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教堂之内

  孙胖子说完之后,赫亦杨掏出电话,叽里咕噜的一通英文。说完,挂了电话,她又对马丁内斯说了一通。马丁内斯点了点头,回头对我们说道:“你列的单子和那四具尸体,我和赫亦杨探员会亲自办理。希望我们回来的时候,这里的准备工作已经好了。”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教堂,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但是架不住现在黄然一个劲儿地催他,加上刚才赫亦杨已经又安排警察封锁了这条路段,想不出还有什么纰漏,才和赫亦杨一起,开车离开了这里。

  看着他们的车开远,我走到黄然的身边,说道:“你说的什么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阵的,我在民调局没见……”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孙胖子一把拖走:“他是蒙老外呢,他俩不走,我们怎么进去拿天理图?”李祁木听了也是一愣,说道:“不是说晚上再进去吗?”黄然呵呵一笑,看了一眼孙胖子,说道:“晚上?晚上阴盛阳衰,我可没胆子在晚上进去。”

  进去之前,黄然先取出一小团好像麻线一样的干草球,将干草球点燃之后扔进了教堂里。干草球被扔进教堂后就冒起了浓烟,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整个教堂内部都开始弥漫起厚重的浓烟,伴随着浓烟的还有一种奇怪的香气。

  “你身上带的家什不少啊,我还以为买天理图带钱就够了。”孙胖子斜了一眼黄然说道,“不是我说你,老黄,你倒是来美国干吗?”黄然眼睛盯着浓烟的走势,嘴里回答道:“这几样东西本来是要顺路送给纽约唐人街的一位朋友的,想不到在这里能用上。”

  说话的时候,浓烟已经彻底弥漫在教堂的内部。说来也怪,这浓烟只在教堂的范围里涌动,教堂的大门和窗户敞开,却不见有浓烟从里冒出来。我在大门口瞧得明白,这股浓烟并没有向四外扩散的意思,它反而是慢慢地渗进了墙里和地下。我在资料室见过介绍这种浓烟的典籍,只是,名字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这是一种薰香。

  孙胖子看着越来越稀薄的烟雾,在我耳边说道:“辣子,你听谁说过这种烟吗?这是不走寻常路啊。”我回答道:“这是一种薰香。我在欧阳偏左那里见过有关这种薰香的图解,名字想不起来了。不过我记得这种薰香会压制鬼魂,它对活人无害,但是对魂魄就像麻醉药一样……”我对着孙胖子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薰香走向的黄然回头看了我一眼,马上又重新转头看向教堂里面的方向。

  又过了四五分钟之后,薰香慢慢地都渗进了这座建筑物里。教堂里面的景象又重新显露出来,黄然探头向教堂里面看了几眼,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道:“差不多了,两个小时之内妖灵出不来。祁木兄,两个小时应该够了吧?”

  “二十分钟都用不了。”李祁木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只是向教堂里面看了一眼,并不敢轻易进去。黄然微微一笑,扭脸对蒙棋祺说道:“棋祺,里面的事情你不用管。你守在门口,有人来就拦住他们。”

  蒙大小姐很难得地没有和黄然争执,她只是点了点头,就重新回到了车里,仿佛我们去取天理图的事情再不和她相干。

  “为什么她不和我们一起进去?不是说人多阳气就足吗?”李祁木看着远去的蒙棋祺背影说道。黄然没有回答他,反倒是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看着我,他就差点名让我回答李祁木。

  “不让蒙棋祺进去是为她好,人多阳气足是特指成年的男人。”我本来不想出这个风头,但是又看着黄然的笑容不顺眼,替他回答道,“现在蒙棋祺跟我们进去,一旦刚才的薰香压制不住妖灵的话,那第一个受到攻击的就一定是她。我们都是靠装备办事的,现在的家什不趁手,没有必要拿蒙棋祺冒险。”

  等我说完,黄然又是轻轻地一笑,第一个走进了教堂。他边走边说道:“快点吧,别等到那俩安全局的反应过来,忙了一大顿,天理图最后归了美国政府,那就是大笑话了……”

  教堂里面的景象比我想像的要好很多,现在接近于午时,阳光从教堂顶棚上倾泻下来,沙漠阳光本来就是炙热的,照得教堂里面暖和和的,还有淡淡的薰香的味道。只是这里面多少有些凌乱,应该是昨晚出事之后,警察匆忙从里面撤出来的时候弄乱的。

  黄然四下打量了一番,扭脸对李祁木说道:“现在是你的活了,来带路吧。”李祁木怯怯地看了一圈,说道:“还是你们在前面走吧,我给你们指路。一直往前走,走到头,进左面的门,顺着楼梯上去,上面是个阁楼,进了阁楼我再告诉你们该怎么走。”

  “是这个门吗?”说话的时候,黄然已经走过去打开了左面的那道门,露出来一排木制的楼梯。里面看上去有些阴森,但是在我们几个人的眼里,这里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不过门里面的楼梯有些异常狭窄,一般体形的人都需要侧着身子才能登上楼梯,而像孙胖子和黄然这样体形的人,需要侧着身子,贴着两面墙才能走到上面。

  “不是我说,凭这个楼梯,就应该少给建教堂的人一半钱。”看见黄然多少有些艰难地登上楼梯之后,孙胖子的脸色就有些发苦,他比黄然还要胖一圈,这样的楼梯对孙胖子来说绝对算是一个考验。

