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黄然出现

  高局长也大方,一早就为我们在这里订好了房间。我和孙胖子一间套房,外交部派出来的萧金彤和蒙大小姐各自一个单间。由于有刚才国土安全局两位探员的那一幕,孙胖子拉上我,在套间里外仔细地检查一遍。确定没有什么窃听设施之后,孙胖子坐在床边,又给那个卖主打了几遍电话,和在机场的时候一样,电话通了,还是没有人接。

  孙胖子皱着眉头,看着电话屏幕上的号码发呆。就在这时,蒙棋祺和萧金彤收拾好了行李,来到孙胖子这里。看见这二人到了,孙胖子换上了一副笑脸,说道:“你们俩不出去玩两把?不是我说,弄不好能把下半辈子赢回来。到时候别忘了分我们点。”

  “谁有工夫去赌钱?”蒙棋祺盯着孙胖子说道,“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快点,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回巴黎。你们可别想耽误我的行程。”孙胖子低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掏出来高局长昨天给的便签,说道:“大小姐,这上面的地址你知道在哪里吗?”

  蒙棋祺瞅了一眼便签上面的地址,抬头想了一下,说道:“这个地方我知道,不过你确定现在就去吗?”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说道:“不是我说,去那里还要看皇历?”蒙棋祺白了孙胖子一眼,说道:“你来美国之前,没有人告诉你去某些街区之前要慎重吗?”

  孙胖子怔了一下,我们出来得太匆忙,只查了卖家李祁木的底细,但是他给的地址却没有细查;现在听蒙棋祺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李祁木给的地址有什么问题。不过我心里还有点疑问,蒙棋祺是常年混巴黎的,为什么她对拉斯维加斯的情况这么熟悉?

  “这里不是什么黑帮社区吧?”孙胖子看着便签上面的地址说道,“不太可能啊,我查过这个小子,除了败家之外,没发现他有其他的毛病。蒙大小姐,不是我说你,给句痛快话吧,这个到底是什么地方?”

  蒙棋祺说话之前,萧金彤抢先说道:“孙科长,你要注意外事纪律,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有些敏感地区还是不去的好。”没等孙胖子回话,蒙大小姐先哼了一声,说道:“把心放肚子里,哪有那么多的黑帮社区?那个地址算是当地的贫民区,犯罪率也确实高了一点,但是距离黑帮社区还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只不过现在是午饭时间,你要找的那个人八成应该在哪个赌场开设的慈善机构里领取免费午餐吧。你要找人,怎么也要等到午饭时间过了之后。”

  蒙棋祺说完,我实在忍不住插嘴道:“我说蒙小姐,我以前听说你是在巴黎生活的,怎么对拉斯维加斯的情况这么门清?”“我要是对这里的情况不门清,你们那位伟大的高局长会请我来帮你们吗?”蒙棋祺噎了我一下,继续说道,“我二十岁之前,一直是在这里生活的。移民去法国也只是这几年的事情。就算去了巴黎,我每过一段时间也要回来一趟。所以关于拉斯维加斯的事情,找我做向导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虽然我还想问问她回来干什么,但是考虑到她八成还是会噎我一下,而且关系到她的隐私,想想还是算了吧。

  听蒙棋祺说可能暂时找不到人,孙胖子没有再说先去看看能不能碰上之类的话。他反而松了口气,说道:“是啊,都到午饭时间了。不是我说,先吃饭,剩下的事情吃完饭再说。那什么,蒙大小姐,这里你熟,介绍个吃饭的地方吧?”

  为了节省时间,蒙大小姐带我们去了一家自助餐厅,我们享用了一顿美式海鲜自助餐。和大多数的美式食物一样,这里的食物琳琅满目,材料新鲜,只是做法略显粗糙,让我和孙胖子最近一直被美食娇惯的味蕾不太适应。

  孙胖子的转变我有些看不明白,他下飞机之后就着急联系买家李祁木,但是蒙棋祺只说了几句,他就妥协放慢了速度,这和他平常的做事风格很不相称。但是我也不敢确定孙副局长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孙胖子自打当上副局长之后,我就越来越不了解他了。

  一直到美国时间下午两点多,孙胖子才懒洋洋地找到蒙棋祺。这时的蒙大小姐倒是没有推辞,出门开车直接带着我们前往便签上面记载的地址。本来我以为孙胖子会找个托词打发走萧金彤,但是孙副局长就像没有想到一样提都没提,萧金彤就这么跟着我们一路到了李祁木给的地址。

  和蒙棋祺刚才说的一样,我们到的地方和凯撒宫所在的街区完全就是两个世界。这个街区时不时会出现几个非洲裔和拉美裔的半大小子,他们看向蒙棋祺这辆车的眼神充满敌意,好像我们真的到了不该来的地方。

  蒙棋祺说找她做向导绝对是一件明智的选择,现在看起来也有几分道理。穿过几个街区之后,车子终于停在了一栋有些老旧的公寓楼之前:“好了,这就是你们要找的地方了。五楼B,我在下面等你们,快去快回啊。”

  孙胖子看了她一眼,说道:“不是我说你,蒙大小姐,就在楼上了,你不上去吗?”蒙棋祺撇了撇嘴说:“条件是你们高胖子提的,我只管送你们来这里。你们完事之后,再把你们送回酒店,最后等你们上了飞机就算没我的事了。”

