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双至

  这个井壁是用什么石头垒出来的?我又试了几次,效果都不理想。孙胖子在上面一个劲儿地催,我的脑袋一热,把那把短剑抽了出来,剑尖对着刚才划过的地方,准备轻轻地给它划一道印。就在剑尖接触到井壁的一刹那,井壁突然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我没有防备,短剑脱手,剑尖像插进豆腐里一样,插进了井壁里。

  我虽然瞬间反应过来,再次抓住了剑柄,但还是有三分之一的剑身已经插到了井壁里。抓住剑柄的同时,还能强烈地感觉到短剑被一股吸引力吸着。在我本能地要将短剑从井壁中拔出来的时候,上面传来杨军的一声大喊:“别拔出来!”可惜他的话慢了半拍,我脑中的信息传达到手上的时候,短剑已经从井壁中拔了出来。短剑拔出来的同时,顺着短剑插进井壁的缝隙中冒出一团黑气直冲我的面门而来。

  死气!我脑中“嗡”地一下。虽然知道死气和空气相克,遇到死气最好的方法就是跑到一个开阔的地方,但是现在这种环境,我的位置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团死气向我喷了过来。就在我以为死定了的时候,我的身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人,还没等我看清他是谁,这人就直接用身子将我挤开,他站在我刚才的位置上。只是一瞬间,他全身上下已经被死气笼罩了起来。

  那人被笼罩在死气里面,但是还能隐约地看到他那一头白发。是杨军,这时的杨军做了一件令我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的胸口一挺,一口气吸上来,将自己身上的死气一股脑地吸进他的嘴里。这还不算,他一边吸气一边向冒出死气的缝隙靠近,直至他整个人都差不多贴到了井壁上。从这道缝隙中冒出来的死气几乎都被杨军吸了个干净。我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听见上面孙胖子向我喊道:“辣子!抓住绳子,我拉你上来!”

  我一把抓住电线,先在杨军身上斜肩缠背地系了几圈。然后我抓住电线两腿一并,先一步顺着电线爬了上去。爬到井台处,孙胖子和雨果两人一人一只手将我拉了上去,然后我们三人一起使劲,将杨军也拉了上来。出井之后,杨军有些虚弱,我们拉着他跑出了距离旱井一百多米,空气相克死气,眼看着井口冒出的缕缕死气消散在空气中。

  杨军上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变了样子,他本来和吴仁荻一样,都是从头白到脚的造型。现在他的脸色变得乌黑,两只手的指甲像涂了黑色指甲油一样。虽然他的头发还是白的,但是看上去明显变得干枯,看着就像是一顶劣质的白色假发。

  杨军的气色有些萎靡,缓了一会儿之后,杨军抬头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杨军的眼白都变得灰蒙蒙的,他现在的状态应该就是吸入死气的后遗症了,要是一般人恐怕已经死了十几个来回了。

  要不是刚才我惹的祸,他也不至于这样。我有些心虚地看着他,说道:“杨军,你没事吧?这次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杨军看着我,他重重地吸了几口气之后,说道:“你不欠我的,刚才算是我还给吴勉的人情。有什么人情账你都算在吴勉的身上吧。”

  孙胖子看着我和杨军的样子笑了一下,说道:“不是我说,你们俩这罗圈人情要论到什么时候?”说到这里,他的目光集中在杨军的身上,说道:“杨军,不是我说你,刚才你吸进去那么多的死气,没事吧?按着刚才那个量,要是普通人的话,现在就等投胎了吧。”

  杨军看着井口冒出的死气越来越稀薄,嘴里冷冰冰地回答孙胖子的话道:“能死的话,我早就死了。你以为让我死很容易吗?”孙胖子打了个哈哈,看着他那一脑袋白头发说道:“你就显摆吧。”孙胖子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我们对面的雨果主任古怪地咳嗽了一声。

  雨果主任正脸色古怪地看着我们身后。孙胖子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刚想回头看时,就听见身后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我还说你们几位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了,还以为你们都偷着上船已经回到陆地了。不过现在看来,你们是找到好东西了。”

