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再次见面

  听了孙胖子的话,我向他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也知道得这么办,大圣,要不你陪我走一趟?我自己去心里没底,要是有什么说漏的,你还能帮我圆圆。那什么,刚才你给老金那三千算我的。”孙胖子听了直撇嘴,说道:“也就你拿那几千块钱当回事,早上我是不跟老金一般见识,真动手,我一只手让他两个。”

  说动了孙胖子之后,我们俩一起去了五室找欧阳偏左。在路上孙胖子留了个心眼儿,他打电话去机场询问我老家到首都的航班到港时间,电话打完,孙胖子笑嘻嘻地对我说道:“辣子,把心放肚子里,今天只有两趟航班,一趟早上就到了肯定不是,另外一趟晚上十点才到,有的是时间准备。我们接完机去公安部演下半场戏都行。”

  说话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五室的易副主任,打听之后才知道今天欧阳偏左没有上班。而证件之类的东西都是欧阳主任亲自锁好的,就连易副主任也没有办法拿出来。这样一来,我的心里就更没底了,易副主任走了,孙胖子看着我的样子笑了一声,说道:“不是我说,你爷爷晚上才能到,我们还有的是时间,现在出去随便找个电线杆子,都有四五个做假证的。没事,加二百块钱能给你做国务院的证件。”

  “那还等什么?走吧。大圣,我就靠你了。”听了孙胖子的话,我拉住他就往楼下走,我们两人刚刚出了民调局大门,就看见两辆出租车开了过来。车停好之后,下来了五个人,为首的一个正是没有头发的萧和尚,和他并排走着的老头儿不是我爷爷还能是谁?除了我爷爷之外,后面还跟着我的亲爹亲妈和我三叔。

  萧和尚看见我,连连向我挥手,大声嚷道:“小辣子,看看谁来看你了!”他这一嗓子把我想跑的后路给断了,我只能硬着头皮苦笑着迎了上去。爷爷看见我先是哈哈一笑,说道:“小辣子,萧老道说你不干警察了,进了什么局当了领导。过年没啥事,就来首都转一圈。小奎子初十结婚,正好拉你一块儿过去壮壮门面。”说着他看见我身后的孙胖子愣了一下,说道,“小孙厅长,你也在啊?”

  “是啊是啊,沈爷爷您也来了。”一时之间,孙胖子只能嘴上应付着,不敢再往下说,还好萧和尚插了一嘴,说道:“别小孙厅长了,他也来民调局了,和你大孙子搭伙,这也是和你们家有缘。”我在一边干笑着,死活不敢把他们往民调局里带。倒是我亲爹不见外,对我说道:“小子,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官?老萧大叔也没说明白,比以前当警察怎么样?”

  还是萧和尚帮我解围道:“沈老大,你家大小子现在是这里的主任,别看这里衙门小,这可是国务院的直属单位。”我听明白了萧和尚的话,冲我亲爹干笑了一下,说道:“上次你不是说当警察太危险吗?我就托了关系,来这里当了个主任,那啥,和以前平级。”我亲爹听我说完,看了我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主任……听着不如处长来劲。”

  这时候我爷爷正对着孙胖子说道:“小孙厅长,你在这个什么局做什么?”孙胖子听明白了来龙去脉,又和萧和尚对了个眼神,听见爷爷问他,孙胖子龇牙一笑,说道:“您也别叫我什么小孙厅长了,我现在是这里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说到这里,孙胖子拉了个长音,他的脑子里再给他自己找了比我沈主任大的官,最后一咬牙说道,“副局长……”

  “现在是孙局长了。”我爷爷笑着说道,“小孙局长,小辣子以后靠你多关照。”说着,回头让我亲爹将他手上大包小卷的东西往孙胖子的手里塞,“小孙局长,都是自己家里产的,没有什么好东西,你留着尝个鲜!”“这怎么行,我和辣子是战友兼同事,你们这样不就远了吗?那什么……下不为例啊!”孙胖子胡乱说。

