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鸦

  倒是坐在萧和尚身边的孙胖子,趁着这个时候端着眼前的水果和点心凑到了我的身边,说道:“辣子,金瞎子和这个穿一套黑的哥们儿是什么来路?”我摘下一颗葡萄放进嘴里,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那二人说道:“金瞎子的名字我倒是在资料室里经常见过,他本名叫金北海,眼睛也不是天生这样,这是天机泄露得太多了,遭的报应。不过他在香港的这个圈子里算是一个首屈一指的人物,听说大年初一的时候,香港富豪榜上的前几位都要排着队让金瞎子批流年。除了富豪就是圈子里的一些大人物也会找他算命,像马啸林这样的小财主不知道是走了什么门路才能让金瞎子给他摆运财阵的。咱们的高局长和宗教委那边都想挖他,可是这个金瞎子就是哪儿都不去,就守着香港这块巴掌大点儿地方,关上门当自己的金大师。”

  孙胖子听了我的话,向金瞎子的位置伸了伸舌头,说道:“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不是我说,辣子,我小时候也有几个江湖骗子给我算过命,都说我是天煞孤星、爹死娘嫁人的命。我一直寻思找个明白人帮我好好算算,看看有解没有。一会儿事办完了,说什么也得让这个瞎子给我算一卦。”他的话刚说完,坐在一旁只剩下半条命的黄然突然有点放肆地笑了一声,被他这么一搅,客厅里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黄然也觉得有些失态,他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想起来一个笑话。”

  等到众人不再看向这里之后,孙胖子斜着眼看着黄然,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黄,不是我说你,你的心还真是宽,都这样了还有心思笑话我。我要是你,就好好盘算一下,能不能挨到回你们宗教事务委员会。”孙胖子说话的时候,黄然不停地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小胖子,你以为谁都能找金瞎子算一卦?告诉你他现在的行情,平常就是初一、十五各算一卦,每次……卦金一百万。他预约的名次已经到了三十年后了,而且是只认预约的……信物不认人,二十年前就有人炒他算命的预约……号码了。说是卦金……一百万,可一年之内的黑市炒预约号码都……不止十倍,还有价无市……”

  黄然说到最后已经喘息得连不上话了,喝了一杯我递过去茶后,他总算缓了过来。而孙胖子听得已经张大了嘴巴,又连连看了金瞎子几眼,对我说道:“辣子,老黄说的是真的假的?还有炒算命名次顺序的?”我听了也是只挠头:“大圣,这个我也是第一次听说。真的假的回去问欧阳偏左,这样的事情他能知道。”

  孙胖子还是不太相信,但是很快他的目标就转移了:“还有那个一身黑的哥们儿呢?他又是什么来路?”关于这个叫鸦的男人,我在欧阳偏左的资料室里没有看到有关他的一点消息,我扭脸看了一眼黄然,黄然有气无力地和我对视了一眼,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老黄,要不还是你说吧,你刚才说得挺好,就照刚才那么说。”

  黄然苦笑了一声,说道:“你现在倒是……拿我不当外人了。”孙胖子看着他说道:“他也不是你们宗教委的人,而且我们回民调局之后也能知道,你就当卖一个人情给我们哥儿俩。见面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以后你要是再犯到我们民调局的手上,我们还能替你说两句好话。”黄然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孙胖子,深吸了一口气,有点嬉笑地说道:“好,就当是个人情了,鸦是泰国华侨……”

  鸦的前半生算是一部传奇故事。他是一位在泰国出生的第四代华侨,因为是在酉时出生,故而本名叫作刘酉,鸦是他巨变之后别人起的化名。刘酉幼时体弱多病,家中长辈按着家乡惯例,将刘酉过继给纯阳真人吕洞宾为义子。说来也怪,自从拜过干爹的画像,刘酉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壮实,虽不能说是百病不生,但是和之前已经是判若两人了。

  刘酉的家族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华人富商,其领域已经覆盖到金融、农业、百货和建筑业当中。刘酉虽然不是长房长孙,但也因为其正统的血脉,生活在绝大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世界里,但是这所有的一切在刘酉十三岁之后突然崩塌。

