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张然天

  两个队伍之间的距离也就是五十多米,对面的队伍不让谢家人靠得太近,甚至都不想和谢家的人有什么语言交流,有什么事情只得由总经理传话。这位叫张然天的总经理也不容易,来回转达了七八次两方面的意思,终于让两方面达成了一种妥协。谢家的人就在原地,没有副市长的话,任何人都不能向码头靠拢。不过还有一个好消息,陆地上已经组织了救援船队,差不多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达这里。

  总经理传完最后一句话,累得蹲到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郭小妮过去送了一瓶从酒店里带出来的矿泉水。郝正义和孙胖子眯缝眼睛看着,孙胖子突然古怪地笑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一眼,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这个王八蛋终于露出马脚了,辣子,看住了她,要是有不对劲儿的就开枪……”

  就在这时,突然有眼尖的人指着陆地的方向喊道:“来了,船队来了!”边喊边不停地向他指的方向招手。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真发现了几艘船的影子。眼看着这些船越来越大的时候,我身边突然有人尖叫了一声:“来了!船来了!有救了!”

  喊话的人正是谢厐,他突然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指着船只的方向大声地狂喊。这时的谢老板双眼赤红,脸色惨白,一缕白沫子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最后他竟然向海面冲了过去。谢莫愁吓得抓住了他,却被七十多岁的谢厐甩出去老远。孙胖子向我大喊道:“没错了,就是她!辣子开枪!”

  郭小妮,我的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孙胖子话音落时,我已经掏出了手枪,对准了郭小妮的脑袋。没想到我枪口的路线让孙胖子吓了一跳,他一把按下我的枪头,同时孙胖子已经掏出了手枪,没有任何警告就对着一脸茫然的总经理张然天就是一枪。“啪”的一声枪响,张然天应声倒地,子弹打在他的大腿上。张总经理捂着伤口,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惨叫着,他身边的郭小妮也吓得一脸煞白地坐到了地上。

  是他,不是她?总经理才是要置谢家人于死地的幕后黑手?但是看着他中枪后惨叫的样子又不太像,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孙胖子一枪击中之后,过去一把拉起了郭小妮,将她推离出了张总的范围之内。他的枪口还继续瞄准张然天,只要张总有什么可疑的动作,孙胖子马上就再补上几枪。看他的样子是有十足的把握,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也把枪口对准了在地上打滚儿的张总经理。不远处的郝正义有些诧异地看着孙胖子,鸦想要过来,却被郝正义拦住,他指着谢厐已经远去的背影做了一个手势。鸦点了点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稻草人来……

  看着张然天哀号的样子,我心里开始犯了嘀咕,看了一眼孙胖子说道:“大圣,你没弄错吧?一枪就放躺了,完全没难度,他也不像是能让谢家绝户的人。”孙胖子瞅着我笑了一下,他的下巴一仰,说道:“辣子,你看看他的鞋上都是些什么东西?不是我说,这是郝主任他大哥下的钩,还真的钓上来一只大王八。”

  孙胖子这一提醒,我才注意到在张然天的鞋和裤角上都沾满了一层薄薄的灰迹,乍一看还以为是不小心在哪里蹭到的脏东西,现在才猛地反应过来,是探阴灰!一下子都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郝正义算计好的,昨天鸦就是在这里附近撒下探阴灰的,当时并不是想当场就探测出来什么,他只是利用了探阴灰对阴气敏感的特性,给幕后的黑手设了一个局。只要他在这里附近施法露出来一点点的阴气,就算我们的天眼识别不了,探阴灰也会主动吸附上去。撒点探阴灰算不了什么,只是他能算准这个幕后黑手会在这里施法,这份心思也算是难得了。不过孙胖子就更不简单,局是郝正义设的,却始终都瞒不过他的那一双小眼睛。

  孙胖子的这一枪也让萧和尚和雨果有些吃惊,但是他俩马上也注意到张然天裤子和鞋上细微的变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看到张总已经失去了反抗力,萧和尚和雨果不约而同地冲着谢厐的背影追了过去。

