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莫的故事(四)

  眼看着老头子倒地之后,干瘦男人过去看了一眼,确认老头子没救了,回头有些无奈地说道:“不是我说,破军,你倒是让我把话问完了再下手啊。现在怎么办?一会儿出去你自己跟高局长说。”高大男子就是几年之后我认识的破军,他低着头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说到这里,郝文明(干瘦男子)看着破军顿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又接着说道,“就说是这个老棒子自己摔得,太阳穴磕桌角磕死了。记住了,你和我就是吓唬吓唬他,谁都没动手。”郝文明连连叮嘱,

  说完,他回头看了看老莫,说道:“和他面对面这么长时间,你还能自己站着,不是我说,你的运气也算是不错了。”说着上前一步,搀了一把老莫,将他搀到了手术室的外面。

  出了技术室,郝文明将老莫直接带出了警察局。这时值班室空空如也,刚才还和老莫一通胡聊的几个值班警察也不知道藏到哪儿去了。老莫的心里又开始打鼓,现在真的是喊救命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出了警察局,老莫就看见警察局门口有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其中一人正是自己的老父亲。看见老莫出来,旁边的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胖男人对着莫老爹说道:“我说没事吧。怎么样?看,你儿子全须全尾地出来了吧?”

  看到就老莫一个人被带了出来,胖子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向干瘦男子问道:“怎么就把他带出来了,正主呢?”还没等郝文明答话,他身后的破军突然抢先说道:“被我一棍打死了。”

  破军完全没有按郝文明设计好的说。胖子听了,脸马上沉了下来,他扫了一眼郝文明,再次问道:“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郝文明赔了个笑脸,说道:“老帮……那个姓高的自己滑倒了,头撞在桌子角上,把自己撞死了。”“哦。”胖子点了点头,又看了破军一眼,说道,“早这么说不就完了,还让我再问一遍。”说罢,回头看着莫老爹,说道,“老莫(莫老爹),你当年的人情我算还上了,剩下的事情由我的人负责善……”说话的时候,他才算正经看了老莫一眼。这一眼看上去,他的表情有些异样,像是从老莫的身上看出了什么名堂。

  这时的老莫还是像在梦里一样,他看了一眼胖子三人,说道:“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出了什么事?”等老莫说完,胖子才笑眯眯地说道:“现在说这件事,还真是不太方便。不过你放心,今天的事情你以后早晚会知道。”

  等后来老莫进了民调局,查看了被破军一棍打死的老头子的档案后,才明白郝主任当时说的话并没有夸张。被破军打死的老头子叫高满财,他正经是活了一百多岁的老人精了。解放前,高满财是当地国民党政府的低级行政人员,解放后被审查过一段时间之后,就被安排到当地的中学做了门卫。

  在之后的一系列运动中,因为高满财当时在国民党政府的位置实在太低,简直就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因此他几乎没受到任何波及。“文化大革命”时期,高满财所在的学校礼堂被当作仓库,用来存放收缴来的抄家物资。

  高满财帮忙搬运的时候,看中了一件小巧的炕桌。当时对这些抄家物资的看管也不是很严。高满财趁晚上没人的时候,将这件小炕桌偷偷地搬到了自己家里。本来高满财也没有把这个小炕桌太当回事,直到后来的运动越来越激烈,终于烧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运动到了最高峰那几年,能批斗的黑五类基本已经反复地批斗过多次了,又开始把以前的漏网之鱼重新拉出来清算一把。高满财在解放前国民党政府的工作经历被人翻出来,学校革委会已经找他谈过话,看样子,眼看着下一批被拉出来批斗的名单里就有他一个。

  这时候,高满财有些慌了。按着程序,不到两天就会有人来他家里抄家,趁着还有时间,高满财当天晚上就将家里的东西查了一遍,除了那个造型充满了封建腐朽味道的小炕桌之外,倒是再没有什么违禁的东西。这个东西肯定是不能留了,高满财想好了对策,想趁着半夜将小炕桌拆了,把分解好的小炕桌当劈柴一把火烧了,到时候谁还知道他家里曾经有这个东西。

  他没想到拆个小炕桌会这么麻烦,由于怕惊动周围邻居,高满财不敢动斧子、锯之类的家什,甚至怕邻居怀疑,他连灯都不敢点。黑灯瞎火的,高满财用菜刀一点一点地将小炕桌的四个桌腿都卸了下来,就在他将桌面劈开时,才发现桌面里面竟然有一个夹层,有一个薄薄的油布包藏在里面。

  油布包里包着的是一本不知道是什么年头留下来的古书,古书的纸张应该被特殊的方法处理过,虽然年头已经久远,但是纸张还没有朽坏。可惜当初这个藏匿古书的人用的方法不当,古书的书名和前后几页被油渍所污,那几页的字迹已经看不清楚。好在里面十数页的纸张保存得还算完整,这上面的字迹还能清晰地辨认出来。为了不引起邻居的注意,高满财把头蒙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看了一阵古书上面的内容。

