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蝙蝠

  地上的骨头没有任何异常的变化,这和雨果主任预计的明显不一样。不过雨果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一咬牙,将瓶子里的圣水一股脑儿地全都倒在了黑骨头上面,开始又是激起了一道蒸汽。但是随着雨果手中的圣水连续不断地倒下去,那块黑骨头终于起了变化,骨头的表面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黑色水泡,这还不算完,随着雨果继续将圣水倒在黑骨头上,那些黑色的水泡不但没有被圣水冲走,反而开始向骨头里面渗下去。终于,雨果一瓶圣水倒完,原本漆黑光滑的骨头上面现在满是密密麻麻的蜂窝眼。

  圣水有效!看到这里,不光是雨果,就连我和孙胖子的眼睛也亮了。“雨果主任,看不出来你这圣水的劲儿够大的。怎么样,给我和辣子分几瓶傍身吧。”“几瓶?孙,我亲爱的朋友,你以为这是矿泉水呢。我这次是来参加婚礼的,没事带那么多的圣水不觉得会很沉吗?”雨果翻着白眼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这只是一个实验而已,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以为恶魔会站在地上,让你慢慢地把圣水都泼在他的身上吗?”

  自打雨果将自己的身份摆正之后,他的主任范儿就越来越明显了。教训完孙胖子之后,雨果将满是蜂窝眼的黑骨头捡起来,把它装在空玻璃瓶里,又用手帕包裹起来另外一块黑骨头,将这两件东西收好之后,他才回头对着我和孙胖子说道:“好了,先生们,让我们继续向前走吧。希望前面还有更奇妙的东西在等着我们。”

  继续向前走,走过了这片骨骸地之后,越往前走潮气越大,地面上也出现了一层浅浅的水湾,我们三人的脚面都泡在冰凉刺骨的水里。而且前面还隐约能听见有水流的声音,听这水声就好像前面有一座瀑布一样。就这么一直向前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瀑布没有看到,却看见前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具怪物的尸体。

  这些怪物的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周围的水面已经被它们特殊颜色的血液染黑。这次就连雨果都没有贸然过去,我和孙胖子捡起几块石子远远地打在怪物的身上。看到它们都没有反应,才肯定这些怪物是死挺了。我们这才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看个究竟。

  地上的怪物尸体和我之前见过的不同,这几具尸体的形状各异,有的头上生角,有的四肢如蹄,一看就是属于不同的物种。不过它们之间还是有一些共同之处的,和之前我见过的怪物一样,现在地上躺着的怪物也都是从头黑到尾,它们全身上下也像被剥了皮一样,里面应该被皮肤包裹起来的肌肉组织和血管、神经都裸露在外面。而且它们的胸前也是露了一个大洞。

  确定了怪物不会突然睁眼吓我一跳之后,我仔细地检查了其中一个怪物的尸体。除了心脏上一处致命的伤口之外,再看不出来其他的外伤。那边雨果也查看了几具尸体,不过他似乎也没有看出来什么有价值的地方。我们三人当中,对这个最不感兴趣的就是孙胖子了,他一直跟在我的身后,索然无味地看了几眼这几具怪尸之后,他就围着这里东看西看的,比起这些死了的怪物来,孙胖子更对这里的环境感兴趣。

  “沈,这些怪物心脏上面的伤口,和前面那一具被烧焦尸体的伤口一样。按照你的说法,这……七具尸体应该都是鸦的杰作了。”说到这里,雨果突然对着这条路的尽头吹了个口哨,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在说话时也换了语调,“看不出来啊,这个哥们儿平时不言不语的,动起手来倒是麻利儿的。”雨果说的我也想到了,之前鸦就像个影子一样跟在郝正义的身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除了刚才他在后面给了我一下子,我几乎都忽视了他的存在,没想到他竟然一人就了断这七个怪物。

  “我说余主任,看两眼就得了,这些怪物活不过来了。不是我说,前面可最少还有三个大活人啊。就算郝正义和鸦我们不管,看在吴主任的面子上,既然我们都走到这里了,杨军要是再有什么意外,就交代不下去了。”“余……主任?”孙胖子说完之后又过了几秒钟,雨果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说他。孙胖子打了个哈哈,说道:“叫雨果主任太别扭,好像咱们之间关系不够铁似的。还是这么叫你亲切一点。”

  “还好以前没有让你叫我的全名。”雨果主任对名称之类的事情兴趣不大。对孙胖子起的这个余主任也就默认了。不过听孙胖子的提醒也有些道理,最后,他掏出手机拍了几张怪物尸体的照片之后,便又带着我和孙胖子继续向前走。

