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另一条路

  发觉到自己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魂髦的动作有些迟缓。但是片刻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它举起绑着宝剑的那只手,对着杨军的脑袋劈了下来。这时的杨军就像吓傻了一样,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魂髦,似乎刚才拳打郝正义的那一幕又重现了:魂髦手臂上的宝剑捆绑已经松动,剑身上翘,但是剑柄还是结结实实地砸了下来。

  眼看着一下子就要砸到杨军的时候,杨军身子一晃,避开了这一下子。躲开的同时,杨军的左手一带魂髦绑着宝剑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绑在上面的细丝向下一扯,将细丝扯断,同时将这把剑柄稳稳地抓在手中。

  旁边的郝正义和鸦已经看愣了,现在杨军的全身上下哪里还有一点萎靡不振的样子。不过在杨军拿到宝剑的同时,魂髦的另一只手已经向杨军拍了下来,杨军刚拿到宝剑,躲闪不及。被这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啪!”的一声,杨军被这个嘴巴子打得一侧歪,好在他马步还算稳,没有被这个嘴巴子打得坐到地上。

  郝正义看得实在忍不住了,他对着杨军大喊了一声:“你拿的宝剑是装饰品吗?你不会用剑就扔过来!”郝正义的话刚刚说完,那边魂髦的第二巴掌也已经到了,眼看着这一巴掌就要打在杨军脸上的时候,杨军的身子一仰,脚尖一蹬地,带着宝剑身子向后蹿了出去。

  杨军蹿出去之后,又连续地向后面退了几步。而魂髦这边,它可能是因为绑在手臂上的宝剑没了踪影,它的动作反而迟钝了。杨军站稳之后,才回头看着郝正义说道:“它动不得……”

  “动不得……”郝正义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看着魂髦再次说道:“它是董棋超?”杨军来不及回答,魂髦这时已经认定了他,再次冲着杨军奔了过去。这时杨军手中虽然握着宝剑,却没有出手要劈魂髦的意思,他左躲右闪的游刃有余,虽然是守势,但除了刚才挨的那个嘴巴之外,也不显得怎么狼狈。

  郝正义和鸦趁着这个机会,捡起地上的手电和六棱法钴。郝正义没打算过去帮杨军一把,他倒是对刚才魂髦出现的地方很感兴趣。郝会长将手电光照向那条细长的通道。可惜还没等他看出什么的时候,杨军已经引着魂髦慢慢地向通道那里转移。

  杨军想进通道!郝正义看出了杨军的企图,他向鸦做了一个手势。两人几乎同时向通道那里冲过去,眼看他俩就要进入通道的时候,魂髦突然变了方向。它放弃了杨军,转身冲着郝正义和鸦两人飞奔过来。这条通道太窄,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出。郝正义的肋骨骨折,行动不便,被鸦占了先机。鸦第一个进了通道,等到郝正义要进去的时候,魂髦也到了。

  魂髦直接跳了起来,将一只脚已经踏进通道的郝正义扑倒。鸦看到郝正义的情形危急,又从通道里返回,准备搭救郝正义。没想到杨军也到了通道口,他冲着向通道外冲出来的鸦说道:“这是断生路,只进不出!”说完之后,一脚将马上要出来的鸦又重新踹了回去。随后他将宝剑也扔进了通道内,紧接着郝正义就听见杨军又说道:“广场门口有一道巨石闸,把它放下来,你就安全了。”

  说完,杨军做了一个惊人举动。他将郝正义从魂髦的手上抢了出来,这个动作做得大了点。郝正义的大衣、外衣以及背包都被魂髦扯掉,身上还被魂髦抓扯出几道口子。随后,他将郝正义举了起来,向墓室外面扔了出来。

  郝正义直接撞开了铜门,摔到了墓室外面。虽然这一下子摔得郝会长差点背过气去,但是他起身之后马上就返回墓室,现在杨军一定还在和魂髦纠缠,趁着这个机会他得赶紧进入通道,虽然不知道那里是什么,但是就冲着杨军的行为,弄不好这座阴穴的核心就在通道里面。

