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海底奇观

  大蝙蝠瘫在地上,侧着脸。黑猫慢慢地趴在它的脑袋上,将嘴巴贴到了大蝙蝠的耳朵上,紧接着它的小嘴猛地一吸,大蝙蝠一声惨叫,随着黑猫嘴巴的嚅动,大蝙蝠的眼耳口鼻都开始向外蹿血,同时它的身子开始没有规则地抽搐起来,而大蝙蝠的脑袋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一样纹丝不动。片刻之后,大蝙蝠的身体慢慢地停止抽搐。我看得明白,这是黑猫顺着大蝙蝠的耳道在吸它的脑汁,看得我一阵一阵地恶心。又过了一会儿之后,黑猫抬起头来,用舌头舔了舔自己嘴边黏稠的血迹,随后对着孙胖子细声细气地来了一嗓子:“孽——”这个镜头看得我心里一抽一抽的,胃里面的东西一个劲儿地向上泛。

  这时的黑猫已经完全看不到之前吓得缩成一团的样子,好像吸了大蝙蝠的脑汁之后,它的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黑猫从大蝙蝠的身上跳了下来,慢慢地走到孙胖子的身边。看了刚才黑猫的表演,孙胖子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现在看到黑猫向他走过来,孙胖子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不过黑猫比他快了一步,孙胖子刚向后迈出脚步,黑猫就向上一蹿,已经上了孙胖子的肩头。

  “孙,你现在相信这只黑猫是恶魔的宠物了吧?”雨果瞪着黑猫,嘴上对着孙胖子说道。说话的时候,他慢慢地拔掉了圣水瓶子的木塞,就在他要做一个动作的时候,黑猫突然一转头,一双冷冰冰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雨果,一张嘴对着雨果主任尖叫了一声:“孽!”我的心里顿时哆嗦了一下,好在和之前的情况不同,黑猫这一声“孽”之后,我们三人并没有要晕厥的迹象,只是雨果主任手中的圣水瓶子“啪”的一声爆开了。雨果没有防备,他本来全神贯注地想给黑猫来那么一下子,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雨果的脸色涨红,突然之间他的脸色又变了,好像想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变得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丢失了,雨果的右手伸进大衣里摸了一通,确定了怀里的某种物件完好无缺之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惨白的脸庞才慢慢地有了一点血色。这时候,我向前一步,走到雨果的身边,说道:“雨果主任,算了吧,这只黑猫说是杨军养的,不过从根儿上论,它是吴主任送出去的。知道你和吴主任的关系好,就当是给吴主任一个面子,放这只畜生一马。”听到吴仁荻的名字之后,雨果的脸色又缓和了很多:“沈,你是知道我的,要不是和吴主任有关,我现在就送这只恶魔的宠物回地狱里。”

  雨果这几句话说得没什么底气,不过台阶有了,他自然也不想和黑猫“一般见识”了。本来劝人这样的事情不是我的活儿,但是这时的孙胖子已经顾不到这一块了。自打黑猫趴在他的肩头开始,孙胖子就变得有些异样起来。他斜着眼盯着黑猫,别说劝雨果了,就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也难怪他这样,黑猫现在只要一抬头,它的嘴巴正好对着孙胖子的耳朵。等到我和雨果说完之后,他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辣子,麻烦你个事,能不能帮我抱一会儿这只猫,那什么,我肩周炎犯了。”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这个时候我敢招惹这只猫吗?我没有丝毫犹豫,刚要开口回绝的时候,这只黑猫好像听懂了一样,突然从孙胖子的肩头站了起来,身子向下一探,向下一跃,直接钻进了孙胖子的大衣里。黑猫稳稳当当地躺在里面,看样子它轻易地不打算出来。不过这一下子倒是惊动了孙胖子上衣口袋里的财鼠,它扒着孙胖子的上衣口袋,向外来回地看了几眼之后,张开嘴露出那四排耗子牙,打了个哈欠之后,又把头缩了回去。

  我看着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大圣,没话说了吧?”孙胖子苦着脸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看得出来他是认命了。这时雨果已经走到了大蝙蝠的身边,他正忙着给大蝙蝠拍照。自打反应过来自己能做主之后,雨果就显得有些兴奋,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孙胖子看着大蝙蝠的死尸,突然皱着眉头对我说道:“辣子,杨军、郝正义他们怎么单单把这只蝙蝠落下了?不是我说,前边他们都干掉七八个怪物了,也不差这一个了。就这么一条路,杨军、郝正义再加上一只乌鸦,他们不可能察觉不到这只燕马虎。”