  高满财年轻的时候喜好过一阵易经,虽然没有搞出什么名堂,但是有那时的根基打底,现在看这本内容相近的古书,大概能明白上面说的是什么意思。

  书里面记录着道家所谓偏门的一些术法,别的还好说,其中最惊人的一个术法就是将别人的寿命转嫁到自己身上。单从理论上讲,这个术法基本上解决了凡人长生不老的难题。只不过这个术法运作起来限制太多,而且寿命在转嫁的过程中会流失掉很多,十成的寿命转到了别人身上剩不了一成,那九成多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高满财是拿这本古书当神话故事看的,里面的内容他也不信,但是里面有一种让人产生幻觉的术法引起了他的兴趣。高满财将古书藏在公共厕所里之后,鬼使神差地在自己家门口摆下了这个术法。等到第二天上午,造反派来人抄家的时候,除了他这个施法人正常之外,剩下的那些人一踏入高满财的家中,就对着空气开始翻找起来,一直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才算结束。这自然什么都没有找到。

  从这时开始,高满财算是彻底相信了古书里面所写的东西。但是环境所限,他也不敢轻易地尝试里面记载的术法。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高满财还是一个老光棍,自己一个人生活。他人已经差不多快七十了,当时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后来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是肺癌晚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高满财索性豁出去了,重新把那本古书翻出来,开始研究里面借命的术法。

  高满财开始用术法借命之后,便一发不可收。开始他对猪狗之类的动物实验,发现几乎没有效果,高满财就开始对人使用了这个术法。第一次高满财利用迷魂术配合,将一个流浪汉的生命过继到自己身上,流浪汉当时就倒地身亡,他本来衰老的样子也变得年轻起来。去医院检查时,他身上的癌细胞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惜这个过程太短,还不到一年,高满财的身体又开始急剧衰老,本来已经消失的癌细胞又找了回来。

  高满财之前尝到了甜头,这一次索性把目标对准了有更多生命价值的小孩子。他丧尽天良地过继了一个小孩子的命之后,高满财又以年轻的面貌生活了五年,等到他的老迈之相现出来,高满财就在寻找下一步借命的目标。就这样周而复始地又活了三十多年,他的事情最后终于惊动了民调局。民调局派出来调查这个事件的人就是一室主任郝文明和破军。

  高满财是自己撞到枪口上的,他也是倒霉催的,竟然挑中了破军来下手。开始破军和郝文明因为事发突然,还真被高满财的幻术搞得手忙脚乱。但是郝文明毕竟是民调局的调查主任,两三个回合下来,就找到了高满财的位置。

  高满财除了借命的术法还能被郝文明看上眼之外,剩下的例如迷魂术之类的术法,在郝主任的眼里简直不值一提。郝文明和破军一起活捉了高满财。破军还破了他的术法,就算高满财还有机会使用借命术让自己生命年轻,他的面容也不会再回到年轻的状态了。依着破军的意思,像这样连小孩子都害的玩意儿,不用带回民调局,直接弄死他,挖个坑埋了就是。但是郝文明对他借命的古书很感兴趣,还想将他带回到民调局自己审问。

  就在郝文明和破军押着高满财准备回首都的路上,他们不幸遇到了车祸,当时郝文明被撞晕,破军卡在了车里面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跳出车窗的高满财扬长而去。当时高满财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他的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破军的注目之下,高满财将一个路过小男孩的生命转嫁到自己的身上,小男孩倒地的时候,高满财已经消失在破军的眼前。

  高满财虽然逃过了一劫,但是经过这次之后,他的身体就发生变化,虽然还是能过继别人的寿命,但续命的效果却越来越差,现在吸收他人寿命的效果只有之前的一两成,而且情况还有继续恶化的趋势。

  高满财续命的频率越来越快,以前他续一次命,会等到三五年之后才再次下手,但是现在他需要过一两个月就找人续命,这样才能满足他的需要。这次也是因为高满财贪心,想一次多续几个人的命,才出了事。

  高满财将选好的目标用邪术害死之后,并不能马上就将被害人的寿命转到自己身上,而是将被害人安置在一处极阴之地,他才能慢慢地吸收被害人的寿命,否则会遭到术法的反扑,就像高满财之前在破军面前转走小男孩的寿命那次,高满财受到了术法的反扑,才变成现在的样子。

  这次高满财接连三具用来续命的尸体都被老莫和他的同事带走,高满财变了主意,他在当天晚上就将技术室的手术间变成了极阴之地。之后高满财又使用了迷魂术,迷了主任的魂魄,将其转到了第三具尸体的身上。

  那天晚上,主任一直都以为是在解剖第三具尸体。其实他是亲手剖开了自己的肚子,将他自己的内脏一样一样地取出来,最后,他还亲自写了自己的验尸报告。等到他的报告写完之后,高满财这才现身收了迷魂术,看到自己的惨像之后,主任的魂魄不敢找高满财索命,反而恼恨老莫,要不是老莫突然失踪,今晚被剖开肚子的就是老莫了。

  老莫后半夜看到的影子就是主任来找他索命的。好在莫老爹知道一点驱邪的法子,才算救了老莫一命。手术室这里,本来高满财在昨天晚上就完成了自己和三具尸体以及主任的生命转接。但是他贪心又起,看上了老莫旺盛的生命力。也是他倒霉催的,除了老莫之外,还把自己的两个大对头也等来了……

  这个事件结束之后,老莫对那晚在手术室里见到的一幕耿耿于怀;加上那晚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吓的,他的心脏真的出了点毛病。虽然这个毛病并不大,但是老莫也已经不适合法医的工作,就这样他去找了警察局长,主动要求调动工作。几天之后,他调动工作的通知下达,直接将他调到首都,老莫进了一个叫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单位……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