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妖灵

  赌钱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就到了晚上十一点钟左右,孙胖子和李祁木正准备鸣金收兵。就在这时,马丁内斯突然带着两名警察冲进了赌场,他找了一阵之后,就直奔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见到我们,马丁内斯探员第一句话是:“你们一直都在酒店里,没有出去过吗?”

  孙胖子看着他说道:“你也别客气了,说吧,又出什么事了?”马丁内斯的话就在嘴边,但是看看周围人来人往的场面,最后还是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一直到他将我们带回到套房之后,才说出了事情的出处。

  下午教堂的惨案之后,运走了安东尼神父的尸体,又查过现场,最后找了两个警察看守现场。就在晚上九点多钟,警局突然接到了两个警察的报警,当时无线电的效果不太好,只是断断续续地听见有救命和上帝保佑的声音,后来警局的大队人马到了的时候,就看见教堂的门前躺着两具干尸……

  马丁内斯给我们看了干尸的照片,几乎和下午那位安东尼神父一模一样,只是干尸外面套着的衣服由神父袍变成了警服。

  现在教堂所在的地区已经封锁,所幸因为事出所在地是沙漠边缘,消息还没有走漏出去。办案的警察调出了教堂旁边加油站的监控录像,在留守警察出事前五分钟,其中一名黑人警察还到加油站的便利店买了两杯咖啡和三明治,这时买咖啡警察的脸上还看不到任何可疑的表情,趁着找钱的时候,他还和便利店的店员互留了电话号码。想不到五分钟之后,这名警察和另一名同事就以一种骇人的形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马丁内斯和赫亦杨还询问过加油站的店员,就在出事的时候,她没有听到任何由教堂方向传过来的异常声音。出事现场有证据显示,两名留守警察当时都开过枪,但是加油站的店员却没有听到任何类似开枪的声音,那位买咖啡的警察还射光了整整一梭子的子弹。诡异的是,在现场只能找到满地的弹壳,发射出去的弹头却统统没了踪影。

  国土安全局高层给的压力已经让马丁内斯和赫亦杨这两位探员撑不住了,几乎所有破案的路径都被堵死之后,他俩才非常不情愿地将关在凯撒宫酒店里的我们几个人“想”了起来。

  说完案件之后,马丁内斯接着说道:“我希望能得到先生们和女士的帮助,毕竟看起来,这个案件和你们或多或少都有某种联系。各位应该也想早点让杀人的凶徒得到惩罚吧?”

  马丁内斯说完,除了萧金彤不知道之外,房间内几乎所有的人眼睛都看向了黄然。黄然的脸上没有一点尴尬的表情,他点了点头,说道:“帮你们美国机构,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不过现在有一点技术性的问题,我们身受禁止令的监管,三天之内不能离开这座酒店的范围之内,总不能让我看你们拍的几张照片和视频,就找到解决这次案件的办法吧?”

  “已经有探员去办了。”听见黄然松了口,马丁内斯立即趁热打铁继续说道,“赫亦杨探员已经亲自去联系地区法院申请终止禁止令。”他的话刚刚说完,本来已经去地区法院的赫亦杨突然推门进来,她的脸色有些尴尬,想把马丁内斯叫出去。孙胖子转头对黄然笑嘻嘻地说了一通英文,虽然我一句也听不懂,但是从孙胖子的眼神里面也能看出来他是冲赫亦杨去的。

  果然,孙胖子说完之后,赫亦杨脸上的表情更加尴尬,她在马丁内斯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马丁内斯探员重重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用中文说道:“看来我们的计划有一点点变动,下午签署禁止令的法官拒绝终止禁止令。没有办法,这就是美国,法律就是法律,没有人可以凌驾在法律之上。”后面两句话他下午刚刚说过一次,几乎一字不差,但是现在说起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听着就像是吃了一个没熟的橘子,实在是酸涩无比。

