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再退

  这一路上,孙胖子还是不停地问杨军,刚才他在地下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杨军的体力透支得实在太厉害,要不是有一口气吊着,他恐怕早就晕死过去了。

  我们这几个人就这么一直向前走着,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一直走到了鸦之前形容的祭坛时,开路的郝正义和鸦突然停住了脚步,鸦将六棱法钴紧紧地握在手里,他的眼神来回地看着,还时不时地和郝正义用手势交流一下。孙胖子在他们身后想用手电照一下鸦目光所及的位置,却被郝会长一把将他的手电按下,郝正义压低了声音对孙胖子说道:“别动,别惊着它们。”

  “惊着什么……”孙胖子没管郝正义那一套,他将手电光四处乱照,最后照到祭坛正中间天棚的时候,孙胖子的手开始哆嗦了:“你早说这是它们家我就不过来了……”就见天棚顶上密密麻麻不下六七十只孽的半成品。这些半成品几乎都是之前见到的蝙蝠本体,它们一动不动地倒吊在天棚顶上,要不是鸦发觉到,我们这些人恐怕走到它们的下方都发现不了。不过看这些半孽只是静悄悄地待在棚顶,似乎对我们这几个人没什么兴趣。

  看清了天棚顶上的情形之后,孙胖子将手电光压了下来,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等了一阵,不见棚顶的半孽有什么动静,孙胖子的胆子才算稍微大了一点,不过他再次说话的时候,声音压低了很多:“郝主任他大哥,你们家鸦不是比画说,刚才他进来的时候,也没有遇到这么多的怪物……等一下,鸦刚才是怎么看到的?不是我说,你偷着给鸦吃什么了?为什么他能看到?”

  “你以为只有天眼一种洞察阴阳的媒介吗?”郝正义对鸦做了一个手势之后说道,“鸦除了天眼之外,还有另外一种辨阴阳的方式,只是这种方式的局限性太强,不是想看就能看见的。”郝会长刚说完,孙胖子就跟着说道:“什么局限性?不是我说,郝主任他大哥,你要说话就一次说完,别老是留扣子。”不过这次无论孙胖子怎么诱导,郝正义都紧闭牙关不再说话。

  感觉到我们停下了脚步,杨军在我背上勉强抬头望了一眼,他喘了口粗气,说道:“没事,它们……现在没有害处……继续走……不要停。”杨军咬牙说完这番话之后,在我的背上示意,让我们快点往前走。

  杨军的状态虽然萎靡,但是他的话还是有分量的,加上棚顶的半孽老老实实地待在上面,就像在冬眠一样,我们这几个人才小心翼翼地继续前行。眼看着我们就要走到出口的时候,猛地听见棚顶一阵尖厉的叫声,紧接着又是无数个拍打翅膀的声音。

  我们抬头向上看去的时候,就见棚顶上几十只半孽的蝙蝠已经飞了下来。这些蝙蝠身形巨大,它们全部张开翅膀之后,几乎将整个棚顶都遮了起来。一开始我们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发现这些大蝙蝠不是对着我们来的,只见它们遮天蔽日地向着我们进来的方向飞过去。

  一个漆黑的人影已经站在祭坛的入口,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我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人影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孙胖子将手电光照在这人的身上,正是刚才被杨军拖进地下的张然天。

  这些大蝙蝠的目标竟然就是张然天,它们尖叫着冲向他。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张然天就被这些半孽的蝙蝠一层一层地压了下去。

  这时已经连张然天的影子都看不见了,看着小一百只巨大的蝙蝠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边尖叫着,一边拼命地踩着自己的同胞向里面挤。我们都被这幅场景惊得呆住了,还是孙胖子喃喃地说道:“它们这是……相煎何太急?”

  杨军在我背上看了一会儿之后,哼了一声,说道:“别停,继续走。”之前见过张然天剑插心脏,上半身刺满弩箭,也没见把他怎么样。虽然不知道这些大蝙蝠会将他如何,但是保险起见,我们还是继续向前走去。

  再往前走时,孙胖子的样子有些异样。他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奇奇怪怪的,好像有话要和杨军说,但是看到杨军萎靡的样子,他又闭上嘴,继续跟在我身边,一路向前走下去。

