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乱战

  张然天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乍一眼看过去也看不出来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仔细看起来,张然天的肤色竟然变得黑中透亮,而且他挨打的那边脸也已经消肿,除了上面接触到十字架的部位还是有些肿胀之外,已经看不出来刚才差点被雨果打破相的样子了。

  孙胖子也看出来了不对头的地方,他不敢靠前,站在原地对雨果主任说道:“我说余主任,他这是怎么了?回光返照?不是我说,刚才你给他灌下去的,到底是圣水还是十全大补汤?”“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要亲口尝尝圣水的味道吗?”雨果举着本来装着圣水的玻璃瓶向着孙胖子比画了两下,又继续说道:“不过看来让他接受圣水的洗涤不是一个好主意……”

  雨果的话音刚落,就看见张然天的腹部突然塌陷了下去,他腹部塌陷的幅度有些骇人。张然天的肚子里面就像是五脏六腑都凭空消失了一样,他的肚皮几乎就和地面平行。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分多钟之后,张然天突然张开了嘴巴,也没见他有什么吸气的动作,但是他的小腹又开始慢慢地鼓了起来。

  “辣子,张然天这是什么路数?充气娃娃附体?”孙胖子嘴上胡说八道着,脚下已经开始向郝正义和鸦那边走过去。但是他刚走了没有两步,就见张然天猛地直挺挺站了起来,正好将孙胖子的去路堵死。

  孙胖子见到不好,刚要往回退的时候,就见他的上衣口袋里面露出来一个小小的老鼠头。他的那只肥耗子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它扒着孙胖子的口袋,张嘴露出它上下四排牙齿,冲着张然天一个劲儿地吱吱乱叫。

  孙胖子吓了一大跳,他连忙又将财鼠的脑袋按了回去。好在张然天这时的注意力都在雨果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孙胖子这边的异象。张然天再次起身之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雨果主任,问道:“你刚才灌进我嘴里的东西是什么?”

  张然天现在的状态实在出乎雨果的意料,之前他用圣水对孽的半成品做过实验,圣水连这些半成品的骨头都能化掉。倒进张然天的嘴里,就算不会像半成品那样化骨蚀肉,但是张然天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容光焕发的。

  雨果主任轻轻地哼了一声,嘴里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看他的表情,八成是雨果主任用意大利话骂了几句大街。现在的尼古拉斯·雨果已经没了刚才道貌岸然的样子,他老人家现在歪着脖子,斜眼盯着张然天,再说话时已经是满嘴的京片子:“哥们儿,差不多就行了。刚才要不是哥哥看在上帝的份上手下留着情分,你早死几个来回……”

  “是圣水吧?”没等雨果主任说完,张然天突然插了一嘴,他看着雨果接着说道,“好像你们信上帝的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除了圣经十字架,就是圣水了。”说着张然天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

  顿了一下之后,他又抬头说道:“董棋超的时代,你的宗教还没有进入中国。他逆转当时所有的宗教的术法来塑造圣体,不过当时认知所限,董棋超他不知道还有你们这样的宗教,才给我留下了这么大的一个隐患。要是别人成就了这副圣体的话,也许刚才就真的死在你的手里了。可惜你们倒霉,偏偏遇上的是我。”

  张然天说话的时候,郝正义和鸦已经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他们两人和雨果一前一后将张然天夹在了中间。不过张然天只是看了他俩一眼,就继续将目光锁定在雨果的身上,似乎对这两人,张然天并不在乎。

  等到张然天说完之后,没等雨果说话,他身后的郝正义突然说道:“圣体?别往你自己的脸上贴金了,孽就是孽!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刚才直接喝了圣水,你都能安然无恙的,是因为你本身就是信徒,你以前受过教会的洗礼吧?你的身体已经有了对圣水的记忆,所以圣水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而且好像还改变了你身体的某些机能。不过雨果主任的十字架你就受不了了,因为他的十字架和你以前见过的那些装饰品不一样。”说到这里,郝会长转头看向雨果,说道:“是吧,雨果主任?”

