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郭小妮

  我这边的话刚刚说完,萧和尚就咳嗽了一声,看了一眼谢厐说道:“小辣子,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说得我像是准备要钱似的。快别说了,说得我跟那什么似的……”谢厐轻轻地一拍脑门儿,快走几步握住萧和尚的手说道:“大师,你听我说,和命比钱算个蛋。只要你能保住我们这几十口子,这个岛子,还有我在岸上的那些产业你都拿走。”看着萧和尚要和他客气,谢厐又说道,“这些东西不敢说是送大师你的,就当是我送给大师观里的产业。这也是积德的事,您要是嫌少,那就是要我们这几十口子的命了。”

  萧和尚叹了口气,以极不情愿的口气说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算了,观产不观产的事以后再说。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今天的事情有些棘手。可惜了,我趁手的法器都没带来……”萧和尚说话的时候,孙胖子自恃“厅级干部”的身份,紧咬着后槽牙才没有乐出来。

  这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但是天也完全地黑了下来。酒店外面黑漆漆的,时不时传来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现在这样的情况,让人越发地感到不安起来。我们这些人基本都是吃了早饭就赶到这里来的,本来还惦记着大吃一顿的。但是还没等到开席就出了这一连串的事情,所有的人一直到现在都是没吃没喝的。现在稍微松弛了一点,肚子里的咕咕响声此起彼伏的,最后还是总经理去厨房找了些吃喝的东西拿了过来。

  饿极了的时候,见到吃食下肚也不觉得那么怕了。这些吃食都是中午已经准备好了的,但是还没有上桌的菜肴。不过刚才已经被前厅的副市长众人洗劫过一次,海参鲍鱼等海味是不用想了,总经理带回来的也就是些发糕、扣肉和点心之类的食物。这时也没人再矜持了,也没人用筷子,都是用手抓了往嘴里送。

  谢厐吃东西的时候也不敢走远,他抓了几块发糕和一把扣肉就又回到萧和尚的身边,边吃边说道:“也不知道我们姓谢的上辈子作了什么孽,赶上了……这么……一……呕”他的话没有说完,整个人就跪倒在地上,右手伸进了嘴里,拼命地在里面掏着什么。就在同时,桌子上写着他生辰八字的人形符纸突然无故自燃。这一次终于轮到谢厐了。

  “他噎着了!”萧和尚大喊了一声,同时一步跨到谢厐的身后,从背后拦腰将他扶了起来。然后抱着谢厐的腰开始一下一下地颠起来,想要把他嗓子眼里的食物颠出来。萧和尚的这几下子好像没什么用,这时谢厐已经翻了白眼,他家的大小姐抱着他的大腿开始痛哭起来。

  “你起开!”郭小妮突然跑了过来,她一把推开萧和尚,扶着谢厐跪在了地上。当着我们的面她直接把手伸进了谢厐的嘴里,看她的样子是要将卡在谢厐嗓子眼里的食物扣出来,但是她的动作又不太像。郭小妮的手在谢厐的嘴里来回搅动着,却并不见她掏出什么来。就在我疑惑谢厐是不是过不了这一关的时候,就听见谢厐“啊……”了一声,随后他翻江倒海地把嗓子眼里卡住的食物吐了出来。

  郭小妮轻轻地拍打着谢厐的后背,等他吐干净,才把谢莫愁叫过来。自己擦干净手,退回到后面。孙胖子眯缝着眼睛看着这个小姑娘,嘴里喃喃自语道:“有点意思……”

  看着孙胖子瞅着郭小妮的眼神,我的心里嘀咕了一下,难不成他这是看出了点什么?