  再向前一路走下来,脚下的积水越来越多,前方水流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一直走了十五六分钟之后,我们又拐过一个弯道,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前面忽然闪过了一道白色光弧。这道白光出现得太过突然,只是闪了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这一下子却吓了我们一跳。我和孙胖子在白光闪过之后就马上背靠着墙壁,贴了上去。雨果主任愣了一下之后,学着我和孙胖子的样子,也背贴着墙壁,我们三人都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前面白光闪过的位置。

  过了一会儿之后,孙胖子先憋不住了,小声对我说道:“辣子,刚才那道光是不是郝正义的手电发出来的?”“不是!”我很肯定地说道,“郝正义拿的是手电,不是探照灯。哪能有这么强的亮度?”雨果主任低声喝道:“你们不要说话!”他这句话刚刚说完,前方又是一道白色光弧闪过,紧接着又是一道。

  在白色光弧闪过的刹那间,前方的道路被照得一清二楚。就在这时,借着这道明亮得有些耀眼的光亮,我看见在前方一百多米的天棚上,倒吊着一只巨大的黑色蝙蝠。这只蝙蝠有一人多高,通体漆黑,和前面的怪物一样,它的皮肤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借着后两次耀眼的光芒,我都能清楚地看见这只大蝙蝠腹部正在蠕动的黑色内脏。

  它倒吊在天棚上完全和周围的景色融合成了一体。要不是刚才突然间白色光弧闪过,我们百分之百不会看到这只巨大的蝙蝠。不过这只大蝙蝠也被这光芒吓了一跳,第二道光弧闪过的这一瞬间,它展开了黑色蝠翼。第三道光弧闪过的时候,这只大蝙蝠已经向着我们这里飞扑了过来。

  这时,我的手枪和短剑都已经掏了出来。在我举枪准备对着蝙蝠胸口裸露的心脏开枪的时候,白色光弧已经消失,眼前一团漆黑,就算有郝正义和鸦留下的几盏微弱灯座照着,这只大蝙蝠也还是消失在上空无尽的黑暗当中。“啪啪啪啪……”我对着刚才大蝙蝠最后出现的位置连开数枪,我扣动扳机的时候,嘴里大叫:“大圣,你用弩箭射它!”

  我射出的子弹好像打在空气中一样,没有任何作用,这个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子弹除非能打中这只大蝙蝠的心脏,否则没有任何效果。看来这次好运气不在我这里。孙胖子举着弓弩也对着刚才蝙蝠消失的位置,不过他可不敢轻易地发射弩箭,如果一箭不中的话,再把这只大蝙蝠引过来,到那时孙胖子就连换弩箭的时间都没有。

  我冲着孙胖子喊道:“大圣,你把弓弩给……”“我”字还没有说出来,就看见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孙胖子的头顶。是那只大蝙蝠,孙胖子不假思索食指已经扣动扳机。就听见“嗖”的一声,紧接着大蝙蝠一声惨叫:“嘎!”可惜孙胖子在黑暗当中辨不清位置,这一弩箭只是射穿了大蝙蝠的蝠翼。这只蝙蝠力道不减,将孙胖子扑倒在地,它似乎本想滑翔着将孙胖子掠走,但是对孙胖子的体重估计不足,蝙蝠的两只爪子已经抓住了孙胖子的肩头,两只蝠翼变向,却没有将他提起来,反而被孙胖子抓住它的两只爪子用尽全身的力量向下一带。蝙蝠飞不起来又逃不走,加上蝠翼受伤,整个身子一沉,竟然被孙胖子把它带了下来。

  孙胖子顺着蝙蝠的力道倒着向后跑了几步,脚下一拌蒜,带着这只巨大的蝙蝠打着滚向后摔了过去:“辣子,老余!你们俩在看眼儿吗?”

  眼看孙胖子就要骂人的时候,我握着短剑,已经追了过去。这把短剑太过锋利,我怕给蝙蝠来一下子的时候会误伤到孙胖子,有些投鼠忌器,没敢草率下手。就在这时,雨果从我身边蹿了过去,他一跃而上,跳到了大蝙蝠的后背上,死死地抓住了它的两扇蝠翼。雨果的这一下子相当利索,他时间拿捏得也很准确。他和孙胖子像两片面包一样,死死地把这只巨大的蝙蝠压在了中间。

  蝙蝠在两人的中间拼命地挣扎,就好像随时都要将雨果甩下来似的,可是每次都把雨果甩得来回乱晃,但就是差了一点,最后雨果还是压在它的身上。不过这样就苦了孙胖子了,这只大蝙蝠加上雨果也有三百多斤,我站在旁边,只要雨果被甩下来,我就趁着这个空当马上给这只大蝙蝠来一下子。不过看样子好像也用不着我动手了,这只大蝙蝠挣扎了一阵之后露出了疲态。趁着这个机会雨果空出来一只手,在衣兜里摸出来一个装满圣水的小玻璃瓶,他咬掉了瓶塞,将整瓶的圣水倒在了大蝙蝠的后背上。

