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被诅咒的人们

  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谢家那爷儿仨不是意外死亡的,但是他们三个的死法也太诡异了,别说是我和孙胖子了,就连萧和尚和雨果这两位中西方的特殊人才,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唯一有点希望的就是杨军了,可他也不知道看没看出来,开始还是眯缝着眼睛盯着三具尸体,后来就起身在人群中来回地转来转去,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好在有人知道他是孙局长的保卫人员,也没人拦他,任由杨军在大厅里穿来穿去。

  最后萧和尚先是忍不住了,将那半截短香又掏了出来。这时也顾不上会不会惹人注意了,不过还没等他开始下一步动作,孙胖子却突然十分做作地咳嗽了一下。趁萧和尚看他的时候,孙胖子的眼神向首桌那里瞟了一眼。顺着孙胖子的眼神看去,就看见郝正义也掏出来半截和萧和尚手中一模一样的短香。他的手法几乎和萧和尚一模一样,只是比萧顾问快了几分。

  我看过去的时候,郝正义手中的短香已经点燃,一缕白烟直线升起。不过这缕白烟并没有什么异动,升到半米左右就消散在空中。没有发生异动,郝正义的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他犹豫了一下,空着的一只手缩进了衣袖里,再伸出来的时候,手心里已经多了一枚古币。这枚古币看着就有年头了,边缘磨得铮亮,上面的字迹已然看不清楚,辨别不出是什么通宝来。

  郝正义将古币握在手里,大拇指沿着古币边缘蹭了一下。我这才看明白古币的边缘锋利得很,就这么一蹭,郝正义大拇指的皮肉就被划破,鲜血一下子流了出来。这点血他倒是没有糟蹋,沿着古币的边缘抹了一圈儿,随后将染血的古币套在短香的外面。

  在古币套进短香的一刹那,本来直上的白烟突然没有规律地向四外散开。不过这个过程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只是眨眼的工夫,短香冒出的白烟就恢复了正常,继续直线地向上飘散。这次郝正义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呆呆地看着手中短香,明显对刚才的那一幕觉得匪夷所思。最后昨晚见到的那位谢区长冲着郝正义说了句话,算是把他叫了回来:“郝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

  郝正义这才回过身来,他熄灭了短香,将它收好之后才对着谢区长解释道:“这是在南洋流行的一种安魂法子,我看这几位谢先生死得都这么惨,大事我帮不上忙,就做个小法事算是慰藉一下刚刚死去的亡灵吧。”

  可能是怕这次的诡异事件吓走这位来投资的财神爷,谢区长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一脸正色对郝正义做起了思想工作:“郝先生,你的这种说法我不同意。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鬼神?这只是一次悲惨的事故,我们要面对现实。我也在这个现场,要是有鬼神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死了三个姓谢的了,也不差我一个了……”

  谢区长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轰隆”一声,天花板上作为装饰用的风扇突然掉了下来,一片扇叶不偏不倚,顺着谢区长的脖子斩了下去。就见一片血光冲天,谢区长的脑袋掉到桌面滚了几下掉到了地上。他腔子里的血喷出去一米多高,正好将身边的郝正义喷了一个满头满脸。

  不过这一下子提醒了郝正义,他将脸上的鲜血胡乱擦了一把,从椅子上跳起来,对着四周已经吓呆的人群喊道:“姓谢的都站出来!站到一起去……”他的话音刚落,我身边的孙胖子也蹿了起来,对要集中到一起人喊道:“都散开!你们都散开,别聚到一起!”

