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异象

  一道闪电击打在海面上,闪电击中的位置正好是刚才快艇出事的地方。接下来又是几声巨响,接连几道闪电一下一下地,击中在刚才的同一个位置。被闪电击中的海面无序地荡起了层层涟漪,听着头顶不停的轰隆轰隆的声音,闪电暂时没有停止的意思。这个突然的变故让我们所有人吓了一跳,本来最亢奋的张然天已经吓呆住了,看着闪电降落的位置愣住了。

  最麻烦的是已经行驶到了附近的救援船只见到了这幅诡异的景象之后,纷纷开始掉转船头,看样子这边的雷电不停,他们是不会冒险过来的。

  “老张,不是我说,这个不是你干的吧?”孙胖子的注意力从被雷电击打的海面转移到了张然天的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镇静剂的缘故,张然天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白得可怕。孙胖子连续叫了他两声,张然天才回过神来,缓了一下之后,才对着孙胖子说道:“要是我有这个本事,也不会等到现在动手了。”他的话音刚落,萧和尚也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那你总知道点什么吧?你可别说这都是巧合。”

  张然天没有直接回答,转过身来再次看向不断被雷电劈中的海面。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看着海面说出了另外一件事情:“我刚来到这座小岛的时候,那边的酒店还没有完工。我在岛上瞎转悠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张然天说着慢慢地转头,在我们这几个人里面看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郝正义的身上。他脸上的表情古怪,呵呵地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郝老板,你猜猜我发现了什么?”

  郝正义的表情也不正常,他眯缝着眼睛看向张然天,没有回答的意思。张然天接着说道:“在发现那个地方之前,我还没有对付谢家这些畜生的法子。我那位师傅就怕我找他们报仇,一点术法都没有教过我。我当时要报仇的话,只能等他们谢家人聚会的时候,下毒毒死他们。不过可能是老天爷开始可怜我了,让我发现了那个地方。对了,郝老板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阴穴?”

  张然天这话出口,郝会长的瞳孔一阵紧缩。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在哪里找到的阴穴?”张然天回头看了一眼海面上的电光,手指着那里说道:“我要是说在那里,你信吗?”郝正义皱着眉头看向张然天手指的地方,缓了一下之后,重新看向张然天,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不信!”

  这时,萧和尚突然反应过来,他转头厉声对着郝正义说道:“你到底还是没有说实话!阴穴里还有别的东西!说,是什么!”郝正义对萧和尚还是有些打怵,没敢正面相抗。事到如今,他不说张然天也会替他说出来。郝正义叹了口气,说道:“里面具体是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这个地点在藏天图志里有特殊的记载。说这里疑为仙人所用,或成不祥之地。”

  “不是我说,郝主任他大哥,你能不能说清楚点?”孙胖子抢在萧和尚之前问道,“不是说仙人都用了吗?怎么又不祥了?应该是大祥特祥吧?”郝正义对待孙胖子的态度比别人要好很多,他摇头解释道:“藏天图志上面就是这么注解的。要不是有这段注解,我也不会这么留意这里。”

  “各位先生,你们想知道这个所谓的阴穴里有什么东西,为什么不直接问问当事人呢?”从昨天被干爹抛弃之后就一直消沉的尼古拉斯·雨果主任终于忍不住了,说完之后,他又对着张然天说道,“张,我对你母亲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并不代表我认同了你的做法。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把那个所谓阴穴的事情说出来,以求得上帝的谅解。”

  张然天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眼睛还在直勾勾地瞪着击打在海面上的一束接一束的闪电,不知道现在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慢悠悠地说道:“我第一次进入那个地方的时候,就看出来一点门道了。只是当时还不知道什么阴穴不阴穴的。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阴穴这个词还是从郝老板你的嘴里听到的,你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拿着一张图到处乱走,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后来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偷听了一句,那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有阴穴这个说法。”

  “我那位师傅虽然没教我什么本事,但是我好歹也在道观里耳濡目染了二十多年。加上和我妈重逢之后,正经看过十几本异鬼神的道家经书。我看出来那个地方被人后天改造过,里面有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只可惜里面大多数的法器和术法我不会使用。不过我还是在里面找到一部无名经书。经书里面记载了一个有意思的咒法。”

