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雨果出手

  孙胖子看我脸上的涨红慢慢退去,他索性拔高了语调,继续说道:“放心吧,老萧马上就领人过来了,这里的事情八成要惊动吴主任和杨枭。弄不好他俩已经在上面井口边上准备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在仓库里面已经塌陷的地面又开始轻微地抖动起来。

  和之前地陷时发生的晃动不一样,这次地面抖动之后,在暗室位置的地面上,附近有一个小土包鼓了出来。就在我们几人的眼皮底下,这个小土包越来越大,孙胖子的手电光柱照在上面,我们十只眼睛不错眼神地盯着,等到这个小土包变成一个土堆的时候,一只漆黑的手臂从里面猛地伸了出来。

  随后这个手臂的主人从土堆里爬了出来,这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看清我们这几人后,露出他满嘴的小黑牙,笑了一下说道:“让你们失望了……”

  张然天!……看着他现在的样子,从脖子到前胸都竖着露出一排弩箭的箭尖。另外还有一支弩箭已经贯穿了张然天的脑袋,在眉心的位置上还留着一截箭尾,看着就像是一根长螺丝铆在了他的脑门上。在张然天胸口的位置,还留着刚才被大宝剑穿心而过的痕迹。不过这道贯穿伤口正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开始愈合,就在他现身的这点时间之内,这道伤口竟然眼睁睁地缩小了一圈。

  我们这几个人面面相觑,张然天能从塌陷的地下爬出来,那么杨军呢?他不会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吧?我越想心中越惊,嘴里已经忍不住向着张然天问了出来:“杨军呢?他怎么样了?”张然天看着我耸了耸肩膀,说道:“杨军……你说那个白头发吗?你猜刚才我爬出来的时候,会不会将那个白头发一起带出来?”说着,他又是一阵怪笑。

  “辣子,你别和他废话了。”孙胖子用极小的声音在我身后嘀咕道,“哥儿几个,不是我说,咱们风紧扯呼吧。这个黑小子刚才被杨军折腾得不轻,又是刚从下面爬出来,未必还有体力能追上……余主任,你想干什么!”

  就在孙胖子开始找后路的时候,雨果突然再次走进了仓库之内,他迎着张然天的方向走了过去。他的这个动作别说我们这边,就连张然天都是一愣,他竟然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随后冷冷地看着越走越近的雨果。

  这时的雨果主任只穿着昨天主持婚礼仪式时的神父袍。只是他胸前佩戴的十字架项链已经摘了下来,现在已经缠在了雨果的手上,不知道他这么做有什么企图。雨果主任一直走到张然天对面差不多十米的位置后,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先在自己的胸前虚画了一个十字,随后看着张然天说道:“迷途的羔羊,放下你心中的罪恶,回到天父的怀抱中吧。神爱世人,沐浴在天父的圣光之中,你的罪孽终将会被宽恕……”

  雨果主任说话的时候,张然天显得有些紧张,他十分警惕地看着雨果,就连刚才对上杨军的时候,也没看见他有这副表情。

  没等到雨果主任说完,张然天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洋鬼子,别费涶沫了。有这时间你还不如和他们一起逃,也许我没那么容易追上你们。到时候你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张然天这话说完之后,我的心中突然一动。张然天的话中竟然在暗示让我们逃走,他会网开一面放我们一马。而且从张然天的语气当中,竟然对雨果还有几分忌惮的意思。

  “嗯?看不出来,以前真的小瞧雨果了。”孙胖子在我身后嘀咕了一句。不光是他,就连郝正义也是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皱着眉头在盯着雨果和张然天两人的一举一动。

  要不是之前有杨军的警告,恐怕这时候孙胖子已经拉上我冲进甬路的尽头了,那也看不见现在这样的异象。不知道雨果的意图,我怕帮了倒忙,也没有上去帮手。雨果主任现在是一脸的庄严法相,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听到张然天的话里带出了怯意,他又向前迈了一步,将十字架放在自己胸前的位置,说道:“世间万物都在天父的注视之下,你现在放下恶业还不算晚,重回主的怀抱吧。”

  看到雨果向自己走近了一步,张然天几乎同时退了一步,不言不语地冷眼看着雨果主任。两人就这么拉着锯。我们这边看得莫名其妙,不过鸦好像看出了点名堂,他露出惊讶的神色向郝正义做了几个手势,郝会长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他只是冲着鸦点了点头,再没有任何回应。

  现在场面上的事情越来越看不明白了,张然天身上的要害几乎都受到过重创,就这样还像没事人一样从塌陷的地下爬了出来,杨军费尽心思都无法除掉的张然天,现在反而对雨果很是忌惮。在我的心目当中,六个室主任当中,雨果主任就是充门面的,难道对这个外国人,我们都看走眼了?

