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往生台

  郝正义也不理会孙胖子,他不错眼珠地盯着石碑上面的文字。反反复复地又看了好几遍,要不是孙胖子在旁边反复地催他,郝会长还不会抬头搭理他。又过了一会儿,郝正义八成是将石碑上面的几百字都背了下来,才对孙胖子说道:“上面刻的是一种咒法,应该就是张然天要将姓谢的一家都害死的咒法。”

  孙胖子“嗯”了一声,随后对我说道:“辣子,怎么样,郝主任他大哥说得对吗?用不用给他补充两句?”说实话,石碑上面的文字生涩隐晦,要不是我在欧阳偏左那里长了见识,石碑上面写的什么意思,恐怕还说不清楚。我看着石碑上面的文字说道:“郝会长说得倒是没错,大概其就是这个意思。具体的就是这血咒的用法了。”

  孙胖子还没等说话,雨果主任先沉不住气了,这些文字单个挑出来,他可能认识七八成,但是一旦连成整句雨果主任就无能为力了。他看看我,又看看石碑,等我说完之后,他就马上说道:“沈,你帮我翻译一下,第一句是什么意思?”雨果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在他后面连连向我使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装模作样地看了几眼石碑后,对着雨果说道:“那什么,雨果主任,这些字太生涩,我也是一半瞎猜,一半蒙出来的。”

  雨果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看见郝正义突然站起来。他起身的速度太猛,肋骨骨折的疼痛差点让郝会长叫出声来。就这样他还是强忍着疼痛走到附近几个石碑旁,看见上面的文字之后,郝正义的脸色变得涨红。他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我们三个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十分客气地说道:“沈辣是吧,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都不用孙胖子提醒,我就知道这座仓库的石碑都有问题,郝正义这是实在背不下去了,才想起来借手机拍照。不过孙胖子和雨果都不找,这是看我这个软柿子好捏?我嘬了嘬牙花子,将五官纠结在一起,说道:“郝会长,你倒是早点说啊。真是不巧,手机刚刚没电。”说话的时候,我将手机掏出来,飞快地晃了一下又马上放回到了口袋里。

  郝正义哼了一声,又看向孙胖子。没等他说话,孙胖子先嬉皮笑脸地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你不是想问我借手机吧?不是我说,你猜猜现在这情况,我会不会借?”郝正义不再搭理他,转脸看雨果的时候,才发现雨果主任已经掏出了手机,自己开始对着地上的各种石碑一个劲儿地猛拍,根本没打算搭理郝会长。

  就在郝正义看着满地的石碑使不上劲的时候,突然听见在我们的正前方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巨响,前方的墙被撞出来一个大窟窿,一个全身盔甲的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魂髦!不用郝正义介绍了,几个月前,我和孙胖子在沙漠地下的古稚国遗迹之中见过它的同类。只不过眼前的这个魂髦比起我在沙漠地下见到的那两个体形要小了很多,虽然少了身形的优势,但是它的速度和灵活性却是变强了很多。

  我们这些人当中,就数雨果主任不太了解魂髦:“上帝,这是什么样的恶魔?”他指着刚刚现身的魂髦,对身边的郝正义说道:“郝,它就是你刚才说的那只魂髦吧?”这时的郝正义已经没心思再搭理雨果。他正对着眼前这只魂髦发狠,但这只魂髦已经对他没了兴趣。

  我们四人就在魂髦的眼前,但是它就像没有看到一样。破墙而入之后,魂髦甩头接连嚎叫了几声,随后它向着仓库的正中央跑了过去。还没等我们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魂髦直接冲到正中央的一块空地上,也不知道它是按动了哪里的机关,随后魂髦身边的地面发出来一串“嘎嘎……”的声音。就见发出怪声的地面开始慢慢陷落,露出来里面几十级黑色的台阶,看见台阶完全露出来之后,魂髦怪叫一声,随后身子一蹿,直接顺着台阶向下冲了进去。

