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魂髦

  从广场出来继续向前走,偶尔出现几只怪物,也都被鸦和郝会长扑杀。继续向前走大约十来分钟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半圆形的铜门。自打进入阴穴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金属出现。

  杨军见到铜门之后,他也不说话,直接将铜门慢慢地推开。借着这道门缝看过去,郝正义看到在距离大门不远处的地面上停放着一口巨大的铜制棺材,“看看吧,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董棋超就在里面躺着。”

  看见里面空空荡荡地只停着这一口铜棺,郝正义的表情多少有些失望。他本来以为杨军这么坚持一定要到这里,是因为董棋超的墓室里藏有某种法器珍宝。但是现在一眼就能见到底,这座墓室里除了这口巨大的铜棺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过郝正义也没轻易犯险进入墓室,他只是站在杨军的身后,用手电仔细查看了墓室里面的情况之后,扭脸对着杨军说道:“想不到堂堂董棋超的灵柩会这么寒酸,不过话说回来,这里放的是董棋超的灵柩吗?”墓室的大门被打开之后,杨军也和郝正义一样,将墓室的上下左右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最后他的目光也落在铜棺上面。听到郝正义这么说,他也扭脸和郝正义对了一下眼神,说道:“那就把棺材打开,问问里面躺着的人是不是董棋超。”说完,他一闪身第一个进入了墓室之内。

  既然杨军都进了墓室,郝正义和鸦也没有什么顾忌的了。只不过他俩走得十分小心,只踩着杨军的落脚点,一步一步地跟在他的身后。杨军进了墓室之后直奔铜棺。他先是围着铜棺来回地转了几圈,随后又伸出手指在铜棺的各个位置敲打了几下。没发现什么异常的事之后,杨军回头看着郝正义,后退了几步之后,指着铜棺说道:“有什么要问的,你还是直接问董棋超吧。”

  郝正义没有说话,他也围着铜棺走了几圈。随后郝会长回身,举着手电向鸦接连做了几个手势。鸦点了点头,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小小的木匣,木匣里面有几张红褐色的符纸。这种符纸和民调局的黄裱符纸不一样,这种红褐色的符纸上面画着金色的符咒。鸦抽出来一张符纸,用一小块不知什么动物的骨头压住,摆在了铜棺的棺头。然后他又把之前咬破的手指重新挤出几滴鲜血,将指尖血滴在符纸上面。鸦将鲜血滴到符纸上之后,马上快速地后退了几步,同时右手抽出六棱法钴,左手握着手电紧盯着铜棺方向。

  鸦一套程序下来之后,并没有见符纸有什么异常。但是郝正义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他转头看着杨军说道:“董棋超的棺椁会一点禁制都没有吗?”这时杨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没有回答郝正义的话。没容郝会长再次发问,杨军突然快走几步,走到铜棺的旁边,双手扶住棺盖同时发力,就听见一阵“嘎吱嘎吱……”的响声,千斤的铜制棺盖竟然被杨军推开一半,露出来铜棺里面的景象。

  郝正义没想到杨军的胆子这么大,会独自开启宋朝大道士董棋超的棺椁,想要拦他已经来不及了。更没有想到杨军的力量会这么大,这还是他在身体吸入死气、没有恢复到常态的情况下,若换在平时那还了得?

  棺盖被推开之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而杨军本人似乎因为用力过猛,有些站立不稳,身子晃了两下,还好他及时扶住铜棺,才不至于摔倒。这时郝正义和鸦一左一右已经到了杨军身边,两束手电光照进铜棺之内,棺材里面空空荡荡的,除了一副人骸骨之外,没有一点陪葬用的物品。

  这副骸骨身上寸布未沾,想必死后是被人扒光了扔到这座铜棺里面的。郝正义借着手电的光亮仔细地查看这具骨骸,最后在这具尸骨紧握的指骨里分别发现了两枚桃核。见到桃核之后,郝正义脸上的表情变得奇怪了,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紧接着又掰开了骨骸的下颚,又在里面找到了第三枚桃核。凑齐了这三枚桃核之后,郝会长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杨军说道:“三桃献吉,这是罗云观的规矩。看来这位老兄还真可能就是董棋超。”

  话说到这里,郝正义还是有些想不通,他看着铜棺之内的骨骸继续说道:“还是不对,董棋超死的时候,这里还应该有别人。是这个人帮董棋超盖上棺材,是他继承了董棋超的衣钵。”说着,他又看向杨军,说道:“董棋超的书信里面没有提到过,这座阴穴里面还有其他的人?”

