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异变的财鼠

  张然天惨叫一声,虽然两只眼睛都瞎了,但他还是找准了雨果的方向。张然天忍住剧痛一把抓住了雨果的衣服,另一只手握住短剑向雨果的身体插了过去。我看出不好,握着弩箭冲向张然天。

  可惜我距离太远,就算跑过去雨果也断气了。就在这时,张然天又是一声惨叫,他的身体奇怪地弓了起来。孙胖子和鸦已经到了他的身后,鸦死死地抓住了张然天握剑的那只手,孙胖子拔出自己的短剑,使出了吃奶的劲对着张然天的腰眼一阵猛捅。他每一剑都对准同一个地方,虽然还是没有能够捅破张然天的皮肉,但是也让他感受到了不亚于瞎眼之痛的痛楚。

  雨果趁着这个时候,解开了衣服扣子,光着膀子从衣服里面钻了出去。张然天大吼一声,一甩胳膊将鸦甩了出去,随后一脚踹在孙胖子的胸口,就见孙胖子胖大的身躯就像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孙胖子一直飞出去十几米远撞到墙上之后才掉落到地上,猛烈的撞击让孙胖子当场晕倒。

  双眼已经完全瞎掉的张然天在原地不停地打转,同时也在不停地嚎叫。他似乎不相信会有这样的结果。转了几十圈之后张然天突然闭嘴,停住了脚步,侧着头好像在想什么事情一样。

  这时我已经向孙胖子倒地的位置跑过去,刚跑了几步的时候,就听见杨军大喊了一声:“你别动!他在听声辨位!”杨军的话晚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然天就已经到了我的身前。

  张然天的手里还握着雨果的短剑,眼看他握着短剑就要朝我身上招呼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有人叹了口气,随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张然天自己的左脚绊了右脚,他跑过来的速度太快,后果就是张然天整个人横着摔了出去。

  当时我也来不及多想,趁着这个机会,我轻手轻脚地快步走到了孙胖子倒地的位置。孙胖子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不过看样子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他手中还紧紧握着那把短剑。他也是命大,倒地时竟然没有被自己的短剑伤到。

  我掰开孙胖子的手指头,将短剑拿了出来。再看张然天,他咆哮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举着短剑对着空气一个劲儿地乱砍。我们这几个人都不敢作声,生怕引起他的注意。乱砍了一通之后,张然天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这时雨果也退到了杨军的身边,偷袭得手让他有些兴奋。雨果冲着杨军一点头,同时伸出大拇指向着杨军晃了晃。他的这一套动作让杨军有些诧异,但是碍于形势,又不能开口询问。

  现在这座广场里静悄悄的,除了张然天时不时走动发出的声响之外,几乎再没有其他的声音。就在场面僵持的时候,孙胖子胸前的衣服里突然鼓出一个凸起物,这个凸起物在孙胖子的衣服之内来回地乱窜,最后从他的衣扣缝隙中露出一个啮齿类动物的头来,这个啮齿类动物爬到孙胖子的脸上,用两只前爪轻轻地抓挠着孙胖子的胖脸。看到孙胖子没有反应之后,这个动物张嘴露出上下里外四排牙齿一阵尖叫:“吱吱吱!……”

  财鼠突然发飙,惊得我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再想抓住财鼠已经来不及了,张然天已经转身对着我这边的方向慢慢地走过来。他走得倒是不快,一边走还一边侧头倾听周围的一举一动。他越走越近,孙胖子现在完全没有行动的能力,只能由我来转移张然天的注意力了,好好的被这只大耗子搅了,我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懊糟。

  但是还没等我发出声响吸引张然天的注意,财鼠已经注意到了正走过来的张然天。只见财鼠仰起头,转着圈一阵狂叫。我看着路数不对,刚想出手抓住财鼠,可是下手晚了一步。财鼠像一道闪电一样直奔张然天飞奔过去。

  也就是眨眼的工夫,财鼠已经爬到张然天的身前,顺着他的脚一路向上蹿上。张然天眼睛不能视物,抓了几次都没有抓到财鼠,最后财鼠蹿到他的肩头,身子顺着张然天的后背向下一滑,滑到了张然天的后心位置。

  张然天两只手不停地在他背后抓来抓去的,眼看他的手就要碰到财鼠的时候,财鼠一张嘴竟然咬住了张然天的一根手指。这个手指哪里是它能咬得动的,我心里暗叫一声:这次这只大耗子算是完了,张然天正愁找不到发泄的对象,现在财鼠自己送上门去。孙胖子还指望靠它发家的,想不到它最后会交待在这里。

  但是让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就听见张然天一声惨叫,随后被财鼠咬住的那只手飞快地缩了回来,他的食指指头明显地少了一截。再看财鼠从鼓鼓囊囊的嘴里吐出来一截漆黑的手指头。

  张然天的眼睛吃了大亏不敢再碰财鼠。但是不表示财鼠不会动他,就见财鼠张嘴在张然天的后心部位就是一口,这一下子疼得张然天又是连声地嚎叫。财鼠这一口竟然将张然天的后心部位咬下来一块皮,这还不算完,财鼠两只后腿牢牢地支撑在张然天的背上,随后伸出前爪,直接插进了张然天背后的伤口处。

  就听见一阵金属割划玻璃发出的声音,财鼠竟然将张然天的皮肤剥下来火柴盒大小的一块。这幅景象我看得目瞪口呆,还没等我看明白,听见杨军冷冷地说道:“沈辣,你就干看着吗?还是你在等这只孽自己把短剑插进后心里去?”