  说话的时候,郝正义和鸦两人已经走到了我们的身边。

  孙胖子对这两人的到来倒是不怎么吃惊。他笑嘻嘻地看着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你们怎么才来?我们刚才还商量是不是要去找你们,辣子怕你们找不到,我说不能,郝主任他大哥是谁?这么明显的地方能找不着?”说到这里,孙胖子看了一眼郝正义身后脸色有些难看的鸦,夸张地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不是我说,这小岛屁大点儿地方,你们不是……走迷路了吧?”

  “现在来也不算晚。”郝正义和鸦都在看着还在冒着缕缕死气的井口,鸦不知从他慢悠悠地说道:“这也是托你们的福了,要不是你们这边的动静太大,我们现在还在海边瞎转悠。”说完之后,郝正义转头看了我们一圈,看到杨军的时候,郝会长的目光停留了一会儿,不过片刻之后,他又向我看了过来。现在我们这几个人当中最大的是雨果,但是郝会长的目光最后却落在孙胖子的身上,郝正义看着孙胖子浅笑一下,指着旱井说道:“可以告诉我,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吗?”

  出乎我意料的是,孙胖子将刚才他在井台上看到的一切,没有一点添油加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郝正义眯缝着眼睛听着,等到孙胖子说完之后,他就一直在低头琢磨孙胖子的话,想不出孙胖子的话里有什么破绽,但他还是对孙胖子不太放心,郝正义抬头微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向孙胖子,有些疑惑地说道:“你说这些死气是沈辣用匕首刺穿井壁后冒出来的?他那把是什么匕首?”孙胖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就知道就算我说实话,你也不会相信。要不你再问一次?我先蒙你一次,等你吃亏了,我再告诉你实话?不是我说,如果你不信的话,就直接跳到井里,看看井壁上面有没有捅过一匕首的痕迹?”

  郝正义又看了我一眼,尤其是看到我腰间露出来的短剑剑柄之后,他的眼神在一瞬间有些惊讶,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常态。郝正义有些自嘲地笑了一声,看着短剑对我说道:“看来我还真是看走眼了。你那个是好东西,看管好了,要是丢了的话,你下辈子都会后悔的。”说完,不再理会我们几个人,他回身向鸦做了一个手势。两人很有默契地一起向那口旱井走去。

  现在井口还有死气不断地冒出来,虽然势头渐缓,但是正常人吸进去一口也够要人命的。就算是郝正义和鸦也不敢托大,他们两人走到距离旱井还有二十多米就停下了脚步。郝正义半跪在地上,他的脑袋贴着地面,听了一会儿之后,又围着旱井向右走了三十多米,他继续刚才的姿势,耳朵贴在地面上,听了十几秒钟之后,又变换位置,如此的动作他做了五六次,终于找到了理想的位置。郝正义冲着鸦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话,只是距离太远,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鸦从背包里取出一把折叠的工兵铲,在郝正义选好的位置,开始小心翼翼挖出来一个半米见方的小洞。他挖得异常小心,几乎每挖几下,郝正义都会做出手势让他停一下,等郝正义趴在地上,听到地下没有什么异常的声音之后,才会让鸦继续。

  我们在他俩的身后看着,从鸦开始挖坑的时候,就越发地不明白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孙胖子问了我一句,在我这里没有得到答案之后,孙胖子转头向雨果说道:“雨果主任,不是我说,这俩哥们儿这是要干什么?”雨果无奈地摊开双手,说道:“孙,如果我知道的话,我是很乐意和你分享的。但前提是你们的高局长有事要先和我分享,现在这种情况,问我还不如直接问他。”说到这里,尼古拉斯·雨果主任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他先是叹了口气,之后直接对着孙胖子说道:“孙,你和高局长都是聪明人。但你还是应该有点自己的个性,没有必要什么事都和他一模一样。”孙胖子听雨果这么说,他的表情多少有些尴尬。好在他马上就找到了转移话题的事情。

