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老莫的故事(三)

  老莫说什么也不敢再睡了,最后他们爷儿俩一直挨到了天亮。天亮之后,老莫趁着老爹不注意,重新打开自己的手机。就这一晚上,竟然有将近一百个电话找自己,还有几十条短信,都是自己的同事和主任问他下落的,看到最后一条短信的时候,老莫手里的电话差一点掉到了地上。最后一条短信是昨天和他一起出现场的同事发过来的,上面只有六个字——“主任死了,速归。”再看短信发来的时间,正是今天凌晨闹鬼的那个时间段。

  出了大事了!老莫在家里待不住了,莫老爹没有拦住他,老莫急三火四地赶回了自己所在的警察局里。这时的警察局里如临大敌一般,技术室的外面都是警察。老莫赶到的时候,市局技术室的法医正在技术室里给主任拍照。

  只见主任全身赤裸地躺在手术台上,他的肚子已经被剖开,里面乱七八糟的内脏已经被取出来,整整齐齐地放在一旁的玻璃容器中。一些重要器官已经取样,在做病理实验。如果这还不算诡异的话,那看完旁边的一幕之后,就可以说心惊肉跳了。

  在手术台旁边,那张用来写尸检报告的办公桌前,“坐着”昨天傍晚发现的第三具尸体。这具尸体一手握着主任专用的钢笔,桌子上放着一张空白的尸检报告。看上去这具死尸好像正准备填写主任的尸检报告。

  看见老莫出现,刑警队长将他拉到一边,询问他昨晚去哪了,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解剖死者的尸体?这些都是例行公事。局里的监控录像记录了老莫昨晚到现在没有在局里出现过,除了昨晚不辞而别之外,他本人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老莫解释他昨天经历了死尸异动的那一幕之后,精神有些恍惚,加上不明白死尸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回家向身为法医前辈的老父亲询问,不知不觉中就这么过了一夜。这个说法虽然有些牵强,但是对于同样经历了昨晚那一幕的刑警队长来说,这个说法也说得过去,老莫这是害怕了,不敢半夜三更去解剖一个刚刚诈尸的死人。

  刑警队长又问了几句之后,基本上就排除了老莫的嫌疑。最后老莫向他反问道:“谁给我们主任做的尸检?有死亡原因吗?”刑警队长听了,他的脸色有些难看,脸颊的肌肉一阵猛跳,又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上的死尸,说道:“鬼知道是谁做的,要不就是鬼做的。发现他的时候,你们主任就是这副样子了。”

  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老莫,刑警队长又说道,“小莫,听说昨晚的尸检应该是你做的。你倒是命大,你们主任这是替你去死了。要不然现在躺在那里,肚子被豁开的就是你了。”

  老莫听了这句话之后打了个冷战,他马上想起来昨晚做的噩梦。梦里的那个满身、满脸鲜血的主任不就是这么说的吗?昨晚做的真是梦吗?那个模糊的人影出现的时候,就是发现主任尸体的时间。说是巧合,恐怕就连躺在手术台上的主任都不相信。

  市局来人将老莫叫走,问了和刚才刑警队长差不多的话之后,将老莫放了回来。技术室这里一直折腾到天黑才算结束,主任和三个死者的尸体被市局的法医深度解剖,没有发现任何和死因有关的线索。

  由于市局技术室的冰柜已经满员,主任和三个死者的尸体暂时存放在这边的冰柜中,等到明天再运到市局技术室。老莫和几位同事亲手将主任等四具尸体放进冰柜当中。这晚正好赶上老莫值班,也没有人跟他客气,将老莫自己留在了警察局里。

  老莫根本不敢去手术室那边,他整晚都泡在警察局的值班室里壮胆。后半夜的时候,他去了趟厕所,等到他解决完,再次推开值班室的大门,整个人就像过电一样,站在门口不停地哆嗦着。

  他明明推开的是值班室的大门,但是里面却是他们技术室套间里的手术解剖室……

  要不是有这几天的诡异事垫底,老莫现在直接就抽了。就这样,他的后脑勺还是一个劲儿地冒凉气。手术室弥漫着一股强烈的尸臭味道,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坐在办公桌前。由于手术室内没有开灯,里面黑乎乎的一片,并不能看清这个人影的模样。听见开门的声音之后,整个人影转头看向老莫的方向。

  老莫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早上出门之前,他将莫老爹家里整罐子的盐都倒进了自己的两个衣兜里。现在老莫也顾不了许多了,他两只手分别在衣兜里掏出两把盐,扬手对着人影的位置散了过去。

