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合作

  孙胖子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红的黄然,不动声色地将电话递了过去。现在黄然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不知道他是对刚才的话马上被否定感到尴尬,还是对教堂那边的形势恶化感到担忧。

  对着电话那边来回说了几通英语之后,黄然将电话递回给孙胖子,说道:“他想和你说两句。”孙胖子接过电话,没容马丁内斯说话,他先用中文抢先说道:“想说什么就来酒店说,要不然就让我们到现场亲眼看。不是我说你,对着电话能说明白什么?”说完,他也不等电话那头回答,直接挂了电话,扔还给了萧金彤。

  难得看到孙胖子耍脾气,多少有点不适应。我凑到他身边,低声说道:“大圣,你不用问问出了什么事吗?教堂那里可能是失控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就是知道出事了我才挂的电话。不给他一点压力,他们就不知道抓紧时间取消这个倒霉的禁止令。不是我说,我想知道教堂里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听他说吗?”孙胖子说完这几句话,扭脸看向黄然,问到了正题,“老黄,他和你说什么了?”

  黄然有些失神,听到孙胖子问他,缓了一下之后,才慢慢说道:“又死了两个警察,不过这次的死因和上两次不同。这两个警察都是胸口受到重击,肋骨骨折插进了心脏才致使其死亡的。”

  “死因不同?”孙胖子的眼珠转了起来,他继续说道,“老黄,你这是想说这次不是妖灵干的?教堂里还有别的东西?不是我说,小五,你爷爷除了妖灵还收藏什么了?是不是还有更高级的妖鬼妖魔?”

  李祁木斜着眼看着孙胖子说道:“你猜我会知道吗?就算是妖灵,要是我知道怎么指使它的话,我还用被高利贷追得那么惨吗?一个口哨就能把他们都埋进沙……”

  李祁木只说了一半,就被黄然打断,他看着孙胖子说道:“被你说中了,教堂里还有别的东西。”他这句话说完,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孙胖子眯缝着眼睛看着黄然,等着他说下面的话。沉默了片刻,黄然继续说道,“妖灵只能吸取活人的生气,但是它没有实体,像打断人肋骨这样高难度的事情,它是不可能做到的。”

  “不是妖灵干的,那么到底和李江河有没有关系呢?”说完,孙胖子掏出香烟,分给我一根,他自己掏出一根放在嘴上,正要点烟时,听到蒙大小姐冷冰冰的声音:“你这是什么节奏?没看见房间里还有女士吗?知道‘绅士风度’四个字怎么写吗?不知道的话买本字典查查去!”

  孙胖子没打算惹蒙大小姐,把她推到黄然那边,他无所谓地笑了一下之后,将香烟又重新放回到烟盒,继续说道:“看来,是要去现场看看了。”

  我把玩着孙胖子刚才递过来的香烟,看着他说:“怎么去?我们现在出酒店就等于直接回国了。禁止令的时间是三天,我们起码还要在这里再待上两天半。到时候变成人干和骨头捅心脏的,加一起还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两天半?辣子,我和你赌明天的晚饭,最迟明天中午,禁止令就会被解除。”孙胖子将火机递给我,被我推了回去。

  这时,黄然走过来从我的手中抢过香烟,又接过孙胖子的火机,也不看正瞪着他发狠的蒙棋祺,点上烟抽了一口之后,慢悠悠地说道:“加我一个,我赌最迟明早九点之前,马丁内斯和赫亦杨就会拿着解除禁止令的文件带我们离开这里。”

  事实证明,和孙胖子打赌就没有好结果,就在第二天早上九点一刻,马丁内斯和赫亦杨两名探员风尘仆仆地赶到了酒店。这两人在沙漠里吹了一夜的风,现在看起来一脸的疲惫不堪。

  马丁内斯掏出一份文件在我们的眼前晃了一下,用中文说道:“我带来一个好消息,这是美国联邦法院签署的终止内华达州地区法院对几位的禁止令的文件。从这一刻起,女士和先生们可以在包括拉斯维加斯在内的任何美利坚合众国国土上任意活动,各位的人身自由将受到美利坚合众国法律的保护。”

  他说完之后,看了我们这几个人一眼,最后将文件交给了黄然。黄然看完,交给了孙胖子。孙副局长笑眯眯地接过文件,也不看,直接将文件握成一个纸筒,然后对马丁内斯说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可以不用待在这家酒店里,可以去任何地方了?”

  马丁内斯探员不明白孙胖子话里的意思,顿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当然,只要你有意愿。但是我们现在是不是先把教堂……”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孙胖子打断:“那好极了,我们现在马上要回国。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你这是在开玩笑吗?”马丁内斯的脸瞬间涨红,脑门上青筋都暴了出来。看着孙胖子继续说道,“已经死了五个无辜的人了,你就一点都不为所动吗?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马丁内斯吹了一宿的沙漠风,又硬着头皮向国土安全局的地区主管保证孙胖子和黄然等人有能力解决教堂的事件,才将终止禁止令的文件拿到手。费了这么大的劲,现在却听见孙胖子要撂挑子,他已经顾不得绅士风度,一把抓住孙胖子的肩膀,先是一通英文,又用中文说道:“我这一夜的煎熬,就是为了你这句话吗?”

