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大婚

  老头子千恩万谢地将谢区长送走,才笑呵呵地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他直奔我爷爷的身前,笑着说道:“亲家爷爷是吧?上午还和亲家说,要一起去机场接你们的。但就是那么不凑巧,来了区长随份子,我们不在场不合适。亲家爷爷,明天就是婚礼了,现在忙得焦头烂额了,有什么照顾不周的,你要多多包涵。”

  爷爷对老头子的热情有些不太适应,而且还有点事情也想不通:“你先别客气,你叫我亲家爷爷是怎么论的?你我应该是平辈吧?用不着这么客气吧?”老头子这时脸色开始发红,他有些尴尬地说道:“那什么……你是沈添的爷爷,我是谢莫愁他爹。从孩子那里论,我叫你亲家爷爷也算是应当应分的了。”

  这时,孙胖子来了精神,他上下打量着老头子,就差伸大拇指夸他老当益壮了。看老头子有些不自在,又不好发作,他最后自己解释道:“我孩子生得晚,现在七十三了,姑娘才过了二十岁的生日。从小到大我就拿她当眼珠子养的,所以才想找个养老女婿,以后我这份家当就是他们小两口的了。”

  本来爷爷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但是听到养老女婿的时候,他的脸色又沉了一分。我连忙岔开了话题,说道:“那小两口呢?怎么不见他们俩出来露一面?”老头子看了我一眼,随后手指着大海中一个不起眼的小海岛,说道:“他俩去岛上熟悉一下明天婚礼的流程。”“岛?”我和孙胖子异口同声地问了一句,这次没用老头子回话,我二叔抢先说道:“明天的婚礼就在那个岛上举行,到时候你们还要多多照应。”

  在谢家老头子的安排之下,我们也住进了他的别墅。本来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酒店,但是看见我们的队伍中混进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的时候,老头子对我这些人开始刮目相看起来,后来又知道有一位首都下来的厅级干部也在其中,谢家老头子就直接让我们住了进来。

  我二叔的那位亲家让人给我们安排好了房间。安置好行李,我爷爷抽空将我们老沈家聚集到了一间客房里,当着我们面对我的二叔二婶一顿臭骂,他好好的一个孙子,为什么要给别人做上门女婿?我爷爷在老家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现在弄得连头也抬不起来了。说到激动的时候,我爷爷又要拖鞋去抽我二叔,在我亲爹和三叔一再劝说之下,爷爷才算稍微地消了一点火气。

  我这才明白,原来爷爷他们对这门亲事的详情也不是很了解。最后,我二叔二婶终于说出了实情,他们的那位老亲家叫谢厐,他是老年得女,给这个宝贝姑娘起了个名字叫作谢莫愁。从小到大,对这位莫愁姑娘一直是百依百顺。谢莫愁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在她爸爸的公司里混个闲差,平时主要的工作就是全国各地去花钱。后来我那个不知道是福还是祸的弟弟出现了,这位谢大小姐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他了,我弟弟瞧她也很顺眼,一来二去就混到了一起。干柴烈火烧完之后,谢莫愁发现自己怀孕了。

  谢厐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关心入微,谢莫愁的反常行为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谢厐当即就明白女儿是怎么了,盛怒之下,他还是为自己的女儿考虑,连哄带骗地将谢莫愁带到了医院,要给她做引产手术。就在术前体检的时候,才发现谢莫愁的身体条件很不好,做了这次引产手术之后,恐怕以后就会丧失生育的能力。这时谢厐才有些慌了,思量再三,他找人查了我弟弟的底细,随后派人找到我弟弟沈添,要求他和谢莫愁结婚,但是必须要倒插门进他们谢家,同时他也联系到了我的二叔。

  当时二叔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是谢老板开出了他的两个条件之后,我二叔又开始犹豫了。只要我弟弟肯入赘,谢厐就将现在住的别墅改到我弟弟的名下,还在本市的高档小区内,给我二叔二婶买上一套不低于二百平米的房子,包括装修的一切费用都由谢老板出。第二个条件是我弟弟和谢莫愁生的第一个男孩要姓谢,男孩降生之时,谢老板再给我弟弟八百万的“辛苦费”。

  二叔和二婶商量之后,同意了谢厐的条件,反过来还给我弟弟做思想工作:姓谢的老头已经七十多了,还能再活几年?最后这份家产还不都是你们的?关于孩子姓什么就更好办了,管他姓沈姓谢的,还不都是你的骨肉?等谢老头子没有了,再改回姓沈,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后这一家三口瞒着我爷爷,让我弟弟和谢大小姐去领了结婚证。

  我爷爷知道了来龙去脉之后,顿时又怒不可遏,当场就给了我二叔一个嘴巴。这还不算完,爷爷顺手抄起来身边的一个花瓶,要来一个大义灭亲。好在三叔和我亲爹就在他身边,他哥儿俩一起死死地抱住我爷爷,我在旁边帮着一顿地死说活说,生米煮成了熟饭,就算真把我二叔大义灭亲了也没什么用。我妈在一边向着二叔二婶一个劲儿使眼色,二叔两口子反应过来,慌忙夺门而逃。我们几个人又是一顿劝说,这才好歹才把爷爷劝住。就这样我爷爷也坚决不参加婚礼了,他让我们留下,自己要连夜回老家去。

