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金瞎子

  想不到的是,就在我进民调局的时候,孙胖子正牵着尹白从大门里走出来,看他红光满面的,哪有一点宿醉未醒的样子。见到我之后,孙胖子嬉皮笑脸地说道:“辣子,还以为你早上起不来了。我正琢磨一会儿看见破军,是不是给你请个假。不是我说,你到底是当兵的出身,身底板就是好。”

  我白了孙胖子一眼,说道:“拉倒吧,大圣,我宿舍里不是没有镜子,什么样我自己知道。我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昨天晚上的尸鬼,你倒好,头发都没有乱。高局长这是给你吃什么补品了?这么容光焕发的?”

  “屁补品,都是我天生丽质……你着什么急?不是和你说了嘛,老金还没来,我们先出去遛遛,消消食。等他回来的,整鸡整鸭子的我让你一次吃个够……吃到吐为止。”孙胖子和我说话的时候,他牵着的尹白龇着牙冲着孙胖子“呜呜”直叫。

  尹白到底不是俗物,孙胖子说完之后,它翻着三角眼看了孙副局长一眼,随后无聊地趴在地上打着哈欠。妖塚一役,我是亲眼见到尹白发威的,对它不像孙胖子那样,一直敬而远之。当下也不想久待,和孙胖子说道:“大圣,我去和破军打个招呼。局里现在多了个书记,他新官上任三把火,别撞到他的枪口上。等中午去办公室找你一起吃饭。”说着就要进入民调局的大门。

  没曾想孙胖子一把拦住了我,他表情古怪地冲着我笑道:“你着什么急?咱们那位书记昨天半夜就跑了,现在你去请他,他都不敢回来。”

  “书记跑了?跑哪儿去了?”我愣了一下,接着对他说道,“大圣,你说明白点,到底怎么回事?”

  孙胖子又是贼兮兮地一笑,拉住我,说道:“一边遛,一边说,你以为高老大是省油的灯吗……”

  听孙胖子说完,我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我们喝得天昏地暗的时候,民调局里面也闹得鬼哭神嚎。昨天高亮让杨书记留在民调局里查看以往的档案。天黑以后,六室的调查员连同大楼台面上的行政人员都陆续离开了民调局。民调局整个九层楼只有杨书记和他那个叫作李帮春的秘书……

  具体的细节没有人知道,只是今天凌晨的时候,杨书记像疯子一样从民调局里面冲出来,他一直跑了两站地才被一辆巡逻的警车发现。

  发现他的时候,杨书记一脸的惊恐,死死抓住警察的胳膊,说话的时候嘴角不停地流着白沫:“鬼!那里有鬼!不是神话故事,真的有鬼!”开始警察还以为这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疯子,半哄半骗地将杨书记带回到派出所。

  当时杨书记的神经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好在身上还有他在公安部里做司长的证件。查看了证件之后,派出所的警察都吓了一跳,马上连上了公安部的内网。杨书记刚刚离开公安部,他的照片连同个人资料还没有撤出。虽然现在的杨书记失魂落魄的,但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和照片上的是同一个人。

  这时派出所的值班负责人才知道出了大事情,但是杨书记是真的吓着了,不管怎么问他,都是“有鬼!真的有鬼!”这样的回答。就在派出所准备上报的时候,高局长终于带人赶到了。高亮亮出来的是公安部副部长的身份证明,而且在公安部的内网也能查到这位高副部长的资料。

  杨司长见到高副部长,脸色变得煞白,变得唯唯诺诺起来。在外人看来,这正是下级见了上级领导应有的表情。

  这个小小的派出所一晚上接待了两位部里的高级领导,正副所长都有点受宠若惊。高副部长解释了杨司长晚上多喝了几杯,有些不胜酒力才胡说八道的,希望所里的同志以大局为重,维护领导的形象,不要传播今天晚上见到的事情。然后又让随行姓丘的处长记录了在场所有警察的姓名,才带着杨司长离开。

  听孙胖子讲完,我问道:“杨书记到底看见什么吓成这样了?”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这个你就要亲自问他了,除了他和棒槌之外,谁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早上高局来的时候,替杨书记请了一个星期的大假。看来过完这个星期,再想见杨书记就很难了。”

  说完杨书记的不幸遭遇之后,我和孙胖子牵着尹白转了一圈,正准备回民调局的时候,就看见一辆黑色的奔驰开过来,停在民调局的大门口。车子停稳后,先下来一个瘦得像骷髅一样的中年人。这人我看着面熟,却又一时之间说不出来他的名字。紧接着,这人又将车中一个六十多岁的盲人搀下了车,这个盲人我倒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正是春节前在香港遇到的金瞎子。

  金瞎子在中年人的搀扶之下进了民调局的大门。我转头对着孙胖子说道:“那个是金瞎子吧,扶他的那个人是谁?我看着可有点眼熟。”

  “眼熟?”孙胖子不怀好意地一笑,继续说道,“他不就是香港的那个马啸林吗?看不出来杨枭的手段这么毒辣,这才几天没见,老马就瘦得脱相了。”

  “你说谁毒辣?”孙胖子的背后响起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这声音十分熟悉,不用回头就知道杨枭就在身后。

  孙胖子眯缝着眼睛回头笑了一下,看着一头白发的杨枭说道:“不是我说,杨枭,现在越看你越有你们吴主任的范儿了。刚才乍一眼我还以为是吴主任他老人家到了。”说到这里,孙胖子的声音突然压低了许多,接着说道,“香港的那个马啸林没事吧?刚才看他瘦得就剩一把骨头了。你不会给他下了什么高难度的咒法吧?”