  我们几个人本来已经各自拔出了武器(我将随身带的甩棍借给了郝正义救急用),准备要和这只魂髦拼命。但是结果出乎我们的意料,魂髦这一套动作下来,直到消失在暗室里面,我们几个人才反应过来。孙胖子先对着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是你刚才见到的那只魂髦吗?不是我说,它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的郝正义没心思回答孙胖子的话,他人已经到了暗门口。郝会长借着雨果主任照过来的光亮向下看去,就见下面的台阶下露出来一块小小的空地,但是就这么看还辨别不出来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所在。

  就在郝正义犹豫是不是下去见识一番的时候,就听见下面的暗室里传出来一声凄厉的叫声。听这声音正是刚才跑下去的魂髦,紧接着,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不知道下面出了什么事情。郝正义正要向雨果借手电,要下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刚才被魂髦撞出来的窟窿外面走进来两个人。这两人一黑一白,为首一人满头白发,正是已经和我们失去联络的杨军;和杨军一起走进来的,是刚才在墓室里被杨军拐走的鸦。

  杨军手里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宝剑,这应该就是刚才郝正义说的,这是他从魂髦的手上抢过来的那把宝剑。看见我和孙胖子之后,杨军有些诧异,不过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急躁,只看了我们一眼,也不说话。

  杨军的行为虽然让人不解,但我还是点头对他说道:“刚下去没多一会儿。”杨军脸色铁青,他转身就要跟着魂髦向下走,但是郝正义先他一步挡在了暗门口:“杨先生,你不打算说两句吗?”没等杨军说话,他身后的鸦突然一把拉住了郝正义,同时连连对着杨军做手势,示意他快点下去。杨军下去之前,看了我们一圈,说道:“下面就算塌了,你们也不要到下面去给我添乱。”说着,他人已经进了暗门。这句话虽然听着让人不服气,但是看着杨军冷如冰霜的表情,不想得罪他,就只有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了。

  郝正义没有想到鸦会拦住他,气得他当场脸色涨红。但是被鸦死死地抱住,郝会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军快步冲进了暗室里面。等到杨军下去之后,鸦才松开了手,冲着郝正义一连做了几个手势。鸦的手势让郝正义本来涨红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也对着鸦做了个手势之后,鸦这才将郝正义放开。

  看见郝正义的脸上变颜变色,我的心里也没了底。就在我打算向郝正义打听下面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就听见又是一声凄厉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下面又响起来金属相交的声音。难得的是,下面这么热闹,郝正义却没有要下去的意思,但是也没有要离开这里的想法。

  孙胖子也沉不住气了,他先我向郝正义说道:“不是我说,郝主任他大哥,你们家鸦都跟你‘说’什么了?这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郝正义看了看孙胖子,他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抬头对着孙胖子说道:“下面就是往生台,不过和杨军之前说的往生台不一样,这座往生台已经发生了异变。”

  “异变?是什么程度的异变?”没等孙胖子说话,雨果代替他向郝会长问道。可惜没等郝正义回答,下面的“往生台”又传出了一声闷哼的声音,这声闷哼听得清楚得很,是杨军的声音。我们在场的几人面色都是一变,伴随着这一声闷哼的,是金属落地时发出的清脆声音,随后又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仰面栽倒,没有听到后续的声音。这人倒地之后,应该再没有爬起来。

  倒地的八成是杨军,看样子他在下面的暗室里是凶多吉少了。这时已经顾不得别的了。不管杨军是生是死也要把他弄回来。我一咬牙,从雨果的手里抢过了他的氙气手电。一手握着短剑,一手拿着手电,在孙胖子拦住我之前,我顺着暗室的台阶一路跑了下去。

  当我进入暗室的时候,看见里面孤零零地站着一个人,这人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他的身体就像是在墨汁里洗了澡一样,从上到下漆黑一片,手电光照在他的身上,耀眼的光柱瞬间变得暗淡,手电光就好像被他的身体吸走一样。这人直愣愣地站在那里,就像木雕泥塑一般。