  孙胖子的话晚了一步,他和郝正义的话太接近。台上几个姓谢的已经聚集得很近,先听到郝正义让他们站到一起。还没等反应过来,孙胖子又大喊让他们散开。一时之间,几乎所有的人脑子都没有转过来,反倒有意无意地又靠近了几分。

  就在这时,天棚上面传来一阵“嘎嘎嘎”的响声,有反应快的已经从台上往下面跑了,只可惜听见声音的时候就已经晚了。“轰隆”一声巨响,台上整个一块天花板带着水泥桩子掉了下来,除了舞台边缘的人跑出来之外,剩下的人都被掉下来的天花板拍在了台上。

  好在刚才老五出事之后,一部分姓谢的人包括谢厐在内,都已经从台上下来,谢厐还站在台下和副市长解释刚才老五出事的经过。就这几秒钟的工夫,先是谢区长被削掉了脑袋,紧接着台上他的几个亲戚又被天花板砸倒,看着台上面天花板碎块下面流出来几道血流,这几个人当时被水泥墩子砸到头铁定是活不了了。谢厐再也承受不了,脚一软当场晕倒在地。

  死一般的寂静过后,后面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句:“这里撞邪了!不能待了,快跑啊!”这一声提醒了剩下的人,大厅里的人就像退潮一般向外面涌出去。就连副市长和那位公安局的副局长也不敢再待在大厅里,随着人流一起出了酒店。慌乱之中还是酒店总经理和谢厐的几个侄子将谢老板架着跑出了酒店,这时已经没人顾得上还有位孙胖子局长和那个叫郝正义的泰国华侨。

  我爷爷被我亲爹和三叔搀了出去,本来爷爷想拉着萧和尚一起出去的。但是萧和尚胡说这里煞气太重,要在这里超度亡魂。当时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我亲爹和三叔顾不得理会萧和尚,直接把我爷爷搀了出去。二叔和二婶要去后台找我弟弟,去后台必须要经过舞台,上面还时不时有东西掉下来,我看着不放心,代替他俩去找我弟弟两口子还有伴娘。孙胖子帮着把我二叔二婶劝出去之后,整个大厅就剩下我们民调局的几个人还有郝正义和鸦了。

  天花板掉落产生的灰尘在大厅内四散开来。不知道舞台上面是什么情况,会不会再有什么东西掉下来。我还没上去,一头血的郝正义带着鸦先走到我们这边来了,他直接冲着萧和尚说道:“萧顾问,我们是不是该谈一谈了?”说罢他向萧和尚身后的孙胖子瞟了一眼。郝正义一连做了三个动作,拦住了我,和萧和尚说话,最后却看了孙胖子一眼。

  萧和尚看了郝正义一眼,现在这种情形已经容不得他再摆架子了:“你想怎么样?直说吧。”郝正义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现在这样的情形是我们之前都没有遇到过的,阴阳五行不乱,却一个接一个地有人横死,按我们所学的理解,就连大罗金仙恐怕也做不到。”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在我们几个人的脸上扫了一眼,又说道,“现在看起来就是两种可能:一、今天就是姓谢的人不走运,死了这么多人就是巧合了,而且看样子这种巧合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他说到这时,孙胖子插嘴说道:“不用这么多开场白了,你就直接说二吧。”

  话被孙胖子打断了,郝正义却没有丝毫不满的意思,他微微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还有一种可能,这是一种我们之前没有接触过的术法,它不存在于任何典籍,和我们之前接触的术法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颠覆了我们对术法的认识。这种术法不见得要强过我们所知的术法,但是我们对它一无所知才是麻烦的。我们感受不到它,它可以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随便杀死任何一个人,而我们只能等到人死之后才能发觉……”

  郝正义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萧和尚紧锁着眉头,看得出来他的心里已经开始多少认同了郝正义的第二个可能。但是这种说法有些匪夷所思了,萧和尚也不敢盲目地相信自己的判断。郝正义说的是中国的术法,雨果主任插不上话,但是却不妨碍他时不时向郝正义点头,表示自己赞同他的想法。而一旁的杨军就是面无表情地听着,没有任何回应

  郝正义接着说道:“不过现在有一个细节可以肯定,到现在为止所有的一切都是冲着谢家的人去的,我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相对是安全的。也许通过这个细节,我们能找出来到底是谁和谢家人有这么大的仇的。”