  谢厐大难不死,被他的女儿扶到角落里休息。这让谢家众人稍微松懈下来的神经又紧绷上了,眼巴巴地瞅着吃了一半的吃食却再不敢往嘴里送,只有几个胆子大的犹豫了半天,才细嚼慢咽地吃了几块点心。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但是谢家没有一个人敢闭眼睡一会儿。转眼到了后半夜,所有人都强打精神,生怕打个瞌睡的时候就把命送了。

  现在这里所有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那位副市长的身上。副市长一夜未归,和岛上又联系不上,家里和当地的政府部门还不知道乱成了什么样了。最迟明天陆地上就会派船只人员上岛查看,只要能和陆地上取得联系,他们这些人就能跟着回到岸上。也许只要回到陆地上,这场噩梦就算结束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还是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孙胖子闲得无聊,从衣服兜里把他的那只财鼠放了出来。这只大耗子的精神头儿还不错,在地上撒欢儿地转了几圈,又重新爬回到孙胖子的肩头。孙胖子抓起一块发糕来,搓成小丸子喂进了财鼠的嘴里。财鼠这一露头,这里也不显得死气沉沉了,谢莫愁和郭小妮两个小姑娘到底还是小孩儿心性,看了一会儿,甚至还过来摸了财鼠几下;就连郝正义和鸦都时不时地看上财鼠几眼,鸦的眼里还露出一丝羡慕的神情。

  孙胖子喂了几块发糕丸子,突然看着财鼠“咦?”了一声,随后把财鼠抓在手里,嘴里却对着我说道:“辣子,你过来看看,它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听了他的话,我凑过去看了看孙胖子手中的大耗子,它还是那副德行,只是看着好像又胖了一圈,可除此之外也看不出来这只大耗子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萧和尚听说财鼠和以前不一样了,赶忙也凑了过来。孙胖子掰开财鼠的嘴(这个动作也就是孙胖子敢做),露出里面的两排耗子牙:“你看看它的牙这是怎么了?”我这才看见在财鼠的嘴里,紧贴着外面的一圈牙齿,在里面竟然又长出来一排牙齿。冷不丁一看,还以为是眼花看重影了。

  孙胖子瞅了一眼萧和尚,说道:“不是我说,老萧大师你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偷着乱喂它什么东西吃了?这是补钙补多了,把牙乱蹿出来了吧?”“我倒想给它去喂喂食儿的,不过你干吗?防我就跟防贼似的,就怕我把你这只财鼠给拐走了。”萧和尚也不明白财鼠为什么又会长出两排牙来,也没有哪本古籍里面记载了财鼠还能生双牙。不过看财鼠的样子还是很欢喜,看不出来多了上下两排牙齿对它有什么影响。

  孙胖子和萧和尚都不明白财鼠这是出了什么状况,孙胖子突然抬头对着一直都没怎么说过话的杨军说道:“杨军,你家那只黑猫怎么样了?它没出什么事吧?别藏着了,我看见你把它装包里带过来了。”杨军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看着孙胖子,面无表情地说道:“你真想知道?”孙胖子迟疑了一下,随后说:“你们家黑猫不是也出了什么事吧?”

  杨军没有直接回答,他打开挎包,将里面的黑猫抱了出来。这时的黑猫已经缩成了一团,它紧闭着眼睛,两只前爪捂住了头,身子在不停地哆嗦着。由于哆嗦的幅度太大,杨军将黑猫放在桌子上的时候,颠得桌子都不停地颤抖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黑猫会这样,就算在妖塜里见到尹白的时候,它还是会咋呼几下,但是现在完全就是被吓瘫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把它吓成这样?黑猫出现的时候,就连郝正义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沉默了一会儿,萧和尚先说道:“它什么时候这样的?”杨军看着还在不停发抖的黑猫说道:“谢家的老头儿在台上第一个出事的时候,孽就这样了。”孙胖子看了一眼黑猫,抬头又看向杨军说道:“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起码说了让我们有些警示也是好的。”

  杨军哼了一声,回答了孙胖子的话说道:“说了怕吓着你们,孽都吓成这样了,你们知道了效果会更好吗?”孙胖子本来想抢白两句,但是咂巴咂巴嘴,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郝正义就站在我们的对面,他低着头将我们这边几个人的话一字不漏地都听到了耳朵里,

