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全羊宴

  顿了一下之后,高局长继续说道:“本来孙德胜同志还有一番就职演说的,但是本次会议是以欢迎杨书记为主。主次不能颠倒,孙德胜副局长的就职演说下次会议时再说,顺便也让孙德胜同志准备一下。”

  说到这里,高局长抬头看了孙胖子一眼,接着他将目光转到了破军的身上,说道:“本次会议的最后一个议程,也是和我们民调局的人事变动有关,由于一室郝文明主任自身的原因,最近一段时间都无法主持一室的日常工作。故而由濮军同志暂代一室主任的工作,直到郝文明处理完自身的事情,重新回到一室为止。为了方便濮军同志的工作,局领导班子决定任命濮军同志为一室副主任,一室由副主任主持日常工作。”

  高亮这句话说完之后,台下只是少许的议论,和刚才孙胖子那次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知道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们这次的会议就到这里为止。如果有不同意见的可以直接找我。”高亮宣布了会议结束之后,又笑呵呵地对身边的那位杨书记说道:“成武书记,你的办公室已经安排好了,一会儿让李帮春带你去看看。还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一下,根据你的要求,民调局自建局以来,所有的档案我已经让欧阳偏左整理好。但是有一个小细节希望你能支持一下,局里的规定是内部所有的文件都不可以离开民调局的范围,而且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看完交还五室,你看……”

  杨书记冲着高亮一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没问题,熬个通宵不算什么,就怕我在这些档案文件里找到什么对高局长你不利的东西。”

  高亮就像没有听出来杨成武话里的意思一样,他对着棒槌说道:“杨书记就交给你了,要好好协助杨书记的工作。”棒槌赔着笑脸答道:“是,保证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

  就这样,安排好杨书记在民调局的事宜之后,高亮宣布会议结束。他招手叫过孙胖子,两人一起嘀嘀咕咕地离开了会议室。那位新上任的杨书记也在棒槌的引领之下,去了他的办公室。看着这人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开始有点同情他了,如果突然知道民调局真实的内情,这位书记大人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跟着大部队离开了会议室之后,破军被丘不老和欧阳偏左叫走,大概是问孙胖子升副局长的内幕;我只好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到了一室。回到一室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心里反而越发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落寞。自打进了民调局之后,我就一直和孙胖子搭档,一直有惊无险地混到现在。这胖子荣升民调局的第二把手,破军也升了副主任,一室只剩我这一个大头兵,想起来心里还有一点酸溜溜的感觉。

  一直过了中午饭口的时候也不见濮副主任回来,我也没心思等他了,肚子里的飞机餐早就消化完了,我准备去饭堂先糊弄一顿再说。

  还没等我迈出一室的大门,就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说道:“辣子,看见局领导过来不知道打声招呼吗?不是我说,现在局领导很生气,中午饭你看着办吧。”说着,一张胖脸已经笑嘻嘻地凑了过来。

  见到这胖货之后,刚才那种落寞的感觉一扫而空。虽然心里明白我们俩现在的位置不同了,但是对这个胖子却怎么也没有像对待高胖子的那种敬畏。

  我白了孙胖子一眼,对着他的大屁股虚踢了一脚:“局领导是吧,不言不语地就一步登天了。口风挺严啊,正好你撞枪口上了,从今天起我就吃你了,一会儿我就和老金说一声,以后我去饭堂就记你的账了。”

  看到我这个反应,孙胖子好像松了口气,他嬉皮笑脸地说道:“不许打骂局领导,更不许占局领导的便宜。辣子,不是我说你,饭堂就把你打发了?你什么时候能大气一点,我要是你就天天王府饭店了。”

  “废话,王府饭店认识你是谁?”我笑骂着说道,“孙局,你能把饭堂搞定,我就知足了。”孙胖子摆了摆手,这时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很难得的有些扭捏地说道:“别孙局,你这么叫我,我听着别扭。辣子,你还是叫我大圣吧。”

  孙胖子似乎是因为之前一直没向我透露他高升的事情,现在竟然对我有了点愧疚的意思。看他这样,我的心里反倒舒服了很多。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加上我和孙胖子的肚子都在咕噜咕噜地响,有什么事情还是去饭堂边吃边聊吧。

  由于早就过了饭点,到了食堂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食物都下了架。但是孙胖子荣升副局长的事情显然已经传遍了民调局的各个角落。听小厨师说孙局长莅临饭堂,老金一溜小跑地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孙局……这是什么风把您老吹到我这个小地方来了?”

  孙胖子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饿风!老金,你就废话吧,上你这来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是为了什么?不是我说,我俩都没吃呢,快整点吃的吧。上次在你这里吃的肘子不错,先来俩垫垫饥荒,剩下的菜你看着掂配。”

  没想到孙胖子说完之后,老金苦着脸说道:“孙局,别肘子了。您来得太晚,能吃的东西中午全卖光了。我让人去市区买菜了,人刚走,这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孙胖子一听就瞪起了眼睛:“你开玩笑吧,你这是饭堂,能没有吃的东西?你是不是不想做我的生意?”