  他的话刚刚说完,孙胖子就说道:“不是我说,我就怕等你找到这个人的时候,谢家的人都死绝了,开始轮到其他不相干的人倒霉了。”郝正义对待孙胖子的态度出奇的好,他点点头说道:“如果是第二种想法的话,那我们两拨人能联手合作,把那个幕后黑手揪出来也许没有那么难。”

  萧和尚听了这句话之后,抬头看着郝正义说道:“联手?怎么个联法?”郝正义解释道:“我们感觉不到这个术法,但是不代表这个术法能绕过我们的阵法,把所有姓谢的人集中在一起,周围摆上我们的阵法,有七成以上的机会,我们能反嗤这种术法。”

  我听了之后马上想到一个问题:“如果那种术法能绕过我们的阵法呢?那么这些谢家人就不是零售,改成批发了,大伙一起下黄泉了。”郝正义看了我一眼,他对我说话的语气,明显要比对孙胖子生硬:“如果我们的阵法拦不住的话,那么这些谢家人死光也是早晚的事。”

  我还是觉得不妥,要再次发表不同意见的时候,台上出场的位置,有人对我大声喊道:“哥,过来帮我搭把手!你弟妹晕倒了!”

  我弟弟的话吓了我一跳,循着他的声音看过去,就见我弟弟和伴娘两个人将谢莫愁抬了出来。我和孙胖子跳上台,搭手一起将谢莫愁抬下来。一番查看,谢姑娘倒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头部受了一点外伤晕了过去,除了头部有一处擦伤已经被包扎好之外,身上再没有别的伤痕。刚才他们在后台听见天花板掉下来的一声巨响之后,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谢姑娘着急出来,手忙脚乱之下将自己绊倒了,头部碰到桌角,当场就撞晕过去。

  当时,比起我那位已经乱了手脚的弟弟来,那位叫郭小妮的伴娘就可靠多了。郭小妮是当地医院的护士,确定了谢莫愁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当场撕下自己的裙角,给她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才又和我弟弟一起将谢莫愁抬了出来。萧和尚也给谢莫愁号了脉搏,确定没有大碍,用力掐了谢姑娘的人中,谢莫愁“嗯”了一声才悠悠转醒。

  这时,大厅的大门突然被人撞开,谢厐从外面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我二叔跟在他的身后。他刚才一时急火攻心,加上年纪大了才突然晕倒,让人架出去被冰冷的海风一激又清醒了过来。醒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宝贝女儿还在酒店里,当时也顾不得了,爬起来就跑回了酒店。刚才的惨象还历历在目,没有人敢跟他回酒店玩命。最后还是我二叔担心他儿子的安全,才跟着谢老板一起进了酒店。可怜谢厐这一方富豪现在只得孤零零地冲进酒店,身边只跟着他的一个老亲家。

  看见自己的女儿无碍,谢厐的脸上才有了一点人色,绷着的弦总算松了下来。看着桌子上面趴着谢区长的尸首,舞台上面还有几具半露的尸骸,谢老板无力地坐到了地上,突然开始号啕大哭起来:“我这是作了什么孽了……嫁女儿嫁出来这么大的祸……你让我以后怎么有脸再见这帮亲戚……让我跟他们一起走吧……”二叔和我弟弟搀着谢莫愁过去劝了几句,谢厐越劝越来劲儿,七十多岁的人了,哭得断断续续的,仿佛一口气上不来就要背过气去似的。

  最后还是萧和尚让二叔和我弟弟先将谢莫愁和伴娘带出去,这个谢老板就交给我们几个劝出去。看着二叔他们走出了大厅,还没等萧和尚先开口,郝正义抢先走过去对着谢厐说道:“谢先生,死者已矣,还是先想想怎么逃过这一次劫难吧!”谢厐止住了悲声,抬头看了郝正义一眼。严格来说他和郝正义并不太熟,两个月前,郝正义以泰国投资商的身份看上了谢厐的海参养殖场,在草签了一份分账协议之后,郝正义就开始向养殖场注资,前前后后已经扔在这里三四百万。在谢厐的眼里,就是拿郝正义当冤大头的。

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