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斗气

  说着老莫顿了一下,掏出香烟来分了一圈,然后自己又点上一根之后,才说道:“局里的流程是,除了一些紧急的突发事件之外,先是警察局得到类似灵异事件的报案,然后由他们先判断、甄别一下。这时候差不多就有八成多类似各种幻觉、恶作剧、为求各种目的故意装鬼吓人,以及自然界的特殊现象的假事件会被剔除出去。剩下的会有专门的通道汇总到我们民调局中,然后由欧阳主任他们再次甄别。

  “辣子,你别看只剩下一成半,就这还要再剔除掉一大半。剩下的再根据轻重缓急安排我们二室,或者林枫主任他们来调查。给你举个例子,就像杨枭以前在麒麟十五层大楼闹的那次,表面上看是闹得惊心动魄,但是没有持续性,单纯闹了一次之后,当地的居民就搬得远远的了,基本不会再次发生群体性伤害事件。所以类似这样的事件就要暂时搁置一下,我们一般是先紧着那些有可能爆发大规模群体伤亡的事件优先处理。再拿杨枭说事,要不是他后来玩摄魂,造成大量的人员失去了魂魄,可能到现在我们都未必能照顾到麒麟那里。”

  老莫说完,西门链在一旁插嘴道:“这里的事情被分到四室了。春节之前,我听四室的张天雷说过一嘴,差不多就这两天吧,他们四室的人会来处理。搞不好四室的人已经在前面了,像坟地闹鬼这样的小事件应该不会惊动他们的林主任亲自带队吧?”

  “不能。”老莫说道,“林枫现在基本靠轮椅,上次在火车上那次他伤得不轻。听说爆炸的时候,还有尸毒被他吸进体内了。也是他命大,要是你我这样的,早死几百个来回了。”

  听见说到了林枫,最近就是昨天孙胖子荣升副局长时见过他一次,林主任还真是像老莫说的那样坐着轮椅出现的,看他当时的样子除了还是有些萎靡之外,也再看不出他现在怎么样了。我正想再详细问清楚点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熊万毅突然走到孙胖子的面前,指着他说:“孙胖子,你凭什么当副局长!你是那块料吗?这个副局长你是花了多少钱买的?”

  熊万毅突然发作,吓了我们一跳。饶是孙胖子的城府够深,也架不住熊万毅当着老莫和西门链的面这么赤裸裸地质问。孙副局长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酒劲一直没散,他的脸通红通红的。这时老莫和西门链两人一把拉住了熊万毅,熊万毅不服不忿地还要说话,被老莫一把捂住了嘴,说道:“熊玩意儿,你胡说八道什么!每次喝酒都耍一次酒疯,不会喝酒你就别喝!下次你自己喝凉水去吧!”

  老莫这几句话明显是在替熊万毅说话,同事一场也不想为了一顿酒闹僵。我拉了一把孙胖子,说道:“老熊今天是真喝多了。上次也是这样,见到酒就不要命。真是别人出酒他出命。”我都能听出来老莫话里的意思,孙胖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不过熊万毅这时不知道是真喝多了,还是借酒遮脸,他的嘴巴虽然被老莫捂着,但还是呜哩呜喇地说着什么。最后喉头一阵地涌动,老莫发现得早,将手撤了回来,熊万毅“哇……”的一声,又吐了起来。

  这次我们都有了提防,捂着鼻子远远地躲开。我向前蹿了一步,这时发现就在我眼前不远的地方,是成片成片的坟地。看来就在我们溜溜达达一边走路一边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饭馆老板说的闹鬼的坟地。

  要是半年前,我差不多就在饭馆老板那里忍一宿了,就算有急事要穿过这片坟地,只怕也是一路狂奔,不敢半点停留。不过现在这情形,我倒是盼着有什么凶灵、恶鬼之类的出来露露脸。熊万毅吐完,就又对着孙胖子耍酒疯去了,西门链和老莫连拉带劝的,越劝熊万毅就越起劲,唠唠叨叨地对着孙胖子说个没完。现在要是有个不知道死活的恶鬼出来,起码也能分散一下熊万毅的注意力,顺便也能让他活动活动醒醒酒。

  我晚上喝得也不不少,前面二百多米的位置停着一辆奥迪汽车我愣是没有注意到。车里面坐着的是四室的四个调查员,为首的一个叫王天雷的调查员是四室林枫的人。在鬼船那次事件时,我们还打过点交道。

  还真被西门链猜着了,今天晚上他们就是来专程处理坟地闹鬼事件的。我们没有看见他们,王天雷几个人却看见了我们,他们几个人正奇怪我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而且好像都有点喝高了。当时夜深人静的,熊万毅骂孙胖子的话传出去老远,被王天雷几个人听得清清楚楚。听得王天雷直吐舌头,孙胖子怎么说也是新晋的副局长,熊万毅说骂就骂,这分明就是不想干了的节奏。

  就在我帮着老莫和西门链去拉开熊万毅的时候,眼前突然花了一下,紧接着,距离我最近的一个坟头动了一下,堆在坟包上面的泥土、砂石向下滑落。“熊玩意儿,你先别说话!”我对着熊万毅大喊了一声。

  “什么?”熊万毅张开醉眼看了我一眼,“辣子,知道你和孙胖子的关系好,先说明白,今晚上的事和你没……你大爷的,我说话你捣什么乱!”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坟包不断地隆起,上面泥土倾泻下来,有两只惨白惨白的手突然从坟包里面伸出来,紧接着这两只手扒开坟包,这手的主人从坟包里面钻了出来。

  这人从上到下一丝不挂,浑身一片惨白。他的身上已经开始腐烂,从他的小腹能直接看见他的肋骨。我们五个人当中只有孙胖子不识它的来历。孙副局长歪着脑袋一直看着他,嘴里说道:“说他是鬼,他又有实体。说他是僵尸,胳膊腿又多少能打点弯。不是我说,这是个什么东西呀?”