  杨军十分肯定地摇头说道:“董棋超前后几次都在信里诉说他的清苦,还专门提到过这里就他自己,只有几只牲畜和他做伴……”杨军的话刚刚说完,突然墓室里面传出来一阵“嘎巴嘎巴”的响动,听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断掉了一样。郝正义的手电照向发出声响的位置,就见他们对面的墙上,好端端无缘无故地裂开了一道大缝隙。随后,整面墙的墙皮都开始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本来压在棺盖上面的那张符纸突然动了,就像是被一阵大风吹过一样,被吹到墙壁的缝隙边缘。

  就见符纸上面火光一闪,贴在墙壁上的符纸一瞬间就烧了起来。就是两三秒钟的工夫,这张红褐色的符纸就被烧成了一道飞灰。墙里面有古怪!杨军、郝正义和鸦三人都向后退了几步,六只眼睛同时盯住了对面的那面墙。那面墙体的缝隙越来越大,最后随着“轰隆”一声响,以这道缝隙为中心,周围三米左右的墙体坍塌下来。墙面塌下来之后,露出来里面一个身穿古代盔甲的“人”。

  这“人”全身都被盔甲包裹着,只在一些缝隙中才能看到他身上干枯的皮肉。和之前见到的半成品的孽不一样,这“人”的皮肉干枯暗淡,却不是那一种漆黑的肤色可比。“出去!这是魂髦……”郝正义一眼就认出来这“人”的出处,正是我刚进民调局时处理的第一起事件,在沙漠地下古稚国遗迹中遇到的叫作魂髦的怪物。

  已经来不及考虑这里怎么会有魂髦了,对付魂髦需要先解除它的盔甲,魂髦忌火,用火烧它的效果最好,当初还是郝文明和丘不老两人联手才勉强除掉了魂髦,当时两位主任可都是拿着称手的家伙,现在这三个人只有鸦的手里握着一根六棱法钴。要想靠这根比筷子大一号的六棱法钴挑开魂髦身上的盔甲,多少有点不现实。

  郝正义准备要出去的时候,这只魂髦动了。它慢慢地从墙里面走出来。魂髦出来之后,郝正义才看到原本魂髦所在的位置上露出一条能容纳一人进出的通道。这墓室里面还有暗道!这时来不及多想,魂髦越走越快,在郝正义即将出门的一刹那,魂髦已经绕过杨军,向着郝正义冲了过来。和之前遇到的魂髦不一样,这只魂髦像是具有一定的智力,而且他的手腕上绑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剑,这把宝剑剑柄的木头早就朽烂,剑柄里面的铁胎被一根极细的线绑着固定在魂髦的手臂上。但是剑身还是像一汪水似的,看着就不是凡品。

  魂髦直奔郝正义,距离近了就挥动手臂,绑在它手腕上的宝剑“唰”的一声直劈了下来。郝正义的身前就是出口的铜门,不过这时只要推门一耽误,身后的魂髦就能一剑把郝正义劈成两半。就在这时,就听见“当”的一声,鸦的六棱法钴出手,正好打在魂髦宝剑的剑身上。

  郝正义有了喘息的机会,手中一把白色的粉末对着魂髦撒了下来,这种白色粉末在半空中就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瞬间就将魂髦烧了起来。但是这只魂髦的情况特殊,它身上的火焰只烧了片刻,紧接着魂髦身上的火苗闪了几下,就像是被一阵狂风吹过一样,火苗被压倒熄灭。魂髦身上火起火灭并不影响它的速度。火熄之后,魂髦已经到了郝正义的身前,它手举宝剑就要对着郝会长劈下去的时候,鸦的身影一晃,蹿到了魂髦的身上,鸦死死地抱住了魂髦绑着宝剑的胳膊,但就算这样,也无法阻止它的手臂落下。不过万幸的是,鸦的连抱带抓,松动了绑在魂髦手臂上的宝剑。

  魂髦这一劈的力量过大,剑身上斜,不过它的胳膊连同剑柄还是扫到了郝正义的肋下。郝会长一阵剧痛,一口气憋在胸中吐不出来,郝正义明白自己的肋骨断了,看着魂髦挡住了出口,他只能捂住伤口闪到了一旁。这时魂髦动手的对象变成了鸦。魂髦用力一甩,将鸦摔到了地上,不过鸦作了准备,被摔下来之前就护住了要害,倒地之后马上就爬起来,向着郝正义相反的方向跑了下去。