  但是再次进入墓室的时候,郝正义傻了眼:他正好看见杨军已经进入了通道之内。那个魂髦在通道门口来回地打转,显得很是暴躁。它好像只能待在通道的最外围,不能进入到里面。看着郝正义返回墓室,魂髦正好找到了宣泄的渠道,它转身就向着郝正义飞奔过来。郝会长哪敢再惹魂髦,他扭头就跑,好在魂髦追得并不紧,它好像是在顾忌墓室那边的情况。一直跑到广场门口,郝正义一眼就看见前面巨石闸的机关,来不及多想,郝正义一把拉下机关,等他再次进入广场中的时候,刚好看见我们三人正冲着墙上的壁画运气……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前面的路已经被封死了,现在也就只有两条路:一是原路返回,等着民调局的大部队来收拾残局;二是按照郝正义刚才舍身烧出来的火油图走下去,看看往生台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时候,墙上的火油图已经完全熄灭,这里又回复到之前漆黑一片的景象。郝正义的手电掉在了墓室里面,现在偌大的广场,只有几盏灯座好像萤火虫一样的光亮。“咳咳……”孙胖子咳嗽了一声之后,对着郝正义说道:“不是我说,郝主任他大哥,前面也没路了,就我们这几个人按着火油图的路线走,去那个什么往生台也不现实。你们家的鸦有杨军看着,也出不了什么事情。依我看,我们还是先上去,杨军和鸦早晚要出来,我们在上面做个接应也是好的。”

  郝正义捂着伤口长出了口气之后,扭脸看着孙胖子,他脸上的水疱抽动了一下,说道:“接应……是你们的人快来接应了吧?”说完话,他扶着墙不再理会孙胖子,慢慢地向广场外面走了出去。眼见郝正义就要走出广场,雨果突然快步走了过去,拦在郝会长的身前,说道:“郝,看来我们应该好好地谈一谈了。”

  郝正义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雨果主任迎着郝会长的目光,接着说道:“我也不赞成上去,虽然前面的路被堵住了,但是还有一条路能走下去。既然我们走到了这里,就没有理由什么情况都没有搞明白,这样就上去。郝,就这件事情而言,我是支持你的。”他这句话说完,郝正义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再看孙胖子的脸色,就像是一口气没上来憋得通红。

  郝正义从孙胖子和雨果两人截然不同的态度上明白了什么。他淡淡一笑,对着雨果说道:“雨果主任,你严谨的态度真是让我敬佩,但是你们内部好像还没有达成共识。我看你们还是先将目标达成一致之后,我们再详细研究一下下面的路怎么走。”说完,郝正义主动地退到了海底的下方,靠在墙壁上也不说话,双眼望着天棚上的海水。

  郝正义刚刚离开,孙胖子就急不可待对着雨果说道:“不是我说,余主任,你这是闹的哪一出?话先说明白,你不是我们一室的主任,命令不到我和辣子。有什么事您就和郝正义一起扛吧。辣子,我们上去!”孙胖子说完,拉着我就要向广场外面走去。但是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雨果的身边,孙胖子拽了我两下没有拽动。

  我挣脱了孙胖子的手,对他说道:“大圣,杨军还没有找到,我就不能上去。”看到没有拽到我,孙胖子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瞧。他连指带画地向我说道:“辣子,杨军连根毛都没有掉。你没听见郝正义说的吗?刚才还是杨军把他扔出来的,现在的杨军还不一定在哪里横冲直撞呢。”

  我听了孙胖子的话后,摇了摇头对他说道:“大圣,什么话都是郝正义说的,一没有证人二没有证据,无凭无据,我凭什么相信他的话?”孙胖子还想说什么来反驳我,但是没等他说话,雨果先一步拦住了孙胖子,说道:“孙,往生台的这条路是一定要走的。就算沈跟你回到地面上,我自己也是要跟着郝会长向里面走的。”

  孙胖子咬牙看着我和雨果直运气,不过他最后还是一跺脚,说道:“死就死吧!不是我说你们俩,我今天要是有个一差二错,你们俩下辈子都要拔草给我……呸呸,你们俩下辈子就等着做牛做马伺候我吧。”说完他一转身,向着郝正义招手喊道:“郝主任他大哥!走了,今天哥儿几个就伺候你一个人了!”