  就在刘酉十三岁生日的当天晚上,刘氏宗族的族长、他的爷爷和大伯父突然无故身亡。也是刘老爷子年迈加上他的长子多病,当时也没有人多想,分散在泰国各地的刘氏子孙纷纷赶回来奔丧。刘老爷子父子的白事是按着中国的传统规矩办的,加上又是商贾巨富,白事办得异常隆重,就连当地行省的政府官员都换着班儿地到刘家表示慰问哀悼。

  在刘老爷子出殡的前一天晚上,按着刘氏宗族老家的规矩,最后一晚守灵的必须是刘氏宗亲,一切的闲杂人等都不得干扰刘老爷子的亡灵。天色一擦黑,就将包括管家和用人在内的所有非刘姓的人都请出了本家豪宅。由于刘酉已经过继给了吕洞宾,按着规矩来讲,已经不能算是刘姓本家的人了,当晚刘酉跟着管家众人在酒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清早,管家带着刘酉和众用人赶回本家豪宅。

  管家敲了半天的门,也不见里面有人开门。后来他和刘酉一起,又给刘酉父母和其他的刘氏宗亲打了电话,在门口都听到里面的电话铃响了,但就是不见有人过来开门。这才感觉到不对劲儿,这时天色已经亮了,已经陆续有送行的人马赶到。万般无奈之下,管家只好打电话报了警。

  警察赶来,撬开了大门。门口聚集的人看了里面的景象,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甚至有几个胆小的妇人吓得当场昏了过去。就见大门口趴着七八个刘氏本家的宗亲,他们已经死了多时了,这些死人的特征都是脸色发青、七窍流血,每个人都睁着双眼,但是眼眶里却看不到瞳孔,只能看见里面两个白色蜡丸一样的眼球。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额外的伤痕。

  大门口的死人只是序幕,再往里走,死人越来越多,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刘家的宗亲。管家这时已经蒙了,还是十三岁的刘酉先反应过来,不顾警察的拦阻,冲到了父母的卧室中,可惜奇迹并没有出现,刘酉的父母和外面那些刘姓之人一样,倒在床上,双双七窍流血而亡。看到眼前的惨象,刘酉当场晕了过去。

  这件灭门惨案一共死了六十六人,蹊跷的是摆在灵棚里的刘老爷子和他的长子也是七窍流血、脸色发青,就像又死过一次一样。而且同样琢磨不透的还有他们的死亡时间,经过法医的鉴定,这些人死在当天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之间。但是后半夜两点的时候,旁边的邻居还看见这里面的一部分人出现在灵堂前面的草地上。他们有说有笑的,没有一点悲伤的气氛。更为严重的是还违背了规矩,在灵堂前面喝起了酒,几乎每个出现的人手里都握着一个酒杯,里面有威士忌,更多的是红酒。

  旁边的邻居也是华人,当时还对这些人不孝的举动愤愤不平,但是又惧怕这家的势力不敢出言劝阻,只当没看见,不了了之算了。但是当第二天知道出事之后,这家邻居回想当时的情景,当场就吓尿了裤子。

  刘氏家族的灭门惨案轰动了整个泰国,为此泰国政府几乎动用了泰国的一半警力,经过几个月的严密调查,排除了降头之类的巫术害人之后,泰国政府终于出了最后的结论,刘氏宗族的人感染了一种高致命的未知传染病,这种传染病从感染到发作直至死亡,可能只要几个小时的时间。但是万幸的是,这种病毒在外界自然环境中很难存活,刘家的人死光之后,这种病毒也快速地消亡了。

  虽然都知道这是在胡说,但是没有更好的解释,慢慢地这个说法也被接受了。本来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事情的结尾会在刘酉身上。家人都死光了,十三岁的刘酉却成了他们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小小年纪,身价就在百亿之上。要不是他只有十三岁,就会被当成既定利益者,而被警方怀疑了。由于刘酉不到法定年龄,泰国政府和银行专门成立了一支过渡理财基金来打理刘酉家族的财产。每月刘酉会在银行领到一笔不菲的生活费。

  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亲人之后,刘酉的性格也发生了变化。由于遭受到巨大惊吓,他突然得了失语症,几乎天天都要找心理医生做心理康复治疗,但是几个疗程下来却没有什么变化。就在巨变之后的第三十天,刘酉坐着车去找心理医生的途中,突然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眩晕,紧接着前面的司机就像喝醉了酒一样,整个身子都趴到了方向盘上。刘酉当时晕了过去,最后一眼看见一个红衣服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到自己的身边。汽车失控侧翻,好在周围有人发现得早,七手八脚地将刘酉送进了医院。