  这个时候,我弟弟两口子终于回来了,知道爷爷到来之后,我弟弟也极为怵头,最后在萧和尚的陪同之下,他才敢带着媳妇来见爷爷。看着萧和尚的面子,又有一个大肚子的孙媳妇一口一个爷爷、爷爷地叫着,我爷爷有天大的火气也不能对着他们发火。在我这位弟妹的一再哀求下,爷爷终于心软了,勉强答应留下待到婚礼结束再走。

  当夜无话。第二天到了上午,收拾妥当,我们就出了别墅,被安排上了一艘客船直奔海中的一个小岛。昨晚听我弟弟说过今天婚礼的主场地,当初这个小岛是老谢家养殖海参的基地,几年前时兴搞旅游,谢厐兄弟几个就开发了这个小岛,在岛上面建了海钓休闲娱乐一体的酒店。酒店开了几年,不只在当地,就连东北三省也小有名气,索性就把这次婚礼的场地安排在这里了。

  登岛之后,才发现谢厐和二叔他们早就到了。在小岛的码头上,停靠了好几艘接送宾客的客船。酒店前搭建好了充气拱桥,谢厐和二叔几人在酒店门口迎来送往的。现在是二月份的天气,又是在海中小岛上,虽然都是皮裘大衣裹着,但是刺骨的海风还是冻得脸色刷白。看见我爷爷这些人到了,二叔和谢厐马上就迎了过来。二叔是硬着头皮过来的,倒是谢厐先笑呵呵地对我爷爷说道:“亲家爷爷,大老远地还让您亲自跑一趟,一会儿小添和莫愁敬酒,可不能饶了他们。”伸手不打笑脸人,爷爷也客气了几句。接着谢亲家又在人群中找到了孙胖子,“孙局长,一会儿您是要坐首席的。您的面子大,还要靠您撑场面的。”

  谢厐七十多了,还是从骨子里透着一股精明劲儿,看上去八面玲珑的。孙胖子微笑着摆摆手说道:“不是我说,首席就不坐了,今天我是来蹭饭的,首席谢老板你怕是早就定好了的,不要为了我打乱了之前的安排,这样不好。”孙胖子是天生的演员,几句话下来,中央领导下基层的那种平易近人之中又带着居高临下的姿态,让他演绎得惟妙惟肖。就在这一句话之中,就将谢厐的气势压了下去。在孙胖子的一再要求之下,谢亲家只得把他安排在了我爷爷男方的那一桌。

  进了酒店,婚礼策划公司的人过来拉走了雨果,在角落里和他对了一遍婚礼的流程。说起雨果主任来,他也郁闷了一晚上。昨晚见到我弟媳的时候,他还拿出来一本由红衣大主教亲手抄写的《圣经》作为礼物送给了我的弟媳。但是他后来聊天的时候,才知道谢大小姐这位教徒是自封的票友(老谢家一大家子都是信玉皇大帝的),她连天主和基督两教的区别都不知道,只是看了几部电视剧之后,觉得结婚一定要在教堂里,有一个神父代表耶稣他爸爸祝福过才算是浪漫的,而且她还有生了孩子就送庙里、拜观音大士当干妈的想法。为此雨果主任的肠子都悔青了,他磨了我一晚上,要我把他送出去的红衣大主教抄写的绝版《圣经》要回来。

  一切都准备就绪,所有的亲朋都陆续进了酒店。就在这时候,二叔悄悄地将我拉到了一边,他说我弟弟之前找好的伴郎昨晚严重腹泻,拉了一晚上,已经拉脱水送医院了。我弟弟在本地又没有年纪相当没结婚的熟人,只得拜托我给他当一次伴郎。二叔亲自开口了,我当然不能推脱,和爷爷他们说了一声,我就跟着婚礼策划的人到了楼上的房间。换上伴郎衣服的时候,婚礼的策划和我讲了婚礼的流程,之后和我弟弟他们一起在后台等着婚礼的开幕。

  没有多久,就听见大厅内音乐响起,婚礼司仪宣布了婚礼的开始。前奏的场面话讲完,司仪开始介绍了到场的领导。第一个就是中央某部厅级领导孙德胜同志,然后才依次是本市某副市长,以及各大行局的一二把手。快要介绍完毕的时候,司仪说道:“还有一个嘉宾是远渡重洋,从泰国专程赶来见证两位新人结合的一位华侨贵宾;郝正义郝先生……”

  我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也顾不得规矩了,越过新郎新娘几步跨到后台边缘,就看见首席最后一位站起一人,正冲着身后众人点头致意。不是年前在香港见过的郝正义还能是谁?对面男方座位的萧和尚和孙胖子都是冷冷地看着这位泰国华侨。

  郝正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要是说他是来随份子喝喜酒的,打死我都不信。眼看新人就要去进场了,我弟弟在后面咳嗽了一声,我这才感到有些失态,退了几步回到伴娘的身边。“哥,你认识这个姓郝的?”我这时脑子有些乱,随口说道:“王八蛋才认识他。”话已出口马上就觉得说错了,又解释了一句,“认识他的是王八蛋。”新娘和伴娘听了已经笑岔气了。我稳了稳心神,再次说道,“谁认识那个王八蛋。”

  这时,大厅内的司仪高声有请新人入场。我和伴娘站在新人后面,出场的时候我有意识地向郝正义的方向看了一眼,而郝正义也正向我看过来,四目相对时,郝正义没有一点回避眼神的意思,反倒是向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倒是有些扭捏,主动错开了他的目光,没想到这一下子反而歪打正着,目光正好落在另外一桌的一个人身上,这人黑衣黑裤,正是不久之前第一次见面的鸦。再加上我们这边的萧和尚和孙胖子,这完全就是香港之行的东北版。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