目的时候,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强烈地震动起来,就像是地震一样,紧接着又传来一声诡异的叫声,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冤鬼在哀号,就这一嗓子,已经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浑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只看见,顺着教堂的地下,忽然涌现出来一股阴冷的气息。

  就在我们一愣神的工夫,趴在地面上的人影身子突然陷到了地板下面,他刚才趴着的地方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窟窿。眼看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杨枭就要跟着跳下去。这时突然从窟窿下面射上来一根明晃晃的东西,杨枭的身形顿了一下,伸手接住了那个东西,这正是刚才他钉在人影身上的两根铜钉之一。下面死一般的寂静,这倒让杨枭犹豫了一下,片刻之后,他才跳下去,但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看见人影逃脱之后,孙胖子对着身边的李祁木大声喊道:“下面是什么地方!”李祁木被眼前的情形吓呆了,缓了一下,才说道:“下面是地下室……”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什么,瞪大了眼睛说道,“下面通向教堂的后门……”

  孙胖子瞪了李祁木一眼,说道:“还有后门!你不早说!”他看了我一眼,说道,“走,我们跳窗追!”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不远处的黄然说道:“别管他了,先顾眼前吧。”他的眼睛盯着教堂顶部的耶稣受难像,继续说道,“早不出来晚不出来,非要现在出来……”

  我顺着黄然的目光看过去,耶稣受难像上面多了一个灰色半透明的“人”,它现在也探着头向我们这里看下来。黄然慢慢地向我们靠过来,我压低声音向他问道:“妖灵?”黄然脸上的表情有些凝固,哼了一声,说道:“还能是谁?这都熏不走它。别大意了,它可不是你们常见到的冤鬼。”

  黄然的话刚刚说完,门口就传来蒙棋祺的声音:“里面怎么回事?死胖子、黄然,你们都没死吧?姓沈的木头,你们要是还没死就出点动静!再不出声我就进去了!”

  在我要开口阻止她的前一刻,孙胖子已经出声喊道:“你千万别进来!”他对着门外大声说道,“门口有杨枭摆的阵法,不是闹着玩的。不是我说,蒙大小姐,你还是在门口看着吧,别让哪个愣头青闯进来。”孙胖子说话的时候,黄然一声不吭,他的眼睛盯着天棚顶上的妖灵。而那只妖灵好像对黄然手中的青铜剑也很是忌讳,虽然阴冷的气息越来越浓,但是它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黄然,并不敢轻易下来。

  孙胖子接连换了几个位置,但是妖灵却对他看都不看,完全一点兴趣都没有,仿佛这个教堂里只有它和黄然,我们这些人倒成了透明的。孙胖子看出了点意思,转头对着黄然说道:“不是我说,老黄,它怎么对你特别感兴趣?就好像是冲你来的?要不,有什么事你们自己谈谈?我们民调局的人就不参与了。”

  孙胖子分明就是在报复刚才黄然后撤留出空当的仇,黄然的眼角一顿抽搐,他飞快地扫了孙胖子一眼,马上又将眼神固定回妖灵的身上,嘴里对着孙胖子说道:“我要是不行了,你们也跑不了。这只妖灵会按照威胁大小的顺序,杀掉所有对遗物有企图的人。孙局长,就算你的威胁小点也跑不……”

  黄然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手中的青铜剑突然对着天棚上面的妖灵虚劈了一剑。这一剑挥出去的瞬间,剑身上面猛地闪出一道耀眼的红光,紧接着,黄然前方的空气中冒起了淡淡的黑烟,随后,天棚顶上的妖灵突然跳了起来,一道闪电一样,冲着黄然的脑袋蹿了过来。

  黄然将手中的青铜剑当刀使,迎着妖灵劈了过去,眼看妖灵就要“撞”到剑刃的一刹那,却突然化作一阵黑烟,眼睁睁地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这一下黄然的脸上变了颜色,他紧握着青铜剑却找不到目标。黄然看不到目标,但是我却看到刚才在眼前散掉的黑烟已经在黄然身后重新凝聚起来,只是再次凝结之后,颜色变得很淡,就连黄然都没有任何察觉,更别说举着弓弩在到处瞄准的孙胖子了。

  黄然身后的烟雾有了人形,三五秒钟之后便再次凝结成刚才妖灵的模样,只是这次它的身子完全变成了透明的,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只有我能看见它。有了人形的妖灵站在黄然的身后,冷冷地看着他,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妖气遮眼!我们看不见它,都靠到墙角那里去!”黄然对着我们大吼了一声,妖灵也不动他,只是一直站在黄然的身后,眼睛直勾勾地紧盯着他。

  “辣子,先让黄然去拼。只要耗到杨枭回来,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孙胖子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但是黄然刚才求了我一次,我实在不想背着这个人情,装作看不到他马上就要倒霉。我一把从孙胖子的手中抢过弓弩,对着妖灵射了一弩箭。

  眼看妖灵就要挨上这一弩箭的时候,教堂里面突然想起来一阵尖厉的声音;随即,妖灵再次化作一阵烟雾消失在空气中;片刻之后,它重新凝聚,出现在黄然身后三四米的地方。不过它再次出现的时候,目标已经从黄然转到了我的身上。

  妖灵冰冷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我通体发亮,忍不住打起了哆嗦。看到它转身对着我,我急忙对着孙胖子大声喊道:“大圣,弩箭都给我!”

  黄然的眼神从刚才那一弩箭射中的方向转到我的身上:“你能看见妖灵?”我来不及和他废话,从孙胖子的手上接过弩箭,飞快拉弦装箭,对着妖灵透明的人影射了出去。这次妖灵有了防备,弩箭射出的一刹那它就化作淡淡的烟雾,这一弩箭穿过烟雾射在教堂门口处的窗框上。

  看着我再次上好弩箭,孙胖子终于忍不住,对我说道:“辣子,你到底是射没射中?就那么几根,你看准了再射!”被孙胖子这一提醒,我举着弩箭对着再次凝结的妖灵,没有再敢轻易地射出去。好在妖灵也十分忌讳我手中的弩箭,它只是在原地转来转去,并不敢再次窜过来。

  这时候黄然已经跑过来,站到我的身后,一边顺着我瞄的位置看过去,一边说道:“没用,它现在是虚体,就算你射中它也不会造成致命的伤害。”说到这里,黄然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在地上。他从一堆的符纸和铜钱里面扒拉出来一个小巧的瓷瓶。

  黄然拔掉了瓷瓶的塞子,趁着我的注意力都在妖灵的身上,他在我脖子后面的伤口上重重地挤了一下,本来结痂的伤口再次迸裂流出血来。“啊!”我没有防备,疼得当场叫了一声,“姓黄的,用血你割自己的手指头,这算什么?”

5条评论

  • ╮(╯▽╰)╭说道:

    太坏了,割了我辣子,现在又挤人家的血。就算是为了就他,也别割脖子呀,。搞到我后颈发疼(>﹏<)

  • 说道:

    “孙局长,就算你的威胁小点也跑不……”
    黄然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手中的青铜剑突然对着天棚上面的妖灵虚劈了一剑。
    進過民調局的都這德行嗎

  • 有人甜说道:

    哎,好输………

  • m说道:

    有人覺得主角不強,但我覺得沒太多金手指,和其他角色平衡,這樣很好,不然很像種馬文。

  • 习总说道:

    同志们,辛苦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