  看着孙胖子胡说八道着,我脑子里正考虑怎么把他们骗走的时候,民调局的大门开了,一个白头发的男人牵着一条“草狗”走了出来,这是吴主任出来遛狼了。他出来的时候引得我们都向他看了一眼,出于礼貌,看了一眼,我爷爷他们都把头扭了回来,只有我三叔看着这个白发的男人,看得呆住了……

  吴主任和三叔对视了一眼,他倒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牵着尹白,走到跟前时,三叔看清了吴仁荻的五官相貌之后,倒抽了口凉气: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涨红,眼角的肌肉也开始没有规则地抽搐起来。等到吴主任走远了,三叔才喘了口大气,好在我爷爷他们的注意力又重新聚集在远去的吴仁荻身上(吴仁荻这造型想不引起注意都很难)。除了我之外,也没人发现三叔的异常举动,他缓了一下,悄悄把我拉到一边说道:“辣子,这个白头发的,也是你们这里的吗?”说到这里,三叔顿了一下,他的眼神有些发散,好像想起来多年前和某人见面的那次情景。之后三叔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我说道,“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当年我从大兴安岭坐火车……”

  没等三叔的话说完,我已经点了头,三叔既然看见了吴仁荻,那就瞒不住他了,倒不如直接实话实说的好:“三叔,你没认错,刚才你看见的那个人就是当年那个白头发。”我说完之后,三叔看着我的眼神也不对了,他喘了几口粗气,低声对我说道:“辣子,你这到底是什么单位?怎么还和那种人牵扯上了,你好好的警察不干,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我苦笑了一下,三叔的问题我还真回答不出口,总不能说在部队出任务的时候出了事,后来就稀里糊涂地进了这个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吧?就在这时,我爷爷冲我们这边喊道:“你们爷儿俩说什么悄悄话?老三,有什么话过来说。”

  这句话算是把我救了,我凑到三叔的耳边,低声说道:“爹(虽然成年之后改回叫三叔,但有时还是改不回来,现在经常爹连着三叔地乱叫),这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以后有时间我再和你说。”三叔看了我一眼,又叹了口气才无奈地回到了我爷爷身边。

  本来我亲爹亲妈还嚷嚷着要看看他儿子工作的地方,好在最后被我爷爷给拦了:“你俩别瞎闹,小辣子也是初来乍到,别给他添乱。”爷爷说话的时候,孙胖子一个劲儿地向我使眼色。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大门里面丘不老和王子恒两个人正结伴走出来,眼看着就要走出大门。在民调局里,丘主任还好说一点,可王副主任就是我们一室的天敌,他对一室中人简直就是无差别攻击。以王副主任的性格,要是看到我全家在这里,肯定会不咸不淡地来几句,到时候想不穿帮就只有靠老天帮忙了。

  萧和尚这时也看见了丘、王两位正副主任,他虽然不在乎这两人,但是穿帮之后,他在我爷爷那里也逃脱不了干系:“这里有什么可看的?天底下这样的单位都一样,你们到了首都当然要去爬长城逛故宫了。现在还有时间,我带你们去逛故宫去,去看看当年皇帝和娘娘睡觉的地方。”说完,我们三人连哄带骗地将我爷爷他们带出了民调局的视线范围。

  后来才知道,过年的时候见我没有回家过年,爷爷就有了到首都来找我的想法,也算是给我一个惊喜。怕走漏风声还千叮咛万嘱咐我的亲爹亲妈和三叔,不能提前走漏风声,萧和尚就更没有地方知道了。今天早上萧和尚还以为我们全家去机场是来给他送行的,没想到到了机场之后,我爷爷一家子竟然和他一起过了安检。这时萧和尚才明白过来,想给我打电话已经来不及了,爷爷指派我亲爹死死地守着萧和尚,不让他破坏这难得一见的感人场景。后来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萧和尚趁着我爷爷一家子没注意他,瞅一空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之后的一天半,我将之前欠的假期都申请了出来(高亮和郝文明都不在,是萧和尚代批的),陪爷爷他们将首都逛了一个大概。孙胖子也是够朋友,他除了全程陪同之外,还用他以前的关系,安排了酒店以及订好了去参加我弟弟婚礼的飞机票。只有三叔还是找机会向我打听吴仁荻和民调局的渊源,不过都被萧和尚和孙胖子找了各种理由把我支了出去。

