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熊玩意儿的故事(二)

  熊万毅没敢进去,他探头向里面瞧了一眼。只是这一眼,就让他张嘴将早上吃的东西一点不剩地全部吐了出来。

  在房间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四五个不锈钢架子。这些架子被分成五层,每一层上面都整齐地摆放着一具被扒了皮的尸体。这些尸体裸露着深红色的肌肉和淡黄色的脂肪,腹部里面的内脏被一层薄膜包裹着,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尸体全身四通八达的血管和神经线,但就是看不到一丝肉体表面的皮肤。每个架子下面都放着一个大塑料盆,上面尸体身上滴下来的血液都滴在了这个大盆里。

  七哥尝试着又看了一眼房间里面,但随即又将头转了回来,他干呕了几下之后,说道:“见过变态,没见过变得这么彻底的。”说话的时候,他看到熊万毅吐了一地的秽物,有了这一摊呕吐物垫底,当下也顾不得是不是犯罪现场了,七哥掏出香烟点上抽了一口,稳了稳心神之后,说道,“瓤子都堆在这里,他把皮扔哪里去了?”

  这时熊万毅也吐得差不多了。他一手扶着房门,一手指着自己刚刚出来的房间,说道:

  “那边有十几张人皮,不知道和这边的配不配套。”七哥看着熊万毅手指的方向,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过去看一眼的意思,他掏出电话准备向所里叫增援了。

  不过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之后,眼睛就已经直了:“熊万毅,你的管片有手机信号屏蔽的地方吗?”说话的时候,七哥举着手机来回走绺儿,几乎将客厅转遍也没有找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

  这时,熊万毅也将手机掏出来,他的手机信号也被屏蔽了。七哥又试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放弃了。他收起了手机,对熊万毅说道:“我在这里守着,你回所里拉人!记得,多叫点人,快点回来!”还没等熊万毅回答,房子的大门突然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说道:“不用叫人了,你们俩都留在这里吧。”

  自打进来之后,七哥的神经就一直紧绷着,见到这人进来,他第一时间就掏出了手枪,向熊万毅问了一嘴:“华子申?”熊万毅几乎是喊着说道:“就是他!”

  得到了熊万毅的准确回答之后,七哥没有任何警告,对着华子申的小腿就是一枪。“啪!”一声枪响过后,子弹十分精准地打在他的小腿上。华子申只是身子侧歪了一下,随后没事人一样继续向熊万毅和七哥两人走过来。

  七哥的脸色大变,当时来不及多想,举着手枪,将枪里剩下的六发子弹一股脑地射进了华子申的身体里。子弹每一次击中华子申,只是让他顿了一下,没有任何实质的效果。七哥的子弹打完之后,华子申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虽然说七哥的六四小炮火力差了一点,但是也不至于七发子弹都打不死这个华子申。这时的七哥和熊万毅都觉得头发根发奓,一阵凉风顺着脊梁沟一路向下吹去……

  也是七哥比熊万毅多吃了十几年咸盐,此时虽然惊恐,但是却并不慌乱。这时已经来不及更换弹夹,七哥直接丢了手枪,抽出警棍对着华子申劈头盖脸地劈了下去。就听见“噗”的一声,这一警棍结结实实地抽在华子申的脸上,将他的鼻子打得塌陷下去,华子申的脸上斜着抽出来一道凹痕。他的身子晃了几晃,这一警棍差一点将华子申打翻在地。

  看到七哥警棍起了作用,熊万毅也抽出警棍,正要冲过去也给华子申来一下子的时候,场面又出了新的变化。七哥看到一击奏效,紧接着第二棍又对着华子申的脑袋打过去。然而,就在他的警棍挥出去的时候,华子申突然伸手,牢牢地抓住了已经到了他面门前的警棍,同时他整个人已经贴了上来。

  还没等七哥做出下一步动作,华子申猛地张嘴,死死地咬住了七哥的脖子。后面的熊万毅已经到了,他挥舞着警棍对着华子申劈头盖脸地一顿猛抽。眼看着华子申的头在警棍的抽打之下,已经变成了一个古怪的模样,但是他还是死死地咬住七哥的脖子。七哥脖子上的动脉已经被他咬断,深红色的鲜血顺着华子申的嘴巴呼呼地冒了出来。

  七哥徒劳地挣扎着,最后只剩下了颤抖。而华子申的喉头不停地上下抖动着,将七哥的鲜血源源不断地吞进自己的肚子里。直到最后七哥没了生命的迹象,华子申才将他的尸首扔到了地上。

  这时的熊万毅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他举着警棍惊恐地看着华子申,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已经忘了趁这个机会夺门跑出去。华子申用衣袖擦了擦满嘴的鲜血,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熊万毅说道:“知道吗,为了在你们的世界伪装下去,我有七八十年没有喝过人血了。不过这样的美味,只要喝过一次就会终生难忘。”

  说完,他从客厅的镜子中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回头指着自己的脸对熊万毅说道:“这身皮子跟了我快两年了,一直没有人怀疑过,你是怎么看出破绽来的?”熊万毅这时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华子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摇了摇头,接着又做了一件让熊万毅吓破胆的事情。