  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谢家众人之后,又说道:“这个咒法是通过同一血脉的至亲之人相互传播。一个诅咒其相同血脉家族死光的人做胆,一旦咒法发动,在咒胆十里范围之内,有相同血脉的人都会意外死去。这个咒法不是道家分支,发动咒法也不会改变阴阳气流的平衡,这个咒法好像就是为我量身而制的。”

  张然天说到咒法的时候,萧和尚就一直皱着眉头,等他说完之后,萧和尚直接摇头说道:“不可能!我还没有听说过有这种咒法。谁闲得没事能创造出这样全家死光的咒法?”张然天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只是把见到的都说出来,信不信由你。”

  萧和尚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郝正义打断了,郝会长对着张然天说道:“说了这么多了,你现在是不是该把阴穴的地址说出来了?”张然天看了他一眼,手指着远处被雷电击打的海面说道:“不管你信不信,阴穴确实就在那里。”郝正义明显不相信张然天的话,他轻声笑了一下,看着张然天说道:“证明给我看看?”

  张然天看了一眼郝正义,一言不发转身就朝拦海坝那边走去。萧和尚给我和孙胖子使了一个眼色,我们俩心领神会,快走几步挡在他的身前。因为他大腿伤口的缘故,张然天一瘸一拐地走得并不快。走到刚才崩塌的拦海坝前的时候,张然天的脸色又开始变得有些潮红。他把手伸进口袋的时候才想起来,刚才最后一瓶镇静剂已经吃光。

  “别太激动,”郝正义看着他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先缓一缓,感觉好点了,我们再说怎么进入阴穴。”张然天怪异地笑了一下,说道:“不用了,我马上就能冷静下来,想不冷静都不行……”说到这里,他突然猛地一跃,顺着拦海坝的缺口跳了下去。我和孙胖子已经抓住了他的衣角,无奈他这一跃的惯性太大,竟然将我们俩都带了下去。再想松手放开张然天的时候已经晚了,我的脚已经离地,眼看着就要和张然天一起掉进海里。上面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抓住了我,将我拉了回来。这人一手拉住了我,另外一只手抓住了悬在半空中的张然天的衣服领子。可惜张然天跳海的心意已决,他没等那人拉他上去,在半空中解开了自己的衣扣,整个人从大衣里面跌落到了大海之中。

  那边也有人将孙胖子拉了回来。拉住我的是杨军,这哥们儿一直不言不语的,想不到关键的时候会被他救了。这时萧和尚他们也小心翼翼地站到拦海坝的边缘向下看去,下面的海浪一波一波地冲打着拦海坝的基石,哪里还能看得见张然天的影子?

  那边把孙胖子拉回来的是郝正义和鸦,也难为他俩了,他两人同时抓住了孙胖子的肩膀,将他提了上来。孙胖子二百六十斤的体重,一般人拉孙胖子的下场就是跟他一块下去,郝正义和鸦都属于那种干瘦干瘦的身材,看不出来会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

  孙胖子这时脸色已经吓白了,看清了是郝正义把他拉上来的之后,孙胖子缓了缓心神才说道:“郝主任他大哥,这次多谢了。以后你要是倒霉栽到我们民调局的手上,我肯定帮你说两句好话。关不了你两三年就能把你放出来。”孙胖子的话把郝正义说乐了,他刚想说话却被孙胖子的最后一句话给堵了回来:“不是我说,郝主任他大哥,这次是不是你故意把老张放走的?”

  孙胖子这句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已经足够让我们这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郝正义的身上。郝会长看着我们苦笑了一声,转脸对着孙胖子说道:“刚才我应该让张然天把你带走的。”说完,他不再理会孙胖子,也走到拦海坝的边缘处。手搭凉棚向海面上看了一阵之后,郝会长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块探阴灰,捏碎了之后任由探阴灰的粉尘被海风吹得到处都是。可惜探阴灰四处飞散,却没有一个固定的走向。这个结果让郝正义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低头想了一会儿,最后转头对萧和尚说道:“萧顾问,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萧和尚倒是不信孙胖子所说的张然天是郝正义故意放走的。但是眼睁睁看着张然天掉落到海里,只是一转眼的工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难不成阴穴真的在海底?萧和尚也犹豫不定的,最后还是雨果主任说道:“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张然天,我们是不是先把地上躺着的这些人弄醒?这些哥们儿躺在地上的时间也不短了,别没被张害死却活活冻死在这里了。”