  两位探员走后,我们这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第一个说话的是萧金彤。下午他到警局保我们的时候就多少明白了一点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听马丁内斯说完,萧金彤凑到我和孙胖子的身边,小声嘀咕道:“这里是不是有我不应该掺和的事?你看我是不是暂时先回避一下?”孙胖子看着他似笑非笑说道:“随你的便,禁止令里面又没有你。”

  有了孙胖子的话,萧金彤客气了几句之后,也离开了这间房间。场面沉默了一会儿,孙胖子看着李祁木,说道:“不是我说,小五子(李祁木的外号叫小五),藏你爷爷遗物的地方到底保不保险?别我们忙活一大顿,东西便宜国土安全局的那俩人了。”李祁木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小五就小五,别乱加子。你把心放肚子里,东西丢不了。除非他们将整个教堂都拆了,否则别想把东西找出来。”

  这时蒙棋祺终于忍不住了,她瞪了孙胖子一眼,说道:“你眼里除了天理图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死了三个人了,没人关心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吗?”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向着黄然一横,说道:“黄胖子,这事你多少知道一点吧?”

  黄然笑了笑:“我也就是知道一点点。”说着看了一眼李祁木,继续说道:“祁木兄,我猜你爷爷李江河临终之前,除了告诉你遗物的隐藏地之外,还应该和你说过,他藏的遗物是绝对不可以带出教堂之外的,是吧?”他这句话说完,房间里所有的人都看向李祁木。

  李祁木愣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磕磕巴巴地说道:“是……是说过,但是我也没有把那些东西带出教堂啊!东西一直藏在教堂里面,要不我为什么要带你们去?”“是吗?”黄然将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调出一张照片给李祁木看了一眼,接着说道,“那这张照片你是在哪里拍的?拍得这么细致,应该用的是专业摄影器材吧?千万不要说那些器材是你的吗。祁木兄,我查过你的背景,截止到上个月底,你的五张信用卡账单应该是欠款两万七千五百多美金,其中的一万一千美金是这个月必须要还的。而且你还应该欠一笔数额要比信用卡账单大得多的高利贷,光算是利息也不止十套摄影器材吧。”

  黄然说完,李祁木低下头不再说话。黄然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再假设一下,如果说得不对,你给我指正。”黄然顿了一下,看到李祁木没有反驳的意思,而一旁的孙胖子正在笑眯眯地看着他。黄然回敬着孙副局长也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当时金北海要照片的时候,你应该是将那几件遗物拿出了教堂,找了一家专业沙龙拍的照片。然后又将遗物送回到教堂,原地藏了起来。但是你不知道李江河在临死之前给那几件东西下了禁制,就像是我们现在的情况一样,只要离开教堂的范围就会出大麻烦。你亲手放出来一只专门看守遗物的妖灵。”

  说到这里,黄然顿了一下,扭脸看着孙胖子说道:“孙局长,你看我说得对吗?”

  孙胖子打了哈哈,说道:“这个我哪懂:不过老黄,不是我说你,说得这么露骨不像你的风格,你这是真打算放弃天理图了吗?”黄然笑了笑,说道:“我早就说了,知道你们民调局参与进来,我们委员会这边就是图个乐嗬。天理图我是不敢想了,不过李江河其他的几件遗物,孙局长你也应该让给我几件吧?”

  没等孙胖子说话,蒙大小姐先一步说道:“这都是什么节奏?你们俩能不能先把教堂的事情说明白了,再提天理图?”

  黄然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收敛了些许的笑容说道:“这样的手法隋末就有了,并不稀奇。类似这样的禁制我们宗教委员会也用过,但是一家手法百家用,百家的手段各不相同。我不知道这种禁制设定到了什么程度。还有神父死的时候你们也都看见了,只有阴寒气,没有一点妖邪的征兆,这也不是一般的妖灵能做到的,看样子李江河是花了大本钱的。如果真是那种逆天的妖灵,那就不是我们这几个人能对付得了的。在李江河的遗物出了教堂的那一刻起,那只妖灵就要杀死任何它认为可能染指遗物的人。那个神父和两名警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妖灵感觉他们对遗物有企图,才倒霉死在了妖灵的手里。至于祁木兄你,应该是和李江河有血缘关系才能幸免的吧。”