  郝正义和鸦两人打头阵出了祭坛,还没等我背着杨军出去,就眼见这两人一转身,一脸惊恐地又退回来,郝正义一把将我拉到了门口角落的位置,孙胖子和雨果也被鸦拽了过来。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状况,我刚想开口询问,就被郝会长捂住了我的嘴巴。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郝正义突然伸手在我的后腰上将那把短剑拔了出来。我背着杨军没有防备,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郝正义已经拔剑在手。你这是要明抢啊!我气得火星直冒,刚想张嘴去咬郝正义的手脖子,就见祭坛的门口冲进来一串黑影。

  黑色的狗,黑色的狐狸,黑色的牛……已经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孽的半成品了,就见一个一个的黑影冲到祭坛里面,直奔张然天被蝙蝠埋起来的位置。那边的场面已经乱成了一团,后进来的半孽挤不进去的,就直接爬到了蝙蝠堆的上方,从上面寻找突破口。

  眼看着对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祭坛的外面还时不时有半孽冲进来。所有的孽都好像看不到我们一样,直奔张然天而去。我看得一阵心惊肉跳,就连郝正义也惊得将捂住我嘴巴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

  就在这时,孙胖子突然一声惊叫:“这是怎么个情况?”孙胖子的肚子突然古怪地扭曲起来,好像他的肚子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孙胖子拼命地捂住了肚子,但是一只黑色的猫头还是从他的大衣系扣的缝隙当中钻了出来。黑猫全身的毛都已经炸开,看着就像个猫脸刺猬。

  好在孙胖子的反应快,黑猫的一半身子钻出大衣的时候,被孙胖子一把抓住。这时的黑猫已经没了对孙胖子的情分,它扭过身子一爪子向着孙胖子的手背抓过去。孙胖子的手背瞬间出现了四道血槽。没想到孙胖子竟然这样都没松手,他咬着牙死死地抓住黑猫的背部,任凭黑猫怎么挣扎,怎么抓挠撕咬都不放手。

  眼看着黑猫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嘴里还隐隐有“孽——”的声音出现,孙胖子已经满头大汗。这时,杨军在我背上突然向孙胖子伸出手,说道:“把它给我。”

  有了救命的稻草,孙胖子想都没想马上就将黑猫递给了杨军。黑猫到了杨军的手中之后,他从我的背上下来,站在地上盯着还在不停挣扎的黑猫。开始黑猫还是一个劲儿地折腾,杨军将黑猫提到了自己的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它。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黑猫竟然在躲杨军的眼神,黑猫的眼神变得飘忽不定,不敢直视杨军。

  慢慢地,黑猫挣扎的幅度变小,最后老老实实任凭杨军抓在手里。孙胖子看得眼都直了:“大杨,这是怎么个情况?”黑猫老实之后,杨军脸上的疲态再现,他将黑猫抱在怀里,缓了口气之后,说道:“这是……董棋超最后……的一张底牌。”至于底牌究竟是什么,杨军已经没有气力再说明白。

  这时,祭坛入口已经看不见再有半孽冲进来。杨军喘了口气,说道:“这里有……它们挡着,我们出去。”说着,也不用我再背他,杨军抱着黑猫向祭坛入口走过去。郝正义和鸦跟在后面,不过他走了不到两步,就被我和孙胖子一左一右拦住。我看着他说道:“郝会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了?”

  郝正义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好像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孙胖子接着我的话说道:“不是我说,郝主任他大哥,不是自己的东西就别往自己的兜里揣。现在我们还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为了一把小匕首,再闹生分了不好。”孙胖子说话的时候,雨果也凑过来,他虽然没说话,但是看着郝正义的眼神中还是带着几分不屑的味道。

  “你说的是这把短剑啊,早说不就完了吗?刚才借来救急的,忘了还了。”说着,郝正义将短剑反转剑柄递了过来,虽然他是将短剑还了,但是看他的眼神还是带着一种不舍得的意味。

  我将短剑重新插回到剑鞘中,和孙胖子、雨果跟在杨军的身后向前走时。突然想到,郝正义宗教事务委员会会长这么大的身份,怎会放下身段来蒙骗我这个民调局小小调查员手中的短剑。还有让我更不明白的,雨果手中的那把短剑是从哪儿来的?

  出了祭坛之后,我们紧跟在杨军的身后,刻意地和郝正义他俩拉开了距离。走了这一路,就看见墙面上到处都是一个大窟窿接着一个大窟窿。借着孙胖子的手电光看过去,这些窟窿的断口都是新茬子。孙胖子看了直皱眉头,对着杨军说道:“大杨,这些窟窿不是刚才那些怪物撞出来的吧?”