  黄然上到楼梯转弯处,这里的空间还能多少宽敞一点。他换了一口气,调整好身子之后,回头对着孙胖子说道:“要不你就别上来了,有沈辣也一样。”

  “没有你这句话,我可能还真不上去了。”孙胖子脱掉了外面的大衣,然后紧了紧裤腰带,继续说道,“老黄,不是我说你,有你在,我可能不跟着吗?”说着,他深吸了一口气,跟在黄然的身后也上了楼梯。李祁木走在他的身后,我走在最后压住阵脚。

  这两层楼梯被这两个胖子上得很是艰难,黄然还能好一点,而孙胖子几乎都是憋着气走到拐弯之后,才换几口气继续往前走。好在楼层并不很高,转完之后再上一层就到了教堂的阁楼。

  阁楼的门并没有锁,进去之后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这里说是阁楼,但是里面却十分宽敞,完全没有一般阁楼那种矮小的格局。这里乱七八糟的,好像平时没有什么人上来,里面保存着各式各样的宗教物品:一些圣母和耶稣受难的画像、石像,更多的是成百上千本的宗教文献。

  进来之后,孙胖子就悻悻地说道:“什么玩意儿,楼梯那么窄,这里又这么大。当初是哪个二百五建的这座教堂?”

  “教堂以前不是这样的格局,”李祁木进来之后,说道,“我爷爷来了之后,这里着了一次大火,这座教堂几乎烧掉了一半。后来是我爷爷捐了一笔钱,才把这里修成现在这副样子。”

  “哦,这里是咱爷爷修的……”听了李祁木的话,孙胖子的眼睛马上就眯缝了起来。笑了一下之后,马上转头四处乱看,好像李祁木的话提醒了他什么。不光孙胖子这样,就连黄然也有些兴奋起来,最后两人的眼神不约而同地落在一座真人大小的圣母石像上面。

  李祁木有些惊愕地说道:“你,你们怎么知道的?”

  孙胖子的手已经在圣母像上面来回摸索着,黄然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胖子手上的动作。一边的李祁木好像受到了打击,再次说道:“你们是怎么知道东西在圣母像的肚子里的?”

  李祁木这话刚刚说完,就看见孙胖子的手停在圣母像背后。他回头似笑非笑地看了李小五一眼,随后目光转到我的身上,说道:“辣子,过来搭把手,给你看点好东西。”我过去和孙胖子一起将圣母像整个调了过来。

  就见圣母像的背后有一个浅浅的石槽,看着就像是当初打磨得不完整留下来的印记。看到这个石槽,孙胖子抬头看了一眼黄然,随后对着李祁木说道:“小五,别愣着了,下面是你的活。”

  机关被孙胖子看破,李祁木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选择。李小五走到圣母像的旁边,孙胖子将位置让给了他。就见李祁木先是在圣母像的头顶按了一下,紧接着他又用力将圣母像手中的十字架按了进去。

  当十字架陷进了石像身体里的时候,圣母像的小腹发出了“咔咔……”的响声,随后石像背后石槽部位的石板陷落下去,露出来里面黑乎乎的一个洞口。

  李祁木将手伸进洞内,随后拿出几样用红绸包裹的物品。他将石像身体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之后,扭脸看着孙胖子说道:“就这么多了。你还没说是怎么发现东西藏在圣母像的肚子里的?”

  “别着急,先把这些东西整明白了。”孙胖子蹲在地上,摆弄着这几样物品,说道,“天理图呢?哪个是?”李祁木将一个薄薄的红绸包裹递了过去:“这个就是。金北海找人看过照片,绝对是真的。”

  “真的假的要找个行家看过才知道。”孙胖子将外面的红绸包裹打开,露出来里面一张不知道什么动物皮制成的“皮纸”。这层皮纸上面密密麻麻地画着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和图案,不过这样的文字和图案我似曾相识。转瞬之间,我梦中的一个场景就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肖三达在墓地里发现陶何儒的身上就是这样的文身。

  孙胖子手捂着皮纸,先是假模假样地看了一遍,随后抬头冲着黄然笑了笑,说道:“老黄,你也看一眼,给点意见吧。”说着,将皮纸递了过去。黄然没想到孙胖子会有这样的举动,他愣了一下之后,忙不迭地接过皮纸,展开在手中端详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李祁木再次向孙胖子问道:“现在能说了吧?你是怎么发现的?”

  孙胖子眼睛盯着黄然,嘴里说道:“也不算多难,主要是咱爷爷有点画蛇添足、欲盖弥彰了。不是我说,当年的那把大火应该就是咱爷爷放的,然后又主动站出来捐款修葺这里。别的地方都没有问题,唯独就是上来的楼梯窄得不像话了,而且阁楼里偏偏有一个怎么都不可能是通过楼梯运上来的圣母像。这个应该是阁楼建成之后,再吊上来的。把楼梯修窄,也是防止有人将石像从阁楼上运出去。”

3条评论

  • 胖子说道:

    为什么所有的胖子脑细胞都这么发达

  • 一帘幽梦说道:

    才发现蒙棋祺的两个“棋”字不一样

  • 匿名说道:

    感觉辣子这个人设有点拖了,已经不是刚入门的小白了,该涨涨智商了,什么都是要胖给他解释,这主角在这么下去就是个智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