  老金在旁边赔着笑脸解释道:“您误会了,这几天局里没什么人;我还向璐姐打听了,说你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所以我备的料也不多,想不到今天上午所有的人都冒了出来,我这里也是紧紧巴巴地才把中午饭对付过去的,我手下的这些厨子到现在还没吃。孙局,您要是不信,就随便找个人问问。”

  孙胖子本着否定一切的态度,亲自进了厨房查看了一遍之后,出来对我说道:“辣子,咱们换个地方吧,这里面除了葱姜蒜,什么吃的都没有。”我肚子里的饥火烧得正旺,饿得心里直发慌,民调局的位置太偏,周围也没有什么能吃饭的地方,最近的一家饭店也要开车二十几分钟才能到,我实在折腾不起,对着老金说道:“又不是让你煎炒烹炸的,你就对付一点主食,再找点能下饭的东西就成。”

  “那是不是有点怠慢了?”老金没看我,直接对着孙胖子说道,“孙局,面粉还有一些,要不给你们擀点面条?后面还有前几天刚炸好的酱,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凑合凑合?”

  孙胖子这时也饿得不轻,他一把将老金推进了厨房:“快点吧,有这工夫,面条都吃上了!”

  趁着厨房和面、下面条的时候,我和孙胖子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本来想问问他这个副局长是怎么回事,但是话到嘴边,又怕他的话不尽不实,最后索性换了话题,说道:“孙……大圣,今天新来的那位杨书记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就他这样的,也敢来民调局讨生活?”

  孙胖子嘿嘿一笑,说道:“这哥们儿也不想来,可惜来不来这里由不得他。”

  看来孙胖子这是早就知道杨书记的底细了,反正炸酱面一时半会儿也上不来,就先拿杨成武书记度饥荒了。

  自打高亮主持民调局以来,可以说将民调局经营得风雨不透。虽然因为工作的需要,他几年前将民调局再次挂靠在公安部的管辖下,但是公安部在这里的管理力度可以说是无限接近于零。为此,这几年来,部里的高层领导想尽了办法要向民调局里安插公安部的人,可惜,民调局在高亮的把持之下,这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事情在前几天突然有了转机。就在公安部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向民调局作出派遣书记这个意向时,没想到这次高亮竟然非常痛快地同意了,只是加了一个附带条件:在书记进入民调局的同时,他要在民调局的内部选拔、任命一位副局长。

  难得高亮这次会松口,公安部的高层领导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高局长的要求,但是却在指派书记的人选上犯了难。之前向民调局派遣书记已经成了公安部的惯例,但其实只是作出意向,根本没有适合的人选。但是这个机会又不能轻易浪费,公安部的领导斟酌再三,最后才将杨成武司长挑了出来。

  当时,杨司长刚刚对部里空出来的一个副部长宝座角力失败,正是低潮期,当听说要将自己平调到民调局当书记的时候,他本能地以为这是要将他变相流放的一种方式。杨司长是带着一肚子的气变成杨书记的,他的理性都淹没在怒气当中。加上他本人的确是一名唯物主义者,往日在公安部之时就对民调局的传说嗤之以鼻,所以才有了欢迎会上的那一幕。

  孙胖子刚刚说到这里,厨房的大门就开了。老金亲自端着一个大托盘,将我们这两碗炸酱面送了上来。等面上桌之后,我才发现孙胖子的待遇比我好一点,他的碗里多了几十根水灵灵的黄瓜丝,到底还是领导的待遇能好一点。这时也顾不上这半根黄瓜了,我对着这碗面条狼吞虎咽起来。孙胖子一边拌面一边嘴里说道:“老金啊,不是我说你,就两碗面条,你拿那么大的托盘干什么?我还以为你这是又准备什么荤菜了。”说着,孙胖子一张嘴,吸溜吸溜地将面条送进了肚子里。

  还没等他嘴里的面条咽到肚子里,饭堂外面走进三四个人。他们进来之后一眼就看见了正向嘴里划拉面条的我和孙胖子。几个人直接奔着我们这边走过来。

  “孙局,荣升副局长第一顿饭就吃这个?”说话的是西门链,他身后站着熊万毅和刚刚开始上班的老莫——亡魂列车那次,他的心脏病被孙胖子勾出来,好悬他就这样过去。出了医院又在家里静养了大半个月,刚刚回到民调局上班,就遇到孙胖子升副局长

  不过,平时话最多的熊万毅这时却不言不语的。看他脸上的表情也对孙胖子爱搭不理,看样子要不是被西门链和老莫拖着,他都未必能一起过来。

  孙胖子将嘴里的面条咽下去之后,嬉皮笑脸地看了这三个人一眼,说道:“你们的意思是想请我一顿?不是我说,这样不好吧。会不会有人说我的闲话?”

  “切……”熊万毅拉了个长音,继续说道,“你以为你的闲话还少了?孙胖子,差不多就行了,你以前吃我们的还少?赏脸给句痛快话,今天下班之后,哥儿几个在上次的清真馆子摆一桌,请你和辣子喝顿酒。你要是来的话,我就打电话让他们给你宰羊。说吧,你来还是不来?”

  熊万毅这么夹枪带棒的一顿白话,后面西门链一个劲儿地咳嗽,老莫已经伸手拽住了熊万毅的衣角,但是熊万毅就像没有感觉到一样,一直把话说完,才斜着眼睛盯着孙胖子。没想到孙副局长脸上没有一点挂不住的意思,他笑嘻嘻地站起来,伸出两只指头对着熊万毅说道:“不是我说,熊玩意儿,上次一只不够。这次宰两只,整个全羊宴……”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