  我回忆了发现这只大蝙蝠的过程之后,对孙胖子说道:“是这只大蝙蝠藏得好吧,刚才要不是那几道亮光,我们也发现不了它。这里黑灯瞎火的,把它落下了也不稀奇。”“辣子,你别拿咱们三个和他们三个人比。不是我说,虽然丢人但也是事实。”孙胖子看了一眼还在忙着拍照的雨果,接着说道,“就是郝正义他一个人,就够咱们哥仨忙活半天了。”说着,他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说道:“我猜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突然情况,他们三个人走得太匆忙,根本来不及查看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

  孙胖子刚刚说完,雨果那里已经停了手(我怀疑他是把内存卡拍光了),他也听见了孙胖子的话:“孙,能说得仔细点吗?”孙胖子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不是我说,一直向前走,看见他们哥儿仨就什么都知道了。”

  往前走就是刚才闪出弧光的地方了,孙胖子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他将身上的灯座摘下来一大半交给我和雨果,这种灯座虽然照不了太远,但也是聊胜于无,带在身上多少也能有一点光亮。不知道前面那三个人还有没有再留点什么怪物让我们解闷,再向前走,我们三个人都是紧绷着神经,小心翼翼的。好在一直到走出这条甬路,都没再遇到什么半成品的怪物。

  甬路的底部是一条极细的通道,这条路的宽窄只能容纳一个人过去。我和雨果还好说,但是目测孙胖子就有点难度了,最后是雨果先过去,孙胖子侧着身子,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像螃蟹一样快步走过通道,最后还是我在后面推了他一把,前面被雨果拉着,好容易才过了这条通道。

  出了通道之后,再往里面是一处极大的类似广场一样的空地。第一个走进去的是雨果,他进到广场之后就被天棚中的异象吸引住了,雨果仰着头看着天棚的位置,嘴里喃喃道:“上帝,这不科学……”

  我和孙胖子跟在雨果的身后,刚才出通道的时候,他刻意地拉了我一把,拉开了和雨果的距离。我明白他经过刚才那一幕之后有些心有余悸,这是让雨果去探路。现在听到雨果主任冒出这么一句,听语气不像是发现什么危险事情,倒像是看见了什么怪异的景象。孙胖子是个好事的性格,当下冲着雨果快走几步,边走边说道:“我说余主任,最不科学的就是你干爹……不是我说,这是怎么个情况?”话说了一半孙胖子整个人就僵住了,他和雨果两人都是一个动作,仰头看着天棚。看他们两人的头几乎抬成了九十度,我真怀疑以后这两人会落下颈椎的病根。

  天棚上到底怎么了?能把这两人惊成这样。我也快步上前,走到他们两人的身边,抬头向上看去,就见在正对这座广场中心的天棚上开了一个直径在五十米左右的圆洞。透过薄薄的洞口看上去,上面竟然是灰暗的海底,海水就在我们头顶上荡来荡去的,几根不知名的海草沉在海底,就这样看着海水好像随时就要倾泻下来似的。整个广场里充满了大海独有的那种海腥气。

  我的脑袋里一时发蒙,找不到什么词能形容我现在的感觉。过了半晌之后,孙胖子先开口说道:“不是我说,上面是不是有个玻璃罩子?”他这句话说完之后,雨果主任长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孙胖子,说道:“孙,你以为这是海底世界公园吗?这里不可能和玻璃被发明出来的时期是一个年代,你是想说玻璃是你们中国人发明出来的吗?”孙胖子倒是不以为然,他指着天棚上面的海底说道:“余主任,要不您给一个说法吧。”

  就在雨果主任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我叹了口气,对孙胖子说道:“大圣,别想了,上面是空的,没玻璃。”“你怎么知道?”孙胖子和雨果两个人同时看着我说道。我指着对应天棚处海底的地面说道:“自己看。”刚才我们三人的注意力都被天棚上面的异象吸引,都没注意到现在我手指的地方,有三个人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看他们三个人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死了多时。好在从身形来看,绝对不是杨军他们三人。