  一转眼就到了大年初九,爷爷一大早上就接到了我二叔的电话,说是女方家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而且还请了当地的什么大人物来证婚,本来我那个弟弟就是倒插门的,这样一来,他在女方家里的地位就更低了。听二叔的口气那个大人物比我这个“处长”还要高出一截,二叔让我在首都再找一个够分量的大人物压住我们男方这边的场面。当然,这个大人物也不用找了,身边就有一个最理想的胖子正笑嘻嘻地看着我。孙胖子听说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拍了胸脯:“沈爷爷你放心,不是我说,这辈子我最喜欢压别人一头了。”

  当天我和孙胖子先回了民调局,孙胖子要申请休假,理论上也要和破军说一下。之后回到宿舍准备几件衣物时,孙胖子不知怎么想的,将那只财鼠也装进了衣兜里,说是让这个大耗子也去见见世面。就在我们走出宿舍时,迎面熊万毅走了过来,老远他就和我打了招呼:“辣子,有个说是你三叔的人来了。”看着熊万毅的身边没人,我的心里没来由地别扭了一下:“老熊,他人呢?你没把他领进来?”熊万毅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说道:“他不是来找你的,你三叔说他找一个遛狗的白头发,大官人已经带他去六室了。”

  听到熊万毅的话,我和孙胖子都吓了一跳,愣了一秒钟,我突然反应过来,一路狂奔到了六室办公室。六室的办公室格局和一室不同,它这里只是里外两个套间,外面两张桌子,但是平时只有杨枭一个人守在这里。顺便提一下,杨军一般都在地下二层一个六室专属的房间里,他进了民调局之后,基本每天都待在这里,只有极少的时候才会出现在民调局的其他地点。那个房间里面的设施开始也很简单,只有一张椅子和一台电视机,而杨军的工作只是每天看看电视里面的内容,但是只要他感兴趣的东西,都会一一列表,从最早的易拉罐可乐到最近的柴油发电机等等,列表上的东西第二天都在杨军的房间出现过,只是几个月的工夫,高亮又批了一间仓库,用来存放杨军列表中不断更新的物品。

  我在六室门口平复了一下心情,一路狂奔过来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三叔和吴仁荻见面后的几个版本,无非就是三叔哀求吴主任,让他不要把我牵连进去。但是吴主任的反应我就猜测不到了,一直以来在我心中,吴主任的性格比起杨枭来,也好不了多少。

  进了六室,才发现杨枭并不在里面。而吴仁荻办公室的大门虚掩着,里面隐约传出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我一咬牙,奓着胆子推开了里面办公室的大门。和我预计的完全不一样,三叔和吴主任面对面坐着,三叔虽然还是有些拘谨,但是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竟然能让吴主任的脸上挂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看见我突然闯了进来,只有三叔愣了一下,但随即他已经反应了过来,对我说道, “辣子,你这么不早说这位……”说到这里,三叔的脸上露出一种尴尬的表情,这时吴主任又做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吴主任欠了欠身,看着三叔慢悠悠地作了一个自我介绍:“吴仁荻……”三叔听到之后,有些愕然地重复了一遍:“无人敌……”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三叔误会吴仁荻这三个字是外号了。我连忙在三叔耳边低声替吴主任重新介绍道:“三叔,这位是我们民调局六室的吴仁荻吴主任。”说话的时候,我还用手在空气中比画了一个吴字。

  三叔微微有些脸红,他干笑了一声后,又说道:“对,是吴主任,辣子,我和你们吴主任几十年前就认识了,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年要不是吴主任救了我,你三叔我早就不知道去哪里投胎了。现在你能和吴主任在一个单位,就是咱们老沈家的祖坟上冒青烟了。”三叔平时的话不多,更极少有奉承别人的时候,但是他现在对吴主任的奉承,恐怕就是个瞎子都能感觉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