  “这么暧昧的话,不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吧。”黄然就像和孙胖子商量好一样,笑呵呵地拉开了马丁内斯,看着这两人说道,“算了,看我面子。有什么话就说,有什么要求就提,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见黄然这么说,马丁内斯终于明白了一点,就看见孙胖子叹了口气,说道:“这两天死的人够多了,我实在看不了再有人丢掉性命了。想让我们留下,就先把你的人都从教堂里撤出来。他们都是外行,在里面只能给我们添麻烦,我可不想因为要照顾他们,害得我们丢命。”说罢,他看了一眼黄然,就听见黄然也跟着他说道:“当然,这也是我的意见,门外汉太多,事有点麻烦。”

  这个好像还在马丁内斯和赫亦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两位探员走到一边,小声地耳语了几句之后,还是由马丁内斯用中文对我们说道:“这个没有问题,教堂的警员马上就可以撤出来。不过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我和赫亦杨探员会全程跟随,这个是最低限度。”

  孙胖子没有再坚持,也没有趁乱再提什么条件。但是我们离开酒店之前,黄然回到他的房间拿出来一个背包。背包里是什么孙胖子不问,黄胖子也不说。这两个胖子什么时候有了这种默契?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几个人分乘两辆车再次来到了位于沙漠边缘的那座教堂。我们到的时候,还有两辆警车停在距离教堂一百五六十米左右的大太阳下,车里面坐着四五名警察。看到我们两辆车的速度慢下来,一名警察先下了车,连喊带比画示意我们的车直接开走,不能在此地停留。

  看见了开车的是马丁内斯之后,这名警察冲着身后的警车大喊了几句,车上留守的警察也下车走了过来。马丁内斯和赫亦杨下车和他们说了几句,众警察几乎同时向我们这边看了几眼,又互相交谈几句,他们这才上车离开了教堂。

  看着警车离开,马丁内斯和赫亦杨才重新上车开到了教堂的门前。下车之后,马丁内斯对我们说道:“今天凌晨四点之后,教堂里就没有人再进去过。出事的四名警员都在殓房。我打过招呼,你们要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黄然就打断道:“你把那四具尸体都运回来,我给你们看点有意思的东西。还有,我列一个单子,你把单子里面的东西置办齐。”说到这里,黄然的眼神从教堂那边收了回来,看着马丁内斯和赫亦杨说道,“我们的事情是晚上办,趁着白天你们睡一觉。晚上要是没精神的话,我可不敢保证能发生什么事情。”

  马丁内斯接过黄然递过来的纸条,将黄然的话和纸条上列好的单子翻译给赫亦杨听。我在他身后瞅了一眼,单子上写的东西不少,无非就是朱砂二两、硼砂二两、活鸡(公,一岁口)之类的,要是在国内,随便找个中医药房加上农贸市场就能置办齐全,但现在在拉斯维加斯,又不像是纽约、洛杉矶那样有唐人街的城市,想凑齐这些东西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你确定一定需要这些东西吗?”看起来马丁内斯对中国文化有一定的了解,只是看了一遍就知道纸上面写的是什么东西。黄然点点头,说道:“今天你的运气好,让你们见识一下中国的阴阳通玄之术。还有一件事记住了,把那四具尸体运过来的时候要避三光,尸身上下要用红色的布缠好!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我建议你们亲自走一趟。如果尸体见了三光,你们就送我上飞机离开美国。”

  听黄然说得严重,马丁内斯也有些紧张。他向赫亦杨翻译了黄然的话之后,看着黄胖子:“黄,除了这些东西之外,还需要什么东西吗?”黄然低头做沉思状,片刻之后,他再次抬头说道:“你要是不说我就忘了,还有几样材料要你亲自去办。这些东西不常见,还容易和其他的东西混淆。如果真的弄混,我们今晚就都死在这里吧。”说着,他掏出笔来,又在纸条上面添了几样材料。

  再次将纸条递给马丁内斯之后,孙胖子看着他说道:“上面写的东西希望你不要流传出去!这张单子就是在中国也没有几个人写得出来。”马丁内斯听了,点了点头,他的眼睛盯着单子里黄胖子后加的几样材料,脑袋里正在回忆这几个东西的出处。

  写完之后,黄然回头对我和孙胖子说道:“我这里还有点朱砂,量少了点,我们先凑合用。你们帮我在教堂的前面画符,画十帝九天八方七星六合五色四喜三才二圣一独尊阵法。剩下的,等摆阵的材料和那四具尸体到了再说。”

  我听了就是一愣,什么阵法有这么长的名字?我刚想询问黄然,冷不防身边的孙胖子看出来我的意图,一把拉住我,小声嘀咕道:“别说话,听黄然的,他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那边黄然说完之后,表情古怪地看了看马丁内斯和赫亦杨,说道:“你们俩怎么还不去置办?天黑之前置办不来就别回来了!丑话说在前面,黄昏的时候你们不回来,我们就离开这里,到时候再想搞定这座教堂,你们就直接找哈利·波特吧。”

  马丁内斯向赫亦杨翻译的时候,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一晚上没睡,加上不久之前亲眼见到警察惨死,已经让他的反应多少有些缓慢。虽然察觉到了什么,但还是想不到哪里不对。

1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