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半部天理图

  当下我将那天在马啸林家换黄然的过程又说了一遍,自然是将后来孙胖子和杨枭说的话过滤了一遍。高亮皱着眉头听着,等到我说完之后,他先是看了金瞎子一眼,又看了看已经重新坐回到沙发上,累得只喘粗气的马啸林,说道:“恕我直言,马先生,你家里的饿鬼恐怕和宗教委员会那边脱不了干系。他们明面上交换、接受黄然,暗地里又派人潜到你的家里偷取我们的物资,也完全有时间在你的家里摆下饿鬼的法阵。当初在你的家里交换黄然可是他们提出来的,说白了,就是两个字——‘灭口’而已。”

  高亮说这话的时候,金瞎子在不停地点头。从上次的香港之行来看,金瞎子是偏向宗教委员会的。但是他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然赞同高亮这么不靠谱的话。

  马啸林一拍沙发扶手,大骂道:“冚家铲!生仔无屎忽……”他骂了没有几句就累得直喘。马老板脑门上的青筋就像蚯蚓一样纠结在一起,看样子他是动了真气。孙胖子嬉皮笑脸地看着马啸林,还想调侃几句,却被高亮抢先说道:“马先生,饿鬼在这里不算什么问题,我先安排给你做个身体检查,再派人去府上看看怎么收了那只饿鬼。等你休养几天回到香港的时候,事情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说完,高亮喊进来大秘书王璐,马老板千恩万谢地跟着璐姐去找欧阳偏左检查身体去了。

  马啸林被带走之后,办公室的这几个人当中,我显得有点多余。这里也不是我待的地方,就在我正准备找个理由离开的时候,金瞎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高局长的方向,说道:“对了,我有件事情要打听一下,上次宗教委员会那边用来交换黄然的那堆东西里面,好像是包括半部天理图吧?不知道你们检查过没有?”

  他这句话一说完,萧和尚猛地抬头看向金瞎子,而高亮和孙胖子的反应却并不大,他俩甚至都没有眼神的交流。孙胖子盯着茶几台面上的花纹,好像根本没有听到金瞎子的话一样。类似这样的话题貌似不是我这个小调查员应该知道的,当下我站了起来,对着高亮说道:“高局,我回一室了。有事您再找我。”

  说完也不等高亮的回话,我转身就向门口走过去。没想到第一步刚刚跨出去,就听见高亮在身后说道:“回来坐着,你不用回避。”说完高局长转头对着金瞎子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金瞎子抬起头对着高亮的方向说:“我和闽天缘还有点交情,告诉我一些实底……”

  “我没问你这个。”金瞎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高局长打断。高亮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是怎么知道他们给我的是拓本?你和闽天缘的交情再深,他也不会把这个实底告诉你吧?”

  听到高亮说用黄然换回来的半部天理图是拓本的时候,萧和尚直接就跳了起来,说道:“你说什么?天理图是拓本?你怎么不早说?”高局长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告诉你就会变成原本了吗?”

  高亮不让走,我只能又坐回到孙胖子的身边。这时的孙胖子正笑嘻嘻地看着高亮跟萧和尚拌嘴。等他俩安静下来之后,孙副局长突然转头对着金瞎子说道:“金大师,你是怎么知道是拓本的?不是算卦算出来的吧?要不你再算一卦,算算原本在什么地方?”

  他这句话说到一半,高亮和萧和尚也向金瞎子这边看过来,加上孙胖子,三个人就这么一直盯着金瞎子。就算是眼睛看不见,金瞎子也能感觉到多少有些不自在。

  场面变得安静起来,办公室里没人说话,都在睁眼看着一个瞎子。过了片刻,金瞎子突然笑了一下,说道:“孙局长太看得起我了。算了,我就明白说吧。那半部天理图十几年前就在宗教委员会里遗失了,但是闽天缘一直都将这个消息封锁得相当严密,就连宗教委员会内部也不会有超过三个人知道。你们这次的交易里面包括天理图也没人知道,闽天缘当初复制了五张拓本,给你们一张,那半部天理图还是他的镇会之宝。”

  高亮眯缝着眼睛看向金瞎子,等到他说完,高局长才说道:“金北海,好像你还知道一点闽天缘都不知道的事情。说吧,你要什么条件?”

  金瞎子微微地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还记得我刚才说的事吗?等我封卦之后,你在这里给我留一个位置。”

  高亮看了一眼金瞎子,又看了看孙胖子和萧和尚,他的目光甚至还在我的脸上停留了刹那。片刻之后,高局长微笑着对金瞎子说道:“刚才你冷不丁说要来民调局,我都没反应过来。以前你那么坚决地要保持香港中立,现在这是怎么了?静极思动?”