  雨果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十字架在张然天的眼前晃了晃,正色说道:“这个十字架经过四任教宗佩戴过,被至少九位红衣大主教祝福过。它可以说是仅次于圣物的存在。”说到这里,他的表情又变得狐疑起来,雨果主任对着张然天说道:“你不是老道的徒弟吗?怎么又能混到教会中来?”

  张然天突然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他看了一眼雨果,又回头看了看郝正义和鸦,冷笑了一声之后,张然天说道:“你们在拖时间……还有什么花样你们没耍出来吗?”说着他又对着雨果说道:“你刚才不是用十字架打得我很痛快吗?来,再试试,看看这次你能不能再打死我!”

  没想到他说完之后,雨果却对着他笑了笑,说道:“对付你不用我亲自动手,你也不用狂,自然有收拾你的人。”雨果说完之后,张然天回头看着郝正义和鸦,他略微沉默了一下之后,才开口说道:“郝老板,你这是还有什么底牌没亮出来吗?看来你这次准备得挺充分的。”

  郝正义沉默半晌之后,才慢吞吞地说道:“我把这里的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如果当初我的情报详细一点的话,现在可能就是另外一幅景象了。”说到这里,郝正义看着张然天笑了一下,还没等张然天明白过来,郝会长大喝一声:“就是现在了!动手!”

  听见郝正义突然发难,张然天的第一反应是转头看向雨果。张然天虽然嘴硬,但是刚才雨果主任那几下嘴巴子还是让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就在这时,他的脚下“嘭”的一声响,有两只手臂从地下破土而出,一瞬间抓住了张然天的脚脖子。地下的人抓住他之后,顺势使劲向下一拉。

  又是“嘭”的一声,张然天下半身被拉到了地下。只留着他的上半身还在地面上。趁着这个机会,雨果和郝正义、鸦三人已经跑到了张然天的身前。我和孙胖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有上去给他们添乱。和刚才一样,雨果向着张然天刚才受伤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雨果的巴掌实实惠惠地落在张然天的脸上,但是结果却和刚才大相径庭。就听见一声闷响,雨果的这一巴掌好像是拍在石墩上一样。雨果主任也没想到只是几分钟的工夫,就起了这么大的变化,他使的力气大了点,再看手上的十字架已经弯曲变形,心疼得雨果主任当场嘴就咧了起来。

  这时,郝正义和鸦也到了张然天的身后,他们二人六棱法钴和民调局的甩棍一起对着张然天的脑袋砸了下去。就听见两声金属互相敲击的声音响起,“铛——铛——”鸦的六棱法钴当场弹了起来,要不是他抓得紧,这杆六棱法钴恐怕就要弹飞。郝正义那里就惨了一点,郝会长用尽全身的力量砸了下去,他的甩棍当场就断成三截。

  转眼之间,情况又发生了逆转。张然天一把将雨果推开,随后他转身将鸦抓住。要不是郝正义反应快,眼见一击不中,他就立马退了几步,离开了张然天的臂长范围,现在张然天就一手一个了。

  张然天抓住鸦之后,还没等做出下一步动作,雨果已经再次冲到张然天的身边,他从腰后拔出一把短剑对着张然天的后脑直劈下去。虽然没有灯光,但是我还是借着被雨果扔到地上的手电的光亮清楚地看到,雨果主任手中的短剑和我、孙胖子的短剑一模一样。

  吴仁荻的短剑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当时容不得我细琢磨,雨果这一短剑已经顺着张然天的后脑勺劈了下去。一道火花闪过之后,张然天晃了晃脑袋,还是好端端地站在原地,他脑后的头发被削掉一片。短剑剑锋接触到的部位已经轻微地凹陷了下去。

  雨果和张然天都被这个结果吓了一跳。雨果甚至忘了回避,他站在原地直愣愣地看到自己手中的短剑刃口没有缺失才松了口气。而张然天现在看似没什么大碍,雨果刚才那一下子虽然没有给他造成外伤,但是刚才短剑击中他脑壳之后,张然天的脑中竟然一片空白。他的手中松了力道,鸦才侥幸从他的手中逃脱。

  没等张然天反应过来,地下抓住他双脚的人手上发力。张然天的身子又陷进地下一尺,地面上只留下他两只胳膊架着一个脑袋。张然天这时已经明白过来,他双手拼命地撑着地,和地下的人较着劲。

