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下井的前奏

  听到郝正义这么说,孙胖子的脸色也变得不太自然,郝正义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回到码头,那里是上风头,应该不会受到死气的影响。顺便看好码头上的人,别让他们乱走。如果有人过来吸进了死气,他们的命就是你们害的。好了,你们走吧,现在十分钟倒计时了。”

  “不是我说,你开玩笑呢?十分钟哪够?二十分钟吧!”到最后的时候,孙胖子也没忘了讨价还价。谁都明白他的意思,能拖一分钟就拖一分钟,算着时间,萧和尚也差不多打完电话该回来了。不过郝正义没吃他那一套,他看着手表说道:“还有九分四十五秒,九分四十四秒,九分……”

  孙胖子这才有些慌了,如果杨军刚才没下井吸入了死气,我们这边还有让郝正义和鸦忌惮的本钱,郝正义也是看穿了这点,才敢肆无忌惮地不把我们几个放在眼里。最后他一咬牙,回头对我和杨军、雨果说道:“我们走,我就不信了,坑都挖斜了,这炸药能炸下去多深?留个三五米的,给他们俩挖着解闷玩。”

  孙胖子这句话让我茅塞顿开,终于明白什么事让我一直想不通了。我从地上跳起来,站在郝正义的身前说道:“你说的,十分钟之内不爆破炸药的!”郝正义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的脸色就沉了下去,我也没时间再理他了,转身就向着刚才鸦埋炸药的位置跑过去,跑了几步,心里不放心,嘴里大声喊道:“十分钟之内,谁爆破炸药谁就是王八蛋!”

  没有几步,我就跑到方才鸦埋藏炸药的位置。我没敢将炸药起出来,那样太刺激郝正义了,我不敢保证他不会在我拿着炸药的时候,引爆炸药给我来一下子。

  我站在距离炸药坑十米左右的位置,盯着坑内的形状,又看了看前面旱井的位置,回忆了井下冒出死气的准确位置之后,终于完全明白了郝正义在这里埋炸药的用意。这时,身后传来孙胖子的喊声:“辣子,快两分钟了!你那里有谱没谱?”

  我回头看了一眼孙胖子,他站在面沉似水的郝正义面前,孙胖子一边看表,一边在郝正义的耳边念叨:“郝会长,还不到十分钟,说话算话,你是宗教委员会的会长,不能说了不算啊。辣子!两分钟了!”

  我重新跑回到孙胖子身边的时候,还不到两分半。孙胖子冲着我说道:“走还是留?”

  我没回答孙胖子,先是看了一眼郝正义的表情,和我想象的一样,郝会长现在面沉似水地看着我。孙胖子虽然看出来一些门道,但事关生死,他还是不能把心放进肚子里:“辣子,不是我说,给句痛快话。你到底发现郝主任他大哥什么弯弯绕了?”

  我看了郝正义一眼之后,回头对孙胖子说道:“没事,大圣你把心放回肚子里。郝会长是和咱们开了个玩笑,刚才埋的那点炸药也就是让我们一起听个响。十五没过都算是年,就当是鸦点了一个大个的二踢脚,两响并一响听个脆的。”就在我对着孙胖子说话的时候,郝正义已经摘下了眼镜,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接着向孙胖子简单解释了话里的话。刚才鸦挖了半米见方的坑,里面埋了两公斤左右的塑性炸药。他只是做了一个要炸开地面,将下面的死气宣泄出来的姿态。但是仔细想一下,在地面随便挖个小小的坑,扔进去两三公斤炸药,就能把地下的死气爆出来?刚才我可是在地下二三十米的井下手贱释放出来的死气,想把那个位置的死气快速地爆发出来,怎么样也要先挖上个十七八米的深坑,埋进去百八十斤炸药才能做到。

  如果像鸦那样,随便挖个坑埋上炸药就能把死气引出来的话,那么当初谢厐在岛上建酒店的时候,挖地基炸地下岩石用了几百公斤的炸药(昨晚谢厐赖在我们这里,说自己发家史的时候说的),酒店距离旱井这边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那个爆炸的强度早就将这里地下的死气引爆出来了。

