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怪路

  前面有东西!我拔出了短剑,另一只手将手枪掏了出来。孙胖子将弓弩瞄向郝正义身前的地方,就连雨果在怀里掏了半天之后,将最后一瓶圣水掏了出来,他的右手也已经伸到了腰后,但是雨果主任脸上的表情却很是纠结。他正犹豫腰后的东西该不该拿出来。我们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要郝正义的身前有什么异动,我们手里的家伙将向那边招呼。

  看着郝正义还是一动不动地戳在那里,我的头慢慢后仰,在孙胖子的耳边小声说道:“大圣,我过去看看,有什么事情你掩护我。”“别……”孙胖子只说了一个字,郝正义那里已经动了,就见他的身子突然晃了一下,随后郝会长扶住了墙,“哇”的一声,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空气中紧张的气氛瞬间松懈了下来。孙胖子看着郝会长的样子一撇嘴,说道:“不是我说你,郝主任他大哥,坚持不住就早点说。没人笑话你,这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你遇到的魂髦抄近道杀来了。嗯?你还能吐出东西来……你这是偷吃什么了?”

  孙胖子白话的时候,郝正义也不理他,继续吐自己的。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之后,郝会长的脸色好了一点,他擦了擦嘴,也不说话,自己一个人继续往前走去,只是在往前走的时候,他的脚步慢了很多。被这个插曲耽误了一会儿之后,刚才那种恶心眩晕的感觉也好了很多,我们跟在郝正义的身后,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次走了没有多久,郝正义又突然停住脚步,一动不动地站在前面。孙胖子看着郝会长的背影叹了口气,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你刚才一次都吐完了再走不行吗?不是我说你,你这是偷着吃了多少东西?”孙胖子的话音刚落,郝正义在前面哼了一声,说道:“看来我们有点小麻烦了。”

  听郝正义的语气不对,我和孙胖子、雨果三人都走了过去。就见在郝正义的脚下,出现了一摊刚吐出来的呕吐物。我还说为什么走了这么久,还能闻到这股酸臭的味道。只是这条路有高有低,又在黑暗当中,虽然有点亮光但是根本不能照远,给了一种我们正在向前行的错觉,孙胖子和雨果看到呕吐物之后,脸上都变了颜色。他俩几乎同时掏出手机,调出相册查看刚才拍下来的火油图。

  “这条路是死的!我们一直在这里转圈。”孙胖子没好气地看了我和雨果一眼。这时郝正义也凑了过来,他要过雨果手中的电话,看着上面那个着火的圆圈。这个圆圈就是死的,下面的出路已经和它断开,本来我们都以为这是一条螺丝转的路,出口会在底部和下一条路衔接。现在看起来,这幅火油图就像是画错了一样,让人感到莫名其妙。

  “还是不对。”孙胖子环视了我们几人一眼,他瞪大了眼睛,说道:“我们进来的那条路没有了……”被孙胖子这么一提醒,我才猛地想起我们进来的时候,出口就在这个圆圈路上,我们绕了这么多圈,不可能没有看见。

  一时之间,没有人再说话,最后郝正义看着孙胖子说道:“小胖子,你的手枪借给我用一下。”他这句话说完,孙胖子先是后退了一步,然后伸手捂在腰后的枪套上,皱着眉头对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不是我说你,我们两边的关系都这样了,你猜猜我会把手枪借你吗?”

  郝正义浅笑了一下,这个表情让他脸上迸裂和完好的水疱纠结在一起,显得有些狰狞。虽然这个表情是郝正义做惯了的,但是现在让孙胖子看来,这个笑容也许会有反效果。郝会长说道:“刚才我没有说清楚,给我一颗子弹就行,现在这情形一颗子弹就够了。”

  看着孙胖子还在犹豫,我实在不想在这里多待了。受不了孙胖子的磨叽,当下我掏出手枪,卸下来一颗子弹递给了郝正义。郝会长接过子弹之后,直接把我当成了透明人,他借着灯座的光亮,仔细看了一遍弹头上面的符文。随后将弹头顶在墙上,蹭掉了其中一面的符文。