  郝正义对这个结果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喘了一口粗气,慢慢地向这里走了过来。这时郝正义脸上的皮肤看着有些别扭,他脸上以及身上的一些水疱已经迸裂,里面的液体不停地渗出来,看着就像出了一身的透汗一样。

  火油图上的入口不在这里,我们原路返回,一直走到在阴穴内第一次遇到拐弯的位置,也就是我被鸦打晕的地方。我和孙胖子拿着手电,围着这里转了一个圈。这里一眼就看到了底,真看不出来有什么暗室暗门之类的地方。

  孙胖子看着郝正义,说道:“我说郝主任他大哥,这里哪里还有第二条路?话说在前面,要是真找不到火油图上那条路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就只能回到上面了。”孙胖子说话的时候,郝正义正眯缝着眼睛,回忆火油图上面的景象。

  我怕郝正义会有记错的地方,于是走到他的身边,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说道:“郝会长,再看一遍火油图吧,看看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没想到郝正义的手一挡,没要我的手机。他用手在墙壁上摸索着什么。

  “咔吧。”郝正义不知道在墙上摸到了什么,一声响动之后,他竟然将一块两米高、半米宽的墙体推了进去。这是一面活墙,墙后面藏着一条能容纳一人进出的小路。由于没有手电,我们看不到太远的地方,眼前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象,如果进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见到这条路之后,郝正义也不等我们几个人,他第一个拔腿走了进去。雨果紧跟在他的身后,我和孙胖子殿后。郝正义的手上拿着一个之前鸦留在这里的灯座,借着这点微弱的光亮看下去,这里除了窄一点之外,和外面的主路也没什么不同的地方。

  这一路走下来,我们四个人都是不言不语的。就连满嘴跑火车跑惯了的孙胖子也闭上了嘴巴。这里的空间太过狭小,一旦有什么突发的情况,我们很难作出什么有力的反应。现在只求快点走完这条路,看看杨军嘴里的往生台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和外面阴穴的路不一样,里面这一条暗路就像螺丝转的盘山道,但是弯道的幅度却比盘山道要小得多,而且到处都是漆黑的一片,我们这四个人就像是在一个没有尽头的圆圈上走路一样。之前用手机拍到的火油图关于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圆圈,想不到走下来就像是个无尽的怪圈一样。

  可能是因为走快了的原因,十来分钟之后,我开始有些头晕目眩,还感到一阵阵的恶心,就像是晕车的感觉一样。有同样感觉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个,就在我咬牙坚持的时候,孙胖子在身后一把扶住了我:“辣子……不行了,停一下休息一会儿吧。不是我说,再走我就吐出来了。”这时的孙胖子脸色煞白,要是他把头发再焗白了,换身白衣服都可以进六室打麻将了。

  要不是被孙胖子拦住,可能喊停的人就是我了。我停下脚步之后,扶着墙壁缓了一口气,拼命将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好在从早上起,我和孙胖子就没吃过什么东西,孙胖子蹲在地上干呕了几下,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我对前面那两人说道:“雨果主任、郝会长,咱们休息一下吧,再往前走就真趴下了。”

  我的话刚刚说完,雨果就停住了脚步,看他一个劲儿地向下咽气,身子直打晃的样子,就知道雨果主任现在也不好受。只有郝正义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他继续向前走着。看郝会长有条不紊的样子,我开始有些佩服他的身体素质了。就在我感慨郝正义是四五十岁的人二十岁心脏的时候,郝正义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浑身僵直,一动不动地看着黑漆漆的前方。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