  这时,孙胖子凑到了郝正义的身边,说道:“郝主任他大哥,您是老前辈,我们小字辈有什么不懂的,还要靠您来答疑解惑。您说我们家余主任这是打了什么兴奋剂了?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用搭上一个大杨了。”

  郝会长扭脸看了孙胖子一眼,他对孙胖子的态度一直让我接受不了。本来以为类似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宗教事务委员会的会长不会对一个民调局的小调查员讲明白。没想到郝正义对孙胖子还真没有什么隐瞒的。

  “小胖子,难得你这么客气,我就教你一个。”郝会长重新转头看着雨果和张然天,嘴里却对着孙胖子说道,“现在看起来,张然天和你们那只黑猫一样,都算是十分完美的孽了。不过你也别指望你们那只黑猫会对张然天有什么威胁,与我们正常的人和猫一样,人会怕猫吗?”

  这些话不是孙胖子想听的,他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说,郝主任他大哥,咱们能不能换个节奏直奔主题。别一会儿我们余主任都动手了,我还不知道他为什么敢动手。”

  “本来想教你点知识的,是你自己不听的,以后就没这个店了。”郝正义的语气稍显不满,但还是继续说道,“孽是反着道家和佛家的认知原理诞生的,所以几乎所有佛道两教的法器咒文都无法对孽有什么威胁。但是你们的雨果主任不一样,他的宗教传入中国太晚,孽自身不敢轻易地对抗这种法力,所以才这么排斥。”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还在僵持的雨果和张然天,说道:“张然天是不敢轻易地惹我们余主任。不是我说,他是见识浅心里没底,不过他俩要是一定动手呢?谁的赢面大一点?”听了孙胖子的话,郝正义冷笑了一声,说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郝正义说话的时候,雨果那边已经出了新的状况。雨果每前进一步,就逼得张然天后退一步。他们两人一直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但是就这么一路退了四五次之后,张然天突然变得急躁起来,他看着雨果的眼神之中,充斥着厌恶和警惕之色。

  就在雨果不断向前逼近的时候,张然天后退之余将自己身上钉着的弩箭一支一支地拔了下来,最后除了他眉心处的那支还插在上面之外(不知道他是不是忘了),其余部位的弩箭都被张然天拔掉了。

  雨果再次走近他的时候,这次张然天没有退让的意思了。他竟然迎着雨果的方向,向前迈了一步,随后又是第二步,第三步……张然天的这个举动让雨果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然天已然到了雨果的面前。

  张然天一脸的狞笑,他双手的黑指甲瞬间暴长,看他的意思是要冲过来插进雨果的心脏之中。就在他的指甲马上就要接触到雨果身上的一刹那,雨果主任也动了,他抡起右手迎着张然天的左脸抽了下去。本来以为雨果敢这么步步紧逼张然天,必定是藏着什么惊人的手段,没想到事到临头,他竟然会扇张然天的嘴巴,看得我心里顿时凉了起来,要是抽嘴巴好用,还要杨军做什么?雨果这次八成是要交待了。

  就在我犹豫是不是要给雨果报仇,过去拼命的时候,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雨果这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张然天的脸上,直接将他抽翻在地。张然天倒地之后,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他想要重新站起来,但是身体不由自主地直打哆嗦,而且张然天双眼的眼神有些迷离,使劲晃了晃脑袋,稳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张然天的身体才算稳当了一点,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等他站起来,借着孙胖子的手电光看去,张然天的嘴角一抽一抽的,看着好像是中风后遗症一样。

  这一巴掌打在张然天的脸上,却也实实在在地吓了我们一大跳。不光是我和孙胖子,这个结果也完全出乎郝正义的意料。我们民调局这几个人当中,他最忌惮的是杨军和萧和尚,对于雨果主任,这几年他在民调局的一举一动都在宗教事务委员会的情报当中,张然天直接将他划分在我和孙胖子的行列当中,没想到杨军都解决不了的张然天,会被雨果一巴掌打翻在地。

  孙胖子看着雨果,瞪大了眼睛说道:“不是我说,张然天怎么会这么好消化,早知道这巴掌就由我抽了。不是我说,论扇嘴巴余主任还是差点。”我这时已经看出了点门道,虽然知道孙胖子是在单纯地胡说八道,这胖子未必没看出来名堂,但还是向他解释道:“大圣,你以为那么容易?看看雨果打张然天的那只手再说吧。”