  再看那边的谢厐已经跑到了副市长那边的人群中,那边的几百号人就像防瘟疫一样地四散奔逃。有几个离谢厐近的女人还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号叫,单就叫声的凄厉感而言,这叫声都能和“孽”的惨叫有一拼了。没有人敢阻挡谢厐一下,眼看着谢老板就要从码头上跳进海里。就在这时,谢厐突然在奔跑中凭空摔倒,倒地之后的谢厐蜷缩成一团,不停地从嘴里喷出来一股一股的白沫。他的左小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着,看着就像是被人用钝器把小腿打断了一样。

  谢莫愁已经跑了过去,扑到她爸爸的身上大哭起来。这时萧和尚开始掐人中,给谢厐做起急救来。折腾了一阵之后,谢厐才算又睁开了眼睛,恢复了意识。在谢厐倒地的一瞬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阴寒之气从谢厐的身上弥漫开来。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眼神向郝正义的方向扫了一眼,就看见郝正义身边的鸦手里拿着一个稻草扎的小人,稻草人的小腿已经被鸦掰折。而稻草人的脑门儿上粘着一个撕成人形的符纸,好像正是谢厐的食噎出事之后,又给他换的那张符纸。

  看到谢厐暂时没有大碍,萧和尚气冲冲地站起来,转身就向郝正义和鸦走过去:“你一定要打断他的腿吗?”萧和尚盯着鸦手中的稻草人说道。郝正义向前跨了一步,挡在了鸦的身前,替鸦对萧和尚说道:“腿断了总比跳下海冻死了淹死了好吧?刚才要是不及时制止他,谢先生现在就已经死了。”萧和尚哼了一声,没有再言语,转身来到了我和孙胖子的身边,盯上了大腿中枪的张然天。

  看到谢厐没什么大碍,张然天在我们的枪口之下,加上萧和尚也已经过来,他也没有做小动作的能力了,孙胖子才对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要是拿不准是谁,你就先问一下,刚才你差点就误杀良民了。”听了孙胖子的话,我有些不太服气,说道:“大圣,麻烦你下次说话说得清楚点,我要是真的错杀良民了,这条命有一半要记在你的身上。这一路上你就死盯着郭小妮,说她有点意思的是你吧,你刚才突然一句开枪,我不打她打谁?”

  孙胖子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郭小妮,低声说道:“我是说她长得有点意思……”孙胖子的回答让我很无语,这都是什么时候了,昨天死了一天的人,你倒是心宽,还有心思看这个?

  刚才开枪的时候,就已经惊动了对面的人群,只是被谢厐冲了一下之后,没人顾得上我们这里。现在回过神来,对面几乎所有的人都盯着我和孙胖子,谢家的人还好,他们从昨天到现在经历的事情太多,差不多都是在生死线上徘徊了,这点程度的动静还刺激不到他们,而且他们八成也猜到是出了什么事。

  对面人群开始紧张起来了,开始有人向我们这边指指画画。最后还是我爷爷和三叔解释我和孙胖子都是公安部的人,是在执行公务,那个总经理还指不定是什么网上的追逃通缉犯,那边的人群中才算稍微安静下来,却没有人敢过来问问这是出了什么事。

  几分钟之后,张然天已经习惯了枪伤的痛楚,好在子弹没有伤着他的主要血管。虽然地上的一摊血挺吓人的,但是经过他紧紧压住伤口之后,已经止住了血。张然天哆嗦着勉强地坐了起来,看着满手满裤子的鲜血,哭丧着脸说道:“你们这是打错人了吧?”孙胖子笑了一下,枪口还是没有离开他的身体,说道:“你的演技不行啊。无缘无故被人打了一枪,还差点要了小命,不是你这种反应,怎么说也要再激烈一些,不敢过来找我们拼命,也要骂两句娘才符合你现在的心理活动。不是我说,能蒙我们一天多,论演技,你也算有点天赋的了。不过还是差点意思,这次你要是死不了的话,没事可以找本《演员的自我修养》翻翻,以后演技还能再提高提高……”

  听了孙胖子的话,张然天苦笑着说道:“你拿着手枪对着我,我还敢骂娘?还敢找你们拼命?挨了一枪已经够受的了,再把命搭上不是更冤得慌吗?你们听我说,你们真的找错人了,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替老板管一家小酒店,就算有过几次吃回扣报花账的,也不至于被枪打吧?”