  杨军说话的时候,张然天那里又发生了变化,他好像没有听到杨军的话一样,张然天不敢伸手去抓财鼠,索性跳起来,在半空中身子向后一仰。只听见“嘭”的一声响,张然天的后背先着地,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张然天落地的一瞬间,财鼠从他和地面的缝隙之中窜了出来。它转到了张然天的身前七八米左右的位置,冲着他挑衅一般地“吱吱”叫着。张然天再次起身之后,侧着耳朵,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财鼠的身上。背对着我,将身后的空门留了出来。

  这简直就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我脱了鞋,光着脚手握短剑蹑手蹑脚地向张然天的方向走过去。财鼠到底不是一般的畜生,看清了我的举动之后,它蹦蹦叫叫得更欢实了。张然天眼睛看不见,更不敢再将背后露给财鼠,只得小心翼翼地和财鼠对峙着。

  趁着这个契机,我走到张然天背后五米之外的时候,他竟然还是没有发觉我的存在。就在这时,天棚顶上晃过一道闪电的弧光,张然天虽然眼盲,但还是能感觉到闪电的存在,趁着这一瞬间的光亮,我冲到张然天的身后,奋力将短剑插进了他背后被财鼠撕开的皮肤露出来的血肉之中。

  就在短剑刺进张然天身体的刹那之间,张然天一声暴喝猛地回头,他眼窝之中的两个血窟窿对着我,看着有一种形容不出的诡异。短剑的三分之二已经刺进张然天的身体里,剑身被骨头卡住,进退不得。就在我准备弃剑逃走的时候,张然天突然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张然天将我抓到了他的“眼”前,冷冷地对我说道:“我的眼睛瞎了,借你的用用。”说着他的另一只手抬起来,在我的脸上摸了一把之后,伸出两根指头向着我的两只眼睛插了过来。我心中大骇,苦于身体被他制住反抗不得,他的手指头已经摸到了我的眼窝,只要一使劲就能将我的眼珠抠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已经到了张然天的身后,他突然出手握住了卡在他背后的短剑,用力一推,硬生生地又将短剑向里推进了几分。

  “嗷!”张然天又是一声惨叫,他刚要回头去抓那人的时候,一道闪电击穿了海底,直接劈在了张然天的头顶。

  闪电击在张然天的头顶,一股巨大的电流顺着他的手臂传到了我的身上,我已经能闻到自己身上的烧焦味道。就在我以为这次死定了的时候,张然天的背后传来一声巨响,在他背后的那个人被短剑传导的雷电击中,一个大火花闪过之后,他被打出去十多米远。

  这人被打出去之后,我身上的电流瞬间荡然无存。张然天这时也到了极限,他的身子晃了晃之后,无力地摔在了地面上。

  我随着张然天一起倒在了地上,强烈的麻痹感让我动弹不得,我的眼睛只能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郝正义和鸦扶着杨军正向着这里走过来,天棚顶上不断地有雷电掠过。借着闪电耀眼的光亮,我终于看清了刚才在张然天背后给他一下子的人,竟然是民调局的那位外国友人——尼古拉斯·雨果。这时他也和我一样,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

  虽然我并不认为刚才的那道闪电会给张然天带来致命的伤害,但是也没想到还不到一分钟,趴在地上的张然天突然动了一下,随后他的双手撑着地面,晃晃悠悠地准备爬起来。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蹿过来一道胖大的人影,这人跑到张然天的身边时,突然蹦了起来,他的大屁股对着张然天的后背猛地坐了下去。“噗”的一声之后,张然天背后的短剑齐剑柄插进了他的后心里。

  是孙胖子!敢情他刚才倒在身上又是在装死,这几乎就是他的一贯套路了,可是我偏偏每次都信了他。不过刚才他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竟然还有力气跑过来,做出这么大的动作,怎么想都似乎不太合理。

  孙胖子将短剑“坐”进了张然天的后心之后,张然天就一直开始没有规律地抽搐着。孙胖子拾起雨果之前掉落的手电,在我的身上照了一通之后,说道:“辣子、余主任,你们俩起来吧,别装死了。不是我说,不是躺在地上随便抽两下就叫装死了。论演技你们俩差得远了。”

