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鸦的话

  杨军沉默不语,没搭理孙胖子这茬。倒是郝正义替他回答了:“刚才雷劈下来的力道够一个正常人死几百个来回了。”孙胖子看了一眼郝会长,说道:“那么张然天呢?不是我说,也不用太多,他死一次就够了。”

  没等郝正义回答,杨军突然将黑猫放到地上,之后伸出手来,凭空对着我的腰眼抓了一把。就听见“嗖”的一阵破风之声,本来别在我腰上的短剑连着剑鞘,闪电一样地飞到了杨军的手中,他将短剑拔了出来之后,将剑鞘扔还给我:“借我用用。”话说完的时候,杨军已经走向了张然天倒地的位置。手上没了家伙心里没底,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跟着杨军过去看个究竟。

  孙胖子在后面用手电照向张然天,这算是替杨军领道。眼看杨军就要走到张然天身边的时候,上空又传来一阵雷电的轰鸣声。随之而来的雷电虽然没有劈穿海底,但还是将广场之内照耀得明亮无比。

  这时杨军已经走到了张然天的身边,在雷光照耀广场的一瞬间,张然天突然张开了眼睛,和杨军两人四目相对。杨军没有想到张然天会在这时突然张开双眼,愣了一下之后,将手中的短剑插向张然天心脏的位置。

  张然天既不反抗,也不躲闪,眼睁睁地任由短剑插向自己的心脏。就听见“铛”的一声,剑尖和张然天胸膛接触的位置打出了一串火星。本来无坚不摧的短剑只在张然天的胸膛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凹痕。

  之前雨果剑劈张然天后脑的时候,杨军还在暗室里挖地洞,他没有见到那时的情景,不过这样杨军的眼睛已经瞪圆了,他不相信会有这样的结果。张然天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杨军一龇牙,说道:“现在后悔了吧?早知道这样你之前就应该把我的脑袋砍下来,最不济也应该将我的四肢砍掉。可惜了,那么好的机会你都不知道把握。现在倒霉的就是你了。”

  说着,张然天一把抓住杨军的衣服领子,将他提了起来。杨军挣扎了一番,还是摆脱不了张然天的控制。就在张然天抓住杨军的同时,孙胖子将已经上好弩箭的弓弩递给了我,说道:“射他的眼睛!”

  当时已经管不了许多了,张然天虽然将杨军举起来挡在他的身前,但是我还是找到了射击的角度,食指扣动扳机,“噗”的一声,一支细长的弩箭就像提前设计好的一样,没有任何悬念地射进了张然天的左眼眶里。

  就算是孽也还有死穴,弩箭射中之后,张然天一声惨叫,墨汁一样的血液顺着箭尾流了下来。这时他也顾不上杨军了,张然天两只手回撤,对射在眼眶里的弩箭抓也不是,拔也不是。杨军也是够狠的,到底是大特务出身,对血腥的场面见得多了。张然天松开他之后,杨军并不着急回撤,而是悄悄地站在张然天的身边。

  大概是怕我将他另外一只好眼也射瞎,张然天另外的一只好眼紧闭着。等到张然天疼到极致的时候,杨军突然对着露在眼眶外面的箭尾就是一拳。这一拳将弩箭生生地又向前推进了三分之一。张然天喊出来的动静已经不是人味儿了。

  张然天闭着眼,双手对着自己面前一顿瞎划拉。可惜杨军一击得手之后就马上后撤,离开了张然天的活动范围之内。张然天现在浑身直哆嗦,看来就算变成了孽,这种疼痛的感觉还是没有变。

  哀嚎了半天之后,张然天一咬牙,伸右手抓住了钉在自己眼眶里的弩箭,随后一使劲将弩箭生生地拔了出来。弩箭拔出来之后,眼眶里面的黑血瞬间喷出来一米多远。他这一套动作下来,别说张然天自己了,就连我都觉得后心直冒凉气。

  弩箭被拔了出来之后,虽然受伤的眼眶还在呼呼地冒黑血,但是张然天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他张开那只好眼,对着我们一阵猛瞧。最后他的目光聚集在我手中的弓弩上面。这时我已经重新上好了弩箭,张然天看我的时候,我已经再次将弩箭瞄准了他的好眼。

  刚才一击得手给了我鼓励,现在张然天的身前连个遮挡的东西都没有,我没有犹豫,看准之后就扣动了扳机,第二支弩箭对着张然天的好眼射了出去。

  在我扣动扳机的同时,张然天的右手在他眼前猛地一挥,一巴掌将半空中射过来的弩箭拍飞,弩箭翻着跟头打在墙壁上之后,又反射掉到了地上。

  又在我准备再次装好弩箭的时候,张然天已经对着我冲了过来。用弩箭已经来不及了,我丢了弓弩,准备回身摸向腰间的时候,才想起来短剑已经被杨军“借走”。再想弯腰捡弓弩已经来不及了。就看见一道黑影已经到了我的身前。

  我抓了一支弩箭准备当武器,正准备和张然天拼命的时候,在张然天的右侧突然多了两个人影,张然天到我身前的时候,这两个人影也赶到了。

  来的人是郝正义和鸦。我没有想到过来救我命的人竟然会是他俩。

  郝正义也是动了心眼的,他和鸦找了个张然天的右眼无法看到的死角。也是张然天在盛怒之下,竟然没有发现右手边靠后已经站了两人。本来以为这两人偷袭张然天,没想到郝正义冷不丁大喝一声:“张然天!”