  不过要说郝正义和鸦是虚张声势调开我们,也是有点冤枉他俩了。我刚才仔细看过鸦挖的炸点,他挖出来一个斜度差不多四十五度角、半米深的坑,而且里面的塑性炸药也被特殊处理过,整个炸药外面都被一层厚厚的铅盒包裹着,只有后面接电线的部分还露在外面,如果爆炸的话,整个炸药就像一个火箭筒。按照我在特种部队时学过的一点定向爆破常识来说,鸦的目标是炸点对应四十五度角之外的某一处位置,这个位置正好就是刚才我失手释放出死气的位置。一句话说明,郝正义和鸦是想通过爆炸产生的剧烈震动,使井内的缝隙加大,让里面的死气加速宣泄出来。

  孙胖子虽然是警察出身,但是他没有使用炸药定向爆破的经验。加上尼古拉斯·雨果是教会的神职人员,更不会没事去摆弄炸药了,更不用说刚刚回到文明世界,还整天躲在地下室里看电视的杨军了。我虽然在特种部队的时候,正经上过定向爆破理论和实践的课程,但是之前在井底差点送了命,我的心神一时还没缓过来,这才差点中了郝正义和鸦的圈套。

  我说到一半的时候,孙胖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等我说完之后,孙胖子看着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你还绕了这么大的圈。不是我说,你就把炸药直接扔到井里,在井里炸开那多干脆。”

  被我捅破了窗户纸之后,郝正义反而放开了,他看着我说道:“想不到现在民调局还有人懂爆破,我倒真的看走眼了。能摊上你们这两个手下,郝文明的运气也算是不错的了。”说着他突然古怪地笑了一下,看着我说道:“十分钟到了!”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他一把抢过鸦手中的爆破电源开关,在我的眼前按下了爆破开关。“嘭——”的一声巨响,虽然只有两公斤的炸药,但是炸点处的剧烈震动还是传到了我们的脚下。

  郝正义这一下子吓了我一跳,虽然我刚才貌似看出来了郝正义的真正目的,但是这一切还都是根据在部队学到的爆破知识推敲出来的,我自己都不敢说百分之百肯定。现在如果炸点的位置真有死气外泄出来,除了杨军之外,我和孙胖子、雨果三人一个都跑不了。我第一个反应已经握住了别在腰后的枪柄,如果被我猜错了的话,就只能抢郝正义和鸦脸上的口罩和眼镜救急了。有同样想法的不止我一个,我的指尖摸到枪柄的时候,看见孙胖子的手也伸到了腰后。

  郝正义引爆炸药片刻之后,旱井那边也爆发出一阵响动,随即井口内大股的黑色死气源源不断冒了出来,就像是一个大烟囱里冒出来的浓烟。眼前的死气和刚才相比,完全不能同日而语。这股死气一直向外四溢了三十多米之后,才缓缓地被空气所分解。

  蒙对了!看着眼前的情形,我长出了一口气,就在刚才这一瞬间,背后的冷汗已经将我的内衣湿透了。孙胖子则直接坐到了地上,看着远处井口之内不断冒出的死气,他冲着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不是我说你,下次再像这样的时候,你给个倒数五秒让我们反应一下行不行?”孙胖子说完之后,没等郝正义说话,雨果咬着牙抢先说道:“孙,你还想有下次?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你可拉倒吧!”

  大概过了十七八分钟之后,井内冒出的黑气开始逐渐变得稀薄,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小时,井内的死气完全消失。郝正义看了看我们民调局这四个人说道:“你们有兴趣一起到井下面,再走一圈吗?”

  郝正义突然变了态度,我们这几个人反而不太适应了。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郝正义摘掉了口罩,看着孙胖子微微一笑,说道:“我突然改变主意了。现在看起来带着你们几个人一起下去,也许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主意。”

  郝正义说完之后,转脸看向还坐在地上发呆的杨军。盯着杨军看了半晌之后,郝正义摇了摇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忍了这么久,也快到极限了吧?就算你的身体真是长生不老,被死气侵蚀了这么久,也会给你带来永久的伤害。但愿之后你不会拖着一个残疾的身体,来继续你那几乎无穷无尽的生命。”

  郝正义的这番话说完的时候,杨军已经抬头冷冷地看着他。就在郝正义说话的时候,杨军全身上下就开始弥漫着一层雾气。他将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脸上的肌肉在不停地抖动着。看他这副样子是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杨军现在这样都是因我而起,看他的身子直打晃,我连忙过去要扶他一把。没想到还没等我碰到他的胳膊,就被杨军一把推开:“都躲开!”