  这时候,鸦已经将洞挖好,他又从背包里取出一样东西。这件东西我看着眼熟,以前在特种部队时经常接触过,是大概两公斤的塑性炸药。他们俩要在这里爆破!我终于明白了郝正义想干什么了。他这是嫌井内的死气向外散发得太慢,想在旱井附近死气最密集的地方爆破一个点,将到了下面的死气快点宣泄出来。说起来他也算不简单了,趴在地上听一会儿,就能听出死气最密集的地方。

  我看明白的时候,孙胖子也看出门道了。他来不及客气了,直呼其名对着郝正义大声喊道:“你想干什么?郝正义!你想把岛上的人都害死吗?”郝正义没理孙胖子,他正将控制电源安置在塑性炸药上面。等到安插好电源线之后,郝正义和鸦才走回来,郝正义看着孙胖子,说道:“给你们一个忠告,一会儿以这口井为中心,方圆五百米的距离之内,都会覆盖在死气的范围之内。为了安全着想,你们还是离开吧。找个上风口还是安全的。”

  孙胖子哼了一声,说道:“不用客气,我们守着你就行。我就不信了,你真的会把自己豁出去。”

  郝正义看着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你们想待在这里,我倒是不反对。”说话的时候,他取出来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两个蚕豆大小的黑色药丸。郝正义将这两颗药丸一边一个,小心翼翼地塞到了耳朵里,随后又从背包里掏出一副古怪的口罩,这副口罩竟然是用金属丝编成的,看这金属丝的色泽和亮度,这副口罩应该是用银丝编成的。口罩里面还有夹层,郝正义将瓷瓶内剩下的药丸一股脑全部倒进去,封好夹层之后才戴上了口罩。口罩的边缘都经过特殊处理,紧紧地贴着皮肤,将他的嘴巴和鼻子捂得严严实实。最后郝正义又取出一副外形好像潜水镜一样的眼镜,戴上之后他的眼耳口鼻都和外界隔离开来。再看他身边的鸦,也戴上了眼镜口罩,和郝正义一个打扮。

  我明白郝正义两人的用意,死气的特性偏硬,无法从毛孔渗透,只能攻人七窍。这两人挡住眼耳口鼻就算是护住了七窍不被死气侵入。严格说起来他俩这一套眼镜口罩的装备也不算多难得,之前和熊万毅他们二室的人喝酒的时候,听说过他们在处理充斥着死气的古墓时,也会准备类似的装备。看眼前的情形,郝正义早就做了准备,他俩随身带着这样的东西,明显是对阴穴一直都没有死心。

  戴好眼镜和口罩之后,郝正义看着孙胖子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们确定还要留在这里吗?那么我要开始准备爆破了。”孙胖子打算磨蹭到底了,敢情磨蹭磨蹭着,就能把萧和尚磨蹭回来,对于郝正义来说,萧和尚就像是他的天敌一般的存在。他看着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不是我说你,你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们郝主任,你再等一会儿,兴许再过一会儿萧顾问和郝主任能一齐过来,是吧,辣子……辣子!”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正蹲在地上看着鸦刚才埋藏炸药的地点发呆,刚才鸦在挖洞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别扭,但是具体哪里别扭又说不上来。

  “辣子,你看什么看呆了?”孙胖子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看着远处从洞中延伸出来的电线说道,“辣子,你看见什么了?刚才他把什么东西扔进去了?不是我说,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儿,好好的一个洞,他竟然能挖出一个斜的来……”

  斜的?我的心里突然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事已经到了嘴边上,可就是说不出来。这时郝正义对孙胖子的磨叽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我的时间有限,等不及你们民调局的部队来了。如果你们坚持要留在这里的话。那就要自求多福了,毕竟你们不是每个人都能对死气免疫的。”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郝正义有意无意地扫了杨军一眼。而杨军就像没有听出来一样,低着头看着地面,还是一副萎靡的样子。

1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