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老莫的故事(二)

  回局里的路上,老莫将他昨晚遇到的笑脸和同事说了一遍,那位同事听得心里一阵一阵地发凉。当把死尸运回到技术室之后,老莫一个没看住,那位同事就将刚才的遭遇绘声绘色地和技术室的这几个人都说了一遍。其结果就是这些人听完鬼故事之后,再没有人愿意给这两具死尸做尸检,最后技术室主任拍了板,这事儿谁也跑不了,有困难大家一起克服,这两具死尸的尸检由技术室的全体同仁共同完成。

  说是所有人共同完成,但是主刀的还是老莫,谁让是他给第一具尸体做的初步尸检,有始就要有终。老莫心里虽然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是他的心里也对这两具尸体充满好奇,也许刚才和昨天晚上的并不是什么灵异事件,通过深度的尸体解剖,会有科学的说法作出解释。

  就这样,手术台的四周都站满了技术室的同事,主任还亲自拿着摄像机,全程拍摄了解剖的过程。开始和解剖其他的尸体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清洗了两个死者的身体之后,老莫剖开死者的胸腔,取出了里面的内脏,交给其他同事来做病理实验,这个过程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然而,就在老莫切断第一个死者的肋骨,准备取出心脏的时候,问题出现了。这名死者的心脏竟然已经碳化,这样的情况老莫听都没有听说过。还有就是切开的肋骨茬口竟然是黑灰色,这样的情况像是慢性中毒的表象。但是从表面以及肝肾等内脏的情况来看,又没有慢性中毒的症状,这黑灰色的肋骨就说不通了。接着老莫又查看了两名死者的心脏和各个部位的骨头,无一例外,两个心脏一模一样,就像被火烤过一样,而且这些骨头都不是正常色,怎么看都像是乌骨鸡的骨头。

  就在老莫准备查看死者的淋巴和神经线的时候,手术室的电话响了,刚才和老莫一起出现场的那位同事接的电话,只说了几个字,这位同事的脸就又白了。他磕磕巴巴地挂了电话,转头看着手术台上的人,喘了口粗气后,才说道:“刚才那个地方,又发现死人喽。”

  看着窗户外面已经擦黑的景象,这次没有哪个法医再敢单独出这个现场了。最后又是主任拍板,都去,哪怕大部分跟着壮胆也是好的。

  二十四小时之内第三次到了这个案发现场。这次的死尸躺在距离前两具尸体各二十米的地方,三具尸体呈现了一个品字形。在他们准备进行初步尸检的时候,刑警队长一脸纠结地过来询问那两具死尸的验尸报告,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老莫的主任还一个劲儿地埋怨队长没有安排手下守着这里,才造成了第三次事件的发生。

  不过那位刑警队长也是一肚子委屈,他还真的安排了两名小警察看守案发现场。就在老莫他们刚走了四五个小时左右,两名留守的警察也就是抽了根烟的工夫,再回头时,一具没穿衣服的尸首就躺在他们身后不足五米的地方。两个警察当时就蒙了,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这里是一片开阔地,几乎没有遮挡的物体,这具尸体几乎就是凭空出现的。

  这次不光是技术室全员赶过来,就连整个刑警大队都倾巢出动。连续三次将死尸扔在同一个地方,还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这么干,这明显算是挑衅了!虽然法医还没有给出死因结论,不能确定是不是他杀,但是现在弃尸的罪名已经定下了,再加上一个扰乱社会治安是跑不了。现在刑警队加上当地的警察在方圆十里都过了一遍,也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刑警队在忙活的时候,老莫他们几个法医也没闲着。这次由主任亲自进行了初步尸检,刑警队长和众法医一起在旁边看着。这个死者较前两个死尸相比更加年轻,表面看上去只有三十岁不到的样子。和上两次一样,这具尸体的表面没有任何外伤,身上皮肤大面积地腐烂。最后,主任在众法医的注视之下,划开了死者的手背,露出来里面灰色的指骨。

  就在这时,一阵凉风吹过来,吹得众人都是一哆嗦。刚才和老莫一起出现场的同事说道:“主任,你不知道这里多邪性。现场查完就得了,剩下的回局里再继……”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躺在地上的死尸突然抬手死死地抓住了主任的胳膊。主任“嗷”的一声尖叫,他的头发当场就竖了起来,一屁股就坐到地上,连扯带拽的,用尽了全身的气力也没有将这只手从他的胳膊上拽开。

  好在地上的死尸除了抓住主任的胳膊之外,再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和别的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主任忙活得一身大汗,忽然想起来自己不是一个人来的,他一边继续挣脱死尸,一边对着身后的众法医说道:“你们就这么干看着吗!”