  我翻着白眼看着还在白话的孙胖子,要不是因为我身上强烈的麻痹感还没有消失,暂时说不了话,现在可能已经有脏话从我的嘴里飙出来了。孙胖子看到我的状态实在不像马上能从地上起来的样子,他转身对着郝正义、鸦和杨军三人说道:“哥儿几位,过来搭把手,把张然天抬过去。”

  杨军看着还在地上抽搐的张然天说道:“你这是要把他抬到哪儿去?”没想到孙胖子听了他的话之后,表情有些诧异,但是他的表情马上恢复了正常,孙胖子指着海底正下方的地面说道:“抬那里就成。”说完这句话之后,孙胖子已经弯腰抬起了张然天的一只脚,杨军三人虽然不明白孙胖子的用意,但看出孙胖子似乎是有特别的用意,还是一起抬起张然天其他的部位,将他抬到了孙胖子所指的位置。

  张然天落地之后,天棚上面的海底突然变得浑浊,接近天棚的海水旋转起来没有多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漩涡。漩涡的底部正对着张然天的身体。孙胖子看到这个景象后吓了一跳,马上带着杨军三人退回到我和雨果倒地的位置。

  还没等他们四人站稳,就看到一道雷电顺着漩涡的中心劈了下来。这道闪电和之前的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耀眼的光芒几乎让人不敢直视。巨大的电柱打在张然天背后的短剑上,将张然天打得从地上弹了起来,又重重摔在地上,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闪电顺着同一个位置打到张然天的身上,到最后已经数不清张然天到底挨了多少雷劈了。等到雷停,海底又恢复了正常之后,张然天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他的身上冒着浓烟,四肢都被烧掉,现在看上去,他就是一块冒烟的黑炭。

  在地上缓了一阵子之后,我和雨果都哆哆嗦嗦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景象,再想想之前我们俩的遭遇,光是想象脊梁沟都直冒凉气。我们俩互相搀扶着走到孙胖子和杨军的身边,几乎同时说道:“大杨,下次再有这样高难度的动作,你还是亲自来吧。”“杨,看在上帝的分上,你刚才就是让我提早上天堂。”

  “你们俩说什么?”杨军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和雨果。他的这个态度让我和雨果极为不满:“不是你让我在背后捅张然天一刀的吗?”“是你告诉我用十字架去刺张然天的眼睛的,上帝,那个十字架可是圣物,刚才算是亵渎神灵了。杨,你不要不承认,上帝会替我作证的!”

  还是孙胖子好像知道点什么,等到我和雨果说完之后,他眯缝着眼睛看着杨军说道:“大杨,不是我说,你不打算和我说点什么吗?”

  郝正义和鸦两人对视一眼,看得出来他俩也有话要对杨军说,但是郝正义是城府极深的人,现在这情形,他倒是乐得看我们几个窝里斗一斗。

  就在杨军雪白的脸上开始涨红的时候,鸦的身体突然无故地颤了一下,他猛地回头看向地上张然天的残肢说道:“他还没死……”他这句话算是把杨军救了,我们几人齐刷刷地将头转到了张然天的身上。就见他身上的浓烟已经开始消散,张然天的头部勉强可以称之为“嘴”的窟窿一张一合好像是在说什么话。

  鸦看着他张合的嘴巴,脸色有些古怪地说道:“对不起,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几个人先是愣了一下,稍后才明白这是鸦在学说张然天的“话”。鸦再次说话之后,前后两次都给我们意想不到的结果。鬼语起码杨枭也懂,算不了太出奇的事情,但是现在张然天的嘴唇舌头都被烧掉,就凭他嘴巴的闭合就能知道说的是什么,鸦这也算是有点本事了。

  张然天还在对着空气道歉,杨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里握着我的那把短剑慢慢地在空气中虚划了几下,随着短剑的划动,凭空响起来一阵“嗡嗡”的声响。剑锋划过的空气竟然扭曲了起来,杨军挥舞着短剑越来越慢,但是短剑划过空气所发出的声响却越来越大,最后他整个人都扭曲了起来。

  虽然知道这八成是要对付张然天的手段,但是杨军这慢到家的动作让人越看越替他着急。第一个受不了的是孙胖子,他看着杨军叹了口气,说道:“大杨,真的不是我说你,你要是有这手段,刚才在暗室里怎么不直接了结张然天?”

4条评论

  • ╮(╯▽╰)╭说道:

    呃…其实我也不懂 什么什么危险的事,难道不对吗?
    话说那鼠好奸诈的样子

  • 财鼠说道:

    小爷是鼠中无人敌

  • 短剑说道:

    为什么当时没有探穿孙胖子的菊花呢……吴白毛!难道又是你搞鬼?!

  • 吴邪说道:

    我一直在想雨果的名字为什么那么熟悉,后来明白了,尼古拉斯赵四跟尼古拉斯广坤各位应该都耳熟能详吧?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