  “放心,他死不了,不过也不会太舒服。”杨枭无所谓地说道,“我下的是饿鬼术外加一些小禁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被饿鬼迷上之后,姓马的吃的东西九成都会被饿鬼吸收,他吃得越多,饿鬼就吸收得越多;吃得越多,他本人就越瘦。要是时间长了,体质再弱一点,我也不敢保证就一定死不了。再有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做点噩梦,白天出现一点幻觉。还有就是无故地呕吐,大小便失禁带血,说话时会忽然失声,有时突然会肌肉痉挛,四肢不受自己控制,再不就是短暂地瘫痪几天……”

  杨枭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和孙胖子的眼睛就直了,孙胖子打断他的话,说道:“你先停停吧。杨枭,不是我说你,我也知道你这是为我好,想替我出口气。其实真的不用那么麻烦,就让他做做噩梦,再拉两天稀就行了。”

  杨枭哼了一声,看着孙胖子说道:“你以为我随时随地想把谁怎么样,就能把谁怎么样?说实话,你要是让我直接弄死他,要不让他死于意外,或者让他生不如死我分分钟就能办到。你一句话我做到这种程度就算不错了。”杨枭的话听得我一个劲儿地倒抽凉气,昨晚的宿醉也醒了大半。他平时在民调局里不言不语的,低调得一塌糊涂。这是和我们俩熟了,才把心里话说出来。看他挑眉毛冷笑的样子,这才是那个把麒麟市搅得天翻地覆的杨枭。

  杨枭刚刚说完,孙胖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孙胖子看了看来电显示,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杨枭,随后接通电话:“高局长,您老这是有什么指示?嗯,他在我这儿,好,我们俩马上就过去。”几句话后,孙胖子挂上电话,看了一眼杨枭说道:“看事儿来了吧?”然后扭脸看着我,“辣子,走吧,高局长让咱俩去他办公室。老马和金瞎子是来告状的。杨枭,要不然一起去吧,金瞎子好像挺怵你的。”

  “算了吧,吴主任还给我安排活了。”说完他看着我说道,“沈辣,午饭的时候你去找吴主任,他有事情要交代给你。”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说着说着会牵扯到吴仁荻:“他,吴主任找我干什么?杨枭,你交个底,好事坏事?”杨枭微微笑了一下:“你去了就知道了。”

  孙胖子先将尹白拴在饭堂的门口,之后才带着我进了高亮的局长办公室。在办公室的门口看见萧和尚正晃晃悠悠地走过来,看来他也是被高亮叫来的。不过萧和尚完全没有当回事,看见我和孙胖子之后,他指着孙胖子说道:“听说你们俩昨晚去吃烤羊了,就着烤全羊喝得五粮液?有这好事你们怎么就不知道叫上我?”孙胖子咧了咧嘴,说道:“是二室老莫、西门链和熊万毅他们请的,把你楞加进来算怎么回事?下次,等下次辣子请客,一定把你叫上。”

  我顾不得听孙胖子调侃,直接向萧和尚问道:“老萧,怎么还惊动你了?”萧和尚打了个哈哈,说道:“听说是金瞎子来了,高胖子八成是叫我和小胖子撑撑场面。”看来他也不知道详情,我只能硬着头皮跟在他们的身后,一起进了高亮的局长办公室。

  我们进去的时候,马啸林和金瞎子正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和高亮白话着什么。看见我们三人进来,马啸林马上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开始我还以为是找我们俩拼命,没想到他上前挨个搂了搂我和孙胖子,说道:“沈生,孙生,还有萧大溪,偶就鸡道梨们不系凡仁啦。原来各位大溪都系政府的专门仁才,以前真系系敬啦!”

  “老马,说归说,你别又搂又抱的好不好?”孙胖子皱着眉头对马啸林说道。高亮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微笑着对金瞎子说:“来,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民调局新任的副局长——孙德胜。我这边的事情多,忙不开,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他。”

  金瞎子笑了一下,说道:“我真是孤陋寡闻了,你们这里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副局长,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看来我不服老真的是不行了。过几年我就封卦了,到时候我来你们民调局这里混个闲差,高局长和孙副局长一定要赏我这口饭吃。”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