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药丸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能是闽天缘知道自己的大限马上就要到了,趁着这个机会想把自己心里的秘密找人倾诉一下。金瞎子很幸运地得到了这个机会,于是他成了除宗教委员会有限的几个元老之外,唯一知道这件事的外人。

  就在李江河和闽天缘闹翻离开宗教委员会之后,闽会长就发现天理图被人掉了包,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自然就是李江河。应该是怕事情闹大,闽天缘亲自去美国找了李江河,但是当时李江河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闽天缘几乎找遍了大半个美国,也没有找到李江河的影子。这么多年以来,闽天缘一直在打听李江河的消息,却总是一无所获。

  要不是因为怕外人知道天理图已经失踪的消息,闽天缘早就想找金瞎子算一卦,算算李江河的下落。眼看自己就剩最后几天了,闽会长不想将这个遗憾带下坟墓,才找了金北海许了一个愿。他承诺金瞎子只要找到李江河的下落,黄然和郝正义就会让他在宗教委员会的藏品当中挑选两件藏品当作谢礼。

  金瞎子嘴上应承着,不过自己手头也有一件头疼的事情等着处理:本来金瞎子想借着宗教委员会的势力来办自己的事情,但是近年来随着民调局的不断崛起,宗教委员会那边已经露出日薄西山的趋势。金瞎子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借着马啸林这件事情,他开始试探民调局的底线。

  说完了天理图可能在那个叫作李祁木的手上,高亮和萧和尚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孙副局长对天理图不感冒,倒是对金瞎子的手艺很感兴趣,问道:“金大师,不是我说,找东西对你不算难事吧?算一卦不就知道了吗?”

  金瞎子对着孙胖子的方向笑了一下,说道:“孙副局长,你也太看得起占卜之术了。如果你问风水流年、姻缘财运,我还懂得一二,但是说起寻物,我还是建议去找专业的人士帮忙。就算之前闽天缘找我算天理图,也是找我再算算他、黄然以及郝正义和天理图还有没有缘分。”

  就在高亮和萧和尚对完眼神,高局长要说话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本来这个场合不适合接电话,但是就在我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看见来电显示上出现的是杨枭的名字,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不是吴主任提前要我过去吧?

  当下我对着高亮说道:“高局,六室那边找我,我去看看有什么事没有。”说到六室,金瞎子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僵硬,但是片刻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得到高亮的同意之后,我离开了他的办公室,马上接通了杨枭的电话。和我猜想得差不多,杨枭在电话的那一头说道:“来六室,吴主任中午有事,让你提前过来。”我正想询问吴仁荻找我有什么事情,那边杨枭已经挂了电话。

  以前去过六室几次,但都是来去匆匆,没有正经在里面待过。这次一想到吴主任特招,不知道吉凶祸福,我心里就越发的忐忑不安。到六室门口的时候,正赶上杨枭出来,他好像已经知道吴仁荻找我的用意,看着我的眼神之中竟然带着几分羡慕的神情。

  没等我问他,杨枭先主动走过来,微笑地看着我说:“还记得在清河下面,我和你说的话吗?”

  清河下面……那是去年的事了。我眨巴眨巴眼睛,用尽了脑细胞去想,但实在是想不起来他当初说过什么了。看着我绞尽脑汁的样子,杨枭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进去就什么都知道了,别让吴主任等急了。”说着,他轻轻一推,将我推进了他们的调查六室。

  六室的格局和其他几室也差不了多少,只是面积比起其他几室明显要小了很多。外面的办公区域只摆着杨枭和杨军的两张小办公桌,里面隔出来的房间就是吴主任的办公室了。

  虽然看着杨枭的表情,不像是什么恶事,但我的心里还没底。已经到了门口,只能硬着头皮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我进门时,吴仁荻正在看书。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本发黄的线装书,虽然看不到书名,但是看着脆黄的纸张也知道有些年头了。看到我进门,吴主任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合上了书页说道:“要么你早点来,我还没看这本书。要么你晚点来,书也看完了。你这不上不下的,看书的兴致都被你糟蹋了。”

  还有讲理的地方吗?不是你让我来的吗?我心里不爽,但还要赔着笑脸说道:“吴仁荻,要不我先出去转一圈,你看完书我再回来?”“就这样吧。”吴仁荻将手中的书随手扔到桌子上,说道,“没兴致了。”我瞅了一眼书名——《冥人志》。

  没等我开口问,吴仁荻先说道:“上次你叔叔来的时候,我答应他看着你长命百岁的。不过现在我后悔了。”说着他有些不屑地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这次要不是有杨军,一个半孽就能让你在小岛上死十几个来回了。你说说你来民调局这半年里,有哪次不是死里逃生的?哪次不是我给你擦的屁股?还长命百岁呢,你能平安过完今年就是你们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我心里不服,想要找几句反驳的话撑撑场面,不过想了一圈,好像还真没有我和孙胖子自己独立了结的事件。但是自打进了民调局之后,我加入在内处理的事件好像都不能和熊万毅、老莫他们平常干的相提并论吧?他们还在对付冤魂、饿鬼这样的小杂鱼的时候,我和孙胖子就在鬼船、妖塚和小岛上对付boss了。