  这句话刚刚出唇,杨军突然在我面前消失了,就在同一时间,他又出现在距离这里五六十米的地方。

  在民调局里大半年了,类似这样的瞬移也见了几回,当时也不觉得怎么惊奇了。但是杨军之后的表现,现在让我想起来都觉得心惊肉跳的。

  杨军蹲在地上,抬头号叫了一声之后,他的嘴巴、眼角、鼻孔和耳朵里由内而外散发出缕缕黑色的死气。虽然空气有慢慢克制住死气的趋势,但是架不住死气好像源源不断地从杨军的七窍中快速地弥漫出来。只是几秒钟的工夫,死气已经很快地将杨军笼罩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惊得呆住了。缓过神之后,我心里懊恼自己连累了杨军,当时就想要冲到杨军的身边,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帮他。就在我要跑过去的时候,鸦突然向我这里一蹿,挡在了我的身前。郝正义在他身后说道:“他死不了,但是你过去吸了死气就一定会死。”

  我指着杨军向郝正义喊道:“杨军这是怎么了?”郝正义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又马上将目光转到了杨军的身上:“刚才爆破释放出来的死气,和杨军吸入体内的死气产生了共鸣。杨军压制不住,就只能把死气宣泄出来。”听郝正义这么解释,孙胖子插嘴说道:“把死气吐出来至于这么费劲吗?”

  “死气,还吐出来?”郝正义难得有些轻蔑地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郝文明平时就是这么教育你们的吗?死气的性质就是许进不许出,一旦由七窍吸入到体内,便藏于五脏之内,少量吸入还能挺几年,不过最后也要死于内脏器官衰竭。如果吸入了过量死气,体内的死气压住生气,会变成活死人。这也就是杨军,要是一般的正常人,吸进去这么多的死气,早已变成活尸了。”

  说到这里,郝正义看着杨军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杨军也着实要遭点罪,就算能把死气宣泄得干干净净,他五脏六腑也伤得不轻了。短时间之内,杨军的元气大伤。就算你们的那位吴主任有本事让他复原,也是很久之后的事了。”郝正义说到这儿的时候,杨军体内的死气已经宣泄完毕,停留在他身体表面形成浓雾的死气因为后继无力,以极快的速度被空气所分解,把杨军的身体露了出来。杨军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侧歪,摔倒在地。雨果和我马上飞奔过去,一左一右将他扶了起来。杨军紧闭上眼,不过又不像是晕倒了。他脸上的乌黑之气一扫而空,再次恢复了他一白到底的造型,只是他现在的脸色惨白惨白的,看不出来有一点血色。

  “我说嘛,你怎么突然舍得让我们一起下井了。”孙胖子没有和我一起过去,他把目光从杨军的身上收了回来,看着郝正义说道,“你是算准这次杨军废了,没有你顾忌的人了,与其让我们在上面给回来的萧和尚做内应,倒不如直接带我们下去,萧和尚能不能找过来还两说,而且下面有什么雷让我们先蹚,反正萧和尚和我们郝主任也不在,你也不用顾忌。不是我说你,郝主……郝正义,你的算盘打得不错啊。”

  “你我的角度不一样,看这件事的因果也就不一样。不过你这么说,也不能说没有道理。”郝正义转头看着孙胖子,缓缓地说道,“不过也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你们毕竟是郝文明的手下。算起来和我也有一点情分。你也不用激我,就算萧顾问回来,他也未必知道下面是怎么回事。下不下井,还是你们自己决定。”

  “那我们就指定是欢送你们二位下井了。”孙胖子好像猜到了郝正义会这么说,他笑嘻嘻地说道,“要是有什么用得着我们几个人的地方,你也千万……别说,就当我没问过。那什么,你们一路走好,我们就不送了。”

  就在这时,杨军的眼睛睁开,他对着郝正义说道:“等一下……我和你们一起下去。”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