  这些人到底是干法医的,胆量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虽然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不过被主任这一嗓子叫醒之后,几个胆子大的加上刑警队长已经冲过来帮着掰开了死尸的手指,把主任从死尸的手里放了出来。

  刑警队长拉开主任之后,无意之中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他的汗毛孔再次奓了起来,大声喊道:“你们看死尸的脸!”众法医扭脸看过去的时候,就见死尸突然睁眼了,他一脸哀怨地看着主任站着的方向,就好像刚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的痛苦一样。

  众人齐刷刷地向后退了几步,生怕死尸会从地上跳起来扑向他们这边。刑警队长已经掏出手枪,一拉套筒对着死尸脑袋就要开枪。主任眼疾手快一把按下队长的枪头,说道:“别开枪,打坏了就不值钱了。”

  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死尸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脸上又是一副死人的标准表情。周围的警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都伸着脖子向他们队长看过来。

  “看啥子呦!你们当什么好事撒!”刑警队长转回头,对着自己的手下一顿训斥,不过听起来好像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这时主任也没心思和他解释了,他再次小心翼翼地向死尸那边蹭过去,确定了死尸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之后,他才回头喊道:“刚才那是反射神经还没有坏死。现在没事了,你们谁再过去检查一下。”

  主任说完,他手下的法医没有接话的。别说这几个人就是吃这碗饭的,就算是一般的老百姓,也能看出来刚才那一幕和反射神经没有半毛钱关系。要不是看胡说八道的那个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脾气不好的早就指着鼻子骂街了。

  看着手下没有人搭话,主任多少有些尴尬,他捂着刚才被死尸抓出紫印的手臂,说道:“别说我没提醒你们,这具尸体的检验报告明天一早就要放在我的办公桌上。你们是不是想等到后半夜再把他运回去解剖?”他这句话有了作用,今天的事情已经超过了几位法医对尸体的认知,现在谁也不想再和这几具尸体打交道,更别说是要在后半夜一对一地和他们几个独处了。

  几个法医的目光都停留在老莫的身上。按照惯例,同一个案件,既然第一具尸体是老莫处理的,那后面这几具尸体就不用换别人了。

  老莫咬着牙走到尸体的身边,重新检查了尸体。死者的四肢僵硬得就像木头一样,别说像刚才那样抓人,老莫使劲掰他的胳膊都打不了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最后只有先把死尸带回局里做详细的尸检了。

  回到局里之后,解剖这具尸体也是老莫的活。他找了个空当给老爹打了个电话,说了昨晚到现在发生的这几次诡异的事情。他老爹听了之后,半晌没有说话,就在老莫怀疑是不是电话出了故障的时候,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了他老爹的声音,让他别再碰那几具尸体,随便找个理由,哪怕是说老爹他不行了,也要赶紧回家。

  老莫再想问明白的时候,他老爹已经挂上了电话。老莫心里越发没底,最后索性听了他老爹的话,也没向主任请假,将三具死尸分别扔进冷柜,直接开车回家。

  回到家之后,老莫就看见自己的老爹正在打电话,只是电话打通之后一直没有人接听。但是老莫的父亲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遍接一遍地打着,就连老莫走到他身边都没有理会。

  等到老爹不知道是第几百次的电话打出去,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回应。老爹毕恭毕敬地与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老莫从未看见过自己的老爹会有这样的表情。这个电话打得时间并不长,五六分钟之后,老爹挂了电话,对老莫说道:“这几天你哪都别去,就老实在家待着。等那个人来了,听他怎么说。”

  看他老爹的样子,似乎是知道点什么。但是无论老莫怎么问他,老爹都是那一句话:“再等等,等那个人到了,有什么话你去问他。”莫老爹将这次的事情看得很严重,甚至关了老莫的手机,断了和外面的联系(莫老爹家里没有电脑)。

  就这样,老莫在老爹家睡了一宿。这一夜老莫的噩梦做得身临其境,一会儿梦到三具死尸都站在床头看着自己,后半夜又梦到主任满脸鲜血地跟他说道:“为什么要我替你死?”老莫被吓醒之后,才发现床上的被褥已经被自己的冷汗浸透。

  在恍惚之间,老莫看见床头有一团雾蒙蒙的影子正对着自己。老莫搞不清是不是还在梦里,他晕头晕脑地伸手摸向那团影子。就在老莫接触到影子的刹那,一股透心的凉气顺着手指尖传到他的身上。就是这转瞬之间的工夫,老莫就像身在冰窖之中一样,他的牙齿冻得咯咯直响,想把胳膊抽回来,无奈手指就像被吸住一样动弹不得。眼看着老莫就要被冻僵的时候,他的房门打开,莫老爹探头进来说道:“你干什么呢,大半夜的还不睡觉?”

  这句话刚刚说完,莫老爹的手突然从背后伸出来,对着老莫身前的方向撒了一把白花花的粉末,那团雾蒙蒙的人影触碰到白色粉末之后,瞬间消失在莫家爷儿俩的眼前。没了那股吸力,老莫整个人瘫倒在床上。莫老爹还是不放心,继续将白色粉末撒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缓了半晌之后,老莫才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对老爹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这里出事的?”莫老爹喘了口粗气,说道:“我在那屋都能给冻醒了,要不是以前有个朋友教了我一招,今晚你的小命就交待了。”老莫看着满屋子的白色粉末,向自己的老爹问道:“这一地白花花的是什么东西?”莫老爹在衣兜里摸出来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塑料袋,扔在老莫的床上:“咸盐……”

5条评论

  • ╮(╯▽╰)╭说道:

    好吓银。之前看这么多都没这么觉得。是太晚了?看起来和平时也没差呀?难道是最近总是莫名被吓到,总觉得天好黑,吓死了。(>﹏<)

  • 兔兔说道:

    嗯好看

  • 吴仁荻说道:

    要是我在,啥事都解决

  • -_-说道:

    啊啊啊啊啊 我不行了,怎么越看越慎得慌。。。前几本都没这样!!!不过太好看了。。。矛盾啊

  • 不是我说说道:

    吓死宝宝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