  张然天这才发现自己的右侧多了两人,他条件反射地转头看向郝正义的方向,就见鸦手握一个大铜锥子迎风向着张然天唯一的一只好眼扎了过去。张然天再想要躲闪格挡已经来不及,眼看鸦手中的六棱法钴就要捅进他的眼眶里。

  就在这时,张然天的头略微向上一抬。就听见“铛”的一声响起了金属相击才能发出的动静,鸦这一六棱法钴结结实实地扎在张然天的颧骨上,张然天只是头晃了一晃,之后他反手一巴掌打在鸦的脸上,鸦的身子斜着飞了出去,撞到墙壁之后反弹摔到了地面上。

  我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用弩箭去扎张然天的那只好眼,还没等动手,身后就有人拽着我的胳膊,连拉带拽地将我拖到了后面。凭感觉就知道拉我这人是孙胖子,把我带到后面杨军的身边之后,孙胖子低声说道:“辣子,你老实看着吧。现在不是拼命的时候,不是我说,局里的增援差不多就要到了,现在要是有什么闪失就太不值当了。”可能是怕我觉得欠了郝正义的人情,还要上去拼命。孙胖子顿了一下,又说道:“那哥儿俩是看出便宜才出头的,他俩是想在民调局来人之前先解决了张然天,占了便宜就走的。可惜了,看来这次郝会长打错算盘了。”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向着鸦倒地的位置看了一眼。本以为鸦这样就交待了,没想到他晃晃悠悠地又站了起来。将嘴里面几颗断牙连同血沫子都吐了出来之后,鸦抬头阴森森地看着张然天。这时张然天根本没空搭理他。鸦被打飞之后,张然天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抓住了郝正义的脖子。

  眼看着张然天掐得越来越紧,郝正义已经吐了舌头,似乎只要稍微一发力,就能将郝会长的脖子掐断。就在这时,鸦的嘴巴突然动了,他的上下嘴唇一张一合,像是在说话,却没有发出来一点声音。本来张然天并不是面朝鸦的方向,但是自打鸦做出“说话”的姿态之后,张然天脸上的表情就变得不自然,最后他突然将郝正义摔到了地上,随后猛地转头看向鸦,几乎是吼叫着说道:“你再说一遍!”

  这个场景说不出来的诡异,鸦的嘴巴不停地在动,却没有一点声音。整个广场似乎只有张然天能“听见”鸦说的是什么,这时张然天的头发已经立了起来,他右眼伤口的黑血已经止住,之前流出的黑血凝固在他的脸上,看着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恐怖相。

  鸦的嘴巴越动越快,张然天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张然天的样子是想过去将鸦撕成碎片,可他偏偏就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喘着粗气。孙胖子用胳膊肘碰了碰我,说道:“辣子,鸦说的哑语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

  “杨枭他老婆投胎那次。”我已经看出了点门道,回答孙胖子说道,“杨枭和阴司鬼差谈判时,杨枭就是这么说话的。”听了我的话之后,孙胖子的眼睛已经直了,他眨巴眨巴眼睛回忆了一番之后,又对着我说道:“鬼语……鸦会说鬼语也就罢了,张然天怎么能听得懂?不是我说,辣子,鸦说的是什么?你给翻译一下?”我瞪了他一眼,说道:“大圣,你问错人了。那是鬼说的话,整个民调局都没几人会说,我要是能说会听的,早就升主任了,要么就是早死多时了。”

  郝正义倒地之后,翻了个身马上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郝会长一脸惊恐地对鸦喊道:“闭嘴!闭嘴!谁让你这么干的!”鸦看了郝正义一眼,他的嘴巴并没有停,或者说想停都停不了。又“说”了几十句之后,鸦突然将手中的六棱法钴抛向郝正义,再张嘴时终于有了说话声音,只是刚开始说话的时候,他明显有些不适应:“晚……晚……晚了……”

  这两个字出口之后,鸦的脸色开始变得死灰一般。但是再说话的时候,已经溜了很多,他看着郝正义说道:“张……张然天把他母亲……的魂魄也安置在这里,他的母亲……本来早就应该转世投胎的。但是在这座阴穴……阻断阴阳,阴阳互不相通,负责带张然天母亲的阴司已经找了三年,因为找不到张然天母亲的魂魄,已经勾了她转世的资格。现在这个女人只能继续在这里做孤魂野鬼了。”