  之后,他也不等有什么结果,猛地一转身向着身后跑了过去。他只跑了两步就突然停住脚步,转了一百八十度之后,他的眼前还是手术室的景象。只是由于他跑了这两步,老莫现在人已经进了手术室里了。

  没等老莫再次转身逃走,他的身后“咣当”一声,手术室的大门已经关上。老莫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这时,那个人影突然动了,他伸手在桌子上捻起一点盐面儿,用舌头舔了舔之后马上又吐了出来:“呸呸呸,这是咸盐嘛!我是活人,不是新死的鬼,这个对我没用。”这个声音老态龙钟,听上去说这个人有一百岁,都没有人质疑的。

  听这人说他不是鬼,老莫的心才算稍稍地放回肚子里。他刚想询问这人想干什么的时候,人影忽然说了一句什么,他的语速快且绕口,老莫根本听不出来他说的是什么。就在人影嘴里最后一个音节出口的瞬间,老莫的心脏突然一紧,就像是被人用细绳将他的心脏勒住一样。紧接着他的胸前火烧火燎的,就像是刚喝了一杯浓硫酸,现在已经流到了胸口。

  老莫脚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喊救命,却一个字都喊不出来。老莫大口地喘气,但是没有一丝空气能到达他的肺里。慢慢地,老莫的脑中开始缺氧。他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起来,接着身子一歪,人已经倒在了地板上。

  在地上倒气儿的时候,老莫的眼睛突然没来由地清晰起来,虽然房间里还是黑洞洞的,但是他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前面的办公桌前坐着的是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头子。他雪白的头发,脸上一道一道的褶子就像是一个风干的苹果。虽然老莫的眼睛清晰起来,但他的心脏部位还是火烧火燎的一样,没有任何改善。而且老莫的手脚无力,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等死。

  眼看着老莫就要断气的时候,就听得“嘭”的一声响。手术室的大门被人用脚踹开,一个瘦得就像竹竿一样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不是我说,在外面就能闻到你身上的这股味道。明明是活人,却老是装得跟个活鬼似的。”

  这人进入手术室的同时,老莫心脏的束缚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空气再次进入到老莫的肺内,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老莫从地上爬起来,虽然不知道进来的干瘦男人是谁,但是看起来他应该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

  而那个老头子看到干瘦男人进来,身子猛地颤了一下,他回身向窗户那边快速跑过去,但是跑了没几步,老头子就停住脚步。他的面色十分难看,就好像刚才老莫看见他时露出来的表情。他回头看了一眼干瘦男人,说道:“这次是谁守在窗户外面?”

  干瘦男人笑了一声,说道:“上次是谁抓的你,这次就还是谁在窗外面等你。”老头子干瘦的眼角颤了几下,随后盯着干瘦男人说道:“门口一个,窗外一个。这是你们民调局的规定动作吗?”干瘦男人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一会儿你直接问破军吧,上次你从他手上跑了,他可是一直惦记你的。”

  听干瘦男人说到了破军,老头子的脸上就像是被打了一拳,还没等他说话,窗户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两米多高的男人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从窗外翻了进来。看到这个高大的男人进来,老头子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恐地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

  高大男人进来之后,直接奔着老头子走过去。老头子哆哆嗦嗦地向后退去,一边退一边说道:“我还是活人,你不能对我怎么样……”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高大男子没理他,从腰后抽出来一根甩棍,迎风一甩,对着老头子的脸就抽了过去。

  老头子本能地用胳膊挡了一下,就听见“嘎巴”一声,甩棍结结实实地打在老头子的胳膊上,他的胳膊向着一个古怪的角度弯曲过去。老头子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胳膊在地上打滚。紧接着,高大男子手握甩棍,对着老头子另外一条好胳膊又劈了过去。老头子没有任何躲避的能力,又是“嘎巴”的一声,老头子当场晕了过去,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高大男子看到老头子昏倒之后,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松懈。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老头子,就像是在防备他突然逃跑似的。差不多过了十二三分钟之后,高大男子突然从口袋里面抓出一把白色粉末,对着老头子身边五六米远的空地上撒了过去。

  这白色粉末落地之后,接触到粉末的地面上突然冒起来一股浓烟。随后又是一声惨叫,只见老头子的身子突然凭空消失。就在同一时间,在高大男子撒白色粉末的位置上,突然又凭空出现了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

  这时老头子已经缩成了一团,他两只胳膊都已经废了。但是高大男人还没有停手的意思,他举起手中的甩棍对着老头子一顿劈头盖脸地抽过去。挨了几下之后,老头子哀求着说道:“我还是活人,你们还有问题要问我……”

  “你现在不是了!”高大男子低喝一声,随后一棍抽在老头子的太阳穴上。老头子一声没哼,倒地身亡……

9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