  “别等他缓过来,就趁现在啊。”孙胖子在我身边大声地喊道。不过他喊归喊,却一点没有要过去拼命的意思,还一把抓住了我,连连地使眼色,示意让我不要轻举妄动。其实不用孙胖子喊,郝正义、鸦和雨果已经再次冲到了张然天的身边。

  先不提郝正义和雨果,单说鸦手握着六棱法钴第一个冲到张然天的身边。刚才雨果动手的时候,他看得清楚。这次鸦手中的六棱法钴直奔张然天的眼睛,六棱法钴顶头的铜尖子向着张然天的眼眶扎了下去。

  张然天也看出鸦的用意,在鸦冲过来的同时,他的双手突然离地高举了起来,没有支撑,张然天瞬间就被地下的那人拖了下去。等到雨果和郝正义赶到的时候,只能对着地面上留下来的洞口发呆。

  张然天被拖进地下之后,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这时的场面静悄悄的,过了好一阵子,也不见地下面有什么声音发出来。地面上的人都皱着眉头,谁都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没什么危险之后,孙胖子和我才凑到了近前。

  现在的地面上还留着一个可容纳一人进出的洞口,不过看这意思,谁也没打算下去看看地下面是什么样的。又过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地下有什么动静传出来。孙胖子先沉不住气了,他没敢靠得太近、站在距离洞口三米左右的位置就开始大喊:“大杨,是你吗?下面怎么样了?”

  孙胖子的话音刚落,就见我们脚下的地面剧烈地晃动了一下,随后“轰隆”一声,以我们脚下为中心,差不多二十米左右范围之内的地面二次坍塌。好在这次坍塌的幅度并不太大,地面只是瞬间下沉了一米多。不过这样也让我们这几个人足足地吓了一跳。孙胖子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等到晃动停止之后,他第一个站起来,还没等他跑到安全的位置,就见地面上突然伸出来一只手臂,和刚才对付张然天一样,这只手臂牢牢地抓住了孙胖子的脚脖子。

  孙胖子吓了一跳,等看到这只手臂有些苍白的肤色时,他才松了口气:“是大杨,哥儿几个,来搭把手,先把大杨弄出来。”说着,他一手抓住杨军的胳膊,一手将手臂旁边大概是脑袋的地方的沙石扒开。

  听见孙胖子说是杨军,我也过去和孙胖子一起,将胳膊旁边的沙石扒开。雨果也凑过来和我们一起扒着,一边的郝正义自己虽然没有过来帮手,但是鸦要过来帮忙郝会长倒是也没有拦着。四个人动手扒了不一会儿,就看见一撮白色的头发出现在沙石中。不是杨军还能是谁?!

  杨军将两只胳膊都露了出来,我和孙胖子、雨果和鸦四个人像拔萝卜一样,将杨军拔了出来。这时的杨军身上也是一丝不挂,虽说是被我们从沙石里面拔出来的,但是他的身体却几乎看不到有擦伤的地方。最后还是孙胖子脱了大衣将他包裹起来。

  杨军体力透支得厉害,他现在几乎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我们将他放在地上休息,想问他刚才在地下发生了什么事,也无从下嘴询问。不过杨军好像也有什么事情着急表达出来,缓了一会儿之后,他咬牙将右手抬了起来,指着前面墙上被魂髦撞出来的大洞说道:“走……走……走……”

  杨军指着墙上的大洞接连说了三个走字,我们这几个人都是一愣。孙胖子先说道:“大杨,你这是想说让我们从那里面走出去吗?不是我说,刚才可是你说的,这条路不能走回头路的。”杨军没搭理孙胖子,他深吸了上口气之后,终于说出了几个连贯的词语:“不能……留在这里,一定……要出去。”

  孙胖子还想问杨军点什么,但是郝正义拦住了他:“小胖子,听杨军的。我们走是死路,但是有他带路,我们未必走不出去。”这时我们都看出来这里马上就要有事情发生,看杨军现在的表情,也不像是什么好事。当下我背着杨军,孙胖子在我身边照应。鸦和郝正义开路,雨果殿后,我们越过洞口,一路向前走去。

1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