  华子申当着熊万毅的面脱了个一丝不挂。只见脱光了的华子申自胸口到肚脐以下,有一道暗红色的缝隙。华子申最后在镜子里面照了照自己,随后将两只手顺着这道缝隙插进了自己的胸膛里,两只手用力向上一掀,同时他的脖子一缩,一个血淋淋的“肉身”从他的皮囊里钻了出来。

  这副肉身和房间里面架子上那十来具没有皮肤的尸体几乎一模一样。华子申的这副肉身再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得出来他对现在没有皮肤的身体相当不满意,甚至还有些厌恶。只看了一眼,他挂在眼眶里的眼珠就将目光转到了熊万毅的脸上。由于没有了嘴唇和脸上的皮肤,他上下两排暴露在外面的牙齿上下碰撞着,对熊万毅说道:“本来只要保养得好,这副皮子还能再用个两三年的,被你们这一折腾,现在就要换新的。备用的皮子虽然多,但是也没有这副皮子使得顺。”

  说着,他张嘴冲着熊万毅一龇牙,算是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过你的皮子看着还顺眼,上次你来试探我的时候,要不是怕惹麻烦,那次我就直接把你的皮子剥下来,留着备用了。”说话的时候,他也不管熊万毅,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摆着无皮尸体的房间,熊万毅心里明白自己应该趁着这个机会逃跑的,但是他浑身已经僵住了,别说逃跑了,就连一个脚指头都动不了。

  过了片刻,华子申的肉身走了出来,他手拿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刃匕首,走到熊万毅的身边蹲了下来,说着:“开始可能有点疼,剥皮的时候你不能断气。忍一下,皮剥下来就好了。”说着,他黏糊糊的爪子就开始解熊万毅的衣扣。

  眼看着熊万毅的上衣已经被剥了下来,露出来他一身健硕的疙瘩肉。华子申下刀之前先在熊万毅的胸膛上比量了一下,就在即将要下刀的瞬间,华子申的身子忽然没有征兆地抖了一下。他脸色惊恐地向大门的方向看过去

  与此同时,熊万毅的身子突然有了知觉。趁着华子申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熊万毅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华子申盯着大门,他只能冲着窗户的方向狂奔过去。眼看到了窗口,熊万毅跳起身来,整个身子用力向窗户撞了过去。

  就在熊万毅起身的同时,窗外也有一个人和他做着同样的一个动作,“嘭”的一声,两个身影同时撞在窗户上,窗户上的玻璃碎了一地,熊万毅被重新撞了回来,窗外的那人骂了一句:“谁这么不长眼!”

  这时的华子申还是在失神地瞪着大门的方向,一直到熊万毅跳窗未遂,又被窗外的人撞回来的时候,华子申才好像是反应过来。窗外的人正准备再次跳进来,华子申看了窗外的人影一眼,低喝了一句之后,便起身冲着大门跑过去。华子申一把推开大门,正准备就这么冲出去的时候,门口突然多出了一把黑漆漆的大刀片子。刀刃冲着屋内的方向。

  等到华子申发现黑刀,再想躲闪已经开不及了。他跑得太快收不住步伐,跑出门口的时候,脖子正对着刀刃。就看见血光一闪,华子申的脑袋和身子已经无声无息地分了家,可以说华子申是自己将脖子送到刀刃之下,将自己的头颅砍下来的。

  看到华子申的尸首分家之后,黑刀的主人从墙后现身。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半大老头子,他冷冰冰的脸上不苟言笑。看清了地上头颅的出处之前,半大老头子掏出来一个塑料袋子,他对华子申的头颅有些厌恶,用脚将头拨弄到塑料袋子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窗户的方向跑了过来,这个男人戴上手套,将华子申的身子又拖回到了房子里。

  这时的熊万毅刚从极度的恐惧中惊醒过来,他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华子申死在半大老头子刀下的时候,他对这个半大老头子充满了救命之恩的感激之情。事后,这两人亮出的身份是公安部大案办公室的正副主任——丘不老和王子恒。但是关于这个案件的细节,这两人却一个字都不肯透露,而且熊万毅回到派出所之后,还收到了来自省公安厅的封口令。

  事件结束之后的第三个月,熊万毅因为年度考核未能过关,被劝退出公安系统。当时熊万毅还死活都想不通,本来就是走形式的考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认真了?而且看这意思只是对他一个人认真,就算熊万毅想方设法找关系都改变不了被劝退的命运。

  就在他准备走人的时候,收到了来自首都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借调报告。当时,这对熊万毅来说无疑就是救命稻草一样。他几乎没有选择地到了民调局,被高胖子一顿忽悠之后,签了那份九十九年的合同……

  之后,他和我,还有孙胖子一样,被分到了一室郝文明的手下。不久之后,再次遇到了当日救他命的丘不老和王子恒。这时,他才隐约明白到底当天出了什么事情。由于二室的人手不足,他经常被借过去帮忙,直到我和孙胖子到了民调局,他才彻底地转到了二室。

  在处理事件的过程当中,他又几次被丘主任救了小命。对于熊万毅来说,他对丘不老主任已经到了崇拜的程度。在他的心目中,丘不老才是高局长唯一的接班人,就算要有副局长,也非丘不老莫属。但是这么大的便宜平白无故就给了孙胖子,是他万万想不通的。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