  雨果说得也有道理,这事我们插不上手,只能靠杨军办了。他在晕倒的人群中来回地穿梭,好几百号人,也够他忙活一阵了。就在杨军忙活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远处的雷电突然停止了,海面上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紧接着好像将什么东西抽入了海底。和昨天快艇出事时几乎一模一样,随着漩涡的出现,海面上又弥漫出一股浓浓的死气。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海面上的漩涡逐渐地变小直至消失,那股死气也跟随着消散在空气当中。

  我们这边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这幅异象。看到漩涡消失之后,孙胖子突然来了一句:“你们看清楚什么东西被卷进海底了吗?”在场的都是有天眼的人,出事的地方虽然远,但是我还是看得清清楚楚,被漩涡吸入海底的是——张然天。

  难道这样就结束了?虽然亲眼看着张然天被漩涡吸进海底,但是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就死了。远处的救援船只看到海面上的异象,更不敢再向这里开过来,最后陆地上派了十几艘快艇,绕开了出事的海面,一趟一趟地把岛上的人送回陆地。等快艇到码头的时候,晕倒的人已经差不多都被杨军救醒,这里的人分成了几个批次上船,副市长那个团体第一第二批上快艇回陆地,酒店的员工分在第三第四批。谢家人现在不受待见,被分到了最后。我们这边雨果和萧和尚两人嘀咕了一番之后,决定萧和尚跟随第一拨人回到陆地,打电话向民调局汇报这里的情况。

  最后还是孙胖子找到副市长大人,运用了一点他“厅级领导”的特权,把我爷爷一大家子和萧和尚送上了第一拨回陆地的快艇。我爷爷本来要拉我一起上船的,我编了一个要留下来看守事故现场的理由,说只要当地公安局的人来了,我移交了现场,等说明当时的情况之后,就回到陆地上和他们会合。我爷爷才勉强同意,不过我弟弟就麻烦一点,昨晚他没看见他老婆就提心吊胆了一宿,现在他一定要等谢莫愁一起上船。无论我二叔和二婶怎么劝说吓唬,他都铁了心要留下来,等到最后和谢家的人一起回到陆地。眼看着快艇就要开了,我弟弟也没有松口的意思,最后我二叔二婶只能拜托我照看好他们的宝贝儿子。

  我提心吊胆地看着一艘艘快艇载满众人向陆地上驶去,好在行驶到出事海域附近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眼看着这些快艇陆续绕过那片海域,直到快艇到了陆地上,我这悬着的一颗心才算回到了肚子里。岛上的其余众人看到快艇顺利地回到了陆地上都是一阵雀跃。这时,我发现我们这边少了几个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孙胖子和郝正义这两人悄悄地走开了。我找了一圈才发现孙胖子在酒店的那一堆人里面,他正和一个好像是酒店副总模样的人连说带比画地讲着什么。他白话了一阵之后,那位酒店的副总又低头想了半天,可惜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孙胖子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正打算换个人再去打听点什么的时候,副总的身边有个男服务员听到了他俩的谈话,突然对孙胖子说了句什么,孙胖子的眼睛一亮,将这名服务员拽到了一边,他们两人继续刚才的话题。这名服务员一边说话,一边手指着酒店后面的方向。孙胖子向他手指的方向看了几眼,可能是怕这名服务员有什么说漏的地方,他还掏出纸笔,让服务员在上面画了一张图。

  等到孙胖子拿到图看明白之后,和那名服务员客气了几句,又回到了我们这边。没等我问他干吗去了,孙胖子先向我递了个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装作没事人一样地看向别的地方。没想到这一次我歪打正着,正好看见郝正义正蹲在谢厐的身边,鸦站在他的身后,这两人都是背对着我们,孙胖子刚才的事情,他俩应该没有发现。谢厐撵走了谢莫愁和郭小妮,正和郝正义低声说着什么,不过看郝正义微微摇头的样子,应该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答案。

  孙胖子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样子,走到我身后,用我挡住了郝正义的视线。之后他在我身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辣子,一会儿拉上杨军和雨果。我们去岛的那一头看看,可能会有点意想不到的收获。我去找雨果,你和杨军说一下,我们一个一个走,到酒店后门集合。不是我说,千万别让郝正义和鸦他俩跟过来。”孙胖子说完之后,嬉皮笑脸地又走到雨果主任的身边。他搂着雨果的肩膀,两人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拉丁文。

1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