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又见蒙棋祺

  孙胖子接过便签,看了一眼,对高亮说:“高局,不是我说,你这就是不设上限嘛。就算对方要金山银山,我们也给。这趟差事完全没有难度,就我和辣子两个人去吗?用不用再带俩人壮壮声势?”

  高局长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孙胖子,又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金瞎子,说道:“我在当地给你找了一个帮手,你们到了之后她会联系你们。为了免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会知会外交部,让他们也派人全程陪同。”

  说着高局长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再次对着孙胖子说道,“孙德胜,你可说了这次的差事完全没有难度,你可千万别给我搞砸了。”

  孙胖子笑嘻嘻的,看他的样子还是没当回事。这样的场合我插不上嘴,只能眼睁睁地等着高亮交代完任务,也不避讳金瞎子,给我和孙胖子安排了外交部的身份,又嘱咐我们俩坐明天最早一班航班直奔美国。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才让我们俩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出门之后,我马上就对孙胖子说道:“大圣,就你和我过去?怎么说也得再加两个会说外语的吧?我一句美国话都不会说,要是你不在,我怎么办?”孙胖子将高亮给的便签放进衣服口袋里,左右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人之后,才低声对我说道:“不是我说,你觉得这件事太多人知道好吗?别的都不说,黄然和郝正义那哥儿俩是省油的灯吗?这俩人都在民调局待过,秦桧还有俩朋友,更何况他俩,谁知道现在局里还有没有人和他俩通消息的?”

  虽然孙胖子说得有点道理,但我还是有话说:“那带上雨果总没错吧,他来民调局的时候黄然和郝正义都走了,应该信得过吧?更别说白种人的身份办起事来,比你我要方便很多吧?”

  孙胖子叹了口气,看着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你,雨果就更不靠谱了,他先是教会的神父,然后才是民调局的调查室主任。退一步说,要是天理图最后被宗教委员会那边得到了,都是中国人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要是被主持教会的那位老大爷得了,那你我真没脸回来了。”

  孙胖子还想再说点什么,前面的电梯门开了,五室的易副主任搀着马啸林从电梯间走了出来。不知道欧阳偏左怎么马老板了,就见马啸林的脸色蜡黄,里面的衣服已经被大汗浸透,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脑门上,他就像中风后遗症一样浑身紧绷,微微有一道白沫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我和孙胖子都被马啸林的样子吓了一跳,他可别一口气没上来死在民调局里,因为不管怎么说,他能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始作俑者就是孙胖子和我。孙胖子向易副主任打了声招呼,说道:“老易,马老板没事吧?不是我说,马老板不能说过去就过去吧?”

  “马先生没事,高局亲自发话了,谁敢让他过去?”易副主任笑着说道,“马先生最近的身体不好,影响到魂魄有些不稳,刚才我们欧阳主任给他固了固魂魄。他的身体多少有些不适应。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马啸林的身体看起来很是虚弱,试了几次想说话都没有力气说出来,最后还是孙胖子安慰了他几句。易副主任搀着马老板进了高局长办公室。我看着他颤颤巍巍的背影,对孙胖子说:“要是他知道幕后黑手是你,会怎么办?”

  孙胖子也在看着马啸林的背影,听了我的话之后,转头说道:“他会请我在香港合伙开一家类似民调局的民间机构。不是我说,辣子,咱打个赌吧。”

  我实在没心思和孙胖子打这种无聊的赌,一想起明天一大早就要飞美国,我就头疼,什么都没准备,这……方便面要带两箱吧?孙胖子笑着拦住了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你,除了钱之外再带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行了。美国,那是资本主义的大本营,有钱什么买不着?”

  本来这次的任务是不需要携带武器装备的,但是孙胖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找高亮谈了,以我和孙胖子的运气来说,参加婚礼都能遇到化孽那么大的事件,这次是出国,更不敢保证没有什么突发事件被我们俩惹出来,还是带点壮胆的家什防身。手枪和甩棍太扎眼是不能带的,但是短剑这样的带在身上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高局长也大方,本来定的是局里出钱,除了酒店及日常的花费用信用卡结账之外,我和孙胖子各自携带三千美元上路,后来高亮又做主涨到了每人五千。但是没想到的是,临走之前孙胖子又偷着塞给我五千美元的现金,以前我就知道他有钱,不过也没想到孙胖子随随便便就能拿出这么多的美元现金。他的宿舍我也去过,我现在开始怀疑他将那么多的钱都藏哪里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俩轻装简行直奔机场。走了外交部的免检程序直接到了候机大厅,一个四十多岁的外交部工作人员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几句客气话之后,这人自我介绍,他是萧和尚的本家,叫作萧金彤,是外交部专门为了这次外事活动派出的外交行政人员。

  萧金彤并不知道我和孙胖子的底细,看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把我们俩当成国安某部门的外勤人员了。我和孙胖子也不说破,将错就错地和萧金彤应付着,一直到上了飞机。

  在飞机上度过了极其无聊的十三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传说中美利坚合众国拉斯维加斯的麦卡伦国际机场。下了飞机,由萧金彤带着我和孙胖子用了外交的免检程序。就在我们准备从特殊通道离开的时候,机场的工作人员拦住了我们。

