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算计

  杨枭看了一眼吴主任办公室的方向,确定吴仁荻没有出来的意思,他才再次说道,“吴主任应该和你说了这颗丹药特殊的药理,它可能是你通往长生路上的一条捷径,也可能是马上就要你命的祸根。当年我只吃过半颗,药理差了不少不说,还差点要了我的命。那次吃了半颗药丸之后,受的痛苦无异于抽筋洗髓。”

  说到这里他扭脸看了看杨军,杨军脸上的表情也凝固起来,仿佛又回想起当初服下丹药之后,所遭受的巨大痛苦。两人都沉默了起来,杨枭喘了口粗气,又接着说道,“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把这颗丹药藏到你随手可及的地方。如果你不走运,遇到了左右也是一死的时候,就服了丹药。反正也是两种结局,要么瞬间结束自己的痛苦,要么过一阵子去结束别人的痛苦。里外你都不吃亏。”

  今天早上到现在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一时半会儿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苦笑了一下之后,我看着二杨说道:“我听你们的话,要是真有左右都是一死的时候,我再吃这颗药丸,希望这一天别这么快到。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关照我,不像是你们俩的风格……”

  二杨相互看了一眼,杨枭又看了一眼里面吴主任的办公室,回头压低声音对我说道:“吴主任不算,你以为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不闷吗?多一个人,就算有问题投票也能出个结果。”

  知道吴仁荻就在屋内,我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和二杨客气了几句之后,我磨磨蹭蹭地回到了一室。这一路上我一直都在琢磨这颗丹药应该藏到哪里,自己触手可及又不会被别人发现。

  回到了一室之后,破军正在整理郝文明的办公室,他没打算搬进来,但是有些需要处理的文件要先搬出去。我和破军打了个招呼,想要过去搭把手,但是发现他把各类文件分得相当细致,我根本就无从插手。又没有别的什么活,最后我索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研究起来这颗丹药究竟应该藏到哪里。

  衣服被否决之后,我将身上的装备都翻了出来,看看准备藏在什么地方。手枪、短剑、甩棍这些东西我都有脱手的记录,实在不合适藏这么重要的东西。不过很快地,我的目光就凝聚在一串近乎透明的丝线上面。

  这是在妖塚里面得到的诡丝,当初本来是缠在短剑手柄上面,预备短剑出手的时候用的,可后来发现当初系的指扣实在是不容易找到,临敌之时也很麻烦,索性拆了诡丝。现在看起来,这串诡丝似乎是能有点什么作用。

  我将诡丝绑在丹药上面缠了个十字,随后将另一头的诡丝缠在我的手腕上,缠了几道之后将丹药别在手腕上,袖子挡在外面什么都看不见,需要用时只要用力甩手就能将丹药甩出来,被诡丝绑着还不用担心丹药被甩掉,夏天的时候只要在诡丝外面套一个腕套就能对付过去。试了几次之后,都没发现问题,才算把心放回到肚子里。

  转眼到了午饭时间,孙胖子那里还没有消息,八成还没有散会。我实在不想蹚那道浑水,破军又在整理文件,我搭不上手,只能自己一个人去饭堂祭祭五脏庙。

  那只尹白本来拴在饭堂门口,不知道是被二杨中的哪一杨牵走了。不过在饭堂门口还是看见了熟人,正巧看见了一身疲惫的熊万毅、老莫和西门大官人他们三个。这三人摇摇晃晃的,眼圈又黑又肿,都是极度的困乏。从他们身边走过,竟然谁都没有看到我。

  我停下脚步,看着他们三人萎靡不振的样子,说道:“我说你们这是什么情况?不会真的在坟地里待了一晚上吧?”西门大官人打着哈欠看了我一眼,说道:“辣子啊,你当我们都能和你一样,沾到孙大圣的福气啊?昨晚你们俩是跑回来睡觉了,难为我们哥仨了,前半夜喝酒,后半夜喝风的。那块坟地是聚阴地,不收拾不行。四室的人手不够,我们帮他们埋了一宿的符纸,要不是天亮了怕人看见,我们现在还回不来呢。”

  这时熊万毅的酒早就醒了,他有些尴尬地凑过来,小声在我耳边嘀咕道:“辣子,昨天晚上哥们儿喝断片了,他俩说我和孙胖子翻脸了?我实在想不起来了。你给我说说,他俩是不是吓唬我玩的?”

  我看着熊万毅的样子,知道他是后悔了。我心中暗笑,索性再吓唬吓唬他,说道:“翻脸?他俩说得是轻的,你真的忘了?昨天晚上喝完之后你把桌子都掀了,还追着孙大圣满院子跑。现在孙副局长正在高局长的办公室里打你的小报告呢。”

  听了我的话后,熊万毅的脸色“唰”地白了起来,嘴里喃喃道:“至于吗?谁没有喝多了的时候?上次他喝多了拽我的衣服领子灌我,我也没说什么啊,这不是扯平了吗?用得着翻后账吗?”