  金瞎子摘下他的墨镜,一双好像白色蜡丸一样的眼球“看”向高亮,有些苦涩地说道:“我泄露的天机太多,大限差不多也快到了。还剩几年想给自己做几件事情,就算为我自己求个来生吧。在大陆的范围之内,不可能绕开你们,倒不如加入民调局。都是自己人,你们总是要配合一下的吧。”

  金瞎子的话音刚落,孙胖子突然笑了一下,说道:“还是金大师你的算盘精,不过你不用给自己算一卦吗?看看这几年有没有民调局的缘分。”说到这里,孙副局长的话锋一转,盯着金瞎子的白眼球继续说道,“对了,罗四门怎么样了?你还别说,这么长时间不见面,我还有点想他了。”

  听孙胖子说到罗四门的时候,我的头脑中又浮现出来妖塚里面那具油亮的腊尸来。提到罗四门,金瞎子脸上的表情多少有点僵硬:“看不出来孙副局长对罗四爷这么感兴趣。”他干笑了一声之后,接着说道,“我已经将罗四爷的遗骨送回到他的后人那里。他们罗家人怎么处理,不是我这个外人能参与的。”

  金瞎子说话的时候,萧和尚对着高亮接连做了几个手势,高局长点点头,对金瞎子说道:“北海兄你想来民调局,我们当然求之不得。我给你留一个第七调查室主任的名额,只要你报到的那一天,调查七室就算即日成立。”

  金瞎子重新戴上墨镜笑了一下,说道:“到时候在高局长手下混饭,还希望各位能照应一下。”他话刚说完,萧和尚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金北海,差不多行了,别吊胃口。天理图的事你还是先说明白吧。”

  金瞎子冲着萧和尚的方向笑了一下,说道:“你们也知道,在这个圈子里,我还有一点点名声,知道这半部天理图的下落,也是托了这点名声的福了……”

  原来就在我们那次香港之行结束之后,金瞎子在坐车回家的路上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个年轻人,他自称姓李,声称手中有几件古董,问金瞎子有没有兴趣买下。金瞎子刚刚得了罗四门的遗骸,全部的心思都在罗四门身上,本来不想搭理这人,正想关电话时,金瞎子突然无故心悸,按照他的说法,这就算是冥冥之中的示警了。

  金瞎子的电话号码没有几个人知道,打电话的人一张嘴就是:“你是金北海吗?”但是又听不出来这人是谁,问他尊姓大名,这人又十分不耐烦,只是说他姓李,然后一个劲儿地催问金瞎子:“你到底要不要?到底要不要?”

  金瞎子被气乐了,他在电话里说道:“你不告诉我都有什么东西,多少钱,我怎么知道需不需要?”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出了一串古玩的名称(后来才知道这人是捧着一本名册念出来的)。打电话的人是个生手,他说的一连串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的单纯就是古玩,但有相当的一部分是几大道家门派不外传的法器,里面正经有几样东西让金瞎子也觉得“眼红”。

  说到最后几样东西的时候,金瞎子的心一阵狂跳,但是嘴上不留痕迹地说道:“最后那个东西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天理图下部……先说明白了,不是我骗你,我这里只有下部,上部不在我这里,可不是我藏起来不给你。”

  金瞎子早就知道天理图在宗教委员会手中,但是凭他的经验,打电话的这个年轻人又不像是说假话。犹豫了一下之后,金瞎子推说眼看就要过年了,他这里走不开,等到过完年后,他来联系这个年轻人,先查看一下东西,再决定要不要购买。

  电话里的年轻人好像只知道金瞎子这一个买主,他虽然有些急躁,但是又无可奈何,最后给了一个美国的地址,让金瞎子有时间去找他。关了电话,金瞎子将电话递给司机,让他看了来电显示的地址,还真显示是美国打过来的电话。

  随后金瞎子马上联络了闽天缘。这时的闽会长已经油尽灯枯,靠着秘术吊命,强挺着等黄然回来,也就是金瞎子的面子够大才让他费神接了电话。听到金瞎子说有人想到台湾见识一下天理图,闽天缘先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推说自己的大限就要到了,不方便安排这件事,让金瞎子过几天找郝正义安排。

  金瞎子听出来有问题,马上又找人去查了给他打电话那人的底细。就在他守在马家大宅马啸林身边的时候,打电话那人的底细查了出来。那人叫李祁木,说到他没几个人知道,但是这李祁木的祖父李江河在这个圈子里面,尤其是在宗教委员会都算是响当当的人物。

  李江何算是宗教委员会的元老,曾经还有短暂的一段时间代理过宗教委员会的会长,后来以副会长的身份去了台湾。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在十几年前,突然和闽天缘翻脸,当时那一次差点让宗教委员会分裂,好在最后支持他的几位元老反水,才保住了宗教委员会的这块招牌。李江河一怒之下带着家人离开台湾,到了地球另一面的美国。此后的十多年间,李江河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想到再出现还是被他的孙子连累,才扯出了这消息。

  这件事件似乎越来越有意思,就在他在马家的第三天,突然接到了闽天缘的电话。电话那一头的闽天缘已经虚弱不堪,他喘息着只说了六个字:“你……怎么……知道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