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突变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对黄然说道:“老黄,看两眼就得了。不是我说你,你以为你是黄蓉她妈吗?还想看一遍就把它背下来不成?”

  黄然没搭理孙胖子,又过了两三分钟之后,他才抬头说道:“是真品没错,如果你不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接手。”

  孙胖子咧嘴一笑,刚想说点什么,但是话到嘴边,还没等出口,阁楼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冷冷的声音:“我说怎么翻遍了这里,就是找不到这个天理图。原来是藏在石像的肚子里,也难为李江河了,为了守着这幅天理图,竟然入了洋教。”

  声音在我们的身后,我们这几个人的注意力都在天理图上,竟然谁都没有发现阁楼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大惊之下,我们几人几乎同时回头向后看去,就见一个雾蒙蒙的人影站在距离我们五六米的地方。

  见到这个人影的同时,黄然将手背到了身后。人影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还是小孩子吗?以为把天理图藏在身后,我就看不见了?”黄然冷冷地看着他,既没有回答,也没有将双手重新放回身前。

  不知道黄然是否认识这人,但是就在不久之前,我和孙胖子和他有过惊心动魄的一战。只是那次的主角是杨枭,这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在杨枭老婆投胎的时候偷袭他,还差一点让杨枭把命都搭上。

  这个人影已经早就认出了我和孙胖子,但是他完全没有把我们俩放在眼里,现在他的眼睛都集中在黄然的身上。趁着这个机会,孙胖子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们俩的右手都伸到了腰后,我已经摸到了短剑的剑柄,只要一有空隙,我就拔剑给他来一下子。

  这个人影伸出右手,向黄然慢慢走过来,说道:“天理图给我,我就让你快点死,少遭点罪。”“天理图?你向他要吧!”黄然冲着人影笑了一下,突然转手将天理图塞进了孙胖子的手中。

  孙胖子没有料到黄然会有这一手,他拿着天理图愣了一下,再想把它还给黄然已经来不及了,人影转脸看向孙胖子,他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将手伸了出来。

  孙胖子向后退了两步,边退边说道:“不是我说,都是老熟人了,用不着整这一套了吧?其实我们和杨枭也不是太熟,上次是他求到我们这里,在一个单位共事,这抬头不见低头……”

  孙胖子胡说八道的时候,人影也向前跨了两步,将我和黄然让到身后。我已经将腰后别着的短剑拔了出来,藏在身后。而黄然则悄悄地蹲在地上,在满地的红绸布包里面找出一把青铜剑。他将青铜剑握在手中,然后一个劲儿地向我使眼色。趁着人影的注意力都在孙胖子身上的时候,我看出便宜,手中的短剑当刀使,一个箭步跨上前对着人影斜肩铲背地劈了过去。

  我没指望一下子能将人影劈死,只希望他能习惯性地抬胳膊挡一下。但是事实证明我的运气和孙胖子完全没有可比性。眼看这一短剑就要劈中他的时候,人影突然转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就在这一瞬间,我就像赤身裸体置身于冰窟之中,一股寒气直达肺腑,身体像被冻住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眼看着只要人影随便做点什么就能结果我性命的时候,我的脖子猛地一阵刺痛,紧接着一股热流顺着我的脖子流了下来。这股热流让我的身体瞬间恢复了正常,我抬头摸了摸脖子后面,摸了满手的鲜血。

  现在的先机已失,上次杨枭的那件事我还记忆犹新,凭我的能耐还不到和他正面冲突的地步。当下只能盘算着把黄然拉进来,加上孙胖子,我们能从这里逃出去也就谢天谢地了。

  好在人影根本没有把我们几个人放在眼里,他有了猫虐老鼠的心思。人影的目光直接绕过我,看着我身后的黄然,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倒是小看你了,知道放血就能破了我的术法。看来你们宗教委员会多少还有两把刷子。”

  趁着这个当口,我后退了一步,看着黄然手中的青铜剑尖沾着鲜血,明白刚才是他救了我。这时就听见黄然笑了一下,他向前走了几步,有意无意地挡在孙胖子的身前,对着人影说道:“天理图是委员会和民调局两家的必得之物。你抢了天理图,一次就得罪了这两家。先不说委员会,也不说吴仁荻,就算是民调局的杨枭和杨军也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吧?”

  黄然说话的时候,人影一直在冷笑,等到最后一个字说完,黄然的脑袋突然向右一偏,露出来孙胖子手中正在瞄着他的弓弩。就听见“嗖”的一声,一支弩箭贴着黄然脸上的油皮,电闪一般向人影飞了过去。眼看他就要被弩箭射中的时候,我的眼前一花,人影还是站在原地,但是他的手上多了一支弩箭。

  人影将弩箭扔到孙胖子的脚下,看着他说道:“还有什么撒手锏也别留着了,一块儿使出来吧。就这点本事还犯不着我太认真。”

  “你要是这么说,我也就不客气了。”孙胖子将弩箭收好,笑嗬嗬地看着人影,突然对着空气大声喊道,“杨枭,你再不出来这就要死人了!”听到孙胖子说出杨枭,人影不屑地冷笑一声,说道:“你干吗不喊吴仁……”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嘭”的一声响,人影脚下的木质地板下面突然伸出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双脚脚踝。

  人影再想作出反应已经来不及,这两只手抓住他的双脚用力向下一拽,“轰隆”一声,直接将人影从阁楼拽了下去,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大窟窿。