  我哈哈大笑,拍着熊万毅的肩膀说道:“我开玩笑的,你太小看孙副局长了。他没那么小气,现在他在高局那里开会,和你没关系。”

  “辣子,不是我说,这是和谁没关系?”我身后有人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谁在我身后。这人化成灰,我都认识他,他的那一摊骨灰指定比别人的多。回头一看,孙胖子那张笑嘻嘻的胖脸正冲着我龇牙,他一手牵着尹白(原来是他先到一步,牵走了尹白),另一只手抓着个袋子,里面满满当当挤满了鸡大腿。

  看见孙胖子现身,熊万毅臊眉耷眼地凑过来打了个招呼。孙副局长呵呵一笑,说道:“熊玩意儿,不是我说你,你这酒量不行啊,喝了那么一点就开始耍酒疯了。过两天忙完了,我们再喝几次,我受累陪你练练酒量,还是那家清真馆子,把老萧大师也带上。这事先说好了,都是你请客啊。”

  孙胖子把话遮过去,给了熊万毅台阶。老熊当然巴不得,他嘿嘿一笑,说道:“当然是我请,就我们这几个人加上萧顾问,给我面子就都去啊。”西门链也笑道:“埋单谁和你抢?白吃白喝谁不去?”几句话下来,昨天晚上的闹剧算是彻底结束了。

  老莫招呼孙胖子一起进饭堂。不过孙副局长分不了身,他牵着的尹白已经等不及,对着孙胖子“呼呼”直叫,眼睛盯着满满一袋子的鸡大腿,嘴里不停地流着口水。

  孙胖子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拉上我牵着尹白走到了民调局的停车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之后,掏出鸡大腿一个接一个地喂给了尹白。看着它狼吞虎咽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当初在妖塚里面那种高傲的气质。

  我掏出香烟分给孙胖子一根,点上火抽了一口之后,看着尹白对孙胖子说道:“大圣,它这是多久没吃东西了?吴仁荻不管它饭吗?”“谁告诉你老吴不给它饭吃了,一日三餐,餐餐不落。早上萝卜,中午胡萝卜,晚上莴笋。不是我说,他简直就是喂兔子的节奏。本来尹白什么都不吃也能对付个三年五载的,现在它是吃素吃怕了,我给它换换口味。”说完这几句话,他手上的袋子也基本上见了底。

  一直将满满一袋子的鸡大腿都喂给尹白之后,孙胖子才找出纸巾擦了擦手,抬头对我说道:“辣子,有件事情和你说一下,你心里有点底。过两天你可能要陪我去趟美国。”说话的时候,孙胖子随后将已经抽剩的烟蒂弹了出去,顿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刚才你在高胖子那里也听见了,宗教委员会的那半部天理图在拉斯维加斯。金瞎子正在联系那个卖主。不是我说,联系成了,我们就去资本主义的大本营见识一下,看看美国人到底堕落到什么程度了。”

  我有些吃惊地看着孙胖子,说道:“你们去就行了,拖上我干吗?大圣,你找几个会外语的,有点什么事也能帮着你骂个街。我出去就只有挨骂的份。”听我说完之后,孙胖子笑了一下,看着我说道:“辣子,还是那句话,这样的事情我什么时候把你落下过?”

  后来我才知道民调局自局长高亮以下,加上这几位主任(雨果除外)以前不知道都干过什么,被好几个国家宣布成为不受欢迎的人,拒绝入境。好像其中美国的反应最为强烈,声称只要这几人一踏上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就马上逮捕。真不知道他们这是惹了什么大祸了。

  将尹白重新拴回到大门口之后,我和孙胖子去了饭堂。老金还是十分热情的地待孙胖子,我昨晚的宿醉还没缓过来,实在是没什么胃口,随便对付了一口,看着孙胖子吃完(他的食欲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正准备找个地方偷个懒的时候,孙胖子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孙胖子说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他也不说话,只是快速地将大小盘子里剩下的菜肴吃进了肚子里,直到桌子上实在没有可吃的东西,他才打了个饱嗝,抬头对我说道:“辣子,高局长让我们俩抓紧时间去他的办公室,刚才我和你说的事情八成是办妥了。”

  听了他的话,我马上站了起来,看着孙胖子说道:“不是说抓紧时间吗?你还磨蹭什么?”孙胖子摆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我这不抓紧时间吃完了吗?不是我说,别那么着急,拉斯维加斯又跑不了。”

  最后还是我把孙胖子从餐桌上拉了起来,拖着他去了高局长的办公室。我们俩到了的时候,王璐刚刚端了几副餐具出来,看样子里面的人午饭就是这么解决的。不过为什么只有孙胖子能溜溜达达地出来呢?

  看见我和孙胖子再次进来,高亮从桌子上拿起来一张便签,递给孙胖子,说道:“这是地址和对方的联络电话,你们到了之后再联系他。不过那边还没有给最后的价钱。应该是他正在找明白人看。”

  说到这里,高局长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金瞎子,对着孙胖子又说道,“不管对方出什么价钱,你都先应承下来,只要确定是我们要的东西,我就给你们那里汇款。”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