  我们三个人看得莫名其妙,孙胖子先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送上子弹,郝正义没搭理我。孙胖子有事问他,郝会长马上就回答。他手里的活儿不停,嘴里回答孙胖子,说道:“以前我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当时有人教了我这一招。不过那时是在野外,环境和现在不同,这一招也不知道是不是好用。”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蹭掉了一面的符文,随后将子弹放在地上,他两只手指一扭,将子弹在地面上转了起来。

  看到郝正义的这一手,我差不多猜到了他想干什么。眼看着子弹旋转的速度逐渐变慢,最后停住的时候,弹头指向了我们的身后。郝正义眯缝着眼睛看向弹头指的方向,一扬下巴,说道:“我们掉头向回走。”

  他的话音刚落,孙胖子就马上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你这么干靠谱吗?不是我说,你这和扔鞋有什么分别?”郝正义将地上的子弹捡了起来,抛给我之后,扭脸对着孙胖子说道:“那么你还有更好的主意吗?如果有,我就按着你的主意做。”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却没有找到什么话来反驳他。这时郝正义已经转身向着我们的身后走过去。雨果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郝正义的身后。走到我和孙胖子身边的时候,雨果停住脚步,对着我们俩小声地说道:“跟着他走吧。这里的事情,郝虽然没有杨知道得多,但是他一定掌握了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说完,雨果主任拍了拍孙胖子的肩膀,继续跟在郝正义身后。

  看着孙胖子还是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我拉着他跟在了郝正义和雨果的身后。往回走的时候,我抽空检查了郝正义还给我的子弹,发现被他蹭掉的是龙虎山一脉传下来的“破山咒”,虽然还是不知道郝正义的用意,但隐约觉得郝会长这么干也许能找到出口。

  孙胖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被我拉着跟在郝正义和雨果的身后。向后走了七八分钟之后,就听见雨果在前面突然说了一句:“这是我们进来的暗门。”我和孙胖子凑过去,前面果然就是我们进来的位置。孙胖子看了一眼站在暗门处眉头紧锁的郝正义,说道:“还真被他蒙中了。”

  郝正义听见孙胖子的声音后,抬头看了孙胖子一眼,在地上捡起来一颗子弹,对着孙胖子说道:“小胖子,这是你的吧?”孙胖子只是嘿嘿一笑,没有回答。郝正义没有再问,他看了一眼孙胖子之后,又将这颗子弹重新丢回到刚才发现它的位置。

  郝正义继续向前走去,等他走远一点之后,孙胖子用脚尖轻轻地拨了一下地上的子弹,使弹头指向了我们现在所走的方向。随后我们跟在郝正义的身后,这一次只走了不长的时间,前方就豁然开阔,螺丝转的弯路变成了一条笔直的小路。

  孙胖子回头看了一眼那条圆圈路,说道:“不是我说,这是条什么路?正着走能走吐了,逆着走倒出去了。”在郝正义的眼里,永远都是高看孙胖子一眼。刚才的小插曲他似乎已经忘得干干净净,郝会长停住了脚步,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孙胖子,说道:“什么路?就是一般的鬼打墙,我们的天眼都被遮住了,才着了它的道。本来你们随便打一枪就能解决问题的。”说到这里,郝正义顿了一下,他环顾了一眼四周之后,继续说道:“但是开枪的话,怕会惊着这里面的什么东西。”

  我心里隐约猜到郝正义想说什么。等到他说完之后,我向郝会长说道:“郝会长,你指的不会是张然天吧?刚才我们都亲眼看着他被卷进了海底。张然天的命不会那么硬吧?”“你说呢?”郝正义的目光从孙胖子的身上转了过来,他看着我说道,“没看到咽气就不能说张然天已经死了。外面海眼下面只有三具尸体,怎么看都少了一个。张然天的本事你们也都看见了,他要是有本事能在阴穴里面来回走的话,早就把谢家的人都杀干净了,也不用豁出命等到现在才动手。”