  我看了一眼还不明白已经吓得发呆的李祁木,冲他喊道:“你在这里待着别动!”说完之后,也不管孙胖子和黄然,一步窜到人影掉落的地方,顺着窟窿往下看。这里只能看到楼下的地板,下面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连到底是不是杨枭到了,也不能肯定。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黄然突然过来,举起手中的青铜剑对着窟窿劈了下去。这把剑看着绿锈斑斑,但是砍在木头上却是飞快,简直就像是切在豆腐上一样。黄然七八剑砍下去,将这个窟窿生生地扩大了一倍。盘算着这个大小能容下自己的身形之后,黄然也不废话,直接顺着大窟窿跳了下去。

  黄然下去之后再没有什么动静。我心中没底,抬头看了一眼孙胖子,他将天理图收好之后,也走过来,看着窟窿说道:“辣子,天理图要紧。等下面的情况明朗一点,我们再下去。”他这句话刚刚说完,就听见下面黄然的声音:“孙德胜,你们要在上面待一辈子吗?”

  听黄然的话,下面好像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只有黄然说话,孙胖子还是没敢轻易跳下去,他让我悄悄地走楼梯先下去,一旦下面有什么风吹草动,见势不好就马上退回来。等到我顺着楼梯下到一楼之后,看见大门口站着一个人,迎着阳光我看不清那人的相貌,他的身前就是刚才被拽下来的人影。看这架势,大门口被那个人堵住,人影正在和他对峙,想要找个空隙跑到教堂的外面。但是门口已经被人堵住,后面黄然又跳下来,他虽然没有把黄然放在眼里,但是有这么一个人站在身后,人影多少还是有一些压力。

  我没有敢招惹他们几个人,正准备退到窟窿下方,让孙胖子和李祁木跳下来的时候,孙胖子的电话就已经打了过来:“辣子,你没事吧?不是我说,下面怎么样?来的是不是杨枭?你倒是出声意思一下。”

  “是不是杨枭你下来自己看吧。”怕惊动前面的三个人,说了这一句话,我便挂了电话。

  电话刚刚挂上没有多一会儿,上面就跳下来一个人,不过不是孙胖子,他让李祁木当问路石先跳了下来,看到没有意外之后,孙胖子才跳了下来。和同样身形的黄然轻飘飘跳下来完全是两个感觉,他二百六十斤以上的身子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落到了一楼地面。“轰”的一声,整个教堂都颤抖了起来,简直有一种地震的错觉。

  孙胖子落地之后,只有黄然木着脸回头看了他一眼。大门口的那人和人影没有任何反应,就像孙胖子是透明的一样。

  孙胖子下来之后,马上凑到我的身前,眼睛看着门口的那二人说道:“辣子,他俩就这么一直摆造型,谁也没动吗?”“嗯。”我点了点头,压低声音在孙胖子的耳边说道,“大圣,来的真是杨枭吗?看着可是不怎么像。”

  孙胖子咧嘴笑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冲着堵住门口的那人喊道:“杨枭,不是我说,别瞎客气,你老婆投胎那件事,你不是忘了吧?”听孙胖子说完,堵在门口的那人笑了一下,慢悠悠地向前跨了一步,盯着眼前的人影说道:“忘了?怎么可能?这辈子除了我舅舅,还没有谁能把我逼到那个地步。那次是你暗算我,我找你还来不及,想不到你能自己送上门来。”

  他说话的时候身体已经错开了阳光,我终于已经看清了他的面容,哪里是什么杨枭,这不是外交部派来接待我们的萧金彤吗?

  萧金彤只走了一步便停住脚步,这时他脸上的肌肉突然都开始动起来。随着颤动,他的面容也开始有了变化。这样的场景我之前见过一次,就是在老家清河河床底下,杨枭伪装成孙胖子的那次。想想也是,普通人身材的杨枭既然连孙胖子那样的身形都能伪装出来,变成了一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萧金彤对他来说是完全没有难度。

  只过了几秒钟之后,萧金彤彻底消失,杨枭站在了人影的面前,歪着头看着他说道:“刚才给你机会了,为什么不走?”

  “机会?”人影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关门口的断阳阵叫作机会?你们鬼道教的镇教阵法我还知道一点,走错一步就会灰飞烟灭,永不超生。这样的阵法随时变步眼,我可不是那个姓孙的死胖子,凭运气就能蒙对。”

  “你知道的倒不少。”杨枭扫了一眼孙胖子,继续对人影说道,“上次你是找了死人当替身,现在青天白日的又身在异乡,刚死的人经不起三光,你应该来不及凑四五十天来炼尸吧?”说到这里,杨枭顿了一下,再次上下打量一番人影,接着说道,“这次应该是真身了吧?把脸露出来,你是高亮指定要的,我今天不会把你怎么样。我们的账等到把你运回民调局之后再算。”

6条评论

  • 林枫说道:

    这个人就系偶

  • ╮(╯▽╰)╭说道:

    我想知道这萧金彤是一直是杨枭扮的 还是临时起意?要是一直是的话,这是要笑死我的节奏,。突然想起他一路的大声嚷嚷 哈哈~

  • 一本地理书说道:

    (ಥ_ಥ)我一直觉得人影是老肖。。。。。。

  • 讀者说道:

    老肖已經投胎去了

  • 说道:

    看书的解释似乎,我一直认为主角是辣子,可是看到现在我发现主角一直是大圣,而辣子都历练这么久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包括和大圣这么个人精在一起居然还是冲动的大白,甚至是强力拖后腿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