  杨军刚才也注意到了这些墙上的大窟窿,听见孙胖子问他,他边走边说道:“不是撞出来的,是刚才……机关法阵运行的结果。”看着杨军说话顺溜了很多,孙胖子再次问道:“就是为了把那些怪物放出来对付张然天?不是我说,那个董什么超的到底想干什么?他不是做梦都想做一只完整版的孽出来吗?怎么又脱裤子放屁,搞了这么一套事情出来?”

  孙胖子说完之后,杨军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回头看向孙胖子说道:“董棋超后悔了。”

  杨军简单地说了几句,不过加上我的分析差不多也能将事情交代清楚。大概的意思就是董棋超晚年即将要创造出完整版孽的时候,他突然顿悟,终于明白了孽不属于这个世界,董棋超这大半辈子是白忙乎了。但是以他当时已行将就木的状态,不足以将制造孽的工具销毁,而且关于孽的一切资料之前就被董棋超封存起来。

  无奈之下,董棋超在他最后的日子里,改变了控制半孽的法阵,让所有的半孽都无法离开阴穴的范围之内。而且还给这套控制半孽的法阵下了一个禁制,作为对付多少年后可能会出现完整版孽的底牌。

  之后他的一丝魂魄分离出来,作为阵胆注入到整个阴穴的机关法阵当中。当初他来到这座阴穴之后,就做了一个护法的魂髦,等到董棋超之后魂魄离体之时,会自动进入魂髦的身体当中。所以之前杨军他们在墓室见到的尸骨正是董棋超本人的,只是他的魂魄已经在魂髦当中。才有了之后墓室里面那一场混战。

  杨军说话的时候,我们一直向前走,前方的道路越走越窄。等到他说完的时候,我们脚下的道路几乎只能容下一人前行,孙胖子就费事了,他需要侧着身才能走过去。

  这条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就见整个地面连同两侧的墙壁,还有棚顶都横着裂开了一道细长的缝隙。缝隙将这条路一分两半。杨军走到这里的时候,盯着这道缝隙愣住了。孙胖子将手电光照着缝隙,仔细看上去这道缝隙的裂口细长光滑,就像是专门的切割机切开的一样。

  杨军停住了脚步,后面的郝正义和鸦跟了过来。他俩很费了些气力才从孙胖子的身边挤了过来。鸦看见这道缝隙之后,连连向郝正义做着手势。郝会长的眼睛顿时眯缝了起来,他脚踩着缝隙的边缘对着杨军说道:“刚才你和鸦走过去的时候,还没有这道缝隙,这算是把阵法破了吧?”杨军回头看了郝正义一眼,他没有说话,不过看样子杨军也对这道缝隙琢磨不透。

  琢磨不透归琢磨不透,路还是要走的。本来杨军是想让我和孙胖子加上雨果三把短剑将这条路断开,现在省了这套功夫。杨军直接带着我们跨过缝隙,一直向前走下去,只走了两三分钟之后,终于看见了出口。

  从这里出去就是杨军、郝正义他们三人刚才进来的墓室。这里面孤零零地放着一口铜棺材,棺材盖已经开了一大半,露出来里面一副骸骨。

  我们在墓室里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孙胖子转到了铜棺旁。他用一支弩箭扒拉着骸骨,说道:“不是我说,大杨,里面这个躺着的哥们儿就是董棋超?”杨军点点头说道:“这只能算是董棋超的皮囊,他是什么都算到了,可惜最后还是对孽的进化版准备不足。”

  杨军和郝正义、鸦之前已经查看过墓室,再看也没什么意义。杨军推开墓室的门时,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石板挡住了出路。杨军见到石板倒是不怎么意外,他伸手弹了弹石板,传出来一阵沉闷的声响。

  杨军的眉头挑了挑,回头对着我和孙胖子说道:“你们俩过来,凿个洞出来。雨果……主任,你也帮把手。”我和孙胖子还好说,在民调局里我们俩属于食物链的底层,干的就是这样的活儿。但是雨果主任有些拉不下脸,这次他下来好不容易做回主,不想就这么打回原形。雨果站在原地没动,看着杨军说道:“杨,怎么说我也是个主任……”

  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郝正义向前跨了一步,对雨果说道:“雨果主任,也不需要你亲自动手,把你的短剑借给我用一下,粗重的事情就交给我和鸦来做。”雨果眨巴眨巴眼睛看了一眼郝正义,说道:“郝,别拿我们外国人都当傻子。”说着,他也拔出了短剑,站在我和孙胖子的身边,对着石板一阵猛凿。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