  雨果打人的那只手上缠着十字架的项链,吊坠的十字架正好握在他的手心里。孙胖子掉转手电灯光照向张然天的脸上,果然,在他挨打的一侧脸上,已经浮现出一个小小的十字形的凹痕。这一巴掌打得张然天七荤八素的,缓过来之后他就连连倒退,尽量地拉开了和雨果主任的距离。

  不过这个时候,另外一位当事人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别扭。他似乎也没有想到刚才的那一巴掌会有这样的后果。看着他的样子,我开始越发地怀疑起来,雨果主任的这一巴掌完全就是他的自然反应,这样的结局就是雨果瞎猫碰上死耗子。不过我猜测雨果主任手上是有别的撒手锏的,只是来不及用,刚才那一巴掌其实就是条件反射,两方都没有想到这个嘴巴子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孙胖子看见雨果手中的十字架之后,突然对着他大喊道:“余主任!不是我说,你那里还有这样的十字架项链没有?先拿几根让兄弟们也救救急!”孙胖子的这句话似乎也提醒了张然天。就在孙胖子话音落地的一刹那,张然天低吼一声,随后他整个一个“大活人”在原地消失。

  在张然天消失之后,这个仓库中时不时地传来他低吼的声音。雨果看不见敌人,他掏出最后一瓶圣水,以自己为中心,三百六十度将半瓶圣水洒了出去。就见在雨果左边不到两米的位置,散出去的圣水浮在半空之中,并没有落地。雨果眼尖,又是一巴掌向着这个地方拍了过去。

  “啪”的一声,又是一声清清脆脆的巴掌声响起。雨果下手的位置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张然天,他也是倒霉催的,还是刚才那张脸,又实实惠惠挨了雨果一个大嘴巴,再次将他打翻在地。

  可能是有了上次挨嘴巴的经验,虽然这一下子打得也不轻,但是张然天打了个滚之后,很快就站了起来。不过这次雨果主任也有了打人的经验,等到张然天起身之后,雨果也跟到了他的身边,猛一扬手,对着张然天打出了第三巴掌。

  张然天起身之后,身体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眼睁睁地瞧着雨果这一巴掌扇下来,可就是躲避不了。“啪”的一声,张然天第三次被打在同一张脸上。在他倒地的同时,雨果的第四巴掌又到了,紧接着是第五巴掌,第六巴掌……

  最后张然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他一侧的脸上就像是含了个鸡蛋一样,已经肿起来老高。我们几个人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我开始怀疑张然天可能再受不了雨果的几下嘴巴子了。

  看到张然天被打得萎靡起来之后,雨果主任将另外一只手里的小半瓶圣水向张然天的嘴里灌了下去。在圣水灌进张然天嘴里的一瞬间,他突然一声怪叫,嘴里墨汁一样的液体喷了出来。雨果没有防备这个,虽然向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有大半的黑色液体喷到了他的衣服上。

  张然天吐出来的黑色液体充满了血腥气味,雨果接连向后退了几步之后,才停住了脚步。他屏住呼吸将自己的神父袍脱了下来,雨果主任虽说没有什么洁癖,但是这冲鼻子的血腥气已经熏得他连连干呕,要不是从早上就没怎么吃过东西,他现在还指不定吐成什么样了。

  这时候的张然天已经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想不到被雨果一顿嘴巴子外加半瓶圣水就差点把他打回原形。过了半晌,也不见张然天再有什么动静,看来他八成是不行了。这时我有些等不及了,也没和孙胖子打声招呼,直接几步就跑到张然天从地下爬出来的洞口。

  说是洞口,其实这里早已被沙土重新掩埋起来。我还是趴在张然天出来的土堆上,对着下面大声喊道:“杨军,你怎么样了!给句话,还能不能动?说不了话就给点动静,我好下去接你。”我喊完一嗓子之后,下面还是死一般寂静,没有一丝的动静。

  这时孙胖子也赶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已经重新埋起来的土堆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辣子,大杨不是一般的老百姓。你信不信?就算把他活埋一年,大杨再出来照样活蹦乱跳的。”说到这里,孙胖子的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就咱们这几个人又没有工具,就这么几双肉手想把大杨挖出来,不是我说,基本就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虽然知道孙胖子说的也是实话,但是一想到眼睁睁瞅着杨军就埋在下面,我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像扎进了一根刺一样难受。就在这时,突然听见雨果对我们说道:“沈、孙,我好像办了一件错事……”我和孙胖子同时转头看向雨果主任的方向,就看见雨果主任盯着还躺在地上的张然天发愣。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