  “刺”的一声,大蝙蝠后背裸露的肌肉瞬间被燎起了一大片的水疱,水疱溃烂之后,它背后的肌肉被烧出来一个大洞,就连两扇蝠翼的肉膜也被侵蚀掉两个大洞,看着就像一只大老鼠的两侧肋骨上各插着两个晾衣架子,不过现在的场景,看不出来一点可笑的意思。

  “嗷!”大蝙蝠一声惨叫,随即身子猛烈地挣扎。雨果顺势从它的身上跳了下来,没有身上的压制,大蝙蝠也顾不得身子下面的孙胖子了,它像是被弹簧弹起来一样,在周围一阵乱闯乱撞之后,大蝙蝠趴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伸出两只长在蝠翼前端的爪子,想要去触碰背后的伤口,只可惜碍于身体构造,它的爪子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触碰到后背的伤口。背后的伤口就像被泼了硫酸一样,在不断地扩大,就算我们不去动它,这只大蝙蝠也活不了多久了。

  我趁着这个机会赶忙抢步过去,将孙胖子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时的孙胖子已经累瘫了,他被我架着勉强走到了距离大蝙蝠较远的角落里。反正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孙胖子索性就坐在地上,他喘着粗气说道:“不是……我说,我们……三个人,干吗就冲我来?它是怎么看出来我好……欺负的?”我看着他满身的灯泡,说道:“大圣,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指路的明灯一样,它不冲你来,还能冲着谁来?”孙胖子看着,说道:“不对啊,蝙蝠……不是瞎子吗?它好像是靠声呐……声波什么的来探路的吧?我身上亮一点碍它什么了?”

  我从上到下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声波声呐,大圣,你看你自己的块头,就算是雷达也是你第一个暴露吧?”“他奶奶的!真以为我最好欺负吗?我……”孙胖子骂了一句之后,双手抬起来,对着大蝙蝠比画了一下。他的双手刚刚举起来,整个人就突然愣了一下,随后两眼在刚才和大蝙蝠摔倒的地方四下乱看,最后指着大蝙蝠不远处的某处位置,小声说道:“辣子,我的家伙掉那里了,帮我捡一下。”他手指方向的水洼里,有一支小小的弓弩正静静躺在那里。在距离弓弩五六米的位置,一只受伤的大蝙蝠正趴在地上哀嚎着。在它的不远处,一个金发的外国人正捧着十字架,对着这只大蝙蝠一遍又一遍地用拉丁文背诵教会的经文。随着雨果祷告的次数不断地增加,这只大蝙蝠就显得越来越萎靡,不过还是时不时地对着雨果吼叫几声,现在过去捡弓弩,一旦惹得大蝙蝠再反了性,对我来个最后一击,也够我喝一壶的。

  看清了那边的形势,我没有犹豫,马上就回绝了孙胖子的要求:“大圣,真是难度不高的任务,你不交给我做啊。再等等吧,这只大蝙蝠差不多了,等到它死挺了,我再帮你把家伙拿回来。”“等到它死挺了,这个仇我还怎么报?不是我说,欺负我欺负完了,它一闭眼就死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孙胖子的话刚刚说完,他的怀里鼓鼓囊囊地动了一下,紧接着,一个漆黑的猫头从他大衣缝隙中露了出来。刚才孙胖子被大蝙蝠和雨果压在身下那么久,这只黑猫竟然没有被压坏。和孙胖子一起待了这段时间之后,这只黑猫的状态好了很多,不像之前在杨军的背包里那样惊恐了,已经开始露头向四处乱看了。我开始有些羡慕孙胖子了,这胖子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

  黑猫的眼神转了一圈之后,最后盯上了趴在地上的那只大蝙蝠。它的身子在孙胖子的怀里一弓,随后从他的怀里蹿了出来。孙胖子没有防备,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黑猫的四只爪子已经着地,一条直线地向着大蝙蝠的位置跑了过去。

  看到黑猫蹿到了它的身边,本来已经有些萎靡的大蝙蝠突然“嗷!”一声尖叫,随后它挣扎着想要离开这里。可惜孙胖子向前一蹿,直接拦住了大蝙蝠的去路。大蝙蝠见了黑猫就像见到鬼一样,整个身子都缩成了一团。黑猫趁着这个机会跳到了大蝙蝠的身上,向前没走几步,到了大蝙蝠的脖子上。

  在黑猫跳到大蝙蝠身上的同时,大蝙蝠的身子猛地一僵,却不敢将黑猫甩下来。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