  我认得这人,他背负着巨大的仇恨,以自己的生命作为复仇的代价。几个小时前他被海底漩涡吸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以为噩梦已经结束了,现在看起来,梦魇才刚刚开始……

  张然天的眼神有些恍惚,嘴里面时不时地有口水流出来。他歪着头空洞地看着我,好像已经想不起来我是谁了。看他的样子,就跟我老家村头发烧烧坏脑子的刘老六一模一样,就差缠着我,问我要好吃的了。在张然天四周的地面上,躺着那个被盔甲包裹起来的魂髦,看着它现在一动不动的样子,就算魂魄没有被打散,魂髦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这间暗室里我只看见了张然天和魂髦,就是不见杨军的踪影。这暗室虽说不小,但是也是一眼就看到底的。除了最深处的一个水池子之外,再没有能藏人的地方了。趁着张然天还在短路的状态,我开始慢慢地向水池子那边凑过去。

  刚刚走了两步,我的胳膊就被人抓住,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别动!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回头看去,说话的人一头白发,不是杨军还能是谁?看见他无碍之后,我悬着的心终于刚下。不过,刚才我身边明明没人啊……

  杨军拉着我慢慢地向后退,我们尽力拉开了和张然天的距离。而这时张然天还在茫然地看着我和杨军,他似乎对我和杨军的举动很是不解。我们俩一直退到了台阶旁,杨军在我耳边继续用一种极低的声音说道:“你慢慢地后退着上去,动作千万不能太大,别再把他惊动了。”等到杨军说完之后,我轻轻地侧了侧头,对着他低声说道:“你呢?不一起上去吗?”

  还没等杨军回答,就看见上面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后上面暗室有几道人影自上而下冲了下来。我和杨军急忙闪开。幸好闪得及时,才没有被这几个人撞倒。下来的正是郝正义和孙胖子他们四人。看到我下来之后就无声无息的,他们几个人终于也沉不住气了。

  “杨军,不是我……”孙胖子冲下来之后看见杨军站在我身后,有些出乎意料。不过看起来比他更惊慌失措的就是杨军了。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杨军的脸色已然大变,他一把捂住了孙胖子的嘴巴,同时转头向着张然天看去。这时的张然天虽然还是站在原地,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他脸上那种呆滞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换之而来的是他黑色眼球中散发出冰冷的光芒。

  趁着张然天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我将手电光打在自己的脸上,对着孙胖子他们几个做了三个字的口型:“别……说……话。”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张然天的身上,发现了张然天的异变之后,再没有人敢乱动发出声响。一时之间,暗室里静悄悄的,除了自己怦怦直跳的心脏之外,再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感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僵住了。有同样感觉的不止我一个人,杨军将捂住孙胖子的手抽回来的时候,孙胖子的重心不稳,身子晃了晃,好在被雨果扶住,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而张然天那边,可能是看够了我们几个人,他脸上的表情又开始迟钝起来,慢慢地,他眼中异样的神采也变得暗淡无光。虽然他的头还是对着我们,但是从张然天双眼对应的位置来看,他倒更像是在看空气。这时,杨军才松了口气,他没好气地看了我们一眼,最后目光停在了郝正义的身上。

  杨军也顾不得客气了,他向前跨了一步,对着郝正义低声说道:“刚才在上面的那种火药,你这里还有吗?”郝会长马上就明白了杨军的用意,他眼睛一亮,但是马上又暗淡下来,郝会长有些无奈地回答道:“这次不是专门为阴穴来的,没准备那么多的炸药。就那么多还是……之前准备好藏在岛上的。”

  杨军听了之后低头不语,这时我也听明白了,插了一句嘴,小声说道:“杨军,先说眼前的事吧。”我手指向还在浑浑噩噩的张然天,说道:“他是怎么回事?张然天现在算是……孽?”杨军回头看了张然天一样,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董棋超准备了一辈子,死后还守在这里,想不到最后给别人作了嫁衣。”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