  刚才听孙胖子说杨军把黑猫带来的时候,我还是抱着一些希望的,没想到现在是这么一种结果,看来黑猫和杨军是指望不上了。而尼古拉斯·雨果主任蹲在远处的地上只是向这里看了几眼,并没有走过来。自打刚才干爹不给力之后,雨果主任就一直地发蔫,提不起精神来。而且他一直就对这只黑猫没什么好印象,用他的话说,这只黑猫是恶魔的宠物,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被上帝光芒照耀着的土地上。

  眼看快到天亮的时候,我爷爷不放心这里,派了我爹和三叔过来看我。聊了几句,把他们打发走之后,天色已经开始大亮了,这里所有人都是一天一宿没有合眼,都已经是疲惫之极了。我正考虑是不是找地方眯一会儿的时候,就在这时,总经理从前厅跑过来了,他直奔谢厐身边:“谢老板,陆地上来人了!”

  听见这个消息,谢家众人都围了过来,一时之间,所有谢家人的希望又都被这个消息点燃了起来。和之前的预想一样,这是托了那位副市长的福。昨晚市里有一场重要的外事活动,要求当地市政府的几位领导要全员出席,结果独缺这位副市长,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他的秘书。当地政府和副市长的家人都联络不到他,最后才发现和这位副市长一起失踪的,还有一位区长和公安分局的副局长。他们都是白天去参加了当地一位民营企业家女儿的婚礼之后,才全部失去联系的。

  快天亮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就更惊人了,昨天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人到现在为止,全部都失去了联络。通过电话和无线电又联络不到岛上,这座小岛就像与世隔绝了一样。最后当地政府派了一艘海事部门的小艇登岛查看,小艇上配有无线电装置,找到了副市长,已经向当地政府报告了情况,救援的大船马上就到。

  听到这个消息,谢家人又哭又笑的。谢厐也来了情绪:“不在这里待着了,我们去码头,别让那群黑心的把我们落下。都去,大家伙儿都去!”说着他回头看了孙胖子和萧和尚一眼,说道,“孙领导、大师,你看你们是不是和郝老板陪我们一起过去?昨晚能全须全尾地过来,都靠你们老几位了。你们跟着过去,我们心里踏实。”

  孙胖子点了点头,说道:“就算你不说,我们也要去码头看看。不是我说,你以为待在这座岛上好玩?”谢厐不敢得罪孙胖子,加上离岛在即,他的心情大好。谢老板对着孙胖子讪笑了一声:“一起走就好,一起走就好……”之后马上转头对着自己的亲戚们大喊道,“快点到码头去,老七,你活够了?还敢从前厅穿过去!没听张然天(总经理)说码头上就来了一艘小艇吗?救援的大船得一会儿才能过来。我们从酒店外面绕到码头。”

  在谢厐的带领下,谢家众人一窝蜂地冲出酒店后门,向码头飞奔过去,就好像去得晚了,就要在岛上待一辈子似的。在去码头的路上,孙胖子不停地偷眼看向郭小妮,其实从他的动作来看已经算不上是“偷眼”了,不过郭姑娘大大方方的,就像没有感觉到一样。

  到了码头的时候,那里熙熙攘攘的已经站满了几百号人。为首的副市长正手搭凉棚,向海中张望。这一大群人里面有人看到了我们的到来,指着我们的方向大声喊道:“谢家的人来了!”被他这一嗓子提醒,码头上所有的人包括副市长在内,都转脸看向我们。他们的目光里充斥着惊恐和怀疑,还有一些厌恶的表情。

  副市长先发话了,他大声地向我们这边喊道:“谢老板,你们不要靠过来太近!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我们距离太近对谁都不安全。”眼看就有了离岛的希望,这位副市长大人就更不能得罪。但是也不甘心距离他们太远,谢家的众人装傻充愣地又向前蹭了二十多米才停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