  刚开始看到这三个人的时候吓了我一跳,等到看见这三人穿着衣服,不像是之前怪物的同类才松了一口气。而且看着这三人的衣服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虽然看不清这三人的样子,但是还能看到他们浑身上下都是湿答答的,就像是刚刚从海里捞出来的一样。从他们的位置来看,似乎是从上面悬空的海底掉下来的。

  确定了不是之前的那类怪物之后,雨果带着我和孙胖子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到了近前之后,确认趴在地上的三人已经死挺了,这三人我们也都见过,是之前乘坐快艇去陆地求救的副市长秘书和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还有负责开快艇的那位养殖场场长。他们三人是昨天被吸进漩涡里的,看三人的身体并没有被泡涨,应该是被淹死之后就直接被带到了这里。

  查看了他们的死因之后,雨果掏出十字架,嘴里念念叨叨为死者祷告。而他旁边孙胖子的注意力就马上变了方向。他在周围转了几圈,低着头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我忍不住对他说道:“大圣,你这来来回回地找什么呢?”孙胖子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辣子,你不觉得有问题吗?两次一共被水流子冲走四个人,现在只有三个,不是我说,最要紧的那一个哪儿去了?”

  被孙胖子这一提醒,我马上明白过来,第四个被漩涡吸走的人是张然天。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和这三个人躺在一起。可就是他的尸首失了踪。就在这时,我们的头顶上突然猛地闪过了一道极强的弧光。这道光芒瞬间将这里照耀得极亮,紧接着又是一道极亮的弧光从我们头顶的海面上掠过。

  “闪电,这是闪电!”光芒闪过的一瞬间我终于明白了,我们现在的位置就是刚才上百道闪电一直击打海面的位置。看现在的样子,闪电并没有结束。要不是有大海隔着,这座阴穴还不知道会被劈成什么样子。孙胖子和雨果也看出来了,接下来又是几道闪电的光芒从上面映了下来。

  这里看着不是很安全,就在我们准备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孙胖子突然指着我身侧,说道:“你们看,墙上面画的是什么!”孙胖子说着,已经将他带的灯座靠了过去,借着这点亮光,能看到我身侧的一整面墙上,都是用一种红色的染料画的壁画。

  墙上的壁画分成了几个段落,每个段落或者是文字,或者是画面,分别在讲述一件事情。孙胖子看了几眼,没有看懂出处,之后他向我问道:“辣子,你能看出来上面画的是什么吗?”我只是看了几眼,哪能看明白什么,正想找句话应承一下孙胖子的时候,这个广场出口的方向突然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上面写的画的都是孽的事情。”

  没有防备,突然间多了外人的声音,我们三人都吓了一跳,转脸看过去的时候,就见一个人影捂着肚子从那里走了出来。

  这人影走了没几步,他的身后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沉重的物体掉了下来。这人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他好像早知道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随后弓着腰慢慢地向我们走过来,边走边说道:“想不到你们还是下来了,还能一路走到这里来,我真是有点吃惊了。”是郝正义,虽然现在他走在阴影当中,但我还是听出了郝会长的声音。认出他来的不止我一个。听到他说话的时候,孙胖子第一时间就举起了弓弩,看出是郝正义之后,他将弓弩端在肩头,却没有放下来的意思。孙胖子看着郝正义的方向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不是我说,怎么就你自己?我们家杨军和那谁呢?”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郝正义正慢慢地向我们这边走过来,走到前面灯座的位置,我这才看清,也就是差不多一个小时没见,郝正义现在完全变了样子。他的大衣和背包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棉质内衣。现在的郝正义身上遍布伤痕,他一手扶着墙,一只手捂着腹部。每走一步,郝正义脸上的肌肉就不由自主地抽动一下,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郝正义慢慢地走过来,他不说话,我们几人的心里就更没了底。一想到还牵扯到了杨军,我便有些急躁地对着郝正义说道:“郝会长,问你话呢,杨军呢?”我说完之后,郝正义终于停住了脚步,他倚在墙边喘了几口粗气之后,才淡淡地说道:“杨军没事,我们三个人就数他最好。”郝正义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而且好像还有几分怨气。他的行为也有些反常,对郝正义而言,杨军也就罢了,但是就连鸦的安危,他似乎都不怎么在意。这就有点让我想不通了。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