  郝正义没理会鸦说的话,他三步两步走到他的身前,扬起右手对着鸦就是一个响亮的嘴巴:“你知道你说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挨了这一巴掌之后,鸦反而向郝正义笑了一下,说道:“我憋了二十多年,就算是现在马上死,你也该让我说个痛快吧?”听他这么说,郝正义的脸色变得有些黯然,想说点什么,却怎么样也说不出口。

  鸦长出了口气,像是把心中的郁结顺着这口气,都给喷了出来。他扭脸看着张然天,说道:“你母亲虽然没了转世的资格,但是我还是有办法能让她投胎。只要你合作,我就有办法让你母亲在一个月之内马上投胎转世。”

  鸦说话的时候,张然天站在原地看着鸦,他就像是木雕泥塑一样一动不动。仿佛现在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我们的存在一样。过了半晌之后,他突然笑了一下,慢悠悠地说道:“投胎?现在这样不好吗?我要让她亲眼看着谢家残余的那些畜生是怎么样一个一个惨死的。等谢家人都死绝了,她就在这里陪我,也省得我一个人寂寞了。”

  说到这里,张然天用一只眼睛看了看我们,最后目光定格在我的脸上,他继续说道:“小子,那个投胎的名额,我就让给你了。”

  张然天这是不弄死我不罢休了,现在已经顾不得哑巴鸦为什么突然会说话了。这次也不用孙胖子提醒,我转身就向着广场的出口跑去。本来只要十几步的地方,现在就像天涯海角那么远。

  本来以为张然天会一路追下来,我甚至做好了被他抓住之后,用弩箭去捅张然天的好眼,和他同归于尽的想法。眼看我就要跑出门口的时候,就听见身后“铛”的一声金属相击的声音,紧接着是孙胖子的怒骂:“臭不要脸的,你敢玩阴的!”感觉不到身后有人追上来,我转头偷眼向身后看了一眼。就见张然天根本没有追上来,他站在刚才杨军的位置上,而杨军捂着胸口半跪在十几米远的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的脸色本来就白,现在简直白得像纸一样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刚才张然天是声东击西,嘴里说的是让我重新去投胎,但是动手的时候却冷不丁奔着杨军去了。说实话,杨军一直在心里防备着张然天,但是无奈他之前在地下受伤太重,眼睛看到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虽然没看见杨军是怎么样受伤的,但是看他现在的样子明显是吃了大亏。张然天一脸冷漠地看着杨军,说道:“还以为你留了什么后招,早知道刚才我加一把力,就直接送你回老家了。谁能想到董棋超对我的撒手锏,却把你伤了。我都说了,老天爷还舍不得现在就让我死。”

  说着,张然天冷冷地笑了一笑,转头看向我说道:“你要是想逃就快点,要是被我抓住了的话,我就把你全身的皮肉一片一片地割下来,再喂给你吃,让你亲眼看看,自己是怎么变成一副骨头架子的。”

  他这句话说得我脑后凉风直冒,我相信现在的张然天绝对会说到做到的。但是听他话里的意思,并不想马上就过来对付我。而杨军才是他的心腹大患。

  就在张然天吓唬我的时候,郝正义忽然走到杨军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郝会长刚才被张然天掐住脖子时伤了气管,虽然勉强过来扶住杨军,但是他自己却不停地咳嗽,加上他之前伤到了肋骨,几乎每咳一声,都抻到了肋骨的伤处,疼得他龇牙咧嘴。不过郝会长这个举动还是引起了张然天的注意,他也不说话,只是回过头来冷冷地看着郝正义、杨军两人的一举一动。

  这时,孙胖子突然开腔了:“老张,不是我说你,谢家的人也已经死得差不多了。你这口怨气也应该散了一点吧?再说了,被你整死的人里面,保不齐就有你的亲爹,你就不怕刚才那道闪电再劈你一次?”

  我正疑惑孙胖子这是抽了什么风,敢这么刺激张然天的时候,在张然天的右侧七八米之外,有一人手握短剑慢慢地向着张然天看不到的死角走过去。张然天看不到他,我却看得清楚,是雨果。自打他进了广场之后,就一直没什么动静,想不到他现在竟然和孙胖子配合,偷袭已经被孙胖子气愣的张然天。

  走到距离张然天三四米的时候,雨果突然发力,他举着短剑向着张然天已经被我射穿的那只瞎眼捅过去,可惜他的动作大了点,有了破风之声。张然天有了警觉,回头的同时手已经抬了上去,就在一瞬之间,张然天伸手直接抓住了短剑剑刃,雨果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奈何不了张然天。不过张然天对这把短剑还是有些忌惮,虽然短剑伤不了他分毫,但是他还是如临大敌一般,不敢丝毫大意。

  张然天看清了来人是雨果之后,狞笑一声刚要说话,却没有想到雨果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来,他这只手上握着一枚烟盒大小的十字架,对着张然天的好眼捅了上去。这个距离实在太近,张然天来不及反应,十字架的前段瞬间捅进了他的眼窝里。雨果得手之后马上又将十字架拔了出来,黑色的血液顺着眼睛的伤口喷洒出来。

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