  没容我辩解,吴主任又说道:“我给我自己找了个解脱的法子。”说话的时候,吴仁荻的手心里凭空多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淡黄色的小蜡丸。他轻捻着蜡丸在桌子上转了一个圈,看着转个没完的蜡丸,吴仁荻口中淡淡地说道:“这次你可能不止长命百岁,但是……”说到这里他拉了个长音,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也可能马上就要了你的命。”

  吴仁荻说前半句的时候,我听得已经激动起来,杨枭和杨军不都是吃了吴仁荻的什么东西,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吗?但是随着吴主任后面半句话说完,我的心里又开始没底了起来。

  我将目光从蜡丸转到吴仁荻的身上,看着他说道:“吴主任,我脑子慢,您受累说明白点。”吴仁荻的食指轻轻地在桌子上一点,蜡丸突然停了下来。他将蜡丸拿在手中一边把玩着,一边抬头对我说道:“我、杨军和杨枭都吃过这里面的药丸,吃了药丸之后,身体会出现两种变化。要么你的年龄会永远固定在药丸被身体吸收的那一刻,说青春永驻也好,说长生不老也好,反正就是那么回事。要么你的身体适应不了药力,吃了药就要了命。”

  长生不老和马上送命,这两种结局反差也太大了吧?我这时才想起来,当时杨枭在清河底下对我说的话,好像说我和他、还有吴仁荻都是一样的体质。不是一样的体质吗?还能出现两种结局?想到这里,我的眼神又转向吴仁荻手中的蜡丸。

  吴仁荻好像看破了我的心思,他看着我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想好了。就算是和我一样的体质,也不敢保证一定会是第一种变化。给你交个实底,我一共给了四百一十九个人吃过这种药丸,他们和我都是一样的体质,但是吃了没死的只有九个人。”

  419:9……我的脑子已经乱了起来,这个比例的也太悬殊了吧?这完全就是拼人品。吴仁荻看了我发呆的样子,突然手指一弹,蜡丸向我飞了过来。吴主任不知道使得什么手法,蜡丸向我飞过来的速度极慢,就算我在发呆,也反应过来有东西向我飞了过来。

  我抬手将蜡丸抓在手中,心里还是有些疑惑。吴主任看着我讥笑了一声,说道:“现在问题是你的了,我答应你叔叔,看着你长命百岁。你吃了里面的蜡丸可不止长命百岁。”我抬头看着吴仁荻,说道:“要是我吃了,马上就死了呢?”“那是你命不好,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要替你改命的。”

  我还想说点什么,但吴仁荻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他不再理会我,又拿起桌上的《冥人志》,翻到自己刚才看到的地方。眼睛看着书,口中对我说道:“好了,我又来看书的兴致了。药丸吃不吃随便你。没事的话你就走吧。”

  我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有事你也别在这里待着,该找谁找谁去。和吴仁荻没有理可讲,我心里叹了口气,随便客气了一句之后,转身就离开了吴主任的办公室,一直出了六室的大门。

  没想到杨枭没走,他在六室的门口一直等到我出来,而且杨军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二杨正在一起小声地嘀咕着什么。看见我出来,杨枭先举手对着我打了个招呼,他一反低调的常态,说话的声音竟然激动得有些颤抖:“沈辣,东西给你了吗?拿出来看看。”

  你不是吃过了吗?还瞎激动什么?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还是将手里攥着的蜡丸递给了他。杨枭接过蜡丸之后,也没问我同不同意,他已经将蜡皮捏碎,露出来里面玻璃球一样大小的石头球。

  不是说长生不老药吗?不过杨枭见到这颗石头球,眼珠子马上就瞪起来了。他将石头球放到鼻子下面,然后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他的样子就像瘾君子在抽白面儿过瘾一样。

  这个是长生不老药,杨枭的举动证实了药丸的功效。不过蜡丸已经被捏开,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药效。我一把将药丸从他的手上抢了回来,说道:“杨枭,你倒是跟我说一声啊,现在怎么办?你把蜡皮捏破了,这药丸我吃还是不吃?”

  “我要是你,就先考虑清楚。”一直就比较沉默的杨军说话了。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有意无意地瞄着我手里的药丸。可能是感到我有可能变成和他们同一类的人,和我说话的时候,杨军的语气比以前要放松不少。

  我拿着石头球一样的药丸发呆,想一口把它咽下去,却没有那么大的勇气。杨军看穿了我的心思,他轻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这药丸你还是先留着吧,蜡皮虽然破了,但是药力已经凝聚,不会轻易就散的。”说罢,他看了我一眼,再次说道,“你还是把药丸收起来吧,这里识货的人不少。别最后成了给你惹祸的苗子。”

  我答应了一声,将药丸藏到衣服的内袋里面,客气了几句之后就要离开这里。这时候,杨枭突然说道:“沈辣,你先等等。我是过来人,给你一点建议。”听到他这么说,我收回了刚刚迈出去的脚步。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