  这时的郝正义心里惊讶异常,这只魂髦有问题,竟然连忌火的天性都免疫了,而且力量和速度都远比他之前见过的魂髦要强得多。比起魂髦来,他更惊讶的是杨军,这边动手打得稀里哗啦的,但是魂髦就像看不见杨军一样,舍近求远,绕过了杨军冲着自己来了。

  郝正义本来是个极精明之人,数年之前得到地理图和藏天图志的时候,他就开始谋划探查阴穴。本来他的意思是想将这里先搁置一段时间,只安排几个人守在这里。等到买下谢厐手中的整个小岛,包括岛前的酒店以及岛后的海参养殖场的使用权之后,再把宗教事务委员会的一些精英秘密派遣到这里,只要事情做得周密,戒急用缓,就算民调局的鼻子再长,也闻不到这座岛上来。等到时机成熟,就算挖地三尺,也能将阴穴找出来。

  但是宗教事务委员会的前会长闽天缘等不及了,现在闽会长已经油尽灯枯,说没有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郝正义是闽天缘力排众议挑选的接班人,在宗教事务委员会内部,本来更倾向于由知根知底的黄然来接替闽天缘,突然冒出来一个郝正义,他现在会长的位置还没有坐稳,只要闽天缘的双眼一闭,宗教事务委员会的内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所以在闽天缘闭眼之前,郝正义需要用一个巨大的成就来包装自己。而他手中也就只有这么一个阴穴算来是够分量的,这还是因为这座阴穴和董棋超扯上了关系。当年董棋超失踪之后,罗云观曾经不惜血本寻找他。上至观主,下至火工都倾巢而出,在全国各地寻找董棋超的下落。就因为动用的人力物力太大,没过多久就连当时的这座道家大观也开始逐渐衰败了。

  当时流传了无数版本的有关罗云观和董棋超的传说,直到几百年后清初的时候才有了定论。一次福建地震时露出来一座南宋末期的古墓,古墓的主人就是罗云观最后一任观主。在他的陪葬品中发现了一块刻满字的石碑,石碑上面刻的是历代罗云观主遗训,自打董棋超逃离,几乎其后每一任观主的遗训都是:擒董逆,复还长生圣物。几百年后,董棋超的事情再次轰动,再提到他的时候已经和长生不老药联系到了一起,这也是为什么郝正义这么看重这个阴穴的原因。

  不过郝正义还是棋差一着,关于这座阴穴流传下来的资料实在太少,完全没有料到会和孽扯上关系。这次来参加婚礼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巨变,就连他和鸦现在的装备还都是之前探寻阴穴的时候准备的,这样的装备如果单纯就是探寻阴穴的话,也就凑合用了。但是面对生死的时候,就只能用命来拼了。

  眼看着魂髦再次对着鸦冲了过来,可就偏偏放过了身边老老实实站着的杨军。这时郝正义终于知道杨军是哪里不对劲了,就见杨军的眼耳口鼻之内,缓缓地冒出来一层薄薄的黑气,随着黑气的蔓延,已经将杨军全身都包裹了一层薄薄的黑气。由于阴穴里面本身就有屏蔽天眼的特性,加上这间墓室黑漆漆的,魂髦追得紧。刚才打斗的时候,郝正义和鸦两人的手电都掉到了地上。虽然看见亮光就知道到哪里捡,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也没时间管手电了。就这样,杨军身上的异变,郝正义和鸦两人竟然谁都没有发觉。

  死气!郝正义瞬间就明白过来,之前杨军并没有将死气全部宣泄干净,而魂髦的眼睛不能视物,它是靠辨别活人生气的位置移动的,杨军用死气笼罩全身,魂髦也就发觉不了杨军的存在。而杨军也似乎是知道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留着一口死气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候用的。“鸦!围着杨军跑!”郝正义大喊一声,他的话音刚落,鸦一个急转已经向杨军这边冲了过来。

  就在同时,郝正义的手一扬,一把灰色的粉末冲着杨军撒了过去。这些粉末就像有吸力一样,灰色粉末还在空中,杨军身上的死气竟然有脱离他身体、飘向空中要和粉末汇合的趋势。杨军的身前被冲过来的鸦挡住,左右都在灰色粉末笼罩的范围之内,他避无可避,全身上下都沾到了这种灰色的粉末。

  这些粉末就像是腐蚀剂一样,接触到这些粉末之后,杨军身上的死气瞬间就消失了一半。他的身体重新暴露在空气当中,这时鸦也冲了过来,魂髦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鸦跑到杨军面前的时候,突然猛地一闪身,斜着蹿到了杨军的左边。这一下子完全将杨军露了出来,他身后的魂髦追了过来,正好和杨军来了一个脸对脸。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