  现在郝正义明显比之前话多了起来,看起来刚才和魂髦的恶斗对他打击不小。装备和小弟都没有了,前面的路还不知道怎么样,郝会长终于变了态度。我还想再问几句,突然看见雨果主任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他将手中的灯座向前伸了过去。我顺着灯座对应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在雨果身前十五六米的位置上扔着几件衣服。

  这时郝正义和孙胖子也注意到了雨果的变化,郝正义看到之后马上向那边走过去。不过雨果比他快了一步,雨果主任抢先过去将地面上的衣服裤子捡了起来。这几件衣服是一套,从里到外甚至内衣内裤都有,不过全部都湿透了,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闻上去有一种大海独有的海腥气。雨果抱着这一堆衣服,在里面不停地翻找。最后在一件黑西服里面翻出来一张湿淋淋的员工卡,这张卡片的胶封不错,虽然在水里泡了这么久,竟然没有水渗进去,里面员工卡上的姓名一栏写着它主人的名字——张然天,而且旁边还贴着一张照片。

  这时,我和孙胖子已经凑了过来,看清了照片里的头像后,我条件反射一样抬头向四下张望。四周还是黑漆漆的,再没有任何特殊的情况。“辣子,没用的。”孙胖子向我摆了摆手,说道,“不是我说,张然天被卷进海底不管死没死也有好几个小时了,不可能一直待在这儿,看见我们来才脱衣服跑了的。”

  说到这里,孙胖子突然转脸看着郝正义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他光着屁股这是准备去哪儿?”郝正义和他的眼神相对,郝会长倒很是坦然,下巴向着这条路的尽头一扬,说道:“一直往前走就知道了,只要这条路没有分岔,我们早晚能遇到他。”

  看见了这一堆衣物,郝正义又来了精神,身上的烫伤和其他的伤口也不觉得那么疼了。他正要继续向前走去时,雨果看着这一堆衣物说道:“等一下,我想我们好像忽视了一个问题。”说着,他抬头看着郝正义和孙胖子说道:“他应该是从广场那边的海底掉下来的,广场距离这里可是有段距离的,这一路这么多的恶魔使徒,张然天是怎么走过来的?”

  听到雨果的话之后,郝正义顿了一下,没等他说话,孙胖子先一步说道:“这里应该不止这一条暗路吧。不是我说,董棋超之所以把这条路用火油图标注出来,是为了让他的那个朋友看见,知道通向往生台的路该怎么走。那什么,郝主任他大哥,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郝会长看了一眼孙胖子,浅笑了一下之后,也不说话,径直向着这条路的尽头走下去。

  继续走下去,出乎我的意料,这条路并不长。走了五六分钟之后前方终于见到了这条路的尽头。顺着这条路下来,走进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这个仓库好像是专门用来存放石碑的,上百座石碑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各个角落里。

  我们分散开来在这个仓库里转了一圈,这里出了石碑之外还是石碑,并没有发现张然天的踪影。不过雨果在角落里,还是发现了几个有用的东西:“看看我发现了什么?”雨果主任手里提着一个大号的氙灯手电,他按下开关,一道刺眼的光柱便照射向我们眼前。许久没有看到这样的灯光了,一时之间,我有些不适应,觉得这道光柱有些刺眼,将头低下不看那道刺眼的光柱。

  不知道雨果是不是有意的,他将手电光照向我脚下的石碑,说道:“沈,想不到吧,这里会有这样的东西。”“雨果主任,你把手电光打小……”我这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被光柱照射的石碑上面刻着字,每个字上面都用红油重新描过,被这氙气手电照着,其中两个大字显得格外显眼——血咒。

  “余主任,你照这边!”我指着石碑上面的红字对着雨果喊道。我这一嗓子将郝正义和孙胖子也惊动了,他俩也凑了过来。郝正义蹲在地上想要把石碑扶起来,但是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八成是抻了他肋骨的伤口。我看不过眼,上前替他扶起了这座石碑。

  郝正义瞪着石碑看了半天一直没有出声。后面的孙胖子也没有客气,掏出手机给这座石碑拍了照片。之后他也不看石碑,只对着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这是什么宝贝?你看在眼里就拔不出来了。不是我说,看两眼就行了,又带不走,想起来还心疼,你这是何苦呢?”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