  黄然还要继续说下去,一旁的孙胖子挠了挠头皮,说道:“你先等一下,刚才一直说妖灵妖灵的,这个妖灵到底是什么东西?”孙副局长虽然对民调局的工作方向经常有不明白的地方,但是做了副局长之后,他一般也是私下问我,除了喝多了之外,很少有这种当着行家问话的时候。

  在我要告知孙胖子之前,一直低着头没说话的李祁木突然说道:“是妖化的魂魄,要是按着美国这边的说法,应该是恶灵之类的。有些魂魄长时间不能投胎转世,经过一些机缘会妖化,这样半妖半鬼的就叫妖灵。”说完之后,他抬头看了黄然一眼,又说道,“就算我是败家子,但是这样的事情我好歹也知道一点。我们家老爷子活着的时候,这样的典籍我也背过不少。要不是我天生六感混沌,开不了天眼,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黄然看着李祁木又想起李江河来,他摇了摇头,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又生生地咽了回去。倒是孙胖子看着李祁木,表情古怪地笑了一下,说道:“不是我说,最近我倒是知道一些后天开天眼的事例,有时间我们一起研究一下?”

  李祁木的眼睛亮了一下,但是马上又黯淡下来:“哪有那么容易的?算了,这么多年我也认命了。”听他这么说,孙胖子只是笑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看他俩说得差不多了,我插嘴说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就这么等着教堂那边再出事?”黄然解释道:“现在应该没事。妖灵再怎么样也是魂魄,生人聚集太多的话,阳气太盛,妖灵不敢现身。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些警察应该快把教堂塞满了吧?”

  他这句话刚刚说完,房间的大门再次被人打开。萧金彤拿着电话,一脸惊慌地走了进来,他直奔孙胖子说道:“马丁内斯的电话,教堂里面又死人了……”

11条评论

  • 能评论?说道:

    越写越烂,感觉在凑字了!

  • 能评论?说道:

    越写越烂,感觉在凑字了!照前面写的,梦琪琪最感兴趣的肯定是天理图了,他会关心其他几个不认识的人的生命,她是什么人,你在逗我们吗?好好看看前面怎么写的!还有沈辣不缺钱的,一一万多的饭钱秒付的主,何况他还有200万,民调局连飞机都有也不缺钱的,会觉得5000美元很多么?还有以前的胖子是个搞笑的而已,虽然有成府,让你现在写成一个能担大事的,主角越写越傻,没一点深度!你真的该回头看看以前怎么写的!别乱凑字,一本好书别毁了

  • 能评论?说道:

    越写越烂,感觉在凑字了!照前面写的,梦琪琪最感兴趣的肯定是天理图了,他会关心其他几个不认识的人的生命,她是什么人,你在逗我们吗?好好看看前面怎么写的!还有沈辣不缺钱的,一一万多的饭钱秒付的主,何况他还有200万,民调局连飞机都有也不缺钱的,会觉得5000美元很多么?马啸林以前都说给1亿的,现在他身体出问题了怕死,才给50万?合适么?还有以前的胖子是个搞笑的而已,虽然有成府,让你现在写成一个能担大事的,主角越写越傻,没一点深度!你真的该回头看看以前怎么写的!别乱凑字,一本好书别毁了

  • 呵呵哒说道:

    个人口味比较大众化,觉得挺不错啊

  • 罪与罚说道:

    上面呼呼喝喝的 应该是没看明白

  • 陈达胜说道:

    烂尾了

  • 书城说道:

    为什么主人越来越像透明人一点过人之处到没有。感觉主角是孙胖子。

  • 书城说道:

    为什么主人公一点过人之处到没有。感觉主角是孙胖子。

  • 说道:

    用得着发两三遍吗?

  • 路人甲说道:

    越写越烂,到底谁是主角呀!

  • 路人甲说道:

    有必要发3遍吗?
    觉得烂就别看。我觉得主角这样很好,并不是每一个主角要很屌炸天好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