  也是刘酉命不该绝,前脚他刚刚被送进了医院,后脚管家就带着一个年轻的神秘中国人出现了,这个中国人冲进了急症室里,将正躺在病床上准备接受电击复苏术的刘酉抢了下来。在几位医生和护士的眼皮之下,他将一瓶不明液体倒进刘酉的嘴里,随后捂住刘酉的嘴巴,不让他吐出来。虽然是管家带这个中国人来的,但是现场的场景也让那位管家惊愕不已,怕他对刘酉不利,连忙冲过去要制止这个中国人,但是这个中国人的手就像铁钳子一样,管家死活都掰不开。

  当医生和护士明白过来,想要制止的时候,这个神秘的中国人已经做出了下一步的动作。这时刘酉的脸色瞬间已经变成了紫黑色,他浑身不由自主地颤动着。中国人觉得差不多了,突然松开了捂住刘酉嘴巴的手,他的手刚刚离开,就见一股脓血从刘酉的嗓子里喷出来,一名医生已经到了刘酉的身边,没有防备,被这股血喷溅了个满头满脸。

  众人这才看清,在这股脓血里面夹杂着无数根黑色的头发,这些头发就像有生命一样在不停地蠕动着,有的已经结成了团,还有一些还在刘酉的嘴里含着,被神秘人直接伸手掏了出来。周围被惊呆的医生和护士,包括管家在内,再不敢有什么对神秘人不利的举动。

  神秘人看到刘酉已经吐得差不多的时候,第二次将那不明的液体倒进了刘酉的嘴巴里。这次他倒没有捂住刘酉的嘴巴,但是这次不明液体也没有被吐出来,几秒钟过后,刘酉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到刘酉无碍,神秘人将剩下的不明液体围着刘酉的呕吐物倒了一个圈儿,本来已经开始平静的“头发”好像感到了危险即将到来,开始疯狂地扭曲起来,但是无论它怎么折腾也不敢触碰外围的圆圈。随后这人咬破舌尖,将最后的几滴液体倒进自己的嘴里,对着刘酉的呕吐物喷出一口混合着舌尖血的液体。被这口血喷到,地面上的呕吐物瞬间猛地安静下来,随后聚成团的“头发”已经慢慢塌陷,触手即烂,就像是一锅煮烂的面条。

  这时刘酉已经完全恢复了意识,管家看到眼前的场景,这才明白过来。由于刘酉失语症无法表达,管家代替他对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千恩万谢,医院不便说话,管家便将他带回刘酉的家中,如同贵宾一样款待。而这个中国人也很是客气,在管家的打听之下说了自己的来历。这个中国人姓郝,年幼时也拜了吕洞宾为干爹,但是成年之后的工作不适宜再做吕洞宾的干儿子。按着规矩,想要解除与正仙的干父子关系,需要一套相当烦琐的程序,最后还要有一百个“干兄弟姐妹”见证。

  当时正值大陆的动荡岁月,在那个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年代,别说一百个,就连十个“干兄弟姐妹”也找不全。无奈之下,这个姓郝的年轻人就到了东南亚来碰碰运气,第一站就是泰国,在当地的供奉吕洞宾的庙祝那里知道了刘酉,又在刘酉家门口遇到了得知刘酉出事、往医院赶的管家,管家也是急昏了头,竟然把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中国人一起带到了医院。

  这个中国人身怀异术,在急症室的外面就发现了不对头,这样才冲进去救了刘酉一命。按着中国人说的,他再晚来一分钟,就算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刘酉了。说到这里,这个中国人突然话锋一转,向管家询问刘酉最近得罪谁了。这话让管家的心开始狂跳,他讲了小刘酉的全族不久之前的不幸。

  等到管家说完,中国人好像对这件事相当感兴趣,主动要求去出事的老宅看看。虽然这个中国人刚才救刘酉时露了一手,但是那次事件之后,管家对大宅心有余悸,劝说了几次无效,最后才勉强答应第二天中午再探老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