  萧和尚蹲在张然天的身边,和他来了个脸对脸,说道:“那你受累解释一下,你的鞋和裤脚上都沾的什么?”“鞋和裤脚怎么了?”张然天这才发现自己的鞋面和裤脚上面都沾上了一层薄薄的浮灰,他愣了一下,十分不解地说道,“这是……在哪儿蹭到的吧?等一下……就因为这一裤子灰,你们就开枪打我?这还有王法吗?你们要是去趟工地,那里还能有活人吗?”张然天越说声音越高,最后一句话就像是喊出来的一样。

  看着张然天有些恼怒的样子,孙胖子还是笑嘻嘻地说道:“演过了,你现在的心理活动又过了。别装了,痛痛快快地认下来就得了。”张然天没搭理孙胖子,他坐在地上气鼓鼓地喘着粗气。不远处的郝正义和鸦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我们这边事态的发展,不过郝正义关注的目光更多地集中在了孙胖子的身上,相比较张然天而言,孙胖子似乎更能引起他的注意,只有鸦皱着眉头看着一脸无辜相的张然天。

  如果不是鞋面和裤腿上都沾满了探阴灰,我实在看不出张然天哪一点像是有本事能害了谢家那么多人。碍着周围这么多看眼儿的人,我们也不能说破,而张然天好像就吃准了我们这一点,死咬牙关就是打算装傻充愣下去。看样子,只有先把他送进民调局里,让高亮他去头疼吧。

  在码头上折腾了大半个钟头,终于看见陆地上派过来的救援船只出现在海面上了。码头上欢呼成了一片,谢家众人喜极而泣,几位年纪大的直接就跪在码头上,哭喊着昨天死去的几位亲人。场面虽然凄惨但是看着还算正常,不过诡异的事情马上又出现了,其中几个谢家人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跑到拦海坝的边上冲着来船不停地招手欢呼。拦海坝的外围都铸有三道胳膊粗细的铁锁链,在他们的位置倒是不至于会掉到海里。

  这几个人就在拦海坝的边缘喊着跳着,突然,他们的脚下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也就是一瞬间的工夫,就听见“咔”的一声巨响,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这几人脚下的拦海坝突然就塌了下去。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这四五个人伴随着惨叫声都坠入到了海里。这几个人掉下海之后还扑腾了两下,能听见有人呼救的声音。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他们头顶的拦海坝二次塌方,成块的青条石伴着沙土和砖头一起顺着他们的脑袋砸了下去。这次塌方,除了海浪击打礁石的声音之外,再也听不见拦海坝下面有什么动静。

  码头上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也没有张罗着去求人的。几乎就在同时,所有的人都开始向后跑,将偌大的码头都让了出来。

  不可能,张然天就在我和孙胖子的枪口之下,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里,刚才出事的时候他手脚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也不见他的嘴巴动过,完全没有一点动过术法的迹象。而且拦海坝塌方的时候,张然天距离出事的地方最近,他吓得脸色发白,连滚带爬地跑到了我们这里。他的动作大了点,大腿上面的伤口又再次崩裂,疼得张然天脸上豆大的汗珠不要钱一样地流下来。

5条评论

  • ╮(╯▽╰)╭说道:

    额。。。原来不是郭小妮呀。汗-_-!

  • 矿泉水说道:

    为什么我在瓶里感到了很重的阴气呢……

  • 终于看到没有主角光环的书了说道:

    看到现在为止觉得主角只是以第一人的视角记录民调局办案过程,主角在这里就充当了录像机,龙套,道具的功能,完全没有其他书里主角的感觉,这书里的主角应该是胖子和一群白头发。而第一人称的“我”,完全就是个废物!

  • 匿名说道:

    哈哈
    9

  • 路人说道:

    废物飞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