  “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你还副局长?”熊万毅回头盯着孙胖子很是不屑地说道。老莫怕他俩再呛呛起来,上前拽了一把熊万毅,然后转头对孙胖子说:“它是尸鬼,一般是横死的冤鬼找不到替身,就找具尸体先附上,尸体本身的魂魄早就投胎转世了,里面的冤鬼只是寄居在尸体里面。”“哦,就像寄居蟹那样是吧?”孙胖子懒得搭理熊万毅,将注意力集中在尸鬼的身上。

  面前的尸鬼从坟包里爬出来之后,低声吼叫了几声,然后晃晃悠悠地向我们这边走过来。眼看着尸鬼越走越近,不过我们也没拿它太当回事。尸鬼终究不过是横死的冤鬼而已,别说是西门链和老莫这样的老油条了,就连孙胖子这样的二把刀也没把它放在眼里。由于晚上出来喝酒,我们五个人都没有带枪,只有甩棍习惯性地就拴在裤腰带上,对付这样的尸鬼不过是几下甩棍的事。

  等到尸鬼走到我面前五六米的地方,老莫、西门链和熊万毅三人突然动了,他们就好像练过多少次一样,迅速以品字形将尸鬼围在中间。虽然暂时没有下一步动作,但是就这样也让尸鬼的动作僵住了。

  尸鬼不同于恶鬼,它还有做人时的心智和基本的判断力,要不然也不会有拉替身的事情发生。现在看到按常理应该跑得无影无踪的几个人突然围了过来,它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找个最弱的人,试试他的深浅。于是这个不走运的尸鬼朝着一身酒气、喝得满脸通红的熊万毅扑过去了。

  熊万毅正找不到撒气的地方,看见尸鬼向他扑过来,不躲亦不防,直接一巴掌向着尸鬼的脸上扇了上去。他的动作比尸鬼要快上很多。“啪”的一声脆响,在夜深人静的坟地里传出去老远,就连二百米外的王天雷都听得清清楚楚。

  二室的人都经过特殊训练,加上他们的手心处都文了特殊的咒文,对这种鬼祟的经验要比我和孙胖子强出多少倍。这一巴掌扇出去,熊万毅一手掐住尸鬼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接二连三地抽在尸鬼的脸上,同时嘴里也没闲着,骂骂咧咧地说道:“你也不照照镜子,副局长是吗?看不起我们丘主任是吗?管丘主任叫老丘是吗?你以为老丘也是你叫的是吗……”

  他每说一次“是吗”就在尸鬼的脸上扇一巴掌,而尸鬼根本就无力反抗,任由大嘴巴不要钱似地打在自己的脸上。就在六七个巴掌过后,突然在尸鬼的身后传过来一阵恶风,紧接着一根甩棍的棍头抽在尸鬼的脑后。这一甩棍的力气不小,直接将尸鬼抽得横着飞出去两三米远,跌落在老莫的脚下。老莫一脚踩在它的身上,让尸鬼动弹不得。这时我才看到尸鬼的脸上像被泼了强酸一样,被甩棍打到的位置烧出来一个大洞。

  动手的是孙胖子,他这一晚上都被熊万毅冷嘲热讽的,这一甩棍算是发泄了出来。孙胖子甩棍打出去的时候,嘴上也没闲着:“我不发火,你当副局长是泥捏的?”熊万毅的火也起来了,他也抽出甩棍,和孙胖子互相瞪了一眼,两人突然同时扑向尸鬼的方向,推开踩着尸鬼的老莫。两只甩棍对着尸鬼又是一顿猛抽。

  两人各抽了七八下之后,尸鬼基本就没了“人”样,挨到甩棍的部位皮肉尽化,片刻之间尸鬼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孙胖子和熊万毅两人各打各的,尸鬼不住地凄厉哀嚎,在这样的时间环境之下听着更加瘆人无比。又抽了几下甩棍之后,尸鬼的身上冒起了一股白色的烟雾,烟雾越来越浓,颜色也变成淡黄色。随即火花一闪,尸鬼的身上着起了火。而熊万毅和孙胖子还没有停手的意思。

  这时西门链和老莫都看傻了。最后还是我先一步反应过来,跑过去一把拽住孙胖子,老莫和西门链拉住了熊万毅。我们三个不停地劝说这两人。远处的王天雷见到这样一幅奇异的景象:孙胖子和熊万毅将一只尸鬼差不多抽得灰飞烟灭,而我、老莫和西门链正在不停劝他俩。

  等到王天雷赶到的时候,尸鬼已经彻底化成了灰烬。王天雷倒是会做人,他将孙胖子和熊万毅分开,安排一个四室的调查员开车载我和孙胖子回去。老莫和西门链留下来,加上熊万毅,留下帮着他善后。

  回到宿舍,我倒头便睡,再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了。要不是调好的时钟定点闹铃,恐怕睡到下午都未必能醒。昨晚的宿醉还没完全醒过来,头疼欲裂,就好像不是我的脑袋一样。本来我还想找孙胖子请假偷一天懒的,但是再想想,孙胖子昨晚喝得比我还多,现在应该还没起来,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班,而且破军刚刚升了副主任,一室现在总共我们两人,总不能把濮副主任豁出去,让他一个人耍单吧。

  指望孙副局长是指望不上了,我硬着头皮起来简单洗漱了一遍,也没心情吃早饭,穿好衣服晃晃悠悠出了门,直奔旁边的民调局。

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