  萧金彤去交涉,他们叽里呱啦说的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刚下飞机就被遣返回国吧?萧金彤白话了半天,还是没有什么效果。我们三个人被带到机场的一个小房间里。

  房间里面已经坐着一男一女,这两人都是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其中的女士还是一位亚裔。见到我们进了房间,这两人起身亮了证件,紧接着亚裔女又说了一通我实在听不懂的英语,等到她说完,白人男子接着说道:“欢迎各位来到拉斯维加斯,请允许自我介绍一下,我们是国土安全局的探员,我是雷耶斯·马丁内斯探员。”他的中文说得字正腔圆,虽然个别字多少还是听着有些别扭,但是起码对比马啸林要好听得多。说着,他手一指,指向那位亚裔女士说道,“这位女士是赫亦杨探员。”敢情这位亚裔女赫亦杨根本就不会中文,马丁内斯探员是她的翻译。

  他刚刚说话,那位叫作赫亦杨的国土安全局亚裔女探员看了一眼孙胖子,又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说完之后,马丁内斯探员替她翻译道:“我知道先生们都是中国政府的官员,而且你们当中还有人隶属于中国某个特别机构,我和赫亦杨探员个人对这个机构也很感兴趣。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各位先生,既然你们站在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上,就希望你们能够遵守这里的法律。如果各位先生在逗留美国的这段时间里,触犯了美国以及内华达州的法律,我们就会很遗憾地终止你们在美国的行程。当然,严重的话还要为发生的错误受到相应的惩罚。”

  马丁内斯说完之后,萧金彤沉着脸回了几句,我让孙胖子翻译了,老萧是在抗议这两位国土安全局的探员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之下,妄言揣测我们会做出不法的行为。老萧说到激动的时候,掏出电话就要通报大使馆,要将事件上升到外交层面。

  要是真上升到外交层面那还得了?看见老萧要动真格的了,我和孙胖子连忙过去拦住了他。我按住了老萧,孙胖子笑呵呵对着两位探员说了一通英语。赫亦杨和马丁内斯交换了一下眼神,马丁内斯探员说道:“只要不触犯美国法律,三位先生在这里不会遇到任何的阻碍。最后,祝愿先生们的旅途愉快,在拉斯维加斯有好运气。”说完之后,他和赫亦杨挨个和我们三人握了握手,转身要走的时候,马丁内斯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孙胖子,说道:“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困难,我将会很乐意提供帮助。”

  说完之后,马丁内斯和赫亦杨双双离开了房间。萧金彤还是不服气,他对着孙胖子说道:“孙科长(我和孙胖子现在的身份是外交部某司下属的小科长),你真不用那么客气,咱们在这里只要一软,什么国土安全局、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的,就会一拨一拨地来烦你,第一次把他们顶住了,有什么事都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他们这些间谍机构就不敢太张狂了。”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萧金彤笑了一下,说道:“老萧,不是我说,以和为贵嘛。我们是来办事的,只要能顺利地把事情办下来,个人受一点点的委屈算得了什么?这样的气我受得多了,都不叫事儿。”要是有不知道的人听了他的这番话,还以为孙胖子是犹如韩信一样受得起胯下之辱的人。

  被孙胖子一顿劝之后,萧金彤也消了火气。就在我们重新回到机场大厅,正准备出去的时候,一个我和孙胖子见了几次,比较熟悉的女人走了过来,她一过来就冲着我和孙胖子说道:“你们这是什么节奏?飞机都降落一个小时了,你们这是上哪里丢人现眼去了?”

  怎么会是蒙棋祺?我和孙胖子都愣住了。倒是蒙棋祺毫不在意地说道:“你们又不着急了吗?昨天你们高局长可是求了我半天,我才答应过来帮你们搭把手的。说好了,我明天一早还要赶回巴黎。你们有事就快办,别磨蹭。”

  萧金彤看出来我们有话要说,便很识相地先一步出了机场大厅。这时孙胖子眯缝着眼睛看向蒙棋祺说道:“不是我说,你到底是哪头的?和黄然一块暗算我们就不提了。前两天还和张结巴一起偷我们民调局的东西,现在就弃暗投明了?”

  “我哪一头都不是。”蒙棋祺翻着白眼看向孙胖子,说道,“上次是黄然说好了,给我和张之言几件他们宗教委员会的藏品,可惜事情最后没成,答应给我们的东西还被他赖掉了。想自己去拿吧,还栽在杨枭的手上了。对了,你们的高胖子不会也赖账吧?”

  “你自己去问他吧。”看着萧金彤走远,孙胖子掏出了手机,先是给高局长打了电话,确认了来接机的就是蒙棋祺之后,又掏出来昨天高亮给的那张便签纸,按着上面的地址打了电话,电话通了但是没有人接,孙胖子又试了几遍,对方的电话还是一直没有人接,孙胖子皱了皱眉头,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几圈之后,扭脸冲着我一龇牙,说道:“辣子,走!先带你见识一下美帝国主义腐朽没落的象征。”说完又看向蒙棋祺,说道,“蒙大小姐,你知道凯撒宫怎么走吗?”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进了凯撒宫的大门。这座以罗马古城为参照物建造的酒店极尽奢华,放眼望去都是金碧辉煌的。以前我以为马啸林的大宅就算了不得的豪宅了。现在和凯撒宫一比,马老板的那间小房子也就算是一个鸡窝了。

1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