  孙胖子也没有强求,不过这次他拦住了萧金彤,推说这里不太平,让萧金彤留下陪着蒙棋祺。随后和我一起进了这所老旧还有些沉闷的公寓。

  到了五楼,我们很快找到了李祁木所住的房间。但是事主却不在家,连续按动了几次门铃,又敲了门,房间里面却一直没有回应。我在叫门的时候,孙胖子给李祁木打了电话,不过这两个行为都没有任何回应。最后旁边公寓有一位五十多岁的白人妇女开了门。

  她冲着孙胖子喊叫了一连串我听不懂的外语,我推测可能是在投诉我们的叫门声扰了她的清休。孙胖子笑呵呵地对她也说了一段外语,几句话过后,还掏出来几张五十美元的钞票塞了进去。

  白人妇女见到钞票,脸上的表情马上舒缓了下来。她手指着李祁木大门的位置连说带比画地说了一通,孙胖子听着连连点头,白人妇女说完,孙副局长客气了一句,就马上带着我出了这座大楼。

  看见我们回来得麻利,蒙棋祺说道:“你们办事的节奏不赖啊,几分钟就搞定了?”孙胖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蒙棋祺,说道:“没办成,我要找的人现在不在公寓里。他的邻居说他一早就出去赌钱了。”

  “赌钱?”蒙棋祺皱着眉头说道,“去哪家赌场了?”孙胖子咧嘴哈哈一笑,说道:“凯撒宫……”

  绕了一大圈又要回到凯撒宫,不过孙胖子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蒙棋祺开车的时候,他就坐在后排笑呵呵地玩着电话。回到凯撒宫之后,孙胖子打发萧金彤先回房间等消息,然后趁着蒙大小姐去洗手间的时候,去了一趟酒店的前台。再回来的时候就好像在前台看见了松岛岚一样笑得合不拢嘴。

  我实在忍不住,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孙胖子直接在酒店大厅里狂笑了起来。就在我怀疑他是不是被蒙棋祺下了什么术法,迷了神智的时候,孙胖子突然止住笑声,看着我说道:“想不到高胖子也有崴脚的时候……”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剩下的无论我如何在问,孙胖子都不肯再多说半句。这时蒙棋祺也从洗手间回来,蒙大小姐着急要带着我们去找李祁木。没想到孙胖子笑呵呵地摆摆手,说道:“不着急,那哥们儿丢不了。我说蒙大小姐,我们的行程现在有一点小小的改动。我有几个朋友也到了拉斯维加斯,这么巧也住在这家酒店里。你先陪我们上去见他们一面,放心好了,只见一面,耽误不了你明早回巴黎。”

  孙胖子说这话的时候,蒙棋祺脸上的表情有些迷茫:“你们的朋友我又不认识,我去干吗?”孙胖子还是笑呵呵的,但是他的表情多少有些怪异:“见面就认识了嘛!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多认识一个没有你的亏吃。”

  蒙棋祺磨不过孙胖子,被他连哄带骗地地拖着向客房区走过去。二三分钟之后,我们三个人到了五楼最里面的一间套房门口。这时候走廊上没有什么人,孙胖子一顿猛拍房门,然后叽里咕噜地的喊出来一串英文。他说的什么我依旧听不懂,但是旁边蒙棋祺脸色已经变了,她拉着孙胖子的衣袖,低声说道:“你是要疯的节奏,在美国冒充警察的罪名很大,你……大爷的!”

  蒙大小姐说了一半的时候,房间的门就已经开了一道缝隙,露出来另外一张胖乎乎的脑袋。蒙棋棋棋祺见了这个胖脑袋,眼睛立即瞪了起来,直接飞起一脚踹了过去,里面那人身材虽然臃肿,但是身法十分利落。他后退一步躲开了蒙大小姐的这一脚之后,笑着说道:“棋祺,好久不见。你倒是一点没变,怎么你也来拉斯维加斯了?之言呢?就你一个?”这个胖脑袋竟然是不久之前还只剩下半条命的黄然,现在看起来他除了略微瘦了一点之外,再没有什么变化。

  “不止她一个。”我和孙胖子也进了房间,孙副局长笑着对黄然说道,“不是我说,老黄,前几天我就听说你不行了。现在这是缓过来了?不是说毁佛是大罪吗?怎么也没见你罪有应得啊?”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这个房间里面还坐着一个男人,这人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正一脸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两个身形差不多的胖子。

  看见我和孙胖子进来,黄然没有一点尴尬的表情,他也笑嘻嘻地对着孙胖子说道:“哈哈,我说早上怎么右眼皮直跳,原来是你在这里等着我……棋祺,你先别动手,上次的事情,理论上我也是受害人好不好?最后我们都是被民调局算计了。我那次也只剩下半条命了,我什么样子,你在香港不是也看见了吗?”

  刚才黄然说到一半的时候,蒙棋祺已经抄起桌旁的立柱台灯,要继续跟黄然拼命。我眼疾手快拦腰将蒙大小姐抱住,但是蒙棋祺依旧不依不饶地要冲过去找黄然拼命。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