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曲终

  我们原路回到地面上之后,才发现这时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雨果的那位外国搭档——莫耶斯正站在旱井边,有些焦急地一直向下张望。看到雨果安全地上来,他的脸上才稍微有了点血色。他将雨果拉到了十几米远的地方,两人用家乡话说了几句之后,趁着没有人注意,雨果将自己的手机偷偷地递给了莫耶斯。

  旱井的四周都是二室的留守人员,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我们开始向码头走去。这时的码头冷冷清清,之前在这里等着救援的人也踪迹不见。孙胖子找到留守的西门链,问他那些人去向的时候,西门链的脸色变了变,说道:“别提了,死人了。今天下午的时候,安排了那些人坐船回到陆地上,前几艘船都没有问题,最后一艘船运这里老板的时候,船被雷劈了,老板那一家子都掉海里了……”

  西门链说完之后,我的脸色就已经变了。谢家人的死活我不在意,但是就怕我弟弟脑子一热,和他老婆一起上了谢家的船,到时候我爷爷这一大家子连哭都来不及了。至于我弟弟到底在不在失事的船上,西门链也说不清楚。好在丘不老他们带来了通信设备,联系了我亲爹之后,才知道我那位弟妹出事的时候并不在船上,可能是谢厐上船之前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他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托付给了自己的姑爷,就连那个叫郭小妮的伴娘也因为陪着我弟妹而躲过了最后这一劫。

  看来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虽然郝正义和鸦不甘心给民调局作了嫁衣,但是他们俩再待在这里也没意义了。没过多久,萧和尚从阴穴中出来,详细问明了我们之前在阴穴里发生的事情,确定了郝正义和鸦没有带走阴穴里面的纪念品之后,便安排船只送他们离开了小岛。

  看着郝正义两人坐船离开之后,孙胖子晃到了萧和尚的身边,冲着萧顾问龇牙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老萧大师,要不是我们都熟,刚才还以为你是收了郝正义的钱,才放他们走的。不是我说,你什么时候跟郝正义这么好说话了。我记得上次亡魂列车那次,你见了郝正义就是一通大嘴巴的。”

  “你知道个茄子!”萧和尚骂了一句之后,叹了口气,换了一种有些哀伤的语气说道,“闽天缘昨天晚上走了。他这一走,创建宗教事务委员会的闽氏一族算是彻底地断了根。现在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宗教事务委员会已经有元老公开表示:他们只认同和闽氏一族有血缘关系的黄然具备继承宗教事务委员会会长的资格。而郝正义是民调局出身,而且凭他和你们郝主任的关系,以后再有民调局和宗教委员会对上的时候,郝正义也不会做得太绝。”

  说到这里,萧和尚突然张嘴狠狠地啐了一口:“呸!这本来是高胖子的活儿,他现在躲了,就让我倒霉摊上了。这是我这个顾问干的活儿吗?”萧和尚发了一顿牢骚之后,才想起来正事,又拉上杨军回到了阴穴之内。

  这时码头上的人越来越少,杨枭本来待在吴仁荻的身旁,但是雨果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吴主任的身前,正嬉皮笑脸地和吴仁荻说着什么,几个主任之中,也就是雨果能和吴仁荻说得上话。杨枭倒是有眼力见儿,他主动地把位置让给了余主任,自己则一个人溜溜达达地走到远处,看着天上的月亮发起呆。

  趁着这个机会,孙胖子拉上我,走到了杨枭的身边,客气了几句之后,孙胖子马上就转到了正题:“杨枭,你之前在下面看出来鸦什么了?什么没藏好,还说话了的?不是我说,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枭笑了笑,他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回头看了看吴仁荻的方向,只见吴主任还在面无表情地看着雨果白话。知道吴主任没有拦他的意思,杨枭才回头对我们说道:“鸦其实早就死了。”

  孙胖子瞪着小绿豆眼,对着杨枭说道:“鸦死了,那刚才在下面胡说八道的那个是谁?”杨枭伸出手掌在孙胖子面前亮了一下手心手背,说道:“我的手心是手,手背就不是手了?”说着,他有些不屑地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那只鸦应该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死过一次,他的魂魄离体被阴司鬼差带走,并打上了烙印。后来被人用术法将他的魂魄重新拉了回来。但是拉他回来的人不知道怎么消除魂魄上面的烙印,索性就分离出自己的一丝魂魄,掩盖住了鸦的烙印。由于烙印在鸦的声带处,所以从那时开始,鸦都不能说话,一旦他开口,掩盖烙印的那一丝魂魄就会被震碎。烙印一旦再次显露出来,就不是再用魂魄就能掩盖住的。”杨枭说这话的时候,轻松之极,仿佛鸦这样的情况,在他的眼里都不叫事儿。

  孙胖子仰着脸,似乎只是听了个一知半解。对这样的专业知识,孙胖子的兴趣一直都不是很大。不过我倒是听出一点门道,杨枭说完之后,我马上向他问道:“那鸦刚才说鬼话也是因为这个?”

  杨枭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说道:“也是也不是。”看着我一脸的问号,杨枭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鸦也算是个有造化的,他的阴世命格还有一步鬼差的命。本来那次身死之后,鸦的魂魄就要归入鬼差当中。看吧,现在他身上的烙印重现,马上就会有阴司鬼差过来抢人。别说是他俩了,就是我想想都害怕。”说是害怕,但是杨枭的脸上笑呵呵的,没有一丝惊恐的意思。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鸦再次说话之后,郝正义的反应这么大了。这么看来,鸦之所以在阴穴里面还能视物,和天眼一点关系都没有,靠的是他第一次死后得来的鬼差之眼。

  杨枭今天有点反常了,刚才就觉得他有些兴奋。现在甚至觉得他有些兴奋得过头了,之前他在民调局里一直谨小慎微的,什么时候看到过他这样。孙胖子打了个哈哈,看着杨枭说道:“老杨,你这是遇到什么喜事了?不是我说,你现在这春意盎然的,喜气呼呼地往外冒啊!”

  杨枭微微一笑,看了看我和孙胖子,略微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摆着手说道:“也没什么大事,我自己一点私事。”之后再怎么问他,杨枭都是笑而不语,不管孙胖子怎么套他,只要关于这事的,杨枭都是一字不漏,只是微笑着。

  本来以为会在岛上过夜的,我和孙胖子已经准备先去酒店占上一个好房间。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丘不老他们带来的通信器传来了已经失踪一段时间的高局长的一道指令——本次事件调查暂时停止,由丘不老安排二室的人留守在岛上看守阴穴,其他众人马上回归民调局,有重要事情宣布。

  